img

見胡德彪蒙圈,張魯趕緊解釋道:「陛下在爪哇島設立爪哇行省,第一任總督就是你胡德彪。」

2022 年 3 月 25 日

聽到張魯的話,胡德彪只覺得一陣眩暈,要知道做商人,三代之內不能考取功名,因此別說總督了,即便是最小的官,商人極其三代之內的後代都不能當。

而今胡德彪由一個商人當上了一方總督,可謂一步登天,這也是胡德彪感到眩暈的原因,因為這個消息實在是太震撼了。

「張將軍,莫要打趣鄙人呀。」胡德彪還是有點不敢相信。

「誒,軍中無戲言,更何況這是陛下的旨意,我再大膽也不敢拿陛下旨意開玩笑呀。」

張魯的話徹底打消了胡德彪的狐疑,這讓他確信自己真的當上了爪哇島總督。

「叩謝陛下,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胡德彪跪在地上,面朝北方,恭敬地給劉封行了三拜九叩首的大禮。

「好啦,這裡人多口雜,咱們回府再說吧。」張魯將胡德彪扶起,在他耳邊偷摸說道,並且用眼神橫掃了一遍打橫城內的行人。 「小玄,既然你已經晉陞元丹一重境,那就隨貧道返回祖地吧。」

張清妙看著張玄,笑著說道:「眼下征伐異世在即,也是讓你知曉一些秘密的時候了。」

「而且,看你現在散發的氣息,元丹一重境也已經修鍊完滿,恐怕現在亟需突破元丹二重境的秘法吧!」

「等你回到祖地后,這些不用你操心,自然會有人給你送過去的。」

張清妙沉吟了片刻,再次補充了一句道:「而且,小玄你也不用擔心別人會覬覦你的秘密。」

「畢竟,能修鍊到元丹之境,人人都有自己的秘密,要是家族人人互相猜忌,人人都想謀奪其他族人的秘密,

那我們張家早就分崩離析了,哪裡還會存在到今天呢?」

張玄聽了這一番話,微微點頭。

看來,星空界的風氣不想凡人界那般,為了一點小小的秘密,師徒、家族都會反目成仇。

當即,他打了一個稽首,說道:「多謝清妙姐!」

「走吧!」

張清妙也不再多言,纖纖玉手捏了一個法訣,便再度施展出逐日行走,化作一道星光飛遁走了。

張玄見此,也不再猶豫,心念一動,他身後的空間也極度扭曲起來,緊緊跟在張清妙的身邊。

張清妙見此,心中微微點頭。

兩人施展出逐日行走,身軀化光而走,朝著白陽日星所在的方向,不斷靠近。

很快,在張清妙的帶領之下,張玄來到了星空禁斷大陣的面前。

星空禁斷大陣,不僅可以抽取日星之中的靈氣,更可以利用日星的無窮威能,攻擊來犯的敵人,威能十分恐怖。

透過大陣,張玄終於首次近距離望見了白陽日星。

這是一顆純白色的日星,大小約莫是前世太陽的一億倍大小。

此刻,白陽日星在星空禁斷大陣的催動之下,每時每刻都在向外散發堪稱無窮無盡的靈氣、光芒。

看著面前如同一片光的海洋,靈氣的世界,不禁倒吸了一口冷氣。

他感覺,要是墜入星空禁斷大陣之中的話,那以他現在的實力,恐怕瞬間之內,就會被無窮無盡的光融化、蒸發掉。

以元丹之能,對抗日星還是不夠格的。

「如此狂暴的催動星空禁斷大陣,這白陽日星恐怕連千年都支撐不到了。」

張清妙望著星空禁斷大陣之中,白陽日星不斷噴涌而出的靈氣,嘆氣說道。

張玄心思一動,當即問道:「千年之後,白陽日星毀滅,我們白陽日星系的修士,豈不是要成為喪家之犬?」

「是這樣。」

張清妙微微點頭,說道:「不過,這次玉河道要征伐異世界,我們白陽日星系要是操作得好,那就利用異世界的能量轉換出靈氣!」

「到時候,就可以再造靈氣日星!」

張玄疑惑道:「再造靈氣日星?」

張清妙笑道:「我們世界的日星,其實就如同我們的元丹一般,是由靈氣壓縮、聚變、轉換而成的。」

「當然了,日星所需要的靈氣,與我們的元丹根本就不是一個量級的。」

「不過我聽說,這次征伐的異世界很大很大。」

「因此,我們白陽日星系的各個家族,打算利用物質轉換靈氣定律,將異世界的物質、能量全部轉換成靈氣。」

「到時候,由我們各家的法身老祖出手,就可以再造日星!」

「竟然是這樣?!」

張玄心中,對這計劃也有些驚嘆。

而且,他通過王昊這個重生者的記憶,知曉對面的世界,也是一個擁有靈氣的世界。

雖然,對方世界的靈氣,與星空界的靈氣有一些細微的差別,不過這並不會有太大的影響。

製造日星的計劃,在張玄看來,絕對有很大的可行性!

當然了,為了再造日星,無論是星空界,還是異世界,都會付出血的代價!

「這些只是計劃中的一部分,等你回到了祖地,一切就會明白的。」

張清妙心念一動,當即朝著星空禁斷大陣旁邊的一處空域,極馳而去。

嗡!

很快,她就站定在一處空間之上,袖袍微微一揚。

當即,一個萬丈大小的入口,出現在了宇宙星空之中。

透過這個萬丈大小的入口,張玄甚至可以望見內部的有一顆星球,一塊堪比凡人界的星球,在星空之中靜靜懸浮著。

「這是洞天世界?!」

張玄突然問道。

張清妙回頭望了張玄一樣,緩緩說道:「這個世界,正是我們張家法身老祖,為我們張家特意開闢的洞天世界。」

張玄微微點頭。

在星空界,到達法身境之後,就可以開闢洞天世界。

所謂的洞天世界,就是說這個世界是依附在主世界之上的,內部的宇宙規律都是參照主宇宙。

傳聞到達元神境之後,就可以開闢小宇宙,內部的宇宙規律完全可以由開闢者自己設定。

並且,小宇宙哪怕脫離了大宇宙,都是可以獨立存在的。

「我們進去吧!」

張玄微微點頭,旋即與張清妙一起化作一道光虹,鑽入了洞天世界中。

隨著他們兩人的進入,洞天世界的入口立刻消失不見。

「好濃郁的靈氣,比靈界的靈氣還要濃郁數十倍!」

剛剛進入洞天世界,張玄心中微微驚訝。

不過,他旋即就想起了星空禁斷大陣之中的白陽日星,有這顆白陽日星供給靈氣,這裡的靈氣如此充足,也就可以理解了。

畢竟,洞天世界可無法自我生成靈氣,全部都得靠外界補給。

「去祖庭!」

張清妙在前方帶路,張玄很快就來到了一座巨大的島嶼之上。

這座島嶼,足足有著十萬里大小。

而所謂的張家祖庭,其實是建立在這一座島嶼之上。

「小玄,我先去稟報大長老,稟明你的情況。」

張清妙說道:「多謝清妙姐!」

見張玄沒有意見,張清妙微微一笑,呼喊道:「清風明月,你們兩人帶張玄族弟去閣樓休息。」

嗡!

兩道光華,瞬間在他們的面前凝聚而出,形成了兩名機靈至極的道童。

「陣靈?!」

張玄望著兩人靈動至極的眼神,心中微微驚訝。

陣法生靈,他都無法辦到,想不到在張家祖庭,他卻見到了。

很快,他就被安排在了一間精緻的閣樓之中休息,而張清妙則去稟報大長老了。

…… 「皇後娘娘,臣女有一個小小的不情之請,希望皇後娘娘可以應允。」溫明華乖巧的朝着藺皇后道。

「你這孩子,說便是了,但凡本宮能做主的,答應你便是。」藺皇后膝下無女,溫明華這般討人喜歡的模樣的確不好拒絕,到底她也是存了心思想給自己兒子牽橋搭線搭上溫家。

溫明華見着藺皇后同意,當即大喜道:「多謝皇後娘娘,其實臣女是希望如果可以時常進宮來與公主殿下作伴就好了,臣女家中只有臣女一個女孩,好不容易與公主殿下一見如故,可惜身份有別,終是不能經常相見……」

「華兒!」溫夫人當即站了起來,隨後朝着藺皇後行禮道,「皇後娘娘見怪,這丫頭被臣婦寵壞了,還請皇後娘娘千萬別放在心上。」

「無妨,本宮就喜歡她這天真爛漫的性子。」藺皇后笑着拉着溫明華的手,道,「既然難得跟棋兒投緣,那本宮就許你可以每五日進宮一趟。」

「真的嗎?臣女多謝皇後娘娘!」溫明華當即跪下磕了個頭,看來這撒嬌也是沒白撒啊,有了這沒五日進宮一次的機會,那麼她就有更多的時間接近宋玉棋了,「皇後娘娘您真好!」

「不行!」宋玉棋突然站了起來,難怪這丫頭一進來就開始討好皇后,原來是打的這個主意!這皇后也不是什麼好鳥,誰家小姐能沒事兒往宮裏鑽?分明是看上了這丫頭他爹在朝中的勢力,說是進宮跟自己作伴,實則是想給她親生兒子搭橋牽線吧!

「皇後娘娘……」溫明華頓時委屈了小臉,「為……為什麼啊……」

「想來是棋兒太激動了。」藺皇后一見着溫明華委屈,頓時道,「棋兒,這也是你父皇的意思,你總是悶在這宮中,也該有個朋友了。」

宋玉棋想掀桌子!這兩個女人!分明都各自算計好了!

「娘娘,太子殿下來請安了。」紅葯從外側走了進來,朝着藺皇后欠了下身子,緊接着一個身穿蟒袍的男子大步流星而入,單膝跪下請安。

「兒臣給母后請安。」太子一雙鳳眸犀利,俊逸的面孔更帶着一份威嚴,薄唇為抿,便瞧見了那在藺皇後身邊的小姑娘,不由得心下一驚,怎麼她這個時候進宮了?

「揚兒來了。」藺皇后愈發笑的高興,道,「等下可是要去勤政殿給你父皇請安?你大妹妹難得有了知心的玩伴,這件事一定要告訴皇上,皇上定會高興的。」

「哦,那當真是一件好事。」太子宋譽揚起身一笑,隨後朝着宋玉棋道,「皇妹總算願意與人交友了,孤這個當兄長的也高興。」

「這是溫夫人和溫大小姐。」藺皇后道,「棋兒便是看重了溫大小姐了,母後下旨讓她經常進宮來玩。」

「是啊,既然母后答應了,那人兒臣就先帶走玩玩了!」宋玉棋突然推開了宋譽揚,一把將溫明華從地上拉了起來,一個兩個都說的好聽,這種單純的小丫頭片子只怕要被賣了還在給人家數錢呢!不行,他作為正義的小夥伴絕不允許這種骯髒的事情發生!

溫明華還不曾反應過來,便被宋玉棋拉着離開了鳳藻宮,留下了藺皇后宋譽揚還有溫夫人三個人在這兒乾瞪眼!

「……呵,棋兒這孩子就是毛躁了些,讓他們去玩吧,等到了時辰本宮在讓宮女送華兒出宮。」藺皇后心中卻並沒有面上那麼高興,本來便是有意等著宋譽揚過來,好讓那溫明華與宋譽揚接觸一下,沒想到全被宋玉棋給打亂了。

宋譽揚朝着溫明華離開的地方望了一眼,眼角微微閃過了一絲興趣,隨後一笑道:「既然母后還要與溫夫人說話,那兒臣便先告退了。」

言罷離開此處,宋譽揚卻微微眯起了眸子,朝着身側太監道:「長順,日後溫大小姐進宮的時候,都要命人來告訴孤。」

「是。」

那日桃花林中相見,小小的身影再無法抹去,宋譽揚笑了笑,揚長而去。

而溫明華,則被宋玉棋一直拖進了公主殿,才停了下來,看着宋玉棋那有些狼狽的模樣,溫明華眸子一轉上前去:「殿下當真太熱情了。」

「啊?」宋玉棋眉頭皺的能夾死蒼蠅,轉頭彎腰看向溫明華,「你又哪隻眼睛看到我熱情了?」

溫明華面上俏紅,伸出兩隻手拉住了宋玉棋的手,嬌羞一笑道:「殿下方才在皇後娘娘宮中,不是說了要帶走臣女玩玩嘛,臣女恭敬不如從命,隨時都可以去公主殿床榻上躺好。」

宋玉棋先是一愣,隨手一雙手氣急敗壞的使勁搓著那張小臉,恨鐵不成鋼的道:「我玩……我玩你妹!那是口誤!不要曲解我的意思好嗎?好心給你從狼窩裏撈出來,別整天思想奇奇怪怪的!」

「再說了,你才十四歲好嗎?我再喪心病狂也不會像宋譽揚那種混蛋一樣,對你這種毛都沒長齊的小丫頭下嘴!」宋玉棋覺得他要氣死了,這丫頭腦子裏到底在想些什麼?他當次好人容易嗎?那藺皇後跟宋譽揚,擺明著黃鼠狼給雞拜年,偏這溫明華還真就往人家套里鑽,「你給我聽好了,皇後跟太子不是什麼好鳥,他們打你的主意呢,別傻兮兮的往人家設好的陷阱里鑽,要知道這皇宮本來就是吃人的地方知道不?」

「我知道呀。」溫明華笑眯眯的,她男人真好啊,還擔心自己的安全呢!不過藺皇後跟宋譽揚的小算盤,她是知道的,她爹爹畢竟是當朝宰相,他們想這樣拉攏太正常了,溫明華面上帶着感激,隨後大膽的小手直接抱住了宋玉棋,道,「殿下這是在擔心我呢,不過沒關係的,我對殿下一片赤誠之心,別說是有人針對我了,就是上刀山下火海,也阻攔不了我來見公主殿下的!」

「你知道個鬼鬼!」宋玉棋立刻將這個小八爪魚從自己身上揪了下來,道,「怎麼又扯到這上面來了!咱倆都是女的怎麼在一起啊!」

。 「李安安,你還我孩子,還我孩子!」

李心怡衝上來就要打李安安。

李安安退了一步抓住她的手「你瘋什麼瘋,孩子是你自己打掉的!要算賬也是找你自己!」

「都是你,五年了,你怎麼不死在外面,還來禍害我們家!李安安你真是該死!」

李心怡毫無理智,她不心疼孩子,而是心疼竹籃打水一場空,從小她就是贏的那個,怎麼可能輸!

李安安也不客氣「再鬧,我就把你叛逆期的那些荒唐事都告訴陸銘,你說他有心去查,能不能查出來,讓他知道你根本不是他心裏的那個善良完美的女孩,會是什麼後果,別逼我!」

李心怡頓時不敢動了。

突然李崇的聲音傳來「哈哈,安安就沖着你這幅樣子,我當年就沒白收養你!安安回李家,就你聰明頭腦,還有漂亮的臉蛋,我們合作,李家一定會發展壯大!」

李崇鼓掌,李安安也不知道他在哪裏站了多久,聽了多久,但他還能笑,果然是個沒心沒肺的。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