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見狀,江陵速度增快不少,眼眸一凝,兩柄冰玄錐便是朝著兩邊分散開來,直接繞開洪林身形去到後方,而後朝著洪林後背和腦袋刺去。

2021 年 1 月 17 日

血色手掌帶起一股腥風猛地抓在青光初字上,血色瞬時就將青光包裹在其中,兩者間的能量對碰製造出震耳欲聾般的響聲,周遭數十米範圍內的懸浮巨石皆是被這連續不斷的聲響震得炸裂開來。

青光初字在江陵的操控下狠狠抵禦在那雙血色手掌上,使其絲毫移動不得。

洪林面色越發難看,不曾想到江陵竟然這麼難對付,而且這個時候,身後還有兩柄冰玄錐正在快速向他刺來,背後悄然升起一股涼意。

他冷哼一聲,抽回一隻血色手掌朝著身後猛然一揮,一道血色屏障徒然形成,而冰玄錐則是刺在血色屏障上,正好將其阻擋下來,無法刺入。

「就是現在。」

眼中掠過一道冰冷的殺意,江陵需要的正是這個效果,雖說現在洪林還能憑著一隻血色手掌抵擋青光初字,不過卻沒有多餘的能力再來抵擋魄力!

心神微動,心臟中的魄力盡數涌動而出,一根根看起來如同鋼針般的線條出現在洪林頭頂,沒有施展九霄閃,江陵直接控制魄力朝著洪林身體狠狠刺下來。

察覺到上方的能量,洪林眼中充斥著不甘之色,卻是沒有能力再去阻擋。

嗤!嗤!嗤!

鋼針般的魄力線條宛如雨點般落下,狠狠刺進洪林體內,魄力抽出時,一條條殷紅血線飆射而出。

受到魄力攻擊后,洪林身形搖晃不已,沒有精力再抵抗江陵,血色手掌漸漸滑落,後方的血色屏障徒然消失,遂即,青光初字和兩柄冰玄錐都攻擊在他身上。


砰的一聲,洪林整個身體都炸裂開來。

江陵手掌一抓,將他的空間袋抓在手中,同時收回冰玄錐,眼眸中浮現一絲笑意,道:「不知道這傢伙空間袋裡面有些什麼東西,荒丹應該會有不少吧?」

不過他倒是沒有立即打開查看,而是將目光投向夜璃和韓淵那邊。

此刻,他們兩人的戰鬥也進入到白熱化階段,兩人每一次對碰都會引起周圍空氣的劇烈震動,被他們摧毀的懸浮巨石數不勝數,如此大的聲勢,到真是有點恐怖的感覺。

韓淵目光斜視而來,發現那裡只有江陵一人站立著,心中升起一股不好的預感,再一看,則是看到石台上有些殘肢斷骸,方才確定下來。

「洪林竟然死在了這個小子的手中!」韓淵臉上有些驚訝,就算洪林在剛才受傷了,但那樣的傷勢也不應該連一個地煞境中期的小子都對付不了才對,現在局面怎麼還變得相反?

韓淵壓下心中的猜想,現在可不是想這些的時候,眼前這個女子的戰力遠遠出乎他的意料,原本他認為在交手后,就算不能夠打敗夜璃,但是,如果他想要離開的話,夜璃也無法留下他才對。

經過數十回合的交手后,他才發現他還是低估夜璃的實力了,不管他如何撤退,夜璃總能夠瞬間就出現在他面前,讓他無法撤退。

而且,最讓他驚訝的是,他每次抵擋夜璃攻勢的時候都施展出一些不錯的武學,而反觀夜璃,似乎從來都沒有施展過武學出來對付他。

「嗯?」

韓淵眉頭緊皺,身形卻是在朝著後方暴退,腦海中閃過一抹疑惑,這夜璃竟然在這個時候不繼續追上來了?

夜璃身形降落在一塊懸浮巨石上,目光朝著江陵這邊看了看,旋即輕輕一笑,再度看向韓淵時,一股殺氣卻是從體內漸漸散發著,巨石上的植物剎那間就枯萎下來。

見到這一幕,江陵也是疑惑起來,不明白夜璃打算做什麼,難不成要放韓淵離開?又或者是沒有把握徹底斬殺韓淵?

就在他思索的時候,韓淵身形則是已經出現在百米之外,但他臉上卻沒有半點喜色,夜璃越是沉寂,他便越是擔憂。

「死靈箭!」

夜璃清脆嗓音徐徐傳出,只見她手掌緩緩張開,紫色衣衫微微飄動,一股極端強狂暴的能量波動在她身後匯聚而起。

那是一隻純黑色的箭,箭尖上閃爍著森冷的黑色光芒,整個箭身上則是有著兩個黑色字體——死靈。

隨著死靈箭的出現,她身後的那些巨石都被黑色籠罩起來,濃郁死氣飄蕩在空氣之中,讓人不禁感到一股死亡的氣息。

韓淵臉色十分難看,在那隻死靈箭身上,他同樣感受到一股死亡的氣息,何況箭尖還是對準著他的身體,更加讓他感到莫名的恐懼。

他不敢再多作停留,身形急速朝著後方退去,同時手掌間不斷變幻著,在他身前則是有著一個太極的圖案逐漸凝聚出來,太極圖案上的能量波動同樣不弱,顯然是達到了皇級下品武學的層次。

江陵沉默著,這就是背景上帶來的差異,韓淵在他身後勢力中也是年輕一輩的人物,但卻能夠得到皇級下品武學修鍊,而整個天羽府中也才只有一部皇級下品武學,這之中的差距,的確很大。

當那個太極圖案凝聚出來后,韓淵的臉色才稍微恢復了些,而這,也是他目前最強悍的攻擊!

望著韓淵漸漸遠去的背影,夜璃依舊是那麼平靜,數秒后,嘴角也是微微一笑。

因為,身後那隻死靈箭已經徹底準備完畢。 一隻純黑色的箭矢靜靜懸浮在夜璃身後,彷佛是受到箭矢的感染,身後百米範圍內的距離都被黑色籠罩著,而這些黑色籠罩的區域,植物瞬間枯萎下來,沒有絲毫生機,那種感覺,宛如被死氣包圍著。



相比之下,韓淵所凝聚出來的太極圖案就顯得太過渺小,並且那之中散發出來的能量波動都快要被死靈箭掩蓋下去。

「好強悍的武學!不知道到底達到了何種層次?」望著那隻黑色箭矢,江陵眼中都是充斥著凝重之色,按照他的猜測來看,夜璃所施展的武學,至少都是皇級中品的層次,也有很大可能達到了皇級上品!

畢竟,那箭矢上所散發出來的能量波動,已經遠遠超過了韓淵所施展的太極圖案。

當箭矢徹底凝聚出來后,韓淵身形已然溜到五百米外的距離,他暗自慶幸,認為這麼遠的距離,就算那箭矢上的能量再怎麼恐怖,也不一定能夠準確的鎖定他的身影。

有了這個想法,他腳下步伐則是開始左右移動起來,身影連續在懸浮巨石上閃動著,好給夜璃造成干擾。

對於韓淵的這番動作,夜璃卻是不聞不問,視線鎖定在他背影上,旋即緩緩抬起一隻玉手指向他背影,身後那隻箭矢便是猛地顫抖起來,黑色籠罩範圍內的懸浮巨石盡數炸裂。


下一瞬間,黑色箭矢恍若流星般劃過天際,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暴射而出,那一片黑色區域同樣是緊跟箭矢而去,所過之處,只見得那些懸浮巨石盡數化為灰燼消失於這片區域當中。

箭矢速度快得出奇,僅僅只是一眨眼的時間,就徒然出現在韓淵身後,驚得他身上冷汗直流,任他萬般猜想也想不到箭矢的速度竟然快到了這種境界。

如此說來,他左右晃動身體其實根本就沒有對夜璃造成一點影響。

感受到箭矢上傳來的威勢,韓淵面露死灰之色,不管怎樣,都必須要拼上一拼,否則就沒有任何機會。

他猛地轉過身來,將體內所剩的荒力盡數灌輸到太極圖案當中,旋即那太極圖案則是飛快旋轉起來,一道道刺眼白光從其身上散發而出。

這匯聚著韓淵體內所有荒力的太極圖案,若是放在平常時刻,那威勢必然會壓過太多的人,只不過,在此刻和死靈箭相比起來,依舊是弱了太多太多。

韓淵手掌猛地一揮,擊打在太極圖案身上,將其朝著死靈箭擊飛出去。

然而,讓他目瞪口呆的是,那太極圖案在和死靈箭接觸的一瞬間,就如同是豆腐一般,竟然被死靈箭直接擊穿!

死靈箭飛快穿透太極圖案,圖案上的能量則是被黑色吞噬下來,轉眼間就歸於平靜。

穿過太極圖案后,死靈箭沒有絲毫停留,徑直朝著韓淵胸口刺去,後者見狀,臉上毫無血色,剛才就已經將體內的荒力消耗一空,這個時候,哪裡還有力量去抵抗,只能眼睜睜的看著死靈箭刺入他的身體。

嗖!

死靈箭刺穿他的胸口,直接從後背上射出來,而後,在黑色覆蓋到韓淵身體上時,他的身體便是化為一些黑色灰燼消散於空氣中,僅僅留下一個空間袋緩緩掉落。

夜璃身形閃動,隨之出現在那裡,將空間袋抓入手中,目光看著那漸漸消失在天邊的死靈箭。

手握空間袋,夜璃轉過身子,朝著江陵這邊閃掠而來,很快就出現在江陵所處的那塊懸浮巨石上。

由於懸浮巨石被毀滅太多,所以這中間便是形成了很大的一個空缺,望著這個空缺,江陵握了握手掌,感嘆夜璃的實力真是強悍得有些變態。

「不錯嘛,這麼快就能夠將那人解決掉。」身形落地,夜璃美眸微微一笑,道。

「我只是殺了一個受傷的人,和你相比起來,簡直差太遠了。」江陵搖頭罷了罷手,道:「你剛才施展的武學達到何種層次了?」

「皇級上品武學的層次,我現在實力才恢復到天煞境初期,剛才施展死靈箭,僅僅只是發揮出這武學五分之一的威勢罷了,而且,就算我實力恢復到天煞境後期,也無法全部將死靈箭的威勢發揮出來。」夜璃悠閑的道,從那神色上來看,彷佛皇級上品武學對她來說根本就沒有什麼值得驚訝的地方。

江陵暗暗點頭,難怪能夠有這般強大的威勢,原來真的是達到了皇級上品武學的層次,比起他還未開始修鍊的青光元始印第三式來說還要強上很多。

「這武學的確很強,只是感覺破壞的範圍太大了些,如果是己方有人在爭鬥的話,如此施展出來,豈不是連自己這邊的人都要波及到。」江陵所指的,便是死靈箭後方的那一片黑色範圍,剛才也就是因為這片黑色範圍,才會導致這麼多懸浮巨石化為灰燼。

夜璃玉手揚了揚手中的空間袋,旋即將其扔給江陵,待得他接住空間袋后,才徐徐說道:「那是因為我現在無法徹底將死靈箭的威勢發揮出來,如果可以的話,後方是不會出現那一片黑色範圍的,而是將這些能量都集中在死靈箭上。」

「這空間袋就給你吧,上面的封印我都解除了的,倒是你可以直接打開,你不要多想,只是我拿來根本沒有作用而已。」

聞言,江陵也不矯情,道了聲謝,便是將手中的兩個空間袋都收好,以夜璃的實力和背景怎麼會看得上韓淵身上的東西,與其自己不要而被她毀掉的話,不如收下,說不定還能得到不少荒丹。

見江陵收好空間袋,夜璃倒是挺欣賞的,不像有些男人那樣,覺得收下女人的東西就是沒面子,殊不知,連女人東西都沒有勇氣收下,並且還不上進的男人才是真正的沒面子。

「好了,我們繼續走吧,再過兩日時間,應該就能夠達到仙緣洞天了。」夜璃說道,遂即繼續移動起來。

江陵點了點頭,目光再度望了一眼中間的空缺,便是緊跟上去。

兩日時間,轉瞬即逝。

這兩日中,夜璃並未故意壓制修為,天煞境初期的氣息直接散發出來。

在天仙一境,能夠有著天煞境初期的實力,確實能夠算得上是極其出色的人,所以,不知是察覺到夜璃身上那股氣勢,還是因為人的確在變稀少的緣故,這一天中,江陵他們竟然沒有再遇到過別的修鍊者。

當然,這之中也和仙緣洞天的地點有關,夜璃說過能夠找到仙緣洞天的人並不多,他們越是靠近仙緣洞天的範圍,修鍊者自然也會越來越少。

對於這個現象,江陵反而閑得自在,而這種悠閑在持續了兩日之後,終於被夜璃的一句話打破。

「前面便是仙緣洞天。」 夜璃輕飄飄的一句話,卻是讓江陵面色一喜,躍上更高的懸浮巨石后,江陵舉目遠眺,發現前方數千米之後的地段便是沒有懸浮巨石存在,而是有著一個霧氣瀰漫的空間,這個空間大得出奇,憑肉眼根本看不到邊際。

「那裡就是仙緣洞天了,我已經感受到不少氣息匯聚在那裡,我們也趕緊過去。」夜璃也是朝著那片霧氣空間看了一眼,遂即偏頭說道。

說罷,兩人便是提升速度朝著那裡趕去。

從眼前的最後一塊懸浮巨石上躍下后,看著眼前這到高達上千米的霧氣屏障,江陵心中都是湧現一抹震撼,如此厲害的手筆,果然不愧是天仙一境名氣最大的地方。


「進入霧氣屏障的時候什麼都不要想,一定要靜下心來。」目光從霧氣屏障上收回后,夜璃語氣略顯凝重的提醒道。

「為什麼?」江陵疑惑的問道,從這霧氣上他根本沒有察覺到半點危險。

夜璃嘴角微微掀起,淡笑道:「這霧氣屏障會使人產生幻想,一旦進入幻境之後,想要從中退出來的話,就不是那麼容易的問題了。不過只要你靜心下來,什麼都不去想的話,就能很安全的通過。」

聽得夜璃此話,江陵面色都逐漸變得凝重起來,沒想到這霧氣屏障竟然還有這樣的效果,如若不是夜璃提醒的話,他進入這霧氣屏障肯定會去思考後面是什麼情況,如此一來,必然會陷入到幻境當中。

他長長的吐了口氣,感激的看了夜璃一眼,有時候,他都不得不佩服後者,而這種佩服,不單是實力上,還包括著閱歷。雖然夜璃年紀不大,但那種閱歷卻遠遠不是他能夠相比的。

江陵沉神靜心,將腦海中的一切雜念都拋開,旋即朝著夜璃道:「我準備好了。」

夜璃笑著點了點頭,手掌輕輕一揮,率先朝著霧氣屏障走去,江陵則是緊跟上去,在其右邊並排走著。

當身體進入霧氣后,感受到霧氣撲在臉上傳來的濕潤,江陵眉頭忍不住的一皺,心中暗道:「這霧氣好古怪,居然會故意引誘人去遐想。」

視線朝著左邊看了看,發現夜璃還在身邊,便又繼續朝前走去。

走出數十步距離后,江陵突然停下步子,面色頓時變得不自然起來,在他不遠處,竟是有著一道黑色身影緩緩浮現出來。

那黑色身影全身都遮掩起來,根本看不到他長什麼相貌,不過他身上卻是散發出一股強悍的氣勢出來。

當這股氣勢膨脹到極端的時候,江陵眼中也是閃過一道驚愕之色,沒想到這黑色身影的氣勢竟然達到了天煞境初期的境界,這種級別的人物,就算他現在擁有再多殺招,也根本不可能是其對手。

黑色身影出現后,氣勢便是一直鎖定在江陵身上,毫無疑問,這道黑色身影打算對江陵出手。

面對這種強悍的對手,江陵頓時感到頭皮發麻,不待他多想,那黑色身影袖袍猛地一揮,一道兇悍勁風徒然撕裂空氣沖著他暴射而來,威勢的確十分強悍。

勁風奔掠,彷佛是要徹底摧毀一切。

來不及躲避,江陵自然不可能任由勁風擊打在他身上,否則說不定能夠在他身上直接留下一道血窟窿。

體內那早已運轉起來的荒力瞬間匯聚到雙掌上,轉眼間,一個散發著刺眼青光的初字便是凝聚出來。

青光初字剛一出現,那道勁風則是出現在眼前,正好擊中在青光初字上。

砰!

勁風上的能量極其狂暴,和青光初字接觸的瞬間,就將其摧毀一半,頓時發出一道巨響。

隨著青光初字上的能量漸漸變弱,那道勁風同樣損失不少,不過,這種僵持僅僅只是持續了兩秒鐘的時間,青光初字就被徹底擊毀,那餘下的勁風毫不遲疑的擊打在江陵身上。

被勁風擊中,江陵身體朝著後方倒飛出去,嘴角有著一絲血跡緩緩流出,落地后,將嘴角血跡抹去,目露凶光死死盯著那道黑色身影。

他心中確實佩服天煞境初期的實力,隨意揮出一道勁風,竟然就能夠將他施展的靈級上品武學輕易破開,如此看來,只能夠施展青光皇始印試上一試了,即便抵擋下來的機會不大,但卻別無選擇。

黑色身影見江陵身形穩定下來,便是直接朝著他暴掠而來,手掌間有著一股浩蕩氣勢匯聚而起,似乎想要一擊擊殺江陵。

此時,霧氣屏障中,夜璃停下邁動的步伐,回頭一看,見江陵身體半蹲在地面,嘴角處有些血色。

「居然陷入到幻境中去了!」夜璃黛眉緊鎖,發現江陵陷入到幻境當中,立即走到他身前,伸出玉手將其手掌牽起,紅唇輕啟道:「你可千萬別意識不到自己處在幻境中,不然就死定了。」

話音落下,夜璃微微閉上眸子,似乎是在等待著什麼機會。

「這人到底是誰?」

幻境之中,江陵見那黑色身影暴沖而來,依舊是無法看清他的相貌,如同是被一種特殊手段遮擋下來,心中難免有些疑惑,不過現在這種情況,他下意識的就想到抵擋,否則若是被這黑色身影擊中的話,那他小命就不保了。

腳掌一動,身形即刻朝著後方暴退出去,同時從空間袋中取出數枚荒丹服下,體內荒力瞬間瘋狂涌動起來。

由於有著數枚荒丹的荒力湧出,一時間,江陵體內的荒力已經超出極限,若是再不消耗的話,那他就會被這些荒力撐得爆體而亡。

「青光皇始印!」

江陵心中低吼一聲,體內印法引動起來,手掌立即在胸前匯聚而起,一道道手印接連不斷的變幻起來。

伴隨著手印的迅猛變幻,一股強悍氣勢也是從他身上散發而出,周圍空氣都因此變得震蕩起來,旋即胸前青光爆發,刺眼光芒將這片灰濛空間照亮。

青光皇字光芒大盛,其中的能量波動明顯要比青光初字強上數倍有餘,這也是江陵第一次將這相當於皇級下品武學的青光皇始印施展出來,由於他現在修為不夠,所以在青光皇字出現的時候,一口鮮血忍不住的噴出。

「去!」

手掌猛然發力,將青光皇字朝著黑色身影暴射出去,目光緊緊盯著前方,這已經是他所能夠發動的最強攻擊,如果連這招都無法抵擋下來的話,那麼,他的生命或許就要被終結在這裡了。

面對青光皇字,黑色身影仍然沒有絲毫畏懼,暴沖的身影中,雙拳越握越緊,而後兩團白光覆蓋在拳頭上,狠狠朝著青光皇字砸下。

轟隆!

兩者間的對碰,隨著一道巨響聲的落下,一圈圈能量漣漪便是朝著四周擴散開來,周圍十米之內不斷有著空氣撕裂聲傳出,浩浩蕩蕩的聲勢,讓江陵眼中充斥著濃郁的凝重之色。

然而,這種對碰並未持續太久的時間,黑色身影拳頭猛地抖動,一拳穿透青光皇字,將其上面的能量都破壞殆盡。

摧毀江陵的武學后,黑色身影沒有絲毫停留,再度朝著江陵暴掠而來,身上殺意越發強烈。

漆黑瞳孔中,一道黑色身影迅速奔掠而來,死亡氣息籠罩著江陵全身上下,他微微閉上眼眸,腦海中快速閃過很多人的身影,其中有穆染染、穆武、王嫣兒還有老府主等人。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