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見此一幕,冰龍縮了縮脖子。

2021 年 1 月 7 日

「媽的,太狠了!」

它哆嗦道。

中年男人的肉身被毀,姜小凡卻是並沒有停下來,他又不是白痴,怎麼可能會給對方喘息的機會?趁他病要他命,這是他的一貫作風。

「殺!」

他冷冷的喝道。

這一刻,他沒有給中年男人重組肉身的機會,輪迴第一式一路打到輪迴第五式,更是揮動雷神訣,引靈術,輪迴拳等,所有手段一道又一道的落向中年男人被碎了的肉身,令對方不斷發出慘叫。

「帝皇不滅,區區半步聖天,你殺不了本座!」

中年男人虛弱道。

「殺不了?」

姜小凡眸子寒冷。

他揮動著輪迴拳,一拳又一拳的壓下,令對方的氣息越來越弱。很快,中年男人只剩下了一團碎肉,他的氣息已經弱到低谷,如同是一縷火苗般隨時有可能熄滅,但是就是如此,它卻始終不曾熄滅。

「早說了,本皇是不滅的!」

中年男人嘶吼。

冰龍在遠處呲牙,道:「小子,這老傢伙說的不錯,他是帝皇,你的境界比他低,沒有特別的手段根本毀不掉他的神魂,還是用那張圖吧,或則本龍來代勞。」

聞言,碎肉明顯顫了一下。

「你不是說要靠自己的力量與本座一戰嗎?怎麼,發現最後殺不了本座,現在想依靠其它力量了?果然是個大言不慚的懦夫!」


它冷笑道。

姜小凡望著星空上的碎肉,直接揮出一道雷光,頓時令中年男人慘叫起來。

「用這種激將法,太過幼稚。」

他冷冷的道。

這一刻,他的眸子生出了些許變化,一道道的神秘符文纏繞在瞳孔之上,變得極為神秘和詭異。

「媽呀!」

見到他的這雙眼,冰龍嗖的一聲就溜了。

中年男人無法凝聚出肉身,但是卻能看到四周的一切,這一刻,它最後剩下的這團碎肉止不住的顫抖了起來。

「你……你……」

它發出顫抖的聲音。

姜小凡的雙眼讓它感覺到了真實的恐懼,超越了以往任何一次。

「我說自己殺你,就一定能靠自己的力量殺了你,現在,滾到地獄中去!」

姜小凡冷冷的道。

他雙眼微震,一片血色的空間裂縫頓時浮現,呈現出一個血色的渾圓。剎那間,極為可怕的拉扯力從其中發出,拉扯著中年男人最後剩下的碎肉朝著那片血色空間飛去,這一刻,它連神魂都飛不出來了,有一種霸道到極點的力量將它禁錮了,他難以掙扎,更難以反坑。

「不!快住手!」

它發出恐懼的聲音。

它為帝皇,怎麼會捨得這片美好的世界。

「哼!」

姜小凡只是冷冷的一笑。

他的雙眼再次一震,似乎傳達出了某種可怕的意念,那片被拉開的血色空間變得更加寬廣,吸扯力也越加的強大,徑直將中年男人拉入了其中。

「不!」

血色空間中傳出中年男人恐懼而不甘的聲音。

姜小凡渾身染滿了血跡,快速閉上雙眼,在這同一時間,那片血色空間也緩緩閉合,很快就消失在了這方星空上。 陳東國終於把院長放了下來,“我知道你不會感到疼痛,可是我讓你在衆人面前丟了面子……還好,你這個老東西知道羞恥,有本事把自己變成沒有尊嚴的人啊?”

院長突然變得很大度起來,一頓折騰九竅開通了,“離開地心引力,眼界開闊了,思維也靈敏了,你們兩個的想法我真得考慮考慮。”他理了理紛亂的假髮,重新恢復了院長的尊嚴,對大家說:“這個……你們不要瞪着眼睛看着我,快散開,做自己的工作去……特別是堅守‘幹嘛’(Σ)射線的天文組,一個不留神,咱們地球就毀掉了,金星上沒有水沒有空氣,心情不好,我們必需要考慮到地球子民的生存環境……”

科學家們各自回到了工作崗位。唯有性研究小組的朱絲雀含情脈脈地站在那裏不動,她好像被陳東國瀟灑的舉動癡迷了。她是混血兒,祖父是中國人,祖母是巴西人,太爺爺是法國人,奶奶是美國人,媽媽是印度人,所以早晨眼睛有神,中午性情活躍,晚上身材迷人。於是所有男人見了他都動心,即便是身上沒剩下幾塊人肉的院長也對她格外關照。美女就是在哪裏都吃香,這個沒有辦法,時下的人造美女是沒法跟她比的。

楊燦一看到她這種神態醋性很濃,可又不敢出口傷她,因爲她一流淚,地球上就會發大水,人民大衆就該遭殃了。其中的奧祕沒人能夠分析的清楚,所以總統先生把她送到了這個全球最大的中洲科學院來進行研究,即便一時搞不清楚,也可以暫時把她寵養保護起來。她一笑,外面的天空出現了七色彩虹,科學家們透過門窗望着變幻着的大地奇景讚歎不已:一定是朱絲雀在歡喜!

陳東國無論喜不喜歡她,都要去擁抱一下,不然讓她傷心會突然下暴雨,嚴重時還會發生大地震,這也太離奇古怪了,豈是一個‘玄’字能概括得了的?不過萬事總會有它內在的原因,需要探索解謎。他雖然是科學界的奇才,但還是想不通內在的奧妙,有心去深入研究,可是這個差事讓院長大人給獨攬了,他也不好爲一個女人去跟領導打架鬥毆,今天的發泄完全和這件事情無關。

朱絲雀輕輕地吻了一下陳東國的臉頰,誇獎:“整個科學院,只有你纔敢用這種方式挑戰權威,你太偉大了,比我爸爸還了不起……”她總說愛因斯坦是自己的父親。

陳東國開始以爲她是在開玩笑,後來有一點感到奇怪,因爲她編得太離譜了,聽起來還像真事似的。原故事是:她母親曾經是美國最大的精子庫管理員,無意中發現了愛因斯坦的精子保存試管,後面的幾句話不太好說出口,總之就那樣懷上了她。

楊燦過來給他二人降降溫度,不要太熱了,不然說不定會發生旱災什麼的,也難預料。他拍了拍陳東國,“恭喜,你申請的新建實驗基地計劃很快就會通過了。”

陳東國順勢放開了懷中的朱絲雀,“何以見得?老東西要是回頭把我給開了呢?”

楊燦對此很肯定,“院長的口突然變了,他每次做一項決定的時候都是這樣怪怪的。”又以挑戰似的口氣說:“現在好了,我們可以在同一起跑線上進行爭鬥了,是你原始的長生理論獲勝,還是我最先進的人體改造理論出彩,這一切還是未知數哦~”

朱絲雀從中爲他二人打氣,“這樣吧,你們兩個人誰最先能把時空對摺,就算誰勝出,獎賞嘛……哪個贏了,我就嫁給哪個。”

楊燦聽了這話格外興奮,“你可不能反悔?不然造物主會把你收回去。”又是一陣得意,“天文理論可是我的強項,好像跟長生科學沒有聯繫。陳東國,看來你是輸定了。”

朱絲雀的表情十分詭祕,“凡是大多數人認爲正確的道路,結果往往是錯誤的……不要忘了真理往往掌握在個別人手中,當今科學在劃弧線,一定會有一條更近的捷徑存在,我相信陳哥就是發現那個盲點的天才,他生下來就是做這件事情的。”

楊燦取笑,“好啊,到那時光學不再占主導地位,粗糙的幾何學會變得很實用,只要把時空對摺起來,我們可以任意前往天外星際,哪怕是龐大的卡瑪拉星座,還是宇宙邊際。”

朱絲雀竟然跳起舞來,“太美妙了,我先暗示一下,你二人想要獲勝,首先來研究我吧,只有把我朱絲雀搞明白了,纔有可能儘快找到一個突破口……”

陳東國對朱絲雀的存在越來越感到迷惘,她身上散發着的玄幻色彩不是給科學這條光明大道蒙上一屋迷霧嗎?神話和科學終有一個是通向真理的門,如果她是一個關鍵點,人類幾千年來所走的科技路線,豈不是完全被否定了嗎?

今天有收穫,也有失落。

中洲科學院的人體外型再造館是最熱鬧的部門,每天都有成千上萬的人進出,像食品加工廠一樣,半臭的桔子送進去,出來的時候會變成包裝精美,成色極佳的飲料流出來,成爲百姓追捧的名牌產品。

這個世紀的人壽命可以達到數百歲,前來外型再造的男女都在兩百歲以上,面容自然慘不忍睹,像秋後的枯草落葉沒了看相。可是經過高科技儀器的精心加工,再次面世的時候都像是十七八歲的年輕人,連自己的親人們也分辨不出來。於是每個家庭裏出現了這種情況,外人來訪時,根本分不清哪一個是爺爺奶奶,哪一個是孫子兒媳。同樣,在小區裏會出現某家的太太太爺爺,和某家的重重重孫女發生婚外情的事件,不過這已經是司空見慣的事情,不會有太多的責備聲,這就是長壽時代的愛情觀,既醜陋又愜意,讓陳舊觀念見鬼去吧!

人的外形雖然變美麗了,可是人的記憶還在,這是好事還是壞事呢?這需要進一步分析一下。如果是男人會無所謂,可是女人就不同了,自從再造館裏出來之後,她很有可能會遇見一個風流倜儻的少年,真正是孫子輩的男人,兩個人不相片直接走進洞房就不會出現問題,可人的特點是要有一段戀愛過程,麻煩就出在這個過度裏,男人最怕有代溝,不想聽那些上一個世紀的故事,一般都走不到一塊去。

那麼女人太需要從腦子裏刪除一些陳舊的記憶,這又是一個嶄新的課題,這項程序做不好,會讓變年輕的女人成爲一個缺心眼的傻子,於是院長餘繼光撥出龐大的資金攻克這道難關,負責人就是愛麗達斯。 姜小凡大口大口的喘著粗氣,汗水一滴一滴的從額上滴落,整個人虛弱到極點,終究難以再站立,朝著身後仰倒而去。

「小子!」

冰龍變色,快速沖了過去。

怎麼說它也是帝皇,目光何其犀利,知道姜小凡此刻的身體狀況非常糟糕,若是任由他這般倒下去,說不定會令本源遭受重創,甚至有可能當場隕落。要知道,姜小凡畢竟是以半步聖天的修為和真正的帝皇一戰。

不過,它才剛動就又停了下來,因為有人比它快多了。


冰心出現在姜小凡身後,右手中散發出極為柔和的力量,將姜小凡將要倒下的軀體托著,同時有純凈的聖力源源不斷的湧入他體內,快速治癒著他的傷體。

「怎麼樣?」

她輕聲問道。

「還好。」

姜小凡勉強道。

征戰帝皇,他此刻已經沒有了半點力氣。

冰龍飄了過來,一雙龍眼中滿是興奮:「小子你真正可以逆天了,以半步聖天境的修為斬殺一尊真正的帝皇,修道史冊上可從來沒有這等無敵的戰績!」

姜小凡不是第一次弒殺帝皇,但是前面幾次卻都是在對方重傷催死的情況下動手,而且是依靠了道圖這種逆天的聖物。但是這一次不一樣,這一次,他是真正靠自己的力量殺了帝皇級強者,是真正的弒皇!

「本人向來很逆天。」

姜小凡得意道。

大戰結束,他自然不可能再綳著一張臉,那可不是他的性格。不過,他這得意的一笑似乎牽動了傷勢,頓時疼的他倒吸一口冷氣。


冰心蹙眉,道:「別嘚瑟,用心療傷。」

「要不,讓我躺在你懷裡療傷?保證很快就好!」

姜小凡試探性道。

他還記得當初神鬼葬地時,他依靠雷神訣強行闖過一片獸群,之後就是半躺在冰心的懷裡,那種感覺雖然有些彆扭,但是確實很舒服,他一直都沒有忘記。

聞言,冰心臉色不變,看不出有什麼波動。

「信不信我把你丟出去?」

下一刻,她開口道。

姜小凡:「……」

他頓時不敢再說什麼了,說起來,這十數載的時間裡,他除了尋找第六股道源外,其它時間幾乎有大半是在冰心手中受虐,要不他現在怎麼會有這麼強大呢。

很快,半個時辰過去,姜小凡站了起來。

「好了。」

他活動了一番筋骨,噼啪作響。

冰龍嘖嘖稱嘆,龐大的龍軀快速縮小,變得如同泥鰍一般,落到姜小凡頭頂。

「小子,現在去哪裡?」

冰龍問道。

姜小凡沉吟:「道尊等人當年留下的封印消失了,九重天徹底破封,這片星空會變得更加動亂,我想……」

他望向冰心,有些猶豫。

十多年間,他一直在和冰心追尋第六股道源的氣息,但是卻始終沒有什麼發現。十多年過去了,他當初雖然讓辰逸風等人將他的消息帶回了紫微,但是卻依然還是想回去,實在是離開的太久了。

十多年啊!

冰心迎著他的眼神,自然知道他在想什麼。

「回去吧。」

她輕聲道。

姜小凡一愣,而後迅速露出喜色。

「回去看看,我繼續陪你去找道源。」

他承諾道。

冰心沒有說什麼,循著一個方向,徑直走了下去。

九重天破封而出,那種波動早已經驚動了這整片星空,冥冥之中,這片星空發生了大變化。這種變化難以看見,不好說清,但是這種變化卻是實實在在存在。

「哧!」

冰心撕開星空隧道,門戶閃爍淡淡銀輝。


兩人一龍沒入其中,光華一閃,很快就消失在了原地。這之後不久,冰心數次撕裂星空,終於停了下來,落在了一顆紫色大星外丈之外,大星自然是紫微星。

她停了下來,有些冷淡的望著前方。

「怎麼了?」

姜小凡問道。

他不知道冰心為何突然間停了下來。

冰心面無表情,手中凝聚出一道冰劍,淡漠的朝著前方揮出,一股冷冽的寒流頓時席捲開來。寒流所過,四周的環境並沒有什麼變化,唯一的變化就是前方多出了幾道身影,個個散發著極為強大的波動。

「女帝!」

其中一人冷冷的道,似乎有些意外。

在其身後,其它六人都是目露殺光,帝皇威壓頓時擴散了開來。

姜小凡望著這幾人,臉色頓時微變。這幾人,他雖然只是見過一面,但是卻不可能忘記,尤其是此刻開口的人,這是這一代的太霄天主。

「媽呀!」

冰龍拽著他的頭髮,嚇的一個激靈。

眼前可是有著七尊帝皇,而且其中一人還是太霄天主,和冰心一樣是聖天盡頭的無敵存在,這可不是什麼好事。

兩人一龍與太霄天主等人距離萬丈遠,彼此冷漠對視。

「帝皇星外散發皇威,你們這是在挑釁嗎!」

冰心眸子一挑。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