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見來者沒有主動開口,於是輝就先問起了她的名字。

2020 年 10 月 28 日

「第一次見到人類呢,沒想到人類和我們看起來也沒有太大區別嘛。

大人們都說人類是很恐怖的存在,吶,那你告訴我,為什麼你看起來一點都不恐怖呢?」

只不過,少女並沒有立刻回答輝的問題,而是這樣說著,伸手捏了下輝的臉頰。

少女的動作讓輝一愣,他下意識的向後退了一點,推開了少女的手。

「人類又不是什麼珍奇動物,還請不要用那種眼光看我啊。

還有,為什麼人類非得長得比較恐怖呢?」

輝反問道,他有些搞不懂眼前的少女到底在想些什麼了。

他想從這個奇怪的少女身前離開,只不過苦於那少女一直盯著自己,他沒有辦法穿好所有的衣服。

「因為人類在大人們口中,是那種會做出一切壞事的殘暴生物呢。

當人類出現的時候,就必然會帶來死亡和痛苦。

但你的出現,卻並沒有帶來那種不好的事情,真的很讓我感到好奇。

難道,你和一般的人類不一樣嗎?」

少女說著,她貼近了和輝之間的距離,仔細掃描著輝臉上的每一處細節。

而輝也將手抵在了少女的肩上,阻擋著她越靠越近的身軀。

「差不多可以了吧,你突然出現在我面前做出了一系列奇怪的事情,讓我很困擾啊。」

輝說著,將少女推了回去,成功拉開了和她之間的距離。

而這時候,塔可推門而入了。

「輝,差不多該起來啦,今天我們還要…」

塔可這麼說著,但看到輝的屋裡還站著另外一名少女時,塔可愣住了。

塔可有些搞不懂眼前的狀況,而她的臉頰也因為輝和少女兩個人之間過近的距離而泛紅。

「那個…打擾了…?」

因為之前看過的肥皂劇,塔可在這愣神的幾秒之內想了許多。

她這麼說著,向後退了一步,打算關門離去。

「等等,塔可,快來幫我把這傢伙弄走啊!這傢伙真的太奇怪了!」

重生異世尋 見塔可要走,輝連忙叫住了她。

塔可雖然因為輝的話而止住了腳步,但臉上卻露出了不解的神情。

「所以說,這傢伙突然就出現在了我的房間里,真的很奇怪啊。

她一直問些奇怪的問題,讓我根本沒有辦法回答啊。」

而聽輝這麼說之後,塔可這才注意到輝臉上寫滿了無奈。

「所以說…是這傢伙主動闖入輝房間的嗎…?

我明白了…我並沒有想到奇怪的地方去哦…」

塔可鬆了一口氣,她上前拉住了那少女的手臂,將她拽出了輝的房間。

「那輝也快點起來啦,今天我們還要問村子里的人,看他們願不願意和我們一同離去。」

塔可說著,也關上了輝的房門,拽著那少女離去了。

確認了身邊再無其他人之後,輝這才嘆了口氣,連忙穿好了自己的衣服。

「真是平淡而又鬧騰的清晨呢,但這樣真的好嗎?

我真的已經忘卻了自己作為人類的身份,而融入到塔可她們這邊了嗎?」

因為剛才經歷的事情,輝此時的聲音卻有些低沉。

他輕拍了下自己的臉頰,深吸了口氣之後,才走出了屋子。

此時的塔可,卻依舊沒有放開那少女的手臂,反而帶著她去找了那名老者。

那老者看著塔可和少女走了過來,臉上卻露出了溫和的微笑。

「抱歉,大清早就要給您反應一件麻煩事,但也只有您的話才能讓村子里的人信服吧。

這傢伙擅自就闖入了輝的屋子裡,真的是太沒有禮貌了。

可以給我們留一點私人空間嗎,如果誰都可以擅自闖入我們屋裡,那簡直就是一場災難。」

塔可這麼說著,瞪了一眼正盯著自己笑的少女。

「薇居然會給你們帶來了困擾,我對此感到很抱歉。

薇,還不快點道歉,難道我沒有教你不要擅自闖入別人的屋子嗎?」

老者這麼說著,同時臉上的笑容中也露出了一點責備的意味。

「是,爺爺,我一會就會對那個人類道歉啦。」

聽長者這麼說,薇也乖巧地點了點頭。

而聽著兩個人的對話的塔可,也因為兩人之間的關係愣了一下。

「沒有其它什麼事情的話,那我就先離開了哦。」

薇趁著塔可鬆懈的機會,掙脫了塔可的手臂,從這裡飛一般的逃離了。

「等!」

看著薇離去了,塔可也只能嘆了口氣。

「薇她只是闖入了那名人類的屋子吧,但卻是你來向我彙報了這個情況。

看來你很在意那個人類呢,塔可。」

見薇離去了,老者也將話題轉移到了輝和塔可之間的關係上。

「不是那樣的…因為輝他拯救了我…也有共同的目標…

所以…我和他大概只是同伴關係…不是您想象的那種樣子…」

塔可辯解著,但她的臉頰卻還是因此而紅了許多。

「只是同伴關係嗎…?

原來如此,也是呢,正因為是同伴,所以才必須互相關照吧。」

見塔可這麼說,老者也能明白輝和塔可之間一定發生了許多事情。

所以他就沒有深究下去,而是若有所思地點了點頭。

「您能理解真的是太好了…不過剛才那個薇…是您的孫女嗎…?」

「是啊,她有時候很幼稚,還請你們能多多原諒她。

她是在這裡出生的,以前從來都沒有見過人類,所以才會對輝做出這般無禮的事情,還請麻煩你對輝傳達下我的歉意。」

老者這麼解釋著,他笑著對塔可點了點頭。

於是,早上的時光就在此等喧鬧中度過了,而塔可也準備著下午能說服村子里的人跟著自己一同離去的演講稿。

也許是因為在自己的同類身邊吧,此時塔可的氣勢比之前的時候要強了不少。

與此同時,十正站立在九房門前。

看著她門上貼著『閉關學習』四個字的紙條,十隻能無奈的笑了笑。

他沒有繼續等在九的房門前,而是轉身離去了。

受了這麼嚴重的傷勢,按理來說十現在應該還不能夠從病床上爬起。

但憑藉著久經鍛煉的強壯身軀,雖然傷還沒有好,十卻可以不受妨礙地自由活動了。

所以,十給百夫長打了個電話,想要詢問一下他那邊的情況。

「就知道你會給我打過來呢,十,傷已經沒有大礙了吧。」

接到了來自十的電話后,走在密林之中的百夫長露出了笑容。

「啊啊,傷已經沒事了。但我想,你應該會需要我的幫助呢。」

十這麼回應著百夫長,與此同時,他也在整理著自己的行裝。

「你啊,總是將自己逼到極限呢,不過,我很中意你這種做法。

你過來吧,你一會把定位發給你。

不過,你偷偷離開了,那個丫頭真的不會有什麼怨言嗎?

據我所知,她總是會因為一點小事而吐槽你呢。」

聽百夫長這麼說,十也知道他口中的那個丫頭正是九。

但十卻不會擔心九會知道自己離開了,因為他在離開之前已經處理好了九這邊的事情。

「不會,我不久前才為她申請了一次考核。

現在她正為這次考核而煩的焦頭爛額呢,不會注意到我跟著你去清除那些異類了。」

十這麼解釋著,他也已經收拾好了行裝,走出了基地的大門。

「是嗎,你有時候精明的讓人感到恐怖呢,十。

不過,如此精明的你,為什麼會讓那兩個傢伙一次又一次從你手中逃脫呢?」

對於百夫長的質問,十也只能苦笑了一下。

「這是我的過錯,我願意接受任何懲罰。

誰都會多少犯下錯誤吧,你還不是一直違反了我們之間必須使用代號的規定,殤。」

「難得你會直接叫出我的名字呢,十。

好了,更多的話等見了面以後再說吧。

那麼,我會在所發的定位處等你,你最好也快點趕來吧。」

百夫長如此說著,徑直掛掉了電話,並給十發送了自己的位置。

而是看了眼手機上發過來的定位后,默默點了點頭。

但此時,十卻感覺傷口處有些濕潤,他這才注意到鮮血已經染紅了纏在傷口上的繃帶。

這讓他皺了下眉頭,不得不改變了自己的出行方式。

十重新回到了基地里,當他再次出門的時候,卻已經坐在了一輛厚重的裝甲車內。

不過,當輝和十兩方都在各自準備著的時候,誰都不會注意到,一名治安官小姐姐家裡發生的一件奇異之事。 “女人的遊戲,我可不喜歡。”他冷冷的回了我一句。

“這有什麼的,放煙花哪分男女?開心就好!”我反駁了他一句。

他將煙從嘴裏拿下來,吐了口煙,沒理我了。似乎陷入他自己的思緒中。

我也不能左右他的想法和抉擇,所以。我自娛自樂的點着一根,看着煙花的燦爛火焰在我眼前綻放,心情驟然變好。

“希望新的一年裏,我事事順利!”我輕聲許下新年願望。

然後將煙花舉起來晃了晃。

彷彿我又回到了從前,姜逸晟還是那個傻傻的模樣,看着我說:“可兒。你比煙花還漂亮!我希望,新的一年裏,你多陪我玩兒!”

目光移向靠在柱子上的姜逸晟,此時,他也似乎在看着我這邊,

我和他之間,曾經是最親密的人,可現在卻是最敵對的人。

我隨後將幾盒煙花放完,就停了下來。

四周安靜了不到幾十秒。四面八方又傳來煙花的聲音,估計多了零點,都開始放煙花了。

“你把這些也放了吧,留在這裏看着也礙眼。”姜逸晟突然開口道。

“姜董,我的手受傷了……”我有些爲難道。

姜逸晟聞言,居然主動去走廊那裏,將煙花搬到院子裏,讓我放。

我膽子小,其實並不敢點菸花,這種時候,我又怕姜逸晟懷疑我男人的身份,所以,就強忍着懼意。將煙花點着了。

點完就趕緊跑到一邊躲着去了。

煙花就咻一聲。飛上天綻放出一朵朵璀璨的花朵。

姜逸晟也擡起頭,看着天上的煙花,忽明忽暗的煙花照射下,他臉上的表情更顯陰鬱。

姜逸晟家的煙花真的很多,我放了好久才放完。

放完後,我凍得瑟瑟發抖,實在受不住了,就朝他道:“姜董,我先回去吧。”

“這個點,路上不會有出租車的。”姜逸晟收回看天空的目光,朝我提醒道。

我一想也是,正不知道該怎麼辦的時候,他又朝我道,“今晚你在這住一夜吧。”

叫我住在這?我是不是幻聽了?

就在我發愣的時候,他已經轉身往屋裏走去了。

我想想自己現在是男人的身份,而且。我離開這也真沒地方去,還不如就在他家住一宿!

這樣一想,我就坦然的跟着他走進去了。

進屋後,暖氣的溫度撲上身,讓我很舒服。

“你住二樓東面的客房。”姜逸晟在我進屋後,朝我說道。

“謝謝姜董。”我禮貌疏遠的道謝。

他沒說什麼,就上了樓。至始至終他都沒瞧宋佳佳一眼。

而宋佳佳如同機器人一樣,站在樓梯口,目不斜視的看着前方。

我折騰了一天,確實也累的不行,就上了二樓,找到了東面的一間沒鎖門的客房,進去後,打開燈,直接去了洗手間洗了把臉,卸了妝。

洗完臉,看着鏡子蹙眉的自己,問道:“秦可兒,你的第二步計劃成功了。爲什麼你不開心呢?”

伸手撫摸鏡子中的自己,我想撫平自己這緊皺的眉頭。

對着鏡子照了好久,我最終走出了洗手間,躺在柔軟的牀上,我的腦海裏卻總是浮上姜逸晟的面孔。攪得我心煩意亂,根本就睡不着。

既然睡不着,我就拿出手機,打開機,看看李熙然他們發信息的內容。

打開短信一看,有99+的信息,打開一看,許霆的佔80多條,李熙然的佔20多條。盛莉的10幾條。劉茵和肖雷各一條。

先看少的,是劉茵和肖雷的,他們兩個都是質問我爲什麼臨陣脫逃的。

盛莉的則是問我在哪,有關心我也有詢問我怎麼逃了的。

李熙然的頭幾條是問我在哪,後面則讓我開機後速回他電話的內容。

許霆的80條信息,每一條都只重複一句話,“我不怪你,速回別墅。”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