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要是小爺被你們這一縷神識就鎮壓的話,那麼就白混了。

2021 年 1 月 3 日

……。

此刻林凡來到天道那裡,如今的天道可是最有利用價值的存在。

「你想幹什麼?我可是天道,如果我死掉的話,整個蒼靈洲都將陪我一起消失,甚至就是你也會死。」天道此刻畏懼了。

他沒想到自己掌下的生靈竟然如此之強,他們三人聯手鎮壓,都沒能將其鎮壓下去。

這傢伙到底有多強啊。

論修為,林凡或者不是那麼高,但是要說凝練的規則之鏈,那也是恐怖的存在。

尤其是各種神奇功法,更是附帶種種神奇。

不管你有多強,只要中了絕招,那都得跪。

「天道,你別吼了,放心,小爺不會殺了你,不過你也不會好到哪裡去。」林凡一手抓著天道的腳裸,隨後拖著向前走去。

「放開我,我是天道,你不能殺我……。」天道被一路拖行,撕心裂肺的吼道。

「哎……天道變了,沒想到你竟然也會害怕,活在你掌下的人,實在是太可悲了。」林凡搖頭說道。

「雖然不知道你們這些傢伙為什麼搞出這些事情,但是對我來說,也已經無所謂了,如果你不出現阻止小爺,你不會有事,要怪就怪你自己沒這個實力,還敢多管閑事。」林凡說道。

這三人交談的話,他也都聽到了,什麼上界不上界的,這對林凡來說,一點都不放在心上。

船到橋頭自然直,今天小爺可是來報仇的。

管你有多麼的偉大,只要阻擋那就是一起干。

放了他們那更是不可能,不然這多年的努力,是為了什麼?

「放開我……。」天道嘶吼著,掙扎著,但是在林凡手裡,他卻沒有任何反抗之力。

「擎天柱,出來吧……。」

林凡從背包中,取出擎天柱,隨後屹立在地上,同時將天道綁到了擎天柱上。

「你是天道,你死了,這方世界會消失,這話就當我信了,可是你話可威脅不到小爺。」林凡看著天道,從背包之中拿出了一根皮鞭,猛的拍打在地上,頓時傳來了一陣爆破之音。

「調教技能,也不知道能不能將天道給調教了,看來要使用真正的本事了。」

……。

一直在那歡快的日著大地的南無聖帝,看到林凡那邊,也是一臉的憤怒,同時也不知道這傢伙是要幹什麼。

天後此刻癱坐在地上,那龐大的胸脯,已經快要爆炸了。

對於眼前這男人,她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了。

怎麼能如此蠻橫不講理。

PS:社會比較複雜,寫小說的圈子也很複雜啊。這是一種悲哀。同行是冤家,各種舉報。(未完待續。) 「小子,你快放了本天道,本天道可原諒你的一切行為,否則你終將為自己的行為付出代價。」被五花大綁的天道怒聲嘶吼著。

天原本無情,可是隨著時光的流逝,天道也漸漸的有了七情六慾,眾生平等,已經蕩然無存,如今所擁有的便是,一切以大事為主。

林凡無視了天道的嘶吼,輕悄悄的捏著皮鞭,隨後嘴角輕輕一瞥,露出了一絲讓人不寒而慄的笑容。

「此鞭,名為調教之鞭,九尺二寸,取自大天位凶獸筋骨煉製,能長能短,能進能出,能文能武……。」林凡站在那裡輕聲的說道。

白髮蒼蒼的天道,不由的咽了咽口水,內心也是撲通撲通的跳動著,彷彿等會自己所要迎來的就是天地間最為恐怖的一幕。

「天道,你該值得慶幸,此鞭煉製而成之時,天地變色,雷霆閃爍,至今從未用過,因為無人能夠承受,而如今你便是第一人。」林凡直視天道,緩緩的說道。

「你……想幹什麼?」天道驚恐的看著林凡。

他自從孕育而生之後,從未遇到過如此陰險之人,哪怕是至尊那個傢伙,也只是一招劈開玄黃界而已。

這傢伙根本就是一個惡魔,一個折磨人的惡魔啊。

自己堂堂天道,怎能受到如此的屈辱。

「不……我乃是天道,你這般是要受到天譴的。」天道嘶聲怒吼,言出法隨,剎那之間,虛空之中,頓時轟鳴一聲,其中雷霆閃爍,彷彿是要將整個虛空給炸開了一般。

虛空之中的狂暴之力,越來越猛烈,那一道道紫色雷霆,彷彿是要滅世一般。

「不得了啊,原來你喜歡這個道道……。」林凡看著虛空中的紫色雷霆,也是一臉驚愕。

果然不管是不是人,在那內心的深處,都有一顆狂野的心。

天道如今是砧板上的魚肉,不管怎麼反抗也不可能掙扎開了。

可如今卻主動的召喚出天譴,顯然是想加點料了。

不錯,不錯,雖說有些不忍直視,但既然是天道的期望,也不能不給這個面子了。

「轟……。」

一道紫色雷霆,猛的從天而降,那虛空都被這一道雷霆,給震的晃動起來。

天道看著這一幕,心中也是絕望了,這麼做,只是希望給自己尋找一個安慰,至於是否能夠將對方劈死,他也沒有抱多大的希望。

林凡手腕一抖,長鞭一甩,將那雷霆之力纏繞住。

「天道,既然你喜歡這樣,那麼小爺今天就成全你了。」

「火力全開。」

「調教之道,勇往無前。」

「第一式,調教之鞭。」

……。

「砰……。」

長鞭如同雷蛇一般,雷霆之力遊走在長鞭之上,隨著林凡第一鞭的爆發,一道破空之音猛的響徹了整個天地。

這一鞭厚實的抽在了天道的身上。

「啊……。」

天道原本已經準備慘叫一聲,來發泄身體上的疼痛,可是剎那之間,天道一愣,發現事情並不是自己所想的那般啊。

這一鞭竟然不是那麼疼,甚至有種酥酥麻麻的感覺。

一股怪異的感覺,充斥著全身,甚至這其中還有一種羞恥感。

「恩……。」林凡一看天道此刻的模樣,也是微微一愣,這情況倒是沒怎麼出現過啊。

天道這傢伙好像沒有惱羞成怒啊。

莫非這傢伙本質上就有種受虐的傾向不成?

「看來,得來點更加狂暴的才行。」林凡沉默了一會後,隨後瞬間動了起來,長鞭飛舞,靈蛇舞動。

「啪……。」

衣衫崩裂,赤身暴露。

「放肆……。」天道正在回味著先前的感覺,可是剎那之間,全身一涼,頓時面色大變。

自己乃是天道,怎麼能受到這種羞辱。

林凡此刻也是鬆了一口氣,終於恢復正常了,要是不惱羞成怒,小爺這調教怎麼進行的下去啊。

「天道,好好的承受吧。」

「啪啪啪……。」

「混賬……。」

……。

這一刻,天地一片安靜,只有那一鞭鞭的聲音響徹在天地之間。

南無聖帝此刻全力日著大地,整個大地都在南無聖帝那強大的力量之下,崩裂而開。

如今這種感覺無法忍受,彷彿不由自主一般,想要拒絕,但是身體卻無法控制。

看到那被綁在那裡的天道,遭受如此的折磨的時候,南無聖帝的內心也是猛的顫抖了起來。

這世間怎麼可能存在這種人啊。

天後此刻癱坐在那裡,嚇的面色蒼白。

如果那傢伙,等會也向對待天道那般的對待自己,那該怎麼辦。

這一刻,天後害怕了,彷彿自己即將要面臨世間最為恐怖的一幕。

……。

「天道,如何……。」林凡一鞭甩出,在虛空之中盪起兩朵鞭花,隨後直視天道。

這調教技能的威力,妙用無窮,同時還有最為強大的一招,還沒有使用。

這調教的程度也得看個人自身。

以天道這種存在,意志不是一般的強大,所以這調教的難度恐怕更大一點啊。

「本天道是不會放過你的……。」天道怒聲嘶吼著,但是內心卻微微的起了一絲波瀾,彷彿那長鞭抽打自己的身軀上時,竟然有種淡淡的羞恥感,而這種羞恥感,卻讓天道感到了一絲興奮。

「看來,還不夠,那麼就別怪小爺了。」這一刻,林凡深吸一口氣,手腕一抖,長鞭纏繞在手臂之上。

「終極奧義,花式凌空鞭策。」

剎那之間,林凡動了,那長鞭漫天飛舞,對著天道身軀各個部位,猛的抽去。

這一刻,天地變色,狂風大起,那雷霆之力,從天而降,灌入到長鞭之中。

「啊……。」天道嘶吼著,他發現這股羞恥感越來越強大,彷彿是要佔據了他的內心一般,

這種情況,怎麼能夠讓其出現。

這是對自己的一種羞辱。

「不……。」

天道怒吼著,鎮壓著心中那如同浪潮一般洶湧而來的羞恥感。

「我去,小爺今天就不信這個邪了。」林凡看著天道此刻竟然還能忍住,也是徹底的不服了。

調教奧義,凌空花式鞭策,莫非都不能將天道給制服不成?

「啪啪……。」

這一刻,天地之間一片靜,那狂暴的一幕,永久的印入了南無聖帝與天後的內心深處。

他們已經徹底的傻了,尤其是天後更是顫抖的厲害。

「叮,恭喜調教天道,調教最終技能開啟,一鞭甩出,縱橫四海。」

「叮,系統自主演示一番,請宿主用心學習,不要眨眼睛。」

「我去……真假的。」林凡此刻一愣,有些不敢置信,他沒想到竟然激活了最強的一招,而且聽著名字,就感覺有些吊啊。

PS:事情來的太多,有些承受不住了。還有一章寫完,我得出去了。(未完待續。) 「一鞭甩出,縱橫四海。」

這八個字,輕悄悄的從林凡的嘴中說了出來,這不由的讓林凡想到了一句話,雖說粗俗了一點,但是這其中所表達的意思也是一樣吧。

此刻林凡停下了手中的動作。

一直在那掙扎慘叫的天道,也是一愣,彷彿是有些不習慣一般,木訥的看著林凡,不明白對方為什麼突然停了下來。

莫非是畏懼了本天道不成?發現自己如今所做的一切都是天地不容不成?

想到這,天道的內心彷彿失去了什麼寶貴的東西一般。

那是一種道不明的感覺啊……。

「你……。」天道此刻剛想開口,可剎那之間,面色一變,因為他發現,林凡的氣息突然的變了。

一道征服一切的氣息突然從林凡的身上猛的爆發出來。

在這股氣息之下,整個虛空都彷彿灰暗了一般,沒有了一絲的光點。

「這是在幹什麼?」天道目不轉睛的看著林凡,內心之中猛的一顫,這股氣息讓天道感到畏懼。

彷彿站在他面前的不是人,而是一個擎天巨人。

原本閉著的雙眸突然開闔,一道精光閃爍天地,彷彿穿越了種種一切。

「道,這是道……。」這一刻天道突然愣住了,一臉的不敢置信,顯然是不相信這一切。

這方世界孕育了他,他便是這方世界唯一的道。

一個活著的道。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