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要不是覺察出顧安南的用意,她也不會特地飛過來。

2020 年 10 月 29 日

黑契很快就回來了,「司太太,如你所料,那位顧小姐就住在……司先生的隔壁,而且……兩個房間之中就隔著一堵牆。」

顧錦手指緊了緊,就算知道司厲霆不太可能會劈腿,但一想到有一隻財狼虎豹虎視眈眈的盯著他,顧錦心裡還是不舒服。

黑契著重介紹這堵牆,很顯然這堵牆不會太高。

她咬牙切齒道:「人能翻過去?」

「是的,如果想翻的話就能。」

「顧安南的身份你查出來沒有?」

「暫時還沒有,通過太太你給出的消息,我查到此次顧安南是代表新加坡的一個公司出場,那個公司我已經讓人接著去查了,相信很快就有答案。」

之前顧安南在暗中顧錦找不到任何頭緒,現在她現身那就未必了。

只要人活在這個世上就會有痕迹。

顧錦不動聲色的查著,絕對不會冒然動手。

「好。」

「那個……太太你如果不放心的話要不要換個房間,司先生隔壁的房間空著,如果你需要的話我可以幫你換。」

「不用,要是隔得太近會打草驚蛇,在還沒有足夠的把握之前我不能出手。」

「那太太我就繼續打探消息了。」

「去吧。」

空寂的房間中,顧錦身穿和服喝著清茶盤腿而坐,一陣風吹來,庭院中的竹葉颯颯作響。

陽光穿過竹葉灑落在院中,六月的天氣本就是微風和煦,最好的時節。

這樣的美景會帶給人好心情,但是顧錦卻絲毫都感覺不到愉悅,而是滿心煎熬著。

深愛的人就在同一個酒店,她卻暫時不能出去相見,想著顧安南時時刻刻都在打司厲霆的主意,她有些坐立不安。

顧錦嘆了口氣,這次過來她不是來作孽的么,還好有黑契在,如果真的出什麼事情她也能清楚。

此刻在房間中的司厲霆也沒有做其它事,隨手拿過酒店的寫字板隨意在上面寫寫畫畫。

畫面中一個漂亮的女人抱著可愛的孩子,他嘴角牽起一抹淡淡的微笑。

即便是和母子分開,他也要用這樣的方式和她們在一起。

過幾天回去錦諾會不會又長大一些了?孩子每天都長得很快,每隔幾天就會發生一點變化。

司厲霆耐心的記錄他的成長變化,等待著將來他長大后給他看,他的媽咪有多愛他。

畫得正開心門鈴響起,司厲霆放下筆起身開門。

門外站著身穿制服的顧安南,「哈嘍,先生你的午餐。」

司厲霆挑眉,「不請自來,很好。」

顧安南笑容燦爛,「司大總裁,愛妻不在身邊,不如我們天雷和地火勾動一下?」

司厲霆一把拽起她的手,敲響了她旁邊的門。

「喂,你要帶我去哪?去你房間就好了。」唐茗一開門就被人塞了一個女人進來,司厲霆清冷的聲音傳來:「給我馴老實了問點話出來。」 丹尼爾俯身彎腰,他輕輕擦去了她眼角的淚水。

「小姐,為什麼一定要非他不可呢?這世上有很多優秀的男人,他並不是唯一的。」

「從小到大,我想要什麼只要我開口就能得到,唯獨他不能。」

「人和東西不同,他有自己的思想,況且他也不是未婚,他有妻子和孩子,小姐放手吧……」

丹尼爾心疼的看著這個哭成淚人的女人,她像個孩子一樣無助。

「不要,我不會放手,我一定要他成為我的!」

面對已經走火入魔,且有著強大佔有慾的女人,丹尼爾很無奈。

安靜的去了浴室給她放好了熱水,也許泡個熱水澡可以讓她的心情緩和下來。

然而當他看到她雙腿間留下來的液體,丹尼爾瞳孔放大。

「這個混蛋什麼措施都沒有做?小姐,你要放縱自己我管不著也沒有立場,但是你清醒一點,難不成你還想要給他懷個孩子?」

這種只顧自己愉悅的男人簡直就是人渣,丹尼爾氣壞了,他小心翼翼呵護的小姐,在卡特手中就是一件工具!

「丹尼爾,你說我要是懷孕,生出的孩子是不是也是藍色眼睛?」

「小姐,你瘋了,要是被先生知道你會被打死的!」

「是啊,我瘋了,哪怕是以這樣的方式,我也想要和他拉近一點距離。

這樣的話我的孩子也是史密斯家族的人了,骨子裡流著和他一樣的血脈。」

丹尼爾無法苟同她這樣極端的思想,為了那個男人她已經徹底放棄了自己。

哪怕她是個女人,最注意的就是身體,她居然要為了一個不愛她的男人懷孕,只是為了接近她愛的那個人。

好極端瘋狂的思想,自己絕對不能讓她這樣墮落下去。

將她丟進了浴缸,丹尼爾果斷轉身離開。

本就被扒得只剩下一條裙子的愛麗絲被浴水打濕,她看著這具身體,腦子裡想的仍舊是那個人。

似乎為了他,她已經徹底瘋魔成狂。

此刻另外一個房間里的卡特,他的桌子上擺放了一堆資料。

資料上幾乎全是司厲霆和顧錦,點燃一支煙,隨手拿起一張顧錦的照片。

她是典型的東方女人,如果說愛麗絲是艷麗的牡丹,那麼她就是一朵純凈的白玫瑰。

亭亭玉立,散發著淺淺的幽香。

從外貌來說,她的五官長得十分精緻,身材也是凹凸有致。

在卡特看來,不管是顧錦也好,還是愛麗絲也好,都各有千秋。

那麼這個女人究竟有著什麼魔力,可以讓那個聰明絕頂的男人看都不看其她女人一眼。

畫面中顧錦淺淺一笑,猶如陽光般明媚。

卡特點燃一支煙靠在床上,平板裡面放的就是顧錦之前參演的那部電影片段。

因為飾演的是古裝劇,十足的古香古色韻味。

卡特從小生活在西方國家,對於中國的風格也和很多外國人一樣覺得神秘。

畫面中的女人一襲簡單的白色長裙拖地,墨染的長發垂落於腰間。

赤著腳一步步朝著那個男人走去,鏡頭給了她一個特寫,精緻的五官就算是在高清顯示鏡片下也顯得那麼完美。

靈動的女人比起照片上的更加吸引人,卡特不知不覺看完了整部電影的精彩剪輯片段。

女人或高冷、或柔媚、或持槍立於馬上的傲然身姿躍然於腦海中。

卡特有些明白司厲霆為什麼會那麼喜歡她了,比起愛麗絲來說,她獲勝的不是長相,而是靈魂。

她有著一顆乾淨卻堅強的靈魂,不像是愛麗絲混混沌沌,連自己在做什麼都不知道。

卡特口中吞吐出煙霧,嘴角勾起一抹放肆的微笑。

「有點意思了。」

手中的煙頭點燃照片,看著照片一點點被灼燒,那張有著溫柔笑容的臉蛋徹底消失在他的眼前。

他突然有了一個想法,比起拿司厲霆的兒子來要挾他,換成他的女人應該更有趣吧。

「Steven,你搶了我最重要的東西,那麼我也要讓你知道失去心愛的女人是什麼感受!」

先前電影里有顧錦和皇上的床戲,雖然只有幾個鏡頭,但那羞澀嫵媚的小臉已經深深印刻在卡特的腦海中。

如果是這樣一個女人躺在他的身子下面,一定會很美妙的!

原始部落大冒險 不知道她的滋味是不是比愛麗絲更好?

要是被司厲霆知道他捧在手心裡的寶貝被人染指,那他臉上的表情會是什麼樣呢?

想到這裡卡特就有些忍受不住,之前才平息的慾火再次被顧錦點燃。

橫衝直撞到了愛麗絲的房間,在浴缸中的愛麗絲正好是他消火的對象。

「你又來幹什麼!」在清醒狀態下的愛麗絲其實並不喜歡卡特,別說是喜歡,甚至是厭惡。

她的眼神中帶著明顯的排斥,然而卡特卻毫不在意。

「寶貝,要怪就怪你太迷人了,讓我流連忘返。」

他脫下浴袍,直接邁進浴缸中,愛麗絲冷聲道:「出去。」

「喲,現在想裝什麼貞潔烈女了?」

那樣侮辱性的言語,以及他眼中的輕蔑,從頭到尾他都沒有把她當成一個正常的女人,而是一件玩物,狠狠踩碎她的尊嚴。

「你滾開,你已經要過一次,也是該消停了。」

「消停?寶貝怕是還沒有被滿足吧。」

愛麗絲就要起身,她真的不喜歡這個如同蛇一樣陰沉的男人。

可是……

身體被人拉扯回來,他手指捏住她的下巴,藍色雙瞳換了一種深情的眼神。

「寶貝,你不是喜歡那個叫史密斯的男人?我也是史密斯,你把我當成他就可以了,像之前那樣。」

「不……你不是他。」

「對,我不是他,但我會讓你舒服,像這樣……」

男人壞笑著觸碰她身體,經過幾次的適應,他已經對她這具身體了如指掌。

「瞧,你有感覺了,別壓抑自己,把我當成他就好,我是史密斯,你最愛的史密斯。」

愛麗絲彷彿受到蠱惑一般,面前那張臉自動替換成了另外一張臉。

「史密斯,是你……」

「對,寶貝,是我,讓我好好愛你。」

她情不自禁的摟著他的脖子,將紅唇湊到了他的嘴邊,「愛我,用力的愛我。」

「好的,我的寶貝。」

一聲邪笑擾亂了一池平靜的水。

當丹尼爾拿著剛買回來的事後葯準備給愛麗絲服下,卻聽到從浴室之中傳來的火熱聲音。

「小姐!」他手背青筋暴露,狠狠一捏,手中的杯子竟然被他活生生捏碎。

總裁大大小小妻 鋒利的碎片劃破他的掌心,鮮紅的血液一滴滴落在地毯上,而他卻彷彿感覺不到一點疼痛。

他的小姐,怎麼如此墮落!

當裡面的聲音停止,男人裹著浴袍出來,臉上是饜足的表情。

「你家小姐味道不錯。」卡特怎麼看不出他的心思,不過區區一條狗也敢妄想主人?

丹尼爾怒極,他很想用手中的碎片割破卡特的脖頸,這個人渣!

他明明知道愛麗絲喜歡的是司厲霆,卻要利用這一張和他酷似的臉,讓愛麗絲拒絕不了。

一次次將她拉入罪惡的深淵。

然而這一切都是愛麗絲自願,怪不得別人,丹尼爾也只能強忍著怒氣。

「你愛我家小姐嗎?」

「愛?哈哈……」卡特像是聽到一個笑話般冷笑,「我怎麼會愛她那樣放蕩不堪的蠢女人。

你知道嗎?剛剛上她的時候我腦子裡想的可是另外一個女人。

對了,我知道你很喜歡她,趁著這會兒她累了,你也可以進去弄……」「啪」的一聲,丹尼爾將卡特打倒在地,「住口,你這個人渣!」 房間中的顧錦一直都心不在焉,哪怕她知道自己什麼也做不了,只能安靜呆在這裡等待消息。

黑契終於出現,她收斂好臉上的表情。

「太太,有新的進展。」

「說。」顧錦用喝茶來掩飾自己臉上的慌張。

「就在不久前顧安南穿著女僕套裝敲開了司先生的房門,好像是想……」

顧錦緊緊捏著茶杯,咬牙切齒道:「繼續。」

「太太請放心,她沒有得逞,被司先生推到了唐茗的房間。」

這個消息讓顧錦有些意外,「茗哥哥?」

「是的,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唐先生喜歡那位顧小姐,總之司先生將她給塞到了唐茗的房間。」

「那他呢?」

「塞完就回房休息了。」黑契認真的回答。

顧錦這才鬆了一口氣,「繼續監視,要是有任何異動都必須告訴我。」

「是。」

司厲霆也讓人去調查了顧安南的底細,現在還沒有得到線索。

既然顧安南在他身邊,他還能稍微放鬆一點,這樣的話顧錦就會暫時安全。

明明不久前才給顧錦打了電話,仍舊解不了相思情,蘇蘇這會兒在做什麼呢?

司厲霆躺在床上迷迷糊糊睡了一覺,等他再醒來的時候床邊趴了一個人。

那人正襯著腦袋看著他,一雙大眼睛眨巴的看著他。

「你……怎麼進來的!」司厲霆氣得青筋暴露。

顧安南指了指牆,「從那翻進來的。」

「唐茗呢?」司厲霆皺了皺眉,他特地將這個女人丟給了唐茗,唐茗怎麼又把她放走了。

「在房間里。」顧安南臉上的表情有些狡黠之色,司厲霆隱約心裡有些不妙。

「你究竟想要怎樣?」

「我不是早就說過了,我想要嘗嘗你的味道。」一個女人說著這樣的話也好不害羞。

「抱歉,我對除了蘇蘇之外的女人硬不起來。」

「是嘛,你不試試怎麼知道硬不起來?要不我給你揉揉?」顧安南說著就要上手。

「滾!」

司厲霆直接將這妖孽連拖帶拉踹出了房間,看來他這幾天都不能好好休息了。

唐茗的房間沒有人開門,司厲霆心道不好,那女人不會膽子這麼大殺了唐茗吧?

上一次就因為唐茗救了顧錦,她還特地去醫院想要教訓他。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