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要不是有聖物護體,只怕這一下就能要了他的小命!

2021 年 1 月 9 日

「大王威武!大王無敵!」

小妖們一起歡呼,簇擁著志得意滿的假鰱大王。

出來見人,他總算把那碩大的鰱魚頭給收了起來,化身成為一個白白胖胖的小夥子,身穿鎖子亮銀甲,單手握一丈來長,碗口粗的方天畫戟,保持著挑飛屈天恆的姿勢,倒是顯得威風凜凜。

「修……修者……」

屈天恆只覺得一股沛然大力湧來,他根本沒有反抗的餘地,等到被甩出幾十米遠之後,才反應過來這力量屬於什麼級別。

頓時一股寒意從心頭涌了上來。

該死!

什麼時候,這種地方居然出了一個修者級別的妖怪?

這可如何是好?

他心亂如麻,後悔不該出戰。

——他的計劃已經按部就班的進行,何必要來淌這一趟摸不清底細的渾水,就算要上,至少讓李淳去探探底啊!

那倒霉的就是那傢伙而不是自己了!

都怪自己搶功心切!

太子儀仗隊伍,當然擋不住修者,但他也不擔心這妖怪能真的擄掠了太子去,若是情況危急,那隱藏在暗處的暗衛肯定會出手。

只是自己這個牛逼的形象,倒是被破壞了很難重建。

「大王,那小子還沒死!」

——正想趁著黑暗偷偷遁出戰場的屈天恆恨死了這句話。

獒犬大將眼睛亮鼻子靈,是最好的斥候,看到屈天恆被甩了出去之後,並未死去,反而是愣了一下就偷偷往回退,自然要大聲叫破。

「哦,這傢伙能接住我一戟還不死,算的上是條好漢了!」

假鰱大王哈哈大笑,一副豪邁的模樣。


屈天恆繼續向後退,期望這位妖怪發出「那就饒他一條姓命便是」的話。

可惜……事與願違。

「那我就賜他一個榮譽的死亡吧!」

假鰱大王大笑聲中,身化流光,竟是以不可思議的速度疾馳向前,一瞬間就竄到了屈天恆的面前!

然後,方天畫戟橫掃而出!

這一次,一定會把這傢伙斬為兩截!

「混賬!」

屈天恆目眥盡裂,泣不成聲。

想不到自己自負智謀,算計萬千,好不容易得了教中高位,連聖物都弄到了手,眼看就要一飛衝天,卻偏偏陰溝裡翻船,倒在終點線之前,死在這個連名字都不知道的妖怪手裡!

——要是被砍成兩段,就算是聖物也救不了自己啊!

他心中哀嚎不絕!

當!

就在屈天恆閉目待死之際,卻聽到一聲巨大的震蕩聲在耳畔想起,預計中腰際巨大的痛楚並沒有出現,只是微微有點發涼。

他睜開眼睛,瞧見了李淳的笑臉。

「屈先生,不必害怕,有我在此,可以擋住這個妖怪。」

李淳的口氣很輕鬆。

他手中的莫毒劍,正點在那巨大的方天畫戟的戟尖之上,看上去大小非常不均衡,由於受到巨大的壓力,莫毒劍呈現一種弧形,顫巍巍的在星光下散發冷光。

但這脆弱的劍身,卻是抵擋住了那暴力的一戟!

假鰱大王面色微變,而李淳卻是笑嘻嘻的。

「你……你……」

屈天恆咬牙切齒,他怎麼也想不到被李淳救了姓命。

「他可是修者!」(未完待續。) 很多人認為,修者,是與凡人截然不同的一種生命形式。

修者會飛,修者的力量超過凡人十倍百倍,修者擁有更長的壽命。

在凡人與修者之間,有著一條巨大的鴻溝。

凡是跨過這條鴻溝,踏入修者境界的人,一般已經不必太在意世俗的皇權,官府也會對他們客客氣氣的。

在神祗歸天,仙人不現世的這個時代。

修者,就是最強者。

李淳的強,屈天恆已經領教過了,在他斬殺飛翼龍魔的時候,他也在旁默默觀察——如果沒有聖物和神術的加持,他拍馬都趕不上李淳。

但是他絕不是修者的對手。

他來挑戰這個妖怪,絕對是自取其辱!

——讓屈天恆不明白的是,為什麼李淳會挺身而出。

救他這件事倒也罷了,畢竟李淳不知道他真正的身份,但以李淳這個人以前表現出來的機智和市儈,怎麼會在這種情況下去挑戰那妖怪?

明明知道打不過的不是嗎?

他肯定也能猜到太子儀仗有暗衛的保護,之前又沒有像自己一樣傻逼地喊出來,他只需要躲在暗處,等到暗衛出來收拾殘局,看那修者妖怪敗退之後再出來表示自己在修鍊無暇趕來,不就可以不丟這個臉了么?

難道他是看自己丟臉,覺得不忍心所以來作陪?

屈天恆徹底迷糊了。

李淳卻很清醒。

他確實沒有第一時間趕來,在突破十級劍客以後,他除了給太子傳了個信,就是在休息,同時研究劍種的奧妙。

在外面喧嘩聲起的時候,他並沒有急於出手,而是耐心的觀察了一小會兒。

——這就看見屈天恆被甩飛的那一幕。

不用再多加解釋,他就可以非常地肯定,對方一定是修者。

只有修者,才有如此的霸氣。

——本來李淳以為自己會害怕。

但是沒有。

反而,血液之中,彷彿有什麼東西在沸騰。

這個修者……並不太強。

他是……剛剛踏入修者境界的妖怪嗎?

他的力量……也似乎並不太純!

我……與他一戰,並不是沒有機會!

李淳眼睛發亮,握緊了劍柄,毫不猶豫地往前飛騰而出,在間不容髮之際,救下了屈天恆。

他——並不認為自己會輸!

「哦?」

假鰱大王發出了一聲驚嘆,他仔細地瞧著自己的方天畫戟,又看了看李淳的劍,臉上露出一種不敢置信的表情。

「你……就用劍,擋住了我的方天畫戟?這世上最強大的武器?」

他有點不大相信。


李淳微微一笑,伸手一抖,把屈天恆甩了回去。

屈天恆瞪大了眼睛,覺得這樣很沒面子,但實在鼓不起勇氣再次跑到李淳身邊去面對那修者妖怪,只好咬牙切齒,退在一邊。

「我是一個劍客。」

李淳認真地回答假鰱大王,「對於劍客來說,劍才是最強的武器。」

「劍?」

假鰱大王再次瞧了瞧李淳的劍,搖頭不止。

「太細了,太輕了。」

他驕傲地一舉手中的方天畫戟,「我的方天畫戟,重三百六十五斤,是用鑌鐵所制,強橫無匹,以前世上最強的將軍,就用這個武器。」

李淳笑了笑,也舉起了莫毒劍。

「我這柄劍,只有兩斤四兩,是一位城主的收藏,在到我手中之前,大約從來沒有用於實戰。」

「但是……」

他臉上毫無懼色,「高手用劍,舉重若輕,舉輕若重,就憑我的劍,完全可以抵擋你的畫戟。」

太子走出營門,與小侯一起並肩站著,瞧向站在空地中間侃侃而談的一人一妖,不由有點摸不著頭腦。

「他……是在跟那個妖怪聊天么?」

他們其實都看見了屈天恆,不過這種時候,為了避免尷尬,只好裝作沒有看到。太子咳嗽了一聲,問小侯。

小侯也有點迷惘,「看上去是的,也許,李公子是緩兵之計?」

那妖怪是修者,這一點,屈天恆已經證實了。

太子和小侯從妖怪身上的氣勢,也能看得出來。

李淳面對一個修者妖怪,能夠氣勢絲毫不落下風,小侯已經非常佩服——他自認如果自己站在李淳的位置,只怕已經嚇尿了。

但他肯定還是不相信李淳有獲勝的希望,「等暗衛出手,就可以解決這個妖怪了。」

「不急。」

太子搖了搖手,「李淳也不見得就會輸啊,你對他沒有信心么?」

「信心?」

小侯傻了眼,「太子,對方可是一位修者妖怪!」

他差點說你的酒還沒醒吧?

「李淳也是十級劍客了啊……」

太子卻不肯認輸,「如果是九級劍客,那李淳面對修者,必敗無疑,可是在一刻鐘之前,他剛剛突破了十級劍客……」

「也就是說,他現在跟修者,有了一個一樣的起步。」

劍種!

修者能夠碾壓凡人,大底都是因為體內有了這東西——當然道士修者應該叫道心,而神侍應該叫神胎,妖怪……則是妖丹。

不管怎麼稱呼,也不管力量來源有什麼區別,這東西的本質是一樣的。

就是可以慢慢地淬鍊改變身體,讓你變得跟凡人不太一樣。

李淳要是沒有劍種,不可能是妖怪修者的對手。

但有了,也就意味著他有了一戰的本錢。

除了身體尚未改造好之外,十級劍客與十一級修者相比,並不差什麼其他的東西。

太子心中,不知為何對李淳頗為有信心。

「哈哈哈哈哈!」

假鰱大王仰天大笑,彷彿是聽到了什麼最好笑的笑話一般。

「劍客,那算是什麼東西?」

「我很快就會教會你什麼叫做實力,你也就不會再用這種討厭的目光看著我了!」


「凡人,要懂得敬畏!」

假鰱大王咆哮著,狠狠地一戟掃了過來,仍然是像剛剛要毀滅屈天恆的招式一樣,只是更猛,更強!

「吃我一戟!」

這一戟,已經超越了凡人力量的巔峰,那個什麼劍客,根本不可能擋得住!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