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裙飛坐在正中央主人的位置上,白袍和炎五坐在他的兩邊,而蕭尋等人則是坐在了這個大廳的一個偏僻的位置之上。此時大廳之中聯盟的那些人都議論紛紛,明顯在討論幾天把他們都叫道這裡來究竟是因為什麼事情。

2021 年 1 月 5 日

「好了,大家安靜一下。今天我們之所以把大家都叫過來的目的是來跟大家商討關於嘉山城寶藏的這件事兒。」白袍微微一笑,然後說道。

聽到了白袍的話,四周那凌亂的議論聲立刻消失不見了,換成的是沉靜,彷彿一根針掉落在地上都能夠震到耳朵的沉靜。

「白袍副團長,您不會是要告訴我們,嘉山城之中其實根本就沒有寶藏吧。」一個身穿白袍,四方大臉的男人說道。

白袍認識這個人,他叫做魯賓,是界內一個十分著名的散修,有著上位天神巔峰的境界,而且這個人有著一些十分特殊的能力,所以在某一些事情之上,比同時上位天神的強者要強上很多,所以沒有任何人敢小看魯賓,都把他和神王境界的強者放到一點上恭敬著。

聽到了魯賓的話,白袍微微一笑,然說道;「其實魯賓大哥說的也對,這嘉山城之中確實沒有寶藏,不過這嘉山城之中卻有連通寶藏的入口。」

聽到白袍的話,那些人都是露出了一臉詫然之色,很明顯,如果天火傭兵團知道了這裡真的有寶藏,那一定會直接去奪取寶藏的,為什麼還要告訴他們呢?把這些事情告訴了他們,這天火傭兵團又有什麼好處呢?很明顯,天火傭兵團應該什麼好處都沒有,難道這是一個陷阱。

那些人都互相看了一眼,然後沉默了下來。

一個神話背著寶劍的男人向前走了一步:「孔家,孔千秋見過白袍副團長。」

「孔家千秋神王大名白袍小子早就聽過,不知道千秋神王有何指教?」白袍站起來微微保全,然後說道。

「白袍副團長客氣了。據我所知,這嘉山城之中確實是有一物,可是此物當年那位前輩曾經說過,他的傳人不到,不可打開,不知道,白袍副團長想要說的入口可是深淵。」孔千秋微微一笑,然後說道。看他的臉上充滿了自信。

白袍瞪大了眼睛,他沒有想到,這孔家的人竟然也知道這件事情,看來這件事情並不是那件事兒。也不是那麼簡單的。

「千秋神王說的沒錯,這裡確實有著深淵的入口,不知道您說的那位前輩是誰。而他的傳承者又是誰。」白袍十分恭敬的說道。

孔千秋點了點頭,然後長嘆了一口氣說道:「那就應該沒錯了,我那個朋友曾經說過,只要深淵入口打開,那神界一定會大亂的。」

蕭尋一愣,然後驚訝的過了好久才說道:「千秋神王,我是蕭尋。現在赫爾瑞城的城主。不知道您說的那位前輩可是當年的原點神尊。」

孔千秋抬起頭,他滿含深意的看了蕭尋一眼,然後搖了搖頭說道:「不,不是的,我的那個朋友人稱神界的第一煉器大師,他叫做多寶身亡。」

蕭尋點了點頭,然後退回了原來的位置。而聽到蕭尋提起原點神尊,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蕭尋一眼。蕭尋這個解除了周家詛咒的人早就被那些大勢力注意了,這個時候出現,那些人也並沒有多說什麼。

過了好一會兒,白袍和裙飛他們幾個商談清楚了事情之後,白袍站了起來說道:「既然千秋神王說了這件事情,大家也應該對這件事情有了一個了解了。如今嘉山城城外和城內的人為的目的是什麼,我們都很清楚,那就是所謂的嘉山城寶藏。這件事兒我們昨天遇到了北原家族前來談判的朋友,這些朋友告訴我們,這嘉山城之中確實是有一個寶藏,但是這寶藏被藏在了深淵界,只有進入深淵界,才能夠得到寶藏,而打開深淵界的大門,就要把深淵界的那些生物放進來,我想大家應該都明白這代表什麼把。」

聽到了白袍的話,那些人都點了點頭,尤其是那些活的時間很長的強者,他們的臉色都變得難看了起來。雖然說,神界和深淵界同屬於至高位面,但是總體實力比起來,深淵界要比神界高上一層。

「不知道白袍團長吧這件事兒告訴界外的那些人了沒有。」一個界內的強者問道。

白袍搖了搖頭,然後說道;「這件事兒我們剛剛知道,還沒有告訴任何人,當然,以後都會通知他們的,畢竟,這件事兒是大事兒,其實你們都被那拉瑞爾那個混蛋騙了,他就是想用你們的死亡來製造一些血魂鬼兵,然後再打開深淵界,讓深淵生物進入到神界來,讓神界成為另外一個深淵界。」

聽到了白袍的話,那些人都是打了一個寒顫,更是有火氣大的人直接站了起來:「那拉瑞爾這個混蛋,他難道不是神界之人嗎?」

「這位兄弟說的沒錯,這那拉瑞爾其實就是深淵界來的人,整個東明一族都是深淵界的人,只是東冥一族的人現在已經有很多人都不願意回到深淵去了。但是也有有野心的人,他想要佔領神界。」炎五長嘆了一口氣說道。

「我們神界的人可不是那麼好欺負的,炎五團長,白袍副團長,我們也都算是老朋友了,你們說說,我們應該怎麼辦把。」一個海族的強者站了起來說道。

「哈哈,戰豹一族的強者果然都夠爽快,那我就說了,這深淵內的寶藏確實很不錯,所以我們決定要先除掉那拉瑞爾,然後打開深淵界面的通道,我們神界的人不比他們深淵界的弱,跟他們大戰一場也未嘗不可,據我所知,深淵也有很多我們神界沒有的資源,何況,深淵之中還有我們需要的寶藏。既然他們窺視我們神界,那我們就要佔領他們深淵界。這叫以牙還牙。大家覺得我說的怎麼樣。」白袍微微一笑,然後說道。 ?(女生文學)「好一個以血還血,以牙還牙,這件事兒我們支持,不就是去滅了他們深淵界的那些死亡生物嗎?我們不僅要滅了他們的深淵界的那些生物,還要讓我們的死靈巫師和黑暗強者把他們的那些亡靈全部都奴役起來。」一個身體被黑袍籠罩的強者陰仄仄的說道。

蕭尋深吸了一口冷氣,他沒有想到,原來不管是界內還是界外,這群人都是一群很人啊。對待殺人,他們都是絲毫沒有手軟的概念在。

「那好,既然大家都同意,那我現在就宣布,大家回去準備,幾天晚上我們就對東冥島上的那拉瑞爾動手。」裙飛站起來微笑著說道。

看著那些人都離開了議事大廳,蕭尋帶著幽冥領主又回到了議事大廳之中。然後笑著說道:「白袍副團長這計謀真的不錯,要說那北原紅日,也能夠說算一個人物。如果他不是東冥一族的人的話。」

「那你們也不能夠成為朋友。北原紅日是一個唯利是圖的人,只要有利益,他就會伸手。如果不是因為那拉瑞爾涉及到了他的利益,他也不會來找我們合作,你真的認為他很不想回到深淵界,不願意深淵界的人攻擊到神界來,那都是笑話罷了。他不過是在找借口。反正殺死了那拉瑞爾,深淵界的大門依舊會打開。到時候他找那些深淵界的魔王合作就可以了。」白袍一擺手,然後微微一笑說道。

聽到了白袍的話,蕭尋點了點頭,然後長嘆了一口氣,他感覺,直接和白袍一比,根本就什麼都不是,對於那些神界之中勢力陰謀的事情,蕭尋要比白袍差的太多了。

而就在蕭尋呆在議事大廳的時候,一個身穿白袍身後長著兩個翅膀的男人來到了蕭尋所在的院落。

如今這白羽一族也算是東冥一族那邊的援軍,而白羽一族最大的特點就是身後的一對白色翅膀。這個身穿白袍,身後還有著白色翅膀的強者剛剛來到嘉山城的時候就被盯上了,而看到他並沒有要和誰動手的意思,而是來到了蕭尋宅院的外面,很多人都覺得有些奇怪。

「請問,這裡會死赫爾瑞城城主蕭尋煉藥師居住的地方嗎?白羽一族白凌求見。」白凌笑呵呵的看著銀魂,然後說道。

其實蕭尋最近幾天都和周長老住在一起,而周長老剛剛突破到神帝境界,正在適應新境界。這個時候,白羽一族的人竟然來求見蕭尋。周長老的眉頭微微皺了起來。

「告訴他,蕭尋城主不在。讓他晚上再來吧。」周長老出聲道。

「好,那我就去跟他說一聲。」銀魂點了點頭,便向外面走去,卻發現靈月神帝的那個寶貝徒弟正把白凌帶了進來。

靈月神帝一共三個徒弟,如今最小的徒弟雪嫣也成功的進入了上位天神巔峰的境界,差一步也能夠進入神王境界了,而另外兩個更是一個是神帝境界的強者,一共是神尊境界的強者。

神尊境界的強者跟隨靈月神帝去內界獸神山拜見獸靈族先知去了,只剩下了這個神帝境界的強者。當她聽說門前竟然有一個白羽一族的強者出現,便過去看了看。一看便發現是白凌來了。

白凌從小的時候是在內界長大的,而靈月神帝的這兩個徒弟當年也曾經和白凌一起生活過,所以彼此都很熟悉,當發現是白凌來了,靈月神帝的二徒弟紫嫣立刻把白凌帶了進來。

「紫嫣前輩,這位是您的朋友?」銀魂沖著紫嫣神鞠一躬,然後說道。

「嗯,我們認識幾千萬年了,這件事兒我處理就好了,你們都下去吧。」紫嫣一擺手,然後說道。

聽到了紫嫣的話,周長老和銀魂只好都下去了,雖然說著白凌是來找蕭尋的,但是紫嫣把他叫走了,帶著他找蕭尋應該比他們更容易的多。

蕭尋帶著幽冥領主回到了周家的宅院,剛剛進院門,便被銀魂拉到了一邊:「蕭尋,剛才來了一個白羽一族的人,被紫嫣前輩拉走了,他說是來找你的,而且看上去和紫嫣前輩很親近的樣子。應該是很熟悉,對了紫嫣前輩說,他們是幾千萬年的朋友了。」

「哦?紫嫣前輩真的是這麼說的,看來我們又來了一個得力的助手啊。」蕭尋微微一笑,然後說道。

「這件事兒是真的?」那些來支援東明一族的強者都瞪大眼睛看著北原紅日。

按照道理說,他們實在不明白為什麼北原紅日背著松本直樹還有他們北原家族中的北原妖嬰等人把他們單獨叫出來。可是當北原紅日把那拉瑞爾的目的說了之後,又說了關於深淵的事情之後,那些人都愣住了。

其實知道東冥一族來自深淵的人有很多,但是東冥一族這麼多年在東冥群島發展的還不錯,而且符合很多人的利益,所以並沒有人對他們有打壓一類的事情。

而且對於神界來說,來自外界的並不只有深淵的東明一族,比如白羽一族,他們就來自於光明神界,哪裡雖然也被稱為神界,但是哪裡都是白羽一族一樣的羽族人。不過現在的白羽一族的人都已經把他們當成了神界的人了,所以根本就沒有人敢指著白羽一族的人說,你們都是異族。這跟東冥一族的人現在的狀況一模一樣。

過了好久,一個巨人族的長老站了起來說道:「北原族長,其實我們更關心那嘉山城之中的秘密。哪裡真的有那件寶貝嗎?如果沒有那件寶貝的話,嘿嘿。」

北原紅日站了起來,然後說道:「我最喜歡的就是力巴先生的這一點,乾脆。我可以以我的心魔發誓,只要各位和內界聯盟的人弄死了那拉瑞爾那個傢伙,我就把這深淵內寶藏的位置告訴你們。」

聽到了北原紅日的發誓,那些人都是眼睛一亮,然後哈哈大笑了起來說道:「好,既然北原組長這麼說,那我們就同意了。」

蕭尋來到紫嫣院落的時候,紫嫣正和白凌在聊著他們以前發生過的事情,看到蕭尋在外面走了進來。紫嫣和白凌都站了起來。

「白凌大哥,我給你介紹一下,這位就是赫爾瑞城的城主,他叫做蕭尋。也算是我們的晚輩。師傅說了,以後你來了一定要跟他多親多近。」紫嫣微微一笑,然後說道。

白凌點了點頭,然後說道:「我是白凌,我聽說,你要建立原點城,其實這是我曾經給母親大人的一個許諾,不過我卻沒有成功。沒有想到,你卻成功了。我在來這裡之前去了一次赫爾瑞城和原點城,哪裡真的不錯。」

蕭尋恭敬的給白凌深鞠一躬,然後說道:「白凌前輩客氣了,我建立原點城也是要拉一個靠山啊。」

聽到了蕭尋的話,白凌哈哈大笑了起來,然後說道:「那我來了,你豈不是又多了一個靠山,要知道,我來了之後,便不走了。」

蕭尋也沒有想到,這白凌來了竟然會不走,而且他們白羽一族可是來了一些人在支持東冥一族那邊,聽說那些人是由白羽一族二長老帶領的白羽一族強者。

難道這白羽一族還是兵分兩路?蕭尋沉吟了一會兒,然後說道:「白凌前輩,不知道你們白羽一族這一次來到嘉山城的人一共有幾人啊?」

聽到了蕭尋的話,白凌一愣。那拉瑞爾的消息是在白凌離開了白羽一族之後才傳開的,所以白羽並不知道白羽一族的人來到了嘉山城這邊的事情,所以他不解的看了蕭尋一眼后說道:「沒有別人,我是知道了消息之後,以遊歷為理由來到這邊的。」

蕭尋聽到了白凌的話先是沉默了起來,過了好一會兒后才把白羽一族的人來到了嘉山城外的西島城的事情告訴了白凌。

白凌聽到了蕭尋的話后一愣,然後便拔掉了自己翅膀上的一根羽毛,然後念動起了咒語。

雖然蕭尋不知道白凌在幹什麼,但是也能夠清楚,這白凌應該在聯繫或者是尋找白羽一族的人。

過了好一會,白凌才睜開了眼睛,然後說道:「沒錯,我們白羽一族的人確實在城外的西島城,不過他們不是我們這一脈的,他們是二長老那一脈的,而且是二長老親自帶人過來的。我們這一脈並沒有參加,他這是屬於私人行動,跟我們白羽一族沒有任何的關係。而且二長老一向有私心,要不是這樣,當年我父親也不會扶持三長老家族當組長,制約他們這一脈。」

聽到了白凌的話,小尋點了點頭,然後說道:「不過既然這樣,那白凌前輩你在我們這邊就有一些不方便了,你如果要呆在我們的隊伍就不能讓人知道你是白羽一族的人了。」

聽到了蕭尋的話,白凌的身體轉了一圈,他的兩個翅膀竟然不見了。白凌微微一笑:「蕭尋城主,你看我現在的樣子怎麼樣?」 ?(女生文學)蕭尋瞪大了眼睛,他沒有想到,這白凌竟然還有這種能力。

看到蕭尋驚訝的樣子,白凌微微一笑,然後說道:「我和其他的白羽一族的族人不一樣,我具備母親大人的血脈,所以我能夠變成人的摸樣,我的後人是我和白羽一族的姑娘所生,所以他們的血脈都是白羽一族的血脈,而我卻不是。所以我可以變成人類的摸樣。」

蕭尋哈哈大笑了起來:「如此甚好,如此甚好,這樣我們就又多了一個幫手,白凌前輩,我來跟您說一些事情。」

下午的時候,嘉山城之中的人都聚集到了一起,他們的目的很簡單,那就是西島城之中那拉瑞爾魔化的那些強者。

而西島城之中的那些人,也都秘密的聚集到了一起。

松本直樹最近總覺得心驚肉跳的,這種不安一直都在潛伏著。他知道,最近北原家族的人秘密的進入了西島城,雖然他不知道他們的目的是什麼,但是用鼻子想也知道,一定是要對那拉瑞爾大人不利。不過他們一直都沒有翻起什麼浪花,所以松本直樹便沒有多說什麼,畢竟,北原家族在東冥群島經營多年,他還沒有那個勇氣來對付北原家族,一旦東冥一族內亂,那他們的西島城應該就保不住了。

「我們要見松本直樹,我們要見松本直樹。」外面的喧嘩之聲越來越大,彷彿每一句都刺痛著松本直樹的耳膜。松本直樹皺了皺眉,然後說道:「來人啊,去看看,是誰在喧嘩。」

外面的侍衛答應了一聲向外走去。而他還沒有走到外面,便被人割斷了喉嚨。

松本直樹修鍊的功法對血液的氣息很敏感,尤其是最近,那拉瑞爾又幫松本直樹提高了修為,松本直樹已經進入了神王境界。

「什麼人,竟然敢在這裡撒野,難到你們就不害怕那拉瑞爾大人的怒火嗎?」松本直樹在房間之中走了出來,他的臉上掛滿了憤怒,再他看來,一切對待那拉瑞爾大人不恭敬的人都應該死去。而他現在就是那拉瑞爾的代言人,所以冒犯了他,就是冒犯那拉瑞爾。

可是他沒有想到,自己面前的人竟然是那些他們東冥一族找來的援軍,他們不是一直都十分嚮往嘉山城之中的寶藏嗎?為什麼要來到自己這裡鬧事兒?

「哈哈,松本直樹,你倒是蠻硬氣的嘛。見到我們這些人還敢把你身後的那個那拉瑞爾搬出來,要知道,我們的目的就是那拉瑞爾。在我們放倒那拉瑞爾之前,我們就先把你們弄死,讓他連翻身的機會都沒有。你真的認為那拉瑞爾那個老傢伙是在為你好嗎?他是在控制你,你沒有發現,你現在已經對他的命令越來越沒有想法了嗎?」一個獸靈族的強者哈哈大笑著說道。

聽到了獸靈族強者的話,松本直樹的臉色大變了起來。他冷冷的看著那些站在他對面的那些人,就像看著一群死人一般。那些人都打了一個寒顫。

北原紅日給他們的條件是,讓他們解決松本直樹他們,而嘉山城的強者和松本家的強者則是去解決東冥島的那拉瑞爾。

本來北原紅日的條件是讓嘉山城的人來對付西島城的這些人的。而白袍卻拒絕了,因為白袍說,讓這些西島城的人對付那拉瑞爾會引起那拉瑞爾的注意,而且那些人也不會放棄西島城回到東冥群島的。

當時北原紅日很詫異的看了一眼白袍,雖然他沒有說什麼,但是他和白袍都是心知肚明,因為松本直樹這些人沒有想象之中那麼好對付,而那拉瑞爾也沒有那麼難對付。

此時的蕭尋和紫嫣站在一朵巨大的蓮花上,在他們的面前還站著很多界內的強者,這些強者都聚精會神的看著面前不遠處的那個宅院。因為這個宅院在他們來之前竟然忽然出現了濃郁的黑色濃霧,雖然蕭尋他們不知道這黑色濃霧是怎麼形成的,但是他們也都知道,這濃霧絕對不是一種簡單的東西。

而北原家族的人就站在這人群的最前面,他們看向那些濃霧的時候,也是深鎖眉頭,明顯對這濃霧的信心也沒有多少。

「眾位,我想我們應該使用範圍攻擊,乾脆把這個宅院都毀滅掉就好了。」白袍看向四周的人,然後說道。

畢竟,這個時候他們都來了,便不能夠不出手,既然出手,那就要來狠的,把那拉瑞爾所居住的院落全部毀滅,這絕對算的上是一個狠招,也斷絕了那拉瑞爾的後路。

「好,老娘先來。」娜塔莎點了點頭,她一揮手,一股濃郁的寒冰氣息瀰漫了起來,這股寒冰能量凝聚的越來越強,娜塔莎身上的氣勢竟然超越了神帝境界進入了神尊境界。

其實這是蕭尋給了娜塔莎一枚丹藥,這枚丹藥可以把娜塔莎的實力提高到神尊境界,這也是讓娜塔莎來震懾一下那些宵小們,畢竟,娜塔莎家族的人突破很難,一旦突破了都會很強悍,而其他人根本就很難看出娜塔莎一族強者的真正實力,如今娜塔莎露出了神尊境界的實力,他們都會人物娜塔莎已經成功的進入了神尊境界,神尊境界的娜塔莎白鯊一族的強者,可是十分強悍的,很多人都會對娜塔莎敬畏,這也抱住了娜塔莎白鯊一族的地位。

娜塔莎白鯊一族的人根本就很少出去跟人戰鬥,他們也不需要擴展地盤,有娜塔莎城那個寒冰之地就可以了。其他的環境根本就不適合他們一族。

娜塔莎先動手立刻帶動了那些人內界聯盟的人,那些人的實力也很強,雖然說群攻不是很擅長,但是到了他們這個級別的人,群攻也很容易就能夠使用出來。

他們看娜塔莎釋放了群體攻擊也立刻向那黑霧招呼了過去。

一輪輪群體攻擊向黑霧之中招呼了過去。黑霧之中傳來了一聲聲的咆哮。黑霧漸漸的凝聚了起來,然後變成了一個巨人的摸樣,那個巨人竟然並不是那拉瑞爾,而是另外一個頭戴皇冠手拿權杖的惡魔。

「那拉瑞爾,你這個該死的傢伙,你把我叫道這裡來就是為了讓他媽殺死我嗎?我會讓你知道,什麼叫做死無葬身之地的。」黑霧之中的惡魔咆哮著。

而蕭尋他們則都是一臉的愕然。

西島城中一片混亂,誰也沒有想到,那拉瑞爾的真身竟然出現在了這裡,他們都認為,那拉瑞爾的真身是不能夠離開東冥群島的,因為那拉瑞爾畢竟是東冥一族的守護者,可是他們那裡知道,那拉瑞爾身受重傷,已經沒有辦法成為守護者了,他從封印之中離開之後,便不停的想要吸收能量恢復傷勢,可是這一切都是徒勞,於是他想到了一般法,把自己煉製成了一個法器,這樣他不僅能夠長生不死,而且還能夠讓他變得十分強悍。

而這件法器的擁有者就是松本直樹,而松本直樹也已經被那拉瑞爾徹底的控制了起來,並且不停的改造著松本直樹的身體,讓松本直樹變成以後變成他靈魂的寄宿體。

當然,這只是以後罷了,不過現在,那拉瑞爾已經不能夠再忍下去了。他知道,是北原家族的那些人搞的鬼,除了他們,還有誰能夠股東這些人來殺死自己呢。

想到這裡,那拉瑞爾就是滿心的怒火,他恨不得馬上去北原家族,把北原家族的人全部都殺光。

「那拉瑞爾,就算你現在恢復了實力,你也沒有辦法對付我們這些人。北原家族答應我們會把深淵寶藏的地址告訴我們,只要你也把深淵寶藏的地址告訴我們,我們就答應不殺死你,你覺得怎麼樣。」白羽一族的二長老大笑著說道。

聽到了白羽一族而長老的話,那拉瑞爾哈哈大笑了起來:「原來你們的目的竟然是這樣的,我想北原家族一定沒有告訴你,那個地方究竟有多麼危險把。打開了深淵的通道,你以為你們就能夠抵擋住深淵那些強者的攻擊嗎?」

白羽一族的二長老冷哼了一聲,並沒有說什麼,而是雙眼微眯,繼續看著那拉瑞爾。

那拉瑞爾知道,這群人一定不會放過他了,既然這樣,那他也沒必要再跟這些人客氣了。

那拉瑞爾大手一揮濃郁的黑霧快速的凝聚了起來。大手直接抓向了白羽一族的二長老,白羽一族的二長老翅膀快速的張開,兩道濃郁的光明力量快速的出現在了他的身上。

這光明力量竟然快速的驅散了那濃郁的黑霧,而四周那些圍觀的人也對那拉瑞爾出手了。

那拉瑞爾咆哮了起來,他不甘心,但是卻無能為力,漸漸的,那拉瑞爾的身影漸漸的消散了開來。而原地處只剩下了一臉迷茫的松本直樹。

「那拉瑞爾死了?」幾個人驚訝的向四周看了看,然後問道。

而松本直樹的臉色忽然變得亮了起來:「那拉瑞爾他死了,他終於死了。哈哈哈哈,他終於死了。」 ?(女生文學)所有人看著松本直樹那痴狂的摸樣都無奈的搖了搖頭,他們可以想象到,這些人可以想象這麼長時間,那拉瑞爾對松本直樹的**。那種能夠看到,卻沒有辦法行動,以前的一切都被控制,卻會然恍悟過來的感覺絕對不會很好受。

不過這些人並沒有人會同情松本直樹,因為如果他們是那拉瑞爾的話,他們也會這麼做的,對於那些利益團體來說,這麼做並不算什麼錯事兒。

看著那拉瑞爾被毀滅掉了,白羽一族的二長老等人都大笑了起來:「走,我們該去跟長裙一族的人還有北原家族的人談一談關於深淵入口的事情了。」

當白羽一族的強者來到東冥群島的時候,蕭尋他們也已經順利的滅掉了那個黑霧凝聚的巨人。據紫嫣神帝說,這個巨人應該是一個強者的分身,雖然看上去他有神帝級別左右的修為,但是作為分身便有著神帝境界,那他的修為應該在神尊巔峰境界左右,也就是說,這個人也是一個守護者級別的強者。

看著白羽一族二長老帶著那些西島城的強者們去了北原家族的宅院,而蕭尋則跟隨著紫嫣向長裙群島方向飛去。

可是他們剛剛離開東冥群島的時候,便被幾個人攔住了去路。

「白羽一族的二長老說了,一定不能夠讓你們先進入深淵奪取寶藏,所以請幾位和我們一起回去吧。」一個身穿紫色長袍,手中拿著一把短刀的強者看向蕭尋和紫嫣一副不屑的模樣。

白羽一族在界外的地位很高,和上古巨人的地位相比一點都不差,所以這個時候他得到了白羽一族的命令幾乎就像是拿著一個聖旨一般。

一個人拿著聖旨和另外兩個看上去根本一點實力都沒有的弱者相比,他們當然要出來擺擺威風了。

蕭尋微微皺眉,他沒有想到,這白羽一族的二長老竟然還有這麼一手,而且他選的這個人實在不怎麼樣,竟然還敢來觸自己和紫嫣的眉頭。

蕭尋的脾氣還好,畢竟,這麼多年過去了,也打磨出來了,變得圓滑了很多。

但是紫嫣可是靈月神帝的徒弟,她師姐是神尊級別的強者,她師傅是不弱於神尊級彆強者的神帝強者。在整個神界,敢去招惹她們的人還沒有幾個。她們不去招惹別人,別人竟然還敢過來招惹她。

紫嫣冷哼了一聲,一股強悍的威壓壓迫向了紫衣神王,那個紫衣神王一愣,他沒有想到,自己這一次竟然碰倒了一個他招惹不起的傢伙,這個人竟然是一個神帝級別的強者。不過他也不怕,畢竟,白羽一族可是三神帝的,大長老白紫陽是整個神界都能夠排到前邊幾號的神尊,而二長老和三長老雖然並排不上號,但是也是神尊級別的強者啊。還怕她一個神帝級別的強者不成。

「怎麼,你敢不遵從白羽一族的命令,你就不怕白羽一族的人報復你嗎?」紫衣男人叫囂著,而蕭尋看向這個紫衣男人不停的搖頭,似乎帶著一絲的憐憫。

紫嫣並沒有出手,在她看來,這是一個丟面子的事情。她一指那個紫衣男人,然後說道:「蕭尋城主,你幫我把他滅掉,我出手會髒了我的手。」

蕭尋尷尬的一笑,既然紫嫣這麼說,那自己就只能動手了。雖然說,在對付那拉瑞爾這件事情上,他們是對立的,但是那拉瑞爾他們已經死了,現在他們又成為對立面了。既然這樣,那自己動手當然可以。何況自己有著後台,紫嫣神帝和娜塔莎他們都在這東冥群島附近,如果真的要對上了,自己也不用怕白羽一族。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