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裊裊終於懶懶的瞥了她一眼,突然抬腳就是一腳將夏荷踹飛了出去。

2021 年 1 月 10 日

「聒噪!」

「噢……」一聲驚叫后,可憐的夏荷童鞋已經趴倒在她剛爬上山巔時趴倒裝死的地方,一張臉上唯一還看到清楚的大眼睛撲閃撲閃含著淚光,委屈兮兮的看著裊裊,十分哀怨的拖長聲調控訴道:「小姐,你今天已經踹了我十一次半了……」

至於為什麼還會有半次,那是因為當時被踹出去的某人很無恥的抓住了春蘭的腿,沒有飛出去太遠。

她為此還很是得瑟的和春蘭悄悄嘀咕,終於成功逃脫了每日無數踹的第一次,雖然看樣子只是成功了一半。

裊裊的唇角微微抽了抽,對於這個屢教不改的某人已經極度無語了。

不過……

「不回,那老頭,肯定是又知道了我研製出了新葯,才這麼火急火燎的催我回去!還竟然敢跟我說他性命垂危!」

說到最後,那綿綿軟軟有點懶洋洋的音調中不難聽出其咬牙切齒的怒火,裊裊說的斬釘截鐵,似乎是想起了某個非常無恥的老頭,還冷哼了一聲,猛地一擲衣袖,像是要掃開什麼東西,不難想象要是這個某老頭要是在場鐵定被毫不客氣的拍飛!

早知道上次就不該管斷魂谷旗下那個葯坊的死活,不然也不會那麼快給那老頭知道她又研製出了新葯!

聽到這口氣,春蘭和夏荷齊齊一抖,暗自為某無良不尊的老頭祈禱了起來。

不過話說回來,那究竟得是一個多麼極品的老頭啊,人前一本正經的模樣,拽得跟啥似的,人後竟然是偷蒙拐騙哄,手段層出不窮,無所不用其極,就為了將自己年僅五歲的徒弟煉製的丹藥據為己有,嘖嘖……

難怪小姐一提起他就咬牙切齒。

「小姐,那我們……」春蘭趕緊轉移話題。

不怪她小心,實在是一旦提起惹小姐心情不好的某老頭,都會殃及池魚,最終倒霉的還是她們,那絕對不止是當天訓練要加數倍,還有層出不窮的各種「花樣」,折磨得你死去活來活來又死去,那過程,那手段,即使是對於實力無比渴求的春蘭,也覺得有點太銷/魂。

類似於將一個人丟進一窩哺乳期母原獸的巢穴里,還將洞口堵上的這種過程其銷/魂的過程可以自行想象! “你……你……不要臉!”連紫悠通紅着臉,氣急敗壞的嗔怒道,林晨說的是什麼意思自己當然知道,兩個人切磋武術,必定有要軀體接觸,而自己一個女孩子家,和他打不是讓他佔便宜嗎?

“怎麼?連團長,害怕了?放心,我會手下留情的。”林晨笑着說道,這話裏的意思分明是在激連紫悠出手,既然連紫悠對他們用激將法,那他也要以其人之道,還以其人之身,明顯的有調—–戲之意。

“哼,牙尖嘴利,看我打得你滿地找牙!”連紫悠雖然是個兵團的團長,但她始終太年輕了,也只比林晨大了幾歲而已,自然好面子,林晨這樣調—-戲她,自然不能忍受。

連紫悠不愧是那些軍人的團長,飛身一腿狠狠的擊中了林晨的手背,林晨小小的震驚了一下,連紫悠那一腳的力道讓自己頗有些意外,這個女孩子長得這麼漂亮,這一腳可真狠啊,林晨不得不從剛纔那種放鬆轉爲緊張了。

連紫悠的攻擊一旦開始就根本停不下來,拳腳相加,接二連三的砸在林晨的身上,此時的林晨明顯只有防備的勁,完全沒力氣反攻。

當然不是林晨不夠強大,而是連紫悠太強了,一個武術外行的林晨即使擁有強勁的體魄,但也沒有豐富的對戰經驗,當然在與連紫悠對戰中吃虧了。

林晨雖然挨着打,但身體的素質讓他能夠堅持着戰鬥,只要他抓緊時機,絕境反攻,那就能一舉打敗連紫悠。

那些圍觀的都不住的吶喊,雖然他們看到林晨在捱打,但林晨的身形依舊穩定,所以林晨還是有反擊的希望的,都一個勁的鼓舞林晨戰鬥。

終於,好機會!連紫悠進攻這麼多次也終於有了一絲疲憊,而就是這一絲疲憊暴露出的片刻破綻,剛好被林晨抓住了,林晨一記重拳就往連紫悠臉上打,那一拳虎虎生威,絕對能夠像打敗廖江一樣一拳擊倒連紫悠。

連紫悠只是一個女孩子,不管她的身體素質多強,在自己人體極限的力量面前,那就只有一個字——敗!

但就當林晨的拳頭逼近連紫悠的臉部的時候,那張俏臉映入眼中的時候,自己卻捨不得打上去了,那副漂亮的臉被自己打壞那就是破壞大自然的美麗了,這麼漂亮的女孩子怎麼能會這麼暴力?不行,我林晨要好好關愛她。

林晨又一次被女xìng的美麗癡迷了,零雨萌絕對是天生的尤物,隨便一個動作就能夠讓男人心動,而連紫悠雖然沒有零雨萌這種本事,但是少女青澀的身體被軍服勾勒出完美的線條,那接近完美的臉就在你的手前,聞着換來的陣陣髮香,足夠讓無數男人爲之傾倒。

林晨顯然被連紫悠給傾倒了,並不是林晨好sè,咳咳,雖然他也很好sè,但是不得不說連紫悠真的美麗的讓人窒息,連紫悠本來就認爲自己被林晨這一拳打中就要失敗了的,沒想到林晨這一拳竟沒有迎上來,相反自己的下巴卻出現瘙癢。

那是林晨這個大sè狼忍不住把拳頭變成sè手在輕佻少女的臉部的,連紫悠感受到這一感覺立即翹紅了臉,破口大罵道:“sè狼!”

沒想到連紫悠這一句sè狼罵出後林晨並沒有離開自己的左右,反而露出讓自己特別厭惡的笑容,嘴裏還得意的說着:“連團長,我都說了和我打架的女xìng都說我是sè狼,這會你該信了吧。”

連紫悠臉通紅的,顯然是有氣憤和剛纔那一幕的尷尬,的確,林晨說過和他打架都會罵他sè狼,自己竟然不知不覺中了他的套了,他根本就沒有專心和我打,分明是在調—–戲我呢。

想到這裏,連紫悠就氣憤至極,軍體拳的擒拿手法使出,緊緊地鎖住了林晨調—-戲自己的那隻手,另一隻手打在林晨的手腫上,讓林晨的手臂彎曲,繞到林晨的背後控制住林晨的身體。

林晨當然不會輕鬆被連紫悠控制,笑話,自己一個大男人會被這麼一個小女人給控制住?咳,被一個男人婆控制住?林晨另外一隻手就從背後伸出,企圖擺脫連紫悠的控制。

咦?什麼東西夾住了我的手?暖暖的,上面還有什麼抵着,林晨突然感覺到連紫悠的控制全都擺脫了,定睛看向自己的那隻手,媽呀!

不僅是林晨嚇了一跳,就連那些幫衆和那幾個軍人都被林晨這隻手給驚呆了,林晨這隻手擺哪裏不好,剛好就在連紫悠兩腿的根部,被她的兩條腿擠壓着。

手部傳來柔——軟-和飽滿,那種美妙的感覺在林晨的手心迴盪,林晨卻再也不留戀,瞬間抽回了手,開什麼玩笑,再摸下去人家連團長非得殺了我不可。

林晨看了眼連紫悠的臉,那比血還紅的臉着實讓林晨嚇了一大跳,看來連團長是絕對殺了他不可了。

“大sè狼!我要殺了你!”連紫悠通紅着臉,自己什麼時候受過這樣的委屈,還在一天之內被這麼討厭的男人調—–戲了這麼多次,眼淚已經控制不住了,但嘴裏還是破口大罵着,拳頭迎上了林晨的xiong膛。

那一拳是真正地砸在了林晨的xiong膛上,林晨又能說什麼呢?太巧合了,自己怎麼就mo了人家那個地方,活該人家要殺了自己。


連紫悠當然不肯罷休,拳頭打中了林晨的xiong膛,卻因爲剛纔那種事情發生,已經沒有了力氣,接下來幾拳林晨當然輕鬆躲開了。

“哎,我說連團長,你還想打下去不怕我再佔你便宜啊?”林晨不耐煩的抓起了連紫悠的手,不耐煩的說道,自己不就是一不小心mo了一把而已嘛?有必要這麼生氣?

林晨這句話無疑打了連紫悠一個巴掌,對啊,再打下去這個sè狼不知道還要做什麼,今天已經丟臉丟死了,難道還要繼續吃虧?


連紫悠狠狠的擰了林晨的腰,嘟着嘴,兩手叉腰,一副不講理的模樣說道:“不管怎樣,今天你要向我抱歉,並且保證今天的事情不能對任何人說。”

林晨當然很無奈,明明是人家打他,自己不小心mo了人家一把,憑什麼道歉,但當林晨看到那絕美的容顏發着怒,也不再有什麼想法,畢竟是人家吃虧了,我林晨當然不是那種斤斤計較的小人了,上前低頭說着。

“連大團長,林晨向你道歉,希望你能原諒。”林晨一副做錯事的樣子,讓零雨萌忍不住偷笑,捂着嘴發出嬌媚的聲音。

“哼,誰敢笑?”連紫悠聽到了零雨萌的聲音,不由得憤怒起來,自己今天丟了這麼大的臉還有人敢笑,而就當她看到零雨萌那不容褻瀆的美麗,自己的俏臉再也沒有光華,再也沒有以往的驕傲。

這世上怎麼會有這麼美麗的女子? 章節名:第三章前往麟嵐

夏荷也趕緊十分上道的爬了回去,趕緊趕著附和道:「是啊是啊,小姐,要不我們去麟嵐國吧,據說那是凰天大陸最盛產藥材的國家,唔,說不定小姐可以收穫很多新藥材研製新的藥方呢……」

夏荷這句話,不得不說是說到了裊裊的心坎上。

輪迴這麼多世以來,很多東西她都看淡了,生命里所有的菱角和喜好也基本都被時間磨滅了,基本上也就研製藥劑這個愛好,從剛開始是為了保命,到後來的真正喜歡,到現在成為生命里不可缺少的一種習慣,當然,這一世,還有煉丹。

「唔。」提到去搜尋新藥材,裊裊的臉色頓時柔和下來,圓圓的小臉上精緻的五官也都似乎柔軟了些,唇角甚至有絲若有若無的笑意,語調也輕快了很多:「那就走吧。」

「是!」夏荷立馬興奮的點頭。

「是。」春蘭也很高興,在她心裡只要裊裊開心就成,剛開始說回去也不過隨口說說,看看小姐的意思。

春蘭素手一揮,巨石上的一套青竹茶具瞬間消失,如果仔細一看,可以看到那纖細修長食指上,有一枚古樸雅緻的戒指,只是因為顏色的古舊,並沒有怎麼引人注意。若不是刻意去看,一般人大約都不會注意到。

「好了小姐,都收拾好了。」

「嗯,走吧。」裊裊率先信步朝山下走去,走在陡峭的山坡之上,依舊是那副悠閑慵懶的模樣,腳下步伐輕快,如履平地。

「啊!又要用走的啊!小姐!我的輕身術真的已經學得很好了啊!爬上來也就算了,難道還要走下去?小姐,您真的不考慮考慮……」夏荷跟在後面一路哀嚎,只是腳下卻不敢怠慢的飛快跟上。

誰都說爬山難,殊不知爬山後再爬下去那才是真正的痛苦啊!尤其是這麼高的山!

嗚嗚,她可不可以不要再搞什麼原武雙修?雖然聽上去就很牛氣哄哄,但是,這過程實在太銷/魂啊……

趕路基本靠走,上山基本靠爬,打階位低於自己的原獸還得基本靠拳頭,她現在都快基本上忘記自己是原師了……

一名尊貴的原師啊啊啊啊啊……

「再喊,負重五十斤!」

呱呱呱……

夏荷覺得頭頂有無數只烏鴉在飛!

於是,世界安靜了……

翰月國邊境

出關城門前

一輛破破舊舊的板車緩緩到達,一個年約四五歲的小娃娃安靜的躺在上面,身下墊著一床有些破舊但是洗得格外乾淨的棉被之上,身上蓋著一塊同樣洗的非常乾淨的獸皮,那長長的絨毛看上去就十分暖和,只是顏色比較灰舊,毫不顯眼。

小娃娃似乎睡得很熟,圓圓的臉蛋並不十分出眾,是張標準的娃娃臉,皮膚倒是白嫩紅潤,看上去氣色很好,粉粉嫩嫩,倒是格外可愛討喜。

而板車前面,是兩個一襲粗布棉衣的女孩,小的大約九歲,大的十一歲模樣,兩人只是低著頭拉著車,看不清面容。

不過這三人一車的組合,怎麼看也是三個平民,還是比較底層那種勉強能吃飽穿暖的平民。

所以三人的組合在眾人等著排隊出關的城門口,顯得並不搶眼,應該說是十分平凡。 章節名:第四章過路費

隨著人潮的一點點通過關口,拉著板車的姐妹越來越接近守關的關卡,輪到她們時,檢查的是一隊一高瘦一矮胖的官兵,那矮胖的看著只是幾個小姑娘倒還和氣,笑呵呵的道:「兩個小妹妹這是為何要出關啊,年紀都還這麼小,自家大人怎麼沒跟著!」

「我……我們沒有大人了……是,是出去賺……賺錢……」年紀稍微小點的妹妹怯怯的開口回答,卻只是縮著頭,似乎不敢抬頭看人。

那胖子聽她這樣說,頓時眼中露出一抹同情,聲音更是放柔和了不少,「是年前那場大雪災吧?唉,倒是可憐你們小小年紀了……」

「我說你嗦啥呢!唧唧歪歪沒個完了,趕緊讓她們滾蛋,檢查下一個……真是的,幾個窮酸鬼你也在那耽擱半天!」那瘦高的官兵衣領不耐煩,他剛剛早已把兩姐妹上上下下打量了遍,沒有一點油水可撈,頓時就不耐煩起來。

沒錢還想出關!哼,沒門!

「王二,你別這樣,不過幾個孩子,她們這肯定也是沒辦法了想去麟嵐國找點活路,我們就放她們出去吧!」那矮胖的官兵倒是動了惻隱之心,為兩人說起情來。

他見兩人都如此年幼,又身世可憐,生活難以維繫了還知道帶著年幼的妹妹,都是兩個小女孩,也難得她們拉著這板車行了這半天路,要知道出關城門離著最近的城鎮村落都還要好走上幾十里路程呢!

那被叫做王二的剛想不耐煩的喝斥那矮胖的官兵,眼角卻突然瞥見蓋在裊裊身上那張獸皮,頓時眼冒精光,眼前一亮!

說那是一張獸皮,倒不如說是一張由大大小小數十張小獸皮縫製而成的。

縫製的手藝很精細,精細到不仔細看還以為真的是一張。

那王二多年看守關卡,收受了各種所謂的「過路費」,當然也是見識過好東西的。他剛剛之所以沒一下看出來,除了沒怎麼注意那輛破板車,也是這獸皮顏色灰舊,一點不起眼,更何況那麼大張,他以為不過是尋常普通野獸的獸皮。

誰知道這一看嚇一跳,那可是純粹的原獸獸皮,而且還是一種名為閃電兔的皮毛,那閃電兔雖然不是什麼高階原獸,只不過一階原獸,卻是以其速度無比迅疾聞名,而且,閃電兔那一身皮毛,不但非常纖長柔軟,還非常保暖,兼之水火不侵,加上其速度迅疾很難捕捉,所以價格被炒得很高,顏色好看的差不多可以賣到五六個金幣一張,很受平民中那些富豪權貴們的喜愛。

這一張大的閃電兔皮毛,一看就有十幾張,雖然顏色不好看,但勝在量多啊!那拿去貨鋪也至少有個二三十金幣啊!

那可是二三十金幣啊!放在平民的世界里,足以一個五口之家五六年的日常生活費用。

也足夠他去那春紅樓玩上數個月的姑娘!

那王二眼珠子一轉,立馬改了口道:「唔,不過本大爺也看你們幾姐妹可憐,這樣吧,你們把那張破毛毯留下,你們就可以過去了!」 “唔?林晨,姐姐好凶啊。”零雨萌一副迷死人的模樣,挽住林晨的手臂,那張俏臉深深地讓連紫悠羨慕,連紫悠可從來沒有見過這麼漂亮的女孩子啊。

“這……怎麼會?”連紫悠簡直就被零雨萌迷住了,零雨萌那副容顏彷彿是男女通殺,就連連大團長都開始自行慚愧,她一直自信自己是軍隊裏面最漂亮的,在外面也不可能有比自己漂亮的。

而就是剛纔,零雨萌的一聲笑打破了自己所有的自信,他並不知道,軍隊裏面軍花並不多,自己或許就是軍花級別的,但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在河西縣就有一個零雨萌比她要漂亮。

“怎麼了?看見我女朋友比你漂亮就嫉妒了?”林晨彷彿看出了連紫悠的心理,不禁摟住零雨萌,得意道。

林晨當然也是好面子的,在連紫悠面前當然就說零雨萌是自己的女朋友,羨慕死她,哈哈,心裏這樣想着,卻看到零雨萌一臉幸福的看着自己。

這小妮子不會連女朋友是什麼也知道吧……自己可沒有教過她。

就當林晨一臉尷尬的時候,零雨萌俏臉迎上林晨,留了一個香吻在林晨的臉上,頑皮的笑道:“電視上女朋友都親自己男朋友的。”

林晨聽到這話,差點噴出血來,這小妮子在電視上看到的都是什麼呀?還女朋友要親男朋友,真是太無語了,不過話說這嘴還ting香的。

連紫悠看到這一幕不禁張大了嘴巴,臉又紅了起來,只聽見零雨萌又笑道:“林晨,這個女軍人變臉好棒,一會紅,一會白,好棒。”

林晨聽了這話不禁大笑起來,雨萌這小妮子真是太可愛了,不禁颳了刮她的鼻子,看着連紫悠的臉,更加得意。

連紫悠身爲一個軍人,什麼時候看到過男女親熱的樣子了?而這一幕卻在今天發生在了自己的面前,而且那男的還就在剛剛非禮自己,不禁破口而出:“不要臉!一對男女當着這麼多人親……親吻。”

沒想到林晨卻輕描淡寫的繼續調—-戲道:“連大團長,你不會是吃不到葡萄說葡萄酸吧,要不我也親你一下?”

“哼,臭小子,你別得意,今天我栽在你的手上算我倒黴,以後你別讓我碰上!”連紫悠氣急敗壞的爆出一句,便扭頭離開了這個丟盡臉面的地方,那幾個軍人也夾着尾巴逃跑了。


“哈哈,林晨兄弟,你出手還真解氣,我本來以爲你就是個和越浪一樣能打的人,沒想到你這麼厲害啊,連那女軍人都能打敗,真給我們晨曦幫爭氣!”辛堂露着笑臉,今天林晨的表現真的讓自己特別滿意啊。

越浪也露出了讚許的神情,這個青年男子並沒有因爲打不過廖江而氣餒,相反林晨能夠感受到他重新燃燒起來的鬥志,他知道,越浪絕不會繼續整天無所事事,他會開始訓練,開始強化自己。

“林哥,你是當之無愧的當家,我們之前太小瞧你了,你的本領很強,請原諒我們。”那些幫衆全都低着頭,他們在等,等林晨接受三當家的位置,那樣他們才能夠心安。

林晨當然知道他們的想法,而且他自己也對這個位置很喜歡,晨曦幫三當家的位置,這也就足夠撼動整個河西縣,自己再也不用畏手畏腳了,實力提升,底氣也足了很多。

“好,我同意當三當家,將晨曦幫發揚光大!”林晨這一句讓那些晨曦幫衆都裂開了嘴,一個這麼能打的人帶領晨曦幫,那真是晨曦幫的幸運啊。



林晨也終於擡起了頭,詩子戴說的沒錯,我的命運已經開始改變,我一定要把握這次的機會,我林晨絕對有騰飛的那一天,我要靠這股能力,成爲人上人!

瘋狂了一下午,林晨最終也和零雨萌一起回家了,林晨可在向海口喝了不少酒,現在也是被晨曦幫的兄弟們送回來了,林晨醉的就像死豬一樣,零雨萌也只好照顧起林晨,醉酒之後妻子怎麼做這些零雨萌早就在電視中看過了。

要是林晨知道這麼漂亮的女孩子擔任起妻子的職責心裏不得樂開花呀,不過林晨現在卻醉了,喝的爛醉,什麼也不知道了。

林晨只是一個高中生,平時也沒怎麼碰酒,而現在就在晨曦幫喝的爛醉,零雨萌當然不會反對林晨,而她並不知道怎麼在外面照顧林晨,她只是一味的靠着學來的,並沒有自己真實的想法。

“林晨啊,我現在做的是你妻子做的事情,雖然我不是你的妻子,但我卻很想當你的妻子,即使我並不知道妻子到底是怎麼回事,但我知道妻子就能夠和你在一起,就能夠爲你分擔,反正我就是喜歡你。”零雨萌看着林晨一副爛醉的樣子嘀咕道。

林晨又怎麼知道這個突然出現在自己生活中的女人是那麼的愛他,是那麼想和他在一起,但在他的心裏只藏了兩個字,責任!

林晨也喜歡零雨萌無疑,他卻並不知道零雨萌對自己的那份感受,他只認爲零雨萌十個什麼都不知道的小女生,而自己像是在玩少女養成遊戲,教會零雨萌所有的生活知識,他對零雨萌並沒有相愛的勇氣。

而零雨萌卻正在以火箭的速度化身爲一個正常女xìng,汲取着這世上所有的一切,就是爲了讓林晨知道自己並不是無知的,也是可以被他接受的。

要是林晨知道現在零雨萌現在心裏的想法一定會被感動吧,一個女孩子傾盡芳心爲他,不感動恐怕都難吧。

“雨萌,雨萌!”林晨突然從口中竄出了聲音,不停地呼喚着零雨萌,零雨萌這才從呆滯中反應過來,她不能讓林晨知道自己現在這樣,在林晨的面前,他一定要始終完美。

零雨萌抓住了林晨的手,說道:“林晨,我在這。”

也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零雨萌對林晨的稱呼也開始變化,恐怕也是因爲自己愛上了林晨吧,而自己這份愛估計也是從林晨身上學來的。

“雨萌,快讓爲師抱抱,爲師喜歡你的***……呵呵!”林晨說完又流出了口水,顯然是做了什麼美妙的chūn夢,還關於零雨萌的chūn夢。

零雨萌刷的臉就紅了,不知她該不該問自己的臉怎麼也會變紅啊?

“哼,林晨,你真是大sè狼,我不理你了!”零雨萌鼓着嘴,一副想要咬林晨的模樣,十分可愛。“林晨啊,你的心裏一定要有我,知道嗎……”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