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被激怒的流寇士兵們就把明山西總兵:周遇吉,勒住脖子往後拉起懸吊在高竿之上以亂箭射死,又砍斷繩索將其屍體用馬繩套住腳、手、頭(肢解),可嘆一代大明忠臣良將就這樣死於流寇之手!

2022 年 4 月 19 日

。 孟斐的眼線遍布世界各地,只要他吩咐一聲,任何事情都瞞不過他的眼睛。

他原本只是本著保護陸霆之和時鳶出行的原則,安排了一些人盯著,卻一不小心撞破了他們「夫妻不和」的尷尬窘境。

「他們之間,應該是從離開以前就已經開始鬧矛盾了,否則也不會突然就出去旅行。確切的說,他們自從離開后便一直分居,一直到今天。所以,時鳶心情不好,也在情理之中,你別亂想,多安慰一下他的父母。」孟斐提醒顧小北道。

顧小北認真點頭,「好,我明白了。」

*

陸霆之是第二天晚上回來的。

當他睜開眼睛的時候,發現自己正一個人睡在總統套房中,心底沒來由的,有那麼一瞬的慌張。

不過很快的,他便接收到了來自複製體這些天的所有記憶,這才安下心來,之後翻身下床,立刻跑到隔壁去敲門了。

時鳶打開門,迎面便被抱了個滿懷。

「寶貝,寶貝,我回來了,我終於又見到你了。」陸霆之一遍遍親昵地喚她,心臟砰砰直跳,掩飾不住他內心的激動與雀躍。

「好啦,回來就好。」時鳶溫柔地道,那聲音如三月的春風,暖人心田。

她不開口還好,一出聲,反而讓陸霆之控制不了自己了。

他捧起時鳶的臉,洶湧地吻便覆了上去。

鋪天蓋地的男性氣息霸道襲來,讓睡得迷迷糊糊還未完全清醒的時鳶,腦子這才有了幾分清明。

「別鬧,我好睏。」時鳶推著他的胸膛向後躲去,「想折騰,明天再說,好不好?」

「好。」陸霆之聲音暗啞,帶著幾分艱澀,「那,讓我抱著你睡,好不好,寶貝?」

「嗯。」時鳶身子一軟,直接倒他懷裡,連站都不想自己站。

男人寵溺地將她公主抱起,一步步朝卧室走去,將她放在床上,自己則將她箍得密不透風,將她的全身上下都給箍牢了,彷彿只有這樣,才能安心似的。

時鳶睡得迷迷糊糊的,知道有一隻大狗狗時不時的就會在她臉上,脖子上蹭一蹭,不過,她沒在意,知道陸霆之回來了,她懸了一天的心總算是落下來了,現在只想睡覺。

時鳶自己並不值得,沒有記憶的她跟有記憶的她,對陸霆之的態度完全是兩回事,現在,她就是那個小世界里一心愛著他的小女人。

陸霆之一宿沒睡。

他不睡覺幹什麼呢?借著夜燈的微光,他就這麼一直一直盯著時鳶看。

沒有記憶的鳶大佬真的好可愛,對他毫不設防,任由他靠近,親近,縱容他的一切親昵行為,他真的好喜歡。

時鳶離開空間站后,陸霆之到任務發布處領了一大堆任務,之後挑了一個難度最低的,快速完成了,便回到了小世界來。

他,並沒有封印自己的記憶,卻封印了自己的技能,與時鳶恰恰相反。

當然,他並不是故意的,因為接下來的日子,他想要利用休息或者晚上的時間,回空間站去做任務。

他要變強,快速變強!

但他不會走任何捷徑,也不屑那麼做。

他要用自己的實力,堂堂正正的與時鳶比肩而立。

待天光微亮的時候,時鳶覺得臉上脖子上被大狗狗不停地舔著,搞得她痒痒的。

她睜開眼睛,剛好對上男人含笑的眸子,那雙眼裡,滿是亮光。

時鳶輕笑,「老公,歡迎回來!」

「我們慶祝慶祝,好不好,寶貝?」男人的聲音溫柔而繾綣,帶著絲絲蠱惑。

「可我好累,不想出力。」時鳶軟在那裡,根本不想動。

「沒關係,我來!」陸霆之吻了吻她粉紅的唇瓣,寵溺地道:「為夫很樂意為夫人效勞。」

。 從宮裏出來,裴謝堂一直在瞅著朱信之笑,挨着目光走了好大一截路,朱信之無奈的停了下來:「你到底在笑什麼?」

「你好看。賞心悅目。」她說。

朱信之嘆氣:「這是宮裏,說話要謹慎,方才在母妃的宮裏,你是故意嚇唬我的是不是?」

「是啊,我就喜歡看你為我緊張,為我擔驚受怕的樣子。」裴謝堂扯着他的衣袖:「鳳秋,你會不會特別喜歡我?」

朱信之扯開他的衣角:「大清早的,你還沒睡醒?」

「可是,你的臉紅了。」裴謝堂沒打算放過他,笑眯眯的盯着他的耳朵和脖子,朱信之只要害羞,這兩個地方必定會紅起來,她早就發現了:「我說中了你的心事,你也別惱呀,我這樣的姑娘,你喜歡沒什麼稀奇的。」

她大笑:「你喜歡我一分,我就喜歡你十分,你不吃虧的!」

走過的宮婢都停下腳步,像看神經病一樣看着裴謝堂。待目光轉到她身邊的人時,又都紅了臉垂下頭,暗暗交頭接耳。

朱信之受不住旁人議論,一拉她:「走走走,回府去候着吧。」

方才父皇已經承諾了她,恐怕再過不久,賜婚的旨意就會在路上。兩人若是在外徘徊太久,讓宣旨的內監等候太久,是十分不禮貌的一件事。方才謝成陰在慶林宮表現太過大膽,母妃素來謹小慎微,恐怕嘴上不說,事後回神,心裏會滋生出不悅,還是不要再在這些小事上得罪了父皇和母妃的好,對謝成陰而言,以後會少很多麻煩。

裴謝堂悶悶的笑,隨着他出了宮,在謝府門前,她才笑着說:「鳳秋,從今以後,你可是我謝成陰一個人的了。」

「我這是造了什麼孽。」朱信之見她盈盈站在門檻上,身姿飄飄,神色卻像是小人得志,忍不住扶額。

裴謝堂道:「王爺是造了孽,可能王爺上輩子欠了我的一生呢。」

她話裏有話。

朱信之沒聽出來,只是被她逗得噗嗤笑了:「確實是欠了你的,好啦,如今是還你了。接下來我會很忙,這段時間,你要安分一點。」

「王爺要幹嘛?」裴謝堂忍不住好奇。

朱信之沒有瞞着她:「昨天不是在寶盛齋聽了說書嗎,當時說書先生提起的那個冉成林,他是一個貪官。我奉了父皇的命令,要嚴查這件貪污案。我忙起來的時候沒個准數兒,一連幾天見不到我是正常的,不準多想。」

嘖嘖,還擔心她胡思亂想呢!

裴謝堂咧開嘴:「得令!」

朱信之見她俏皮的學着孤鶩等人領命的動作,更是忍不住笑意,吩咐了她幾句,一轉身,笑容便直達眼底。

裴謝堂目送他遠去,等他的馬車一點影子都看不見了,臉上的笑容頓時變得玩味起來。

真是有趣,一切皆如自己所願!

朱信之說還她?他欠的東西,不是一個婚約能償還的!她會慢慢等著,等著從朱信之那裏一點一點的討回自己應得的。

眼下,不過是一點利息!

朱信之的馬車早已經遠去,喧囂的街頭漸漸熱鬧起來,裴謝堂慢慢的笑了起來,她的第二步已經走了出去。拿到朱信之的心,她成功了;將朱信之拖下水,她也成功了——朱信之剛剛說了,他已經接了這樁貪污案的徹查,接下來,就是要想辦法將這人拉到裴謝堂的陣營來,拉到世人眼中的這個賣國賊、殺人犯的同黨位置上,她嘗過的那些背叛、侮辱、錐心的痛苦,他都會統統嘗一遍。

「都走那麼遠了,還看,三妹妹對淮安王爺真是關心得緊。」正想着,冷不丁身後傳來一聲冷嘲熱諷。

裴謝堂不用轉身也知道,謝霏霏來了。

見她沒搭理自己,謝霏霏又說:「可惜啊,有些人貼著上趕着要去給王爺做妾,可惜,王爺怕是連看都懶得看一眼。這不,走那麼遠了,也不見停一下。聽說先前王爺南下平亂,日日都有家書送給宮中的曲貴妃,卻不見有一封送到我們謝家。三妹妹,你是不是還不知道,你早就成了全京城的笑柄了,連帶着我這個做姐姐的都跟着丟臉。」

「我丟臉是我的事,與你何干?」裴謝堂見她轉到了自己跟前,目光含恨,忍不住嘲諷一笑。

謝霏霏痛恨的眯起眼睛:「怎麼跟我沒關係,我姓謝!」

「哦。」裴謝堂看她一眼:「你還知道自己姓謝呀。」

謝霏霏怒道:「你有話就說,別吞吞吐吐的,看着噁心!」

「是你讓我說的。」裴謝堂見她那副厭惡的樣子,搞不明白這人怎麼就盯着自己不放,謝依依的事情,大家都跟她解釋得很清楚,着實不知道這人氣什麼,她不客氣的開口:「大姐被溫家人害死了,你不找溫家人報仇,卻擰着我不放,你到底是姓溫,還是姓謝?又或者說,你心裏對溫家還抱着期望,巴不得溫家看在大姐的份上,將你娶進門吧?」

「你含血噴人!」謝霏霏渾身的血液刷地竄上了頭頂。

她抬手指著裴謝堂,連嘴唇都在啰嗦:「你以為我是你,是個男人就上趕着要?」

「哦?我至少還要到了,哪像你,連趕着去要的資格都沒有。」高行止的牙尖嘴利比之謝霏霏不知道強了多少倍,裴謝堂哪會被她激怒,笑着還擊。

謝霏霏氣得幾乎暈倒。

隱隱約約的,目光同裴謝堂對望,就好像被她看穿了自己的心事一般,羞,惱,恨,種種情緒在謝霏霏的腦袋裏一閃而過,對裴謝堂的厭惡就更深了幾分。

她推開侍女的攙扶,咬着牙:「謝成陰,你不要太得意,我告訴你,就算大姐不在了,沒有我娘,我一樣會跟你斗到底。我不喜歡你,死都不會對你服軟,咱們走着瞧!」

「是啊,不依靠你娘和大姐,你還能依靠溫宿。」裴謝堂輕笑:「我給你個建議,這個時候的溫宿最是脆弱了,想想家裏出了這麼大的事兒,又都全部是他惹出來的,再加上大姐的一條命,他心裏指不定多難受。你作為受害者的家屬,去對他溫言軟語幾句,說不定他一心軟,就准你近了他的身。二姐,你可要把握住機會。」

說罷,再不看謝霏霏一眼,轉身走了。

就謝霏霏這種智商,不值得她斗。

謝霏霏咬着牙,惡狠狠的目送裴謝堂走開,心裏就跟吞了蒼蠅一樣難受,偏偏說不出來,別提多憋屈。

但裴謝堂的話卻好像有毒,一點點的滲透在她的心裏。

近了溫宿的身?

謝霏霏冷笑,她沒那麼蠢,要是從前,她對溫宿這樣的世家公子的確有過旖旎遐想,但那時候謝依依在,溫宿又眼光高,她只得將這些藏着。如今,溫宿名聲已經臭了,溫家人如今憎恨謝家人,她不會送上門去自討苦吃。

要近,她就近淮安王的身!

沒理由謝成陰能做到,她就做不到!

謝成陰喜歡王爺,她就偏偏要去搶她最心愛的!就算搶不到,也能氣死謝成陰!

「錦兒,走,咱們去淮安王府!」謝霏霏咬着牙,一轉身便道:「從今以後,我就跟謝成陰對上了,我絕不會讓大姐白死!」

錦兒是從前謝依依的婢女,謝依依死後,謝霏霏捨不得她,便將自己屋子裏的一個丫頭換了錦兒過來貼身伺候。

一主一仆向著淮安王府走去,謝家,裴謝堂卻是喜不自禁的進了家門。

籃子等關上了滿江庭的門,才怒道:「小姐,二小姐說話真是一點都不中聽,大姐的死跟小姐有什麼關係,至於遷怒到小姐嗎?」

「你知道她是遷怒,以後就躲着她一點。」裴謝堂眯起眼睛:「二小姐不比大小姐聰明,她沒什麼辦法的。」

「話是這麼說,但氣還是一樣嘔的。」籃子不開心。

裴謝堂笑她:「你要總是慪氣,遲早有一天要把自己氣死。我跟你說,你要是生氣,人家就稱心如意,你這不是變着法子幫了小人,為難自己嗎?」

「就小姐的歪理最多!」籃子失笑。

不過,歪理也是理,轉念一想,裴謝堂說得對。

籃子很快笑道:「小姐,方才你跟王爺進宮那麼久,你們幹什麼去了?奴婢在宮門口等著都不知道發生了什麼,回來你們也不說,奴婢只聽到賜婚幾個字。是不是陛下要給你和淮安王爺賜婚?那小姐以後就是王妃啦!」

「你開心嗎?」裴謝堂捏着她的圓臉蛋。

她還記得自己剛剛復活到謝成陰身上的時候,籃子那一派的嘮叨勁,一個勁兒的就想着她好了起來,就能名正言順的嫁給溫宿,過上好日子。

籃子連連點頭,眼裏盪起小星星:「奴婢是替小姐高興。王爺待小姐好,小姐又喜歡王爺,大夫人知道了,一定很是欣慰。」

裴謝堂沒繼續說。

她在等,等賜婚的旨意到了,她的第三步就可以開始。

如今朱信之正在歡喜頭上,等婚事已成定局,她再慢慢的用行動告訴他——

她,不喜歡他;她順着他,都是為了淮安王妃的頭銜,都是為了能吃飽穿暖。

那時候,朱信之的表情一定很精彩。

。 」小老闆,來一包煙。「一個小戰士剛剛從外面回來,也沒有回去換衣服,轉到她這邊來買煙。

」今天又出去了,現在還有變異的人?「其實當初通知的時候,都是將個一個人的單獨關在一邊,等到那外暗不天日的黑夜過後,沒有變異的軍人,才開始將那些人放出來,一個個的檢查,將沒有變異的人類全部都接到基地里。

基地之所以會空出來那麼多的地方,也是因為基地里也有很多人變異了,那些人要被拿去處理,房子自然就空出來了,也就能接收更多的人過來,那些人也已經和變異種分開了,進入到基地里,也能讓他們減少一部分的工作。

現在這些已經有異能的戰士們,每天都要出基地去接外面那些人,好在前面因為封城的原因,外面都是沒有車的,車子在外面想要怎麼開就怎麼開,車出去之後就那些小區里的人,一個個人接出來,很多的變異人都是因為他們自己沒有注意到,讓變異人進入到了家門裏面。

小區的通道里,一直都是有人守着的,每一層都有一個人守着,那就是一個小的鐵屋子,在變異過後的第一時間,這些人就會對小區每一層進行一次清理,再將所有守着的人都集中在一起,就這樣一點點的推進,在戰士們過來的時候,他們已經清理了一部分樓層。

」對呀!再過幾天這邊的人也會住滿了,你這邊的生意也會越來越好的。「小戰士帶着靦腆的笑,接過煙往自己住的地方走去。

林綿綿聽到了,也沒有當成一回事,笑笑就那麼過了,轉頭又開始坐在那裏發獃。她最近天天就是打遊戲守店,每天還要將店裏的東西清理一次,實在有些麻煩了,要是能來一些人將這些東西部全都買走就好了,這樣她就可以定下每天要賣的東西是什麼,只賣多少東西,那些多出來的東西全部都不會再賣,將她按排的東西賣完了,就關店休息,這樣的生活才是她想要的真正的鹹魚一般的生活。

還沒有等林綿想完,就有人過來買東西了。

」老闆,這個可以購買東西嗎?「有人點開特定的APP想要給林綿看一下可不可以付款,最近付工資的時候,除了可以付食物之外,就是可以會這種拼點,聽說有很多人更加喜歡這種拼點,可以到周邊的店裏購買自己喜歡的東西,王飛飛只換了一點拼點,其它的還是換成了食物,她就是想要看看可不可以換,如果可以的話,她也想要存一些拼點,要是遇到有什麼事情,也能拿拼點過來購買東西。

」可以的,想要購買什麼在這裏掃一下付完款就可以拿東西。「這東西是那三天就完成的一個APP,普通人也可以用。

當然最開始的時候上面是想要讓所有人都可以有拼夕夕APP,沒有想到這個分享是有限制的,每個人只能分享五次,並且只有前面一百位有分享許可權,其它的就只有消費滿一千萬才可以得到一個分享機會。

林綿綿這裏有主頁,可以看到有那些人有APP,也可以看到那些人消費了多少,從這個介面上看來,現在消費最多的就是她了,誰讓她特別有錢,看到什麼喜歡的就直接購買了,放在空間里也可以,要是用不完也沒有關係。

就是現在放在明面上的貨物有點麻煩,如果不將這些賣掉,她每天都得將店裏的貨清一次,真的是煩都要煩死了,只希望這些人能快點來購買這些東西。

小姑娘本來只是想要看看,沒有想到還可以像原來一樣掃一掃就可以選自己喜歡的東西,真的是沒有想到呀!因為這個她開始翻看起來,突然就發現了裏面有女孩子每個月都要用到的東西,這個她是真的有需要呀!

剛剛存下來的一點拼點,直接被用掉,小姑娘將東西放在包包里,一邊往回走,一邊在心裏想着,到底是怎麼走到這一步的,怎麼就將好不容易省下來的拼點用掉了,她覺得特別心痛,但是她還不好說什麼。

回到家裏小姑娘的媽媽正在生理期,現在家裏已經沒有辦法購買到衛生巾,好在媽媽以前還存了不少這種東西,但是這種東西用一點就少一點,再不節省一點,以後可怎麼辦。

」媽,不用節省了,這東西可以購買到。「小姑娘小臉紅紅將東西拿出來,他們家裏就只有她和媽媽兩個人,爸爸出差國外還沒有回來,她已經是一個大人了,自然是要好好的照顧媽媽。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