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表面上,以城主府為主。

2021 年 1 月 7 日

但是,事實上的情況,卻是人所皆知,仍然是以古劍府派駐的劍道場為主。凡是能夠主持一座城池的劍道場,都是古劍府的重要人物,精英級別的內府弟子。

如此一來,雖然沒有一個高度集權的王族,世襲罔替地統御各大城池,從而達到統治這一片土地的目的,但是,古劍府的權力卻做到了更加集中,完完全全,由各大城池的劍道場為點,最終輻射,集中在古劍山谷鐘的古劍府!

古劍府,又分為內府、外府。

摒除了原本在名義上地位相等的左右兩府制度,改為如今一高一低,明確分化,以修為為評判標準的內外兩府制度。

外府弟子,只要修為達到標準,即晉陞到達劍師的境界,則立刻就可以晉陞到達內府之中。

不但有專門的晉陞典禮,而且,還會有更加高深的劍術功法,各種修行的資源,賞賜下來,供給內府弟子使用。

現如今的古劍府,奪取了原本的上揚王族,以及揚名道的一切資源,整個勢力範圍內的一切資源,也都由古劍府擁有,進行分配。

而且,還專門派遣人手,進入到亂陰山的外圍,開發資源,是的古劍府雖然人數暴漲,但是卻仍然是可以維持資源的敷用。

古劍府。

外府。

如今,古劍府外府之中,負責事務的是兩人,都是外府府尊,陳林,在離開古劍府,去往蘭蒼世家,參加蘭蒼大會之前,親自指定的。

在古劍府之中,陳林指定的事情,可以說,就算是各位元老,府主燕無忌,副府主魚玄真,都是不會否定。

現在,負責外府的,是燕蓉和梁錚。

這兩人,一人是府主燕無忌的女兒,另一人,則是陳林的五師兄,也是副府主魚玄真的弟子。這兩個人,身份非同一般,來管理外府實務,同時,還有另外的一些人員輔佐,也算是可以勝任。

這一段時間,古劍府外府的事務,可以說是比內府還要複雜,龐大。因為,外府不但是要負責劍士之境的弟子的修行,各方面的統籌安排,還要面對著源源不絕,數量驚人的尋求加入古劍府的人!

這些人,多數都是古劍府勢力範圍之內,各方趕來,有志於劍修的年輕人。

甚至,還有遠道數千里,上萬里之外,從其他地方,比如炎鋒國境內,長途跋涉,終於趕來的人。

都是聽聞到古劍府的崛起,甚至,和百劍閣一戰,不但是沒有失敗,反而是令得百劍閣狼狽退去,從而心生仰慕,前來尋求拜入古劍府之下,修行劍術。

人員的篩選、甄別,極為艱難。

梁錚這樣慵懶的人,現在也變得極其勤奮。

只能說,人都是被逼出來的!

梁錚苦悶嘆道:「小師弟這一去,真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回來?他要是再不回來,我真是忍耐不住,要去找師尊還有府主,請求再派人來幫忙了……」

「是啊,陳林不知要什麼時候,才可能回來呢。」燕蓉,這位原本嬌蠻的府主之女,現在也完全變化,整個人的氣質,都有所不同,眸光之中,都顯現出來一種精明、強悍的味道,通曉事務,處理任何大事,都不會有問題。

「這大平原,號稱有十萬里方圓,去往蘭蒼世家,當然是數以萬里,而且,他們還要經過秋山國,才會前去……等到蘭蒼大會之後,才會回來。」燕蓉搖了搖頭,「我聽府主說,這蘭蒼大會,歷來都是兇險重重,不知道,陳林他們……」

現在,燕蓉今非昔比,深刻知道自己的身份。

比如,在外人,在公開的場合,她稱呼燕無忌都是「府主」,忽略掉自己是府主之女的這一重身份。

毫無疑問,這一點,令得她一起管理外府,有了更深刻的權威,令人信服。

「不用擔心。」梁錚呵呵一笑,「小師弟固然是天才絕世,但是,他畢竟才是劍師之境么?我也聽說了一些那蘭蒼大會的事情,這一場盛會,小師弟不過是去長一長見識而已,一應事情,都有餘元元老做主呢,肯定不會有什麼危險的。」

「這樣當然最好啦。」燕蓉笑道。

梁錚忽然促狹笑道:「燕蓉師妹,我看,你應該擔心的,不是小師弟的安慰,而是小師弟和那位秋山國的公主……嘿嘿,他們可是早就相識的故人,而且,好像還有救命之恩,似乎親密得很呢!」

燕蓉如今,一副英氣勃勃的模樣,聞言也是忍不住頰上微紅,旋即嗔怒道:「胡說!人家是秋山國的公主,北方風家的嫡系子弟,陳林就算再厲害,我們古劍府卻和那風家,秋山國,實在差的太遠啦,有什麼好擔心的?」

她如今落落大方,倒是一點兒也不避忌,直言不諱,絲毫不在意承認自己對陳林的那一份心思。

的確,古劍府之中,對陳林心存遐思的年輕女子,不知道有多少呢。

正當此時,忽然有弟子進來稟告。

「稟告二位副府尊,血劍軍從亂陰山回來了!」

梁錚目光一動,立刻道:「血劍軍是府尊大人的親屬軍隊,府尊大人臨行之前,有專門的交待。你立刻下去,安排人手,最妥善地安頓血劍軍,請血劍軍的兩位副軍長來相見,同時看一看,血劍軍這一次的損傷情況,要妥當安排。血劍軍這一次的收穫,也仍然由他們自己安排,按照我們古劍府統一制定的標準,給予兌換他們一切所需之物!」

「還有……」燕蓉立刻做出補充,「血劍軍這一次,損失的人手,需要進行補充,就從這一次我和梁錚副府尊親自挑選的那一批新弟子之中,選擇最優秀的那一批,由血劍軍自己決定選取!」

「是!」

那彙報的弟子,立刻下去,去處置此事。

梁錚失笑道:「小師弟的這一支血劍軍,也不知他是怎麼訓練的,竟然那般厲害,每一個人的修為,都提升的極快,就算是深入亂陰山,每次損失也都很少,收穫卻巨大。而且,他們都頗為倔強,號稱除了小師弟的命令,就算是府主的話,他們也不聽!尤其是那兩個副軍長,牛永望和賀俊偉……」

「是么?」

突然,一個輕快的聲音響起,回蕩在這座古劍府外府大殿之中,「看來,牛永望和賀俊偉二人,對我的命令,都執行得很好。還有你們,五師兄,燕蓉,沒有想到,你們也磨礪得今非昔比,都有了極大的進步。」

這聲音來得突兀。

「誰?」梁錚和燕蓉,都是十分震驚。

這是外府大殿,有高手守護,任何人都難以輕易進入。

然而,緊隨其後,他們便是反應過來,驚喜不已:「小師弟?」

「陳林!」

唰!

外府大殿之中,幾乎是憑空出現一般,就出現了五個人。

余元元老,莫川,許尹。

還有風清霜,梁錚和燕蓉,都是認識的。

除此之外,還有一名妙齡少女,姿容絕色,神態清冷,他們卻是不認識。

在這名少女和風清霜之間,一名白衣少年,氣質如劍,目光卻溫潤如玉。

不是別人,真是陳林。

「小師弟,這麼快,你就回來了?」梁錚大喜,忙不迭地奔過去,「還有餘元元老,哈哈,師姐你們也回來了,哦,清霜公主,又見面了……」

燕蓉也是極為歡喜,連忙過去,與陳林等人相見。不過,她的目光在風清霜,還有另外那名少女身上,輕輕一掠而過,旋即,便是有些遲疑,眼神中就有了一絲古怪。

陳林微笑著,直接走過去,笑著說道:「五師兄,燕蓉,我們回來了。」說話直接,他絲毫沒有停留,直接走上最高處。

那裡,一張寶座。

外府府尊的大位!

除了他,沒有任何人可以坐。

陳林立在座前,神色忽地一沉,淡淡說道:「大事將起,時不我待,正事要緊。五師兄,麻煩你吩咐人,去內府通傳,就說我們回來了,我先處理一點外府事情,再去內府,見過府主和師尊。」

「啊?」

梁錚一愣,「小師弟,這麼急?不用先見見師尊,還有大師兄他們么?」

這時,余元元老卻含笑道:「副府主要處理外府事務,我不便在此,這就回去,不如我順便告知府主他們吧。」


陳林沒有任何猶豫,就淡淡道:「好,有勞余元元老。」

說話直接,他顯現出來從容淡定,指使一名古劍府的資深元老,彷彿是理所當然,甚至回到古劍府之後,第一時間不去拜見府主,也顯得並不在意。

突然之間,梁錚和燕蓉。

甚至和陳林一路同行而來的莫川、許尹,風清霜等人,都是猛地一下驚覺。

陳林的變化,其實比他們更大!

他就站在那裡,氣質卻不同往常。

那代表著力量。

也代表著權位,遠勝以往!

… 「梁錚師兄,麻煩你動手,幫助我擬定金書。」

陳林忽然說道。

「金書?」

梁錚登時一愣。

古劍府中,金書,只有兩種。

一種,是鐫刻著需要長久保存,代代相傳的劍術、功法,古劍府的各種相關條例、律法,才會用到金書。

另外的一種,則是由古劍府的高層,下達的命令,要銘記下來,成為規矩,才會需要擬定金書,永久記載。

現在,陳林讓他幫忙,擬定金書,那麼,當然是只有一種可能,就是後者。

如果是陳林又有新的功法,要傳承給古劍府,那肯定是自己親自動手,不會是讓他代為擬定。

不過,梁錚並沒有遲疑,立刻就答應道:「好,小師弟你是我們古劍府的副府主,更是有天大的功勞,完全有資格擬定金書,訂立規矩,就算是府主,元老們,也不會反對的。」

說話間,梁錚立刻從日常他和燕蓉處理外府事務的專用玉案下,取出來空白用的金書。

古劍府百廢俱興,又重新劃分內府、外府,時常都有新的規矩,訂立下來,包括從內府之中,由元老、府主、副府主等人,確定下來的規矩,傳達到外府,要求進行實施,都是通過他這裡,鐫刻成為金書,通行整個外府。

「好。」

陳林略微點頭,就開始說道:「第一道金書,從今日開始,我古劍府設立客卿元老,凡是一切外來投效之人,只要修為足夠,由我與諸位元老,府主,各位副府主,親自評斷,從而立為我古劍府客卿元老。凡是客卿元老,府中以最優待遇供奉,比同府中元老,不得怠慢。」

「是!」

梁錚精神一震,迅速在空白金書之上,擬定下來陳林所下達的令諭。對於這一點,他也是認同。

古劍府今非昔比,而且,肯定還會有更大的發展,註定會有更多的外來者尋求加入,其中不乏有修為強大的人物,甚至有大劍師境界的高手。

這種人物,當然不能直接收入府中,列為弟子。

無論是出於待遇安排,還是是否能夠信任,都不合適,這客卿元老的設立,正好合適,待遇從優,但是,畢竟卻是客卿,從身份、許可權上,也作出了一定的限制,更為穩妥。


陳林繼續說道:「風清霜、琴詩音,這二人,皆列為我古劍府客卿元老……」

他略微停頓,就又補充道:「這是我個人提議,按照規矩,這一道認命金書,稍後轉呈燕府主,魚副府主,以及各位元老審議,通過之後,擇日舉行禮儀,聘請她們二人,正式成為我古劍府第一位和第二位客卿元老!」

陳林說話之間,語氣堅定,蘊含著一種不容置疑的味道。

雖然說,這只是他的個人提議,要提請燕無忌,魚玄真,還有各位元老一併審議,獲得通過之後,才正式確立、聘請,將風清霜和琴詩音二人,聘請為古劍府最初的兩位客卿元老,但是,當場之中,所有人都分辨得出來。

陳林的話,不容否定。

古劍府上下,任何人都不能夠否認他的決定。

梁錚略顯一絲遲疑,燕蓉更是小心道:「陳林,這樣……不太好吧?要不要等你見過元老,府主之後,再下這道金書?」

風清霜,她是曾經見過的,也有所了解,然而,那叫做「琴詩音」的女子,她完全不知道是什麼來頭,貌似同陳林頗顯親密。

「不必了。」

這時,開口的卻是莫川,她笑吟吟道,「燕蓉師妹,你不用擔心,如今的小師弟,早就不是離開古劍府之前的他啦。現在么,不要說是區區一道金書,我看,就算是小師弟立刻登位府主大位,也沒有什麼不妥。」

「啊?」

燕蓉登時大吃一驚。

這是什麼意思?

那外府府尊大位之上,陳林含笑說道:「莫川師姐,不要胡說,府主大位,須得精擅管理,能夠協調府中各方面事務的人,才能夠擔當,可不僅僅依靠修為,就足以勝任,我對府主之位,並沒有什麼興趣。」

陳林擺了擺手,掠過這一問題,繼續說道:「下一道金書。」

「好!」


梁錚趕緊準備下一份空白金書。

陳林道:「即刻開始,從古劍府本谷之中開始,麾下各大城池、劍道場,全部進入最高戰備狀態!」

他此話一出,燕蓉、梁錚二人,都是立刻陷入到極度震驚之中。

最高戰備狀態?

難道說,不久之前,古劍府才連戰上揚王族,揚名道,甚至是百劍閣,現在,又有惡戰即將來臨?

陳林面對著他們的疑問,卻是並沒有多說,而是徑直道:「好了,事情暫時就到這裡。梁錚師兄,你再去給我準備一些空白金書,越多越好,我有一些劍術、功法,要記錄下來,傳承給府中。你準備好之後,直接送到我原本所居處,等著我用。

除此之外,在我出來之前,任何人都不要找我,只有你一人,負責在外面,等著我給你的金書,轉交給府主,師尊,還有各位元老。」

說話之間,陳林在府尊寶座之上,突然之間,向前一步踏出。

下一刻,所有人的眼前,便是已經失去了他的蹤跡!

唯有他的聲音,回蕩在當場:「莫川師姐,清霜和詩音二人,就麻煩你代為安排,等我出來,再見過府主和師尊,正式收他們入府,才好立為客卿元老。」

……

呼啦……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