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衝天一劍砍下炎龍蛇的蛇頭,體外岩漿層被擊潰,就像是被拿走摒棄奪走鎧甲,炎龍蛇再沒有對抗衝天的資本,甚至連它想重新逃回岩漿里都來不及,衝天才不會做出放虎歸山的事情。

2021 年 1 月 8 日

收起一米長的小小炎龍蛇屍體,帶走衝天繼續前進。

有少許不懷好意的人,在看到衝天殺死的竟然是炎龍蛇之後,也都偃旗息鼓的悄悄退走了。

哼!

衝天看到冷哼一聲,剛才他就一直在小心,只要有人敢伸手他就敢剁。

甚至其中還有一個神通境強者,大概認為即使能拿下,招惹這樣一個不弱的築基強者不值得。

嗯?

衝天猛然看到一撮小草,只有巴掌大的一從小草,看起來就像是一團火焰一般生長在岩漿中。

龍溪草!

是一種十分珍貴的靈藥,不僅藥效非凡,而且生長條件也十分苛刻,第一必須是極熱之地,最好就是岩漿中,或者是地熱溫泉邊也勉強,第二就是必須要有龍的氣息,不管是真正的巨龍,還是擁有巨龍血脈的高級妖獸。

能符合以上兩種條件的,少之又少,因而龍溪草的數量也十分稀少,每一株都是價值驚人,比剛才拿到的熒光石靈菌只高不低,這一簇至少有三株生長在一起,也算是一筆不菲的財富了。

然而就在衝天伸手去採摘的時候,轟然一聲巨響,一個火紅的身影直撞而來。

赫然是一條長達五米多的,背後有一對短小的,甲殼一般翅膀的蜥蜴一般的妖獸。

火龍蜥,是一種築基巔峰的妖獸,擁有稀薄的龍族血脈,龍溪草對它的成長幫助非常非常大。

事實上靈藥的生長,散發出的氣息對很多妖獸來說,都是促進它們力量成長最好的催化劑,也就造成了很多靈藥附近,都會有一隻強大的妖獸守護,藉助靈藥散發出的藥力成長起來。

任何想要打靈藥主意的人,不管是人還是妖獸,都會是它們的敵人。

轟!

玄龜盾出現,火龍蜥一頭撞到玄龜盾上,在醫生轟然巨響聲中掉落岩漿。

噗!

一道細長的岩漿激射,就像是一道箭矢一般,是火龍蜥特有的絕技,岩漿飛箭威力十分驚人。

衝天一側身避開,然而眼前火光一閃,赫然是火龍蜥,已經一頭撞到他面前了。

火龍蜥背上的甲殼一般的翅膀,並不適合長途飛行使用,然而短途加速的時候卻十分犀利,能夠把速度驟然提升到十分恐怖的地步,而且十分鋒利,甚至堪比地級的飛劍的鋒利和堅固。

轟!

倉促之下,衝天用玄龜盾抵擋,結果真箇人都被轟飛出去。

嗖!

還沒等他反應過來,已經有一道犀利的劍氣從他背後射來,竟然是有一個修鍊者,看有機可乘展開偷襲,讓衝天根本就來不及反應,只能再次用玄龜盾硬抗,結果轟然一下砸進岩漿中。

你死定了!

被砸進岩漿中的衝天咬牙,然而他沒有立刻上去,而是深入岩漿同時收斂氣息。

作為一個強大的築基期修鍊者,雖然在岩漿中並不舒服,不過還不會受到岩漿高溫的傷害。

悄悄的向遠處潛伏,他斷定剛才偷襲他的人,不會輕易離開。

而且偷襲他的人儘管黑巾蒙面,可是給他一種十分熟悉的感覺,肯定見過不止一次了。


根據剛才的記憶,他在岩漿之下遊走了一會兒,然後悄悄的來到岩漿表面。

安全!

並沒有人注意到他,飛身而上,馬上趕回剛才被偷襲的地方,遠遠就聽到一陣嘶吼聲。

是偷襲他的人,和火龍蜥正在激烈戰鬥,打得難分難解,距離很遠就能被他們的聲勢吸引。

「流火劍術,是明心劍宗的同宗弟子?」在遠處看了一會兒,衝天就發現偷襲他的人施展的劍術,竟然是明心劍宗的一種武技,在魔劍峰上也有人掌握這套劍術,施展起來威力驚人。

難怪眼熟,偷襲他的人很可能就是明心劍宗的人。

衝天的崛起,就是魔劍峰的崛起,宗門分配的資源就會向魔劍峰傾斜,而每年宗門分配的資源總量,是不會有大變化的,分配到魔劍峰的資源多了,分配給其他主峰的資源就會相應減少。

更何況還有一些其他的影響,所以有很多人不想他成長起來,以金武夷為首的人就是。

因而對於有明心劍宗的人想他死,衝天一點都不奇怪,甚至瘋魔老人也有預料讓他放手而為。

嗖!

火龍蜥一閃而過,在偷襲者左肩膀上,直接划走一片肉,甚至還有一塊骨頭。

強勁的力量,也帶走了他的蒙面巾,讓衝天看清了他的樣貌,赫然也是一個熟人。

此人姓方,曾經有過兩面之緣,在魔劍峰下群毆衝天的時候,人群中就有此人的存在。

不過當時衝天力壓群雄,以壓倒性的優勢震懾眾人,方姓弟子並沒有出手的機會就結束了。

啊!

方姓弟子慘叫一聲,他沒想到火龍蜥的戰鬥力如此強大。

剛才的機會實在是太好了,衝天被撞飛得的時候,是最佳的偷襲時機,他想也沒想就出手了,然後想殺死火龍蜥取走龍溪草的時候,才發現不對,眼前這隻火龍蜥比記載中的強很多。

方姓弟子馬上就明白了,火龍蜥吸收了足夠的龍溪草的藥力,戰鬥力大幅度上漲遠超應有水準。

早知道如此,他就晚點出手,事到如今只有一個辦法,走!

然而他忘記最重要的一點,火龍蜥的短途衝刺速度,可以瞬間就達到一個十分恐怖的程度。

他剛轉身,還沒來得及達到最快的速度,就聽到後面一陣風聲不善。

去!

方姓弟子想也不想,回頭,就扔出一個巴掌大小的印章,投射出青銅一般的顏色。

印章瞬間膨脹到一人大小,擋在他身後爭取時間,然後轟然一聲撞到火龍蜥激射而來的身體上。

青銅印章直接被撞飛了,不過衝天的眼睛一亮。

青銅印章一看就不是凡品,上面的九條龍栩栩如生,不過看起來並沒有煉化完全。

初步煉化的法器,可以收進身體,不過在運用的時候,會產生諸多不便,威力也不會很大。

搶過來!

儘管只看了一眼,衝天就能斷定,青銅印章的品質很高,甚至不在他的煞蓮劍之下。

方姓弟子使用青銅印章,仍然被火龍蜥強行撞飛了,不是法器不行,而是他自身的能力不足。

啊!

一聲慘叫,方姓弟子的右臂連同肩膀,都被火龍蜥刀鋒一般的翅膀斬落。

嗖!

火龍蜥一轉身,賺回頭來,刀鋒一般的翅膀直奔方姓弟子。

他當然不會放棄抵抗,然而運用他剛剛得到的青銅印章的時候,才發現青銅印章不聽指揮。

「你……是你……」令他大驚失色的是,有一隻巨大的手掌,把他的青銅印章牢牢的抓住了。

是衝天,遠遠幻化出一隻力量形成的大手,抓住青銅印章。

儘管法寶的掙扎,令大手有點晃動,可是短時間想要掙扎出去,不可能,而他要的就是如此。

「放開我的九龍印!」方姓弟子近乎祈求,火龍蜥殺過來了,如果不能馬上使用青銅印章抵擋,只有一個字,死,然而他沒有餘力奪回被抓住的青銅印章,只能寄希望於衝天一時心軟。

面對方姓弟子的祈求,衝天不為所動,對於要殺他的人,衝天才不會做出資敵的事情。

嗖!

一顆人頭衝天而起,方姓弟子被衝天的突然出現,驚嚇了一下,結果戰鬥反應稍慢了一點點,被火龍蜥刀鋒一般的翅膀從脖子上劃過,犀利的刀鋒一般的翅膀,當然不是他能抵抗的。

人死燈滅,九龍印頓時成為無主之物,被衝天拿走。

剛拿到手,衝天就感應到九龍印的不凡,上面的九條龍,竟然散發出一股若有若無的威壓,青銅一般飽滿的色澤,充滿了大氣和古樸,印章上不滿神秘玄奧的圖文,宛若流光一般律動。

果然是好法寶,至少是地級上品,甚至是極品!

衝天十分興奮,看九龍印的煉製工藝就知道,是上古產物,最大的可能就是在死城中的收穫,所以才沒來得及煉化,否則剛才偷襲的時候使用它,衝天即使是死不了也會被強大的法器重創。

此時火龍蜥也發現衝天,頓時對衝天發出一聲怒吼,它當然不會忘記剛剛和它戰鬥的衝天了。

吼!

屢次三番有人惦記龍溪草,火龍蜥暴怒,身上竟然升騰起一層薄薄的火焰,化作一道紅色火焰,帶著呼嘯刺耳的風聲,凌厲的殺機撞過來,赫然帶動下方的岩漿,形成一道灼熱的巨浪。 山河印!

衝天意念一動,火龍蜥面前就出現一座小山,甚至比它本體還要大很多,轟然一聲撞到一處。

火龍蜥當場被撞飛出去,在和方姓弟子戰鬥的時候,已經把它的體力消耗大半,再和衝天戰鬥的時候,戰鬥力已經大幅度下降,所以被山河印一下撞出去,翻滾著倒退出去二十多米。

還沒等火龍蜥反應過來,一到火紅的圓盤已經殺到,正中火龍蜥脖子下方。


噗!



頓時在火龍蜥脖子之下,切開一道巨大的傷口,鮮血淋漓。

緊接著就是一道銀光,煞蓮劍一閃而過,從傷口中刺入,從火龍蜥腹部穿出來。

火龍蜥嘶鳴一聲,掉落岩漿,在煞蓮劍穿過它的臟腑的時候,已經徹底摧毀它的內部器官。

拿走龍溪草,衝天繼續前進,實際上他此刻最想做的,是首先煉化九龍印。

一旦九龍印被煉化,他的戰鬥力勢必有一個大幅度的增長,然而現在根本就沒這個時間去做。

啊!

前方傳來一聲慘叫,是一個修鍊者,被岩漿中噴射而出的一道火龍燒成灰燼。

此時有近百修鍊者,集中在這裡,不時打出一道攻擊,然後被前面浮現的一道火紅護罩擋住。

而剛才被燒死的修鍊者,有點不自量力,貿然衝出去,結果被一道超強火焰燒成灰燼。

陣法!

眾人都被陣法擋住了,然而沒一個人願意離開,有陣法守護的地方,必然有價值驚人的寶物。

衝天猛然看到,魔女也在陣法外圍,距離他只有不到五百米的距離。

回憶從謝繼祖處得到的資料,很快衝天就辨認出眼前的陣法,上古陣法熔岩聚火陣。


此陣最大的特點,是以地脈火力為原動力,只要地火不息岩漿不幹,陣法就不會失去動力。

衝天有九成把握,龍蛋就在陣法中,因為此陣還有一個很強大的能力,就是源源不斷聚集火力,能為龍蛋的孵化,提供充足的力量,否則千萬年過去,龍蛋可能早就力量枯竭而亡了。

嗖!

就在此時,魔女拿出一把火紅的小斧頭,看起來就像是紅色寶石雕琢而成。

一斧劈下去,頓時蕩漾出一股奇特的力量波動,淡紅色的強力護罩,竟然被劈開一條裂縫。

魔女一閃身就衝進陣內,馬上就有人反應過來,緊隨魔女從裂口中衝進大陣消失不見。

不過熔岩聚火陣的修復能力驚人,護罩上被劈開的裂口,僅僅不到三秒鐘就癒合的不能過人了。

噗!

有人想到另外的辦法,一頭紮下岩漿,想要從下方過去。

「又有人去送死了,如此明顯的破綻怎麼可能存在?」

「就是,剛才就有人嘗試過了,結果屍骨無存,下去就是死。」

「剛才你們不是也要下去,要不是行動慢了一點,有人搶先一步你們還能在這說風涼話嗎?」

衝天聽到議論的同時,岩漿之下發出一聲慘叫,緊接著衝出一個人形火炬,飛上半空慘叫,就是剛才衝進岩漿,企圖從陣法下面尋找突破口的修鍊者,不知道怎麼倍超強火焰焚身了。

轟!

又有一個人,拿出一件錐形的法器,竭盡全力之下,也在護罩上開出一個洞,竄進去!

有兩個人的經驗,衝天知道在沒辦法破陣的情況下,只能學魔女強行突破者陣法的防禦了。

不過他有點不明白,上古熔岩聚火陣,按說非常強大,怎麼會被區區的築基期強者突破呢?

想不明白,衝天拿出炎月刀,疾速旋轉之下強行突進,也開出一到可以容納他通過的裂口,此時其他人也紛紛效仿,不過能最終成功進入大陣的,只有少數人,多數都破不開陣法護罩。

「好熱!」陣法內的溫度極高,火爐一般,甚至讓築基四重的衝天,都感覺到有點要出汗了。

肉眼可見的,在岩漿表面有一道道火焰,就像是一道道溪流一樣,向陣法中心方向流淌過去。

先行闖進來的人,全都爭先恐後的直奔陣法核心的方向,有寶物,只會在陣法核心存放。

不過闖進來的人,有一小半是神通境強者,大部分都是築基期高階,衝天差不多是修為最低的。

「滾開,別擋路!」一個趕到比較晚的築基期八重強者,催動他的法器橫中直撞的一路向前。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