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行進了近千里的距離,宇文天看到了一個巨大的灰暗的空洞,彷彿天穹破了一塊,又彷彿是一個灰暗的霧氣漩渦,覆蓋萬丈範圍。

2021 年 2 月 2 日

宇文天感受到那裡面似乎有一些特殊的東西,引起了神秘黑珠的異動。

稍作思考,宇文天大步向前走去,他不知道裡面有沒有危險,即便是有,他也決定要去看看。

在一顆無畏之心的驅使下,宇文天走到了灰暗的漩渦之前,停下了腳步,他釋放出了神識,試圖穿過黑色的漩渦。

「嗡!」

一股極為恐怖的氣息壓來,欲將宇文天壓到在地,然後碾壓成虛無。宇文天咬緊牙關,使出渾身解數,昂首挺立。

他怎可屈服?

他身懷傲骨,寧折不彎!

只是,那股氣勢實在是太恐怖了,比傲天聖帝的氣勢要恐怖無數倍,在宇文天看來,天塌下來也沒有這麼恐怖。

「噗!」

噴出了一口鮮血,宇文天全身的肌肉已經綳得緊緊的,青筋凸起,身上的衣服漸漸化為碎片。

他的雙足已經深陷地上是黑石里,但是那股氣勢卻依然沒有退去的意思。


宇文天丹田中的罡氣用盡了,他便使用龍之力來抵禦威壓,知道龍之力也難以堅持之時,他便調動骨晶之力。

似乎感應到了這種強橫的壓力,宇文天身上的傲骨顯威,散發出無比狂傲的氣息,但這只是堅持了一炷香便被那種恐怖的氣息完全壓制了。


這時,宇文天身後相處了一道殺氣騰騰的虛相,阿修羅聖皇之脊椎也開始顯威了,可是,它連半柱香也沒有堅持道,便土崩瓦解。

「吼!」

宇文天身後出現了一隻巨大無比的雷霆聖獸虛影,對著那無盡的黑暗之處咆哮著,替宇文天減去了不少壓力。

他將兩隻腳從石坑裡拔了出來,向著前方艱難地移動著。

一盞茶的時間后,宇文天身後的雷霆聖獸虛影消失,那種恐怖的氣勢再次降臨,差點將他壓倒在地上。

幸好關鍵時刻,宇文天的身周出現了三塊龜甲,抵擋住了那種毀天滅地的威壓。

同時,一隻巨大的玄龜虛影在宇文天身後顯現,眼中金光熠熠,與那種恐怖的氣勢對抗著。

藉此機會,宇文天服下了一把復氣丹,迅速煉化,然後大步向著眼前百丈的黑色漩渦移去。

又過了一盞茶多一點的時間,玄龜虛影也散去了,宇文天再次被壓進了黑石裡面,他身周的龜甲不停地顫動著,金色的光芒閃現,卻也無可奈何。

忽然,宇文天右手的食指上散發出來一股極為強大的浩然之氣,沒有一點殺戮死亡的負面氣息,儘是祥和,莊嚴。

那股欲將宇文天碾壓成灰的恐怖氣息,碰到佛骨舍利的浩然正氣,似乎遇到了對手一般,竟然生出了一團黑氣,劃出了一隻巨大的暗黑色魔手,向著宇文天抓來。

怎麼回事?

弒魔禁地!難道真的有魔存在於這裡?

感受到襲來的恐怖魔手,佛骨舍利立刻幻化出一隻百丈大是金色佛手,迎向了魔手。

「轟!」

恍若天塌地陷的感覺,大地劇烈震動,只不過三息之後便平靜下來,而宇文天的頭頂上,魔手和佛手正在對抗著,似乎難分伯仲。

就在這時,宇文天丹田中沉寂許久的神秘黑珠動了,它只是輕微晃動一下,一絲混沌之氣釋放出來,宇文天身周的壓力即刻消除。

而宇文天頭頂上對抗的兩種力量似乎感受到了混沌之氣的存在,微微的顫動著,一息之後,佛手散去,舍利之力回歸宇文天的食指,而那隻巨大的魔手,彷彿老鼠見到貓一般,化為一團黑氣,逃向暗黑色漩渦。

!! 只是,招惹了混沌之氣,豈可輕易放它離去。

「嗡!」

混沌之氣將百丈的距離化為零,剎那間便已經出現在了漩渦旁邊,那團暗黑色的魔氣來不及逃逸,便被混沌之氣吸收了。

吸收完魔氣之後,混沌之氣迅速回到宇文天的身上,繚繞在其身周。

所有的壓力都消失了,宇文天呼出一口氣,平復了急促的心跳聲,靜下心來,回味著剛才的一切。

太恐怖了!

這是宇文天此時的心情,也許他有無畏的心境,但是卻沒有無畏的實力。

那種恐怖的存在,雷霆聖獸無法奈何,傲骨無可奈何,阿修羅脊椎無可奈何,神秘龜甲無可奈何,也只有佛骨舍利可與之分庭抗禮,最終還需要神秘黑珠出馬,才可搞定一切。

宇文天不知道為何這裡叫做弒魔禁地,但是在他心裡,這裡應該叫做魔地才對。

他現在也終於知道為何那些絕世強者也無法進入其中,這等威壓,什麼聖帝,神帝之類的,依然堅持不了多久,便會被魔氣碾壓成虛無。

不過,讓宇文天疑惑的是,骨族和大自在王佛尊都來過這裡,按理說他們應該可以抵禦得住這種恐怖的魔氣才是,為何都選擇退走,餘生不再踏入此處。

骨尊或許會不低,但是大自在王佛尊應該完全可以抵抗得住這裡面的存在啊?

這便是宇文天疑惑的地方!

難道裡面還有天尊無法匹敵的存在?

宇文天這時才開始遲疑了,他猶豫著要不要進去,若裡面真有那種比天尊還強的存在,那自己進去無疑是送死,到時候神秘黑珠能不能鎮住對方,就很難說了。


但是神秘黑珠的異動,使得他不得不產生了進去的念頭。

最後關頭,宇文天咬咬牙,最終做出了決定。

進!

宇文天向著暗黑色的漩渦走去,百丈的距離,在之前或許是咫尺天涯,但在此時,卻只能是毫釐之遠。

數十息后,宇文天已經幾乎零距離靠近了暗黑色漩渦,他身上的混沌之氣縈繞,辨不清面目,有幾分神秘氣息。

而在他剛一觸碰道暗黑色漩渦的時候,那漩渦立即釋放出一股強大的排斥之力,欲將宇文天彈飛,可是將在他的身體差點跌倒的瞬間,混沌之氣流轉,那種排斥之力頓時消失,另一種吸引的力量出現,將宇文天拉扯進了漩渦之中。

……

「呼!終於出來了!」小古神情狼狽,走出了峽谷,看著眼前寂靜的青石之地,他有些莫名的恐懼,這連日來的逃亡之路,可謂是九死一生。

「不知道聖主現在在哪裡?」一出峽谷,他馬上想到了宇文天,隨即神識全開,搜尋著宇文天的蹤跡。

片刻之後,他停下了探查,眼中閃過一絲欣喜,腳一點地,向著青石峽外的一處角隅奔去。

「誰?」

感覺到了來人,已成驚弓之鳥的四道身影忘記了神識的探查,立即起身,做出了戰鬥的準備。

「是我!」

「小古!」

……

是個骨族青年立即露出了一絲欣喜,神情有些激動,不過,當他們發現只有小古一個身影的時候,欣喜之色全部變成了擔憂。

同時,欣喜若狂的小古沒有發現宇文天的身影,立馬換上了失落的神情。

「師兄!你們沒有看到聖主嗎?」小古看著骨蒼天,道。

「沒有!」

骨蒼天低著頭,眼中的擔憂更加強烈。小古看向了骨游江等三個骨族青年,卻發現這三個傢伙的神情也是如此,對著小古搖了搖頭。

「這會兒,獸潮也差不多停了,要不我們進去找找吧?」骨游江看了是個武者一眼,建議道。

「不行!現在情況還很難說,不是進去的時候!」骨蒼天道,「按理說,以聖主的修為和智慧,不會比我們后出來啊!」

「是啊!我們已經等了一天了!」骨澤在這群武者之中,實力最低,不過與眾武者的關係一直都很好,因為他是聖殿的武者。

「這麼久聖主沒出現,依他逃離的方向,很有可能去了那裡!」骨蒼天沉思一下,隨即神色凝重無比,道。

「你是說……弒魔禁地?」骨游江大駭,道。

骨蒼天沒有答話,只是微微點點頭,其餘三個骨族青年立時凝重起來。

「那怎麼辦?」

片刻的沉默之後,骨蒼天抬起了頭,看向了弒魔禁地的方向,道:「你們留在這裡接應骨戰他們,我回趟聖殿,這次的事情很麻煩,看看族長有什麼對策?」

「好!」是個骨族青年異口同聲道。

「還有,若是發現長谷羅,給我打殘,不要殺死,交給聖殿裁決!」

「是!」

……

「哈哈哈哈!被成百上千的骨獸追趕,滋味應該很不錯吧!」長谷羅此時已經離開了青石峽,在往回本的途中,一想到宇文天等骨族武者被高階骨獸吃掉,他便有了一種莫名的爽心。

「嗨嗨!從此之後,骨界青年一代,唯我長谷羅獨尊!」

「哼!你想多了!」就在這時,一道冷哼之聲從身後響起。

「誰?出來!」長谷羅環視四周,卻未曾發現一個影子,不免有些緊張。

漸漸的,空氣微微波動了一下,好像是微風拂過一般,一道高大的身影出現在他的視野中。

「是你!」看到這道身影,長谷羅大驚失色,隨即又鎮定下來,十分不喜地道:「雨雪未央,你跟蹤我?」

「哼!畜生不如的東西,憑你也配讓我跟蹤?」雨雪未央冷哼一聲,眼中殺氣如在微波中蕩漾的枯葉。

「雨雪未央,別以為你是第一就了不起!告訴你,我長谷羅不怕你!」長谷羅眼中閃過一絲怒氣,狠聲道,「你別惹我,否則,你會品嘗到我師尊的怒火!」


「哼!雞鳴狗盜之輩,也敢在我眼前提起!」雨雪未央的殺氣已經聚集到了巔峰,盯著長谷羅,道:「你設計謀殺我骨族聖主,絕我骨族數億年來的希望,罪在不赦,今日我不殺你,但是要讓你嘗嘗苦頭!」

「什麼?你胡說!」長谷羅大駭,眼珠子轉個不停,辯解道:「你別信口雌黃,誣陷於我,我看是你自己做了對不起骨族的事情,賴在我身上才是!」

「哼!別狡辯了!將你交給聖殿,他們會知道一切的!」雨雪未央神色不變,緩步向著長谷羅靠近。

「胡說!你不能動我,否則,我師尊會將你挫骨揚灰!」長谷羅大驚失色,向後退了兩步,盯著雨雪未央,威脅道。

「你師尊?」雨雪未央恍若未聞,道:「他行嗎?」

只見雨雪未央停下腳步,從空間戒指里拿出了一個金色的王冠,戴在頭上。瞬間,一股恐怖至極的氣息散發出來,壓在長谷羅的身上,直接將其壓倒在地上,骨體漸漸碎裂。

「啊!……你不是雨雪未央!你到底是誰?」長谷羅驚駭欲絕,嘶吼著。

「我,你不配知道!」

雨雪未央收起了氣勢,將王冠拿回空間戒指,看著地上神色惶恐的長谷羅,道:「我給你一個公平交手的機會!」

「什麼?」長谷羅掙扎著坐了起來,運轉骨力,修復這碎裂的骨骼,同時看向雨雪未央,道。

「我不用聖冠的力量,若是你在我手上可以支撐一招,我便放過你,如何?」雨雪未央看著他,淡淡地道。

「什麼?此話當真?」

「絕不食言!我給你恢復的時間!」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