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衆人聽到這裏,精神大震,而趙小川卻想到了當初在婚禮上看到的那個黑袍人。

2020 年 10 月 25 日

當時距離遠,趙小川並沒有注意,如今想起御鬼盟衆人對他的恭敬,很有可能那人就是御鬼盟新任的盟主。

只不過趙小川有些擔憂,要知道十天前在皇城中大戰地就是那四者,妖、穆皇后、軒轅無敵、還有龍傲天。

如今他們四人聯合,真的可以抵擋住國外的那些勢力麼?

ps:新開了都市小說《不是明星》,好看又搞笑,豬腳還牛逼,希望大家收藏點擊!謝謝! 中午時分,中海機場,一架客機緩緩著落。

秦穆然陪陸傾城走出機場,眼前的一切,依舊熟悉,似乎並沒有多大的變化。

秦穆然腳步匆匆,心急如焚。

此刻,機場外的候客通道上,一輛嶄新賓士,靠道泊車,車內駕駛位上,紀凌風正在玩弄著手機。

負刀 看到秦穆然和陸傾城走出機場,紀凌風搖下車窗,朝兩人揮手。

「然哥,嫂子,我在這兒呢!」

紀凌風興奮喊道。

秦穆然在登機前,親自給紀凌風打了電話,紀凌風一大早便親自來接機。

上車后,紀凌風駕車,徑直朝中海醫院開去。

「小風,輕舞現在情況怎麼樣?」

秦穆然坐在副駕駛位上,著急問道。

「然哥,我剛從醫院來的時候,輕舞剛做了一次化療,打了一針止痛麻藥,已經睡著了。」

紀凌風說道。

「醫院那邊怎麼說?」

秦穆然問道。

在秦穆然看來,需要打止痛麻藥,可見莫輕舞的病情又惡化不少。

紀凌風牢牢握著方向盤,一邊開車,一邊回道:「醫院那邊說,輕舞妹子的身體很脆弱,恐怕……」

紀凌風沒再繼續說下去。

秦穆然眉頭一皺,已經猜測了結果。

血癌這種病,相當棘手,即便是中海這裡的大醫院,也都束手無策。

「小風,開快點兒。」

秦穆然催促道。

紀凌風微微點頭,狠狠踩下一腳油門,車子快速朝中海醫院開去。

……

一個小時后,中海醫院頂樓特護房內,潔白的牆壁,潔白的床單,潔白的地面,清一色的素白,格外單調。

莫輕舞躺在病床上,臉色亦是一片素白。

兩旁的醫院儀器,正在忽快忽慢的運行著,身旁兩名特護,目不轉睛,盯著儀器觀測。

這時候,秦穆然和陸傾城輕聲走了進來。

秦穆然看了眼莫輕舞,短短几十天沒見,莫輕舞整個人都已經被病魔折磨消瘦一圈兒。

「江院長,我妹妹現在怎麼樣?」

秦穆然低聲問道。

「病人現在的情況,已經穩定,我們會儘力而為,但是這種病,還是不宜托的太久。」

江院長無奈回道。

秦穆然面色沉重,悄然走到莫輕舞病床邊上,即便睡夢中,莫輕舞的臉上,都帶著几絲痛苦的表情。

「你們先都出去一下,我想單獨陪會兒我妹子。」

秦穆然輕聲說道。

江院長沉默片刻,默然點頭同意,陪陸傾城一併出了病房。

此刻,房間內只剩下了秦穆然和躺在病床上的莫輕舞。

秦穆然伸手,號了一下莫輕舞的脈搏,跳動無力,行脈繚亂,很顯然,莫輕舞的身體,現在很虛弱。

自己堂堂夏國的東皇,肩負保護夏國人的神聖使命,可到頭來,卻連自己的親人都保護不了。

秦穆然不禁自嘲一笑。

這時候,莫輕舞微微睜開眼睛,意識還有些模糊。

「秦大哥,是你嗎?」

莫輕舞低聲無力說道。

「輕舞,是我,有我在,你不會有事情的。」

秦穆然站在床頭,極力安慰,對莫輕舞而言,他只要能看到秦穆然,心裡就多了幾分安全感。

「秦大哥,真的是你,我不是在做夢吧!」

莫輕舞有些難以置信。

這幾天,她躺在病床上,時常會夢到秦穆然。

「這不是夢,輕舞,我回來了,你安心休息,我一定會想辦法救你的。」

秦穆然說道。

莫輕舞神情無力,只是短短說了幾句話,呼吸便有些急促起來,臉色愈發慘白。

秦穆然坐在床頭兒,一直陪莫輕舞睡著后,才悄然起身,走出病房。

此刻,紀凌風和陸傾城,正在病房外焦急等候。

「老公,輕舞她怎麼樣了?」

陸傾城問道。

「脈搏虛弱,體乏無力,情況很糟糕,這樣下去,不是個辦法。」

秦穆然言罷,深深嘆口氣,心急如焚。

「然哥,輕舞妹子還這麼年輕,難道,我們就真的沒有辦法了嗎?」

紀凌風言道。

秦穆然沉思片刻,並沒多說什麼。

現在,他唯一的希望,就是西方冥王殿。

秦穆然掏出手機,翻出霍爾頓的手機號,剛準備撥通,手機卻響了起來,是霍爾頓打來的。

這小子,難道知道我要找他,所以提前打來了嗎?

秦穆然接通電話,電話中傳來霍爾頓的聲音。

「老大,你現在說話方便嗎?」

霍爾頓言道。

奇怪,霍爾頓為什麼這麼問,而且,他的語氣很反常。

「霍爾頓,出什麼事情了嗎?」

秦穆然問道。

「前幾天我曾經給你提到過,霜姐帶領雙曲星執行任務,已經很久沒有下落了,今天得到的最新線索,霜姐他們好像遇到麻煩了。」

霍爾頓在電話中緊張說道。

「我小姑遇到麻煩了?霍爾頓,到底什麼情況?」

秦穆然問道。

「這幾天,我派出人手尋找霜姐,但到目前為止,只找到了霜姐隨身攜帶的一枚手鐲,我覺得這件事情事關重大,所以特意向冥王報告,我們現在該怎麼辦?」

霍爾頓回道。

秦穆然內心愈發擔心。

自己小姑秦霜的性格,他很清楚,無緣無故,怎麼可能只找到她一個手鐲?

唯一的解釋就是,自己小姑秦霜在西方,真的遇到麻煩了。

「曲天馳和雷凱他們也沒有下落嗎?」

秦穆然問道。

曲天馳和雷凱,是冥王殿雙曲星,他們兩大戰將,作為冥王殿雙曲星,戰力非凡,這一點秦穆然還是很自信的。

「他們跟著霜姐,也沒了下落。」

霍爾頓回道。

如果連他們兩個也沒了下落,那自己小姑遇到的,一定是大麻煩。

「我知道了,我會儘快親自趕回西方坐鎮,還有,關於治療白血病的方案,你準備的如何了?」

秦穆然言道。

「幾乎準備就緒,只是現在還有一些小問題。」

霍爾頓說道。

「很好,你繼續加派人手,尋找我小姑下落,我會儘快趕往西方,有什麼事情,等我到了西方再說。」

「明白。」

秦穆然言罷,掛斷電話,神情急迫。

對於他來說,剛才在電話中,霍爾頓給了他一個好消息,也給了他一個壞消息。

好消息是,莫輕舞的白血病,有了治癒的希望。

壞消息是,自己的小姑秦霜,可能在西方,遇到了大麻煩。 如今他們四人聯合,真的可以抵擋住國外的那些勢力麼?

一時間,趙小川陷入了沉思!

同時他也並沒有發現他的思想在環境的影響下發生了轉變,開始分析各個勢力之間的關係,從中找出對自己有利的條件。

不過很快他又想到了另外一件事情。

“對了,黃大師,你之前說過的,你有湘西趕屍人的下落?”趙小川道:“我想這兩天就出發去尋找湘西趕屍人。”

黃大師臉色一變,陷入了猶豫之中。

一旁的康惠見狀幽幽的嘆了口氣,而蔣舟舟則叫道:“對了,我之前也答應過小川要陪他一起去的,畢竟湘西趕屍人和李若曦、還有耗子的復活有關聯吧?”

萬古神帝 蔣舟舟說着,看向趙小川,趙小川衝着蔣舟舟點點頭,繼而皺眉看着沉默不語的黃大師,心中閃過一絲不詳的預感。

“對不起!” 枕上豪門:首席的替身新娘 黃大師大聲喊道:“對不起,我欺騙了你!”

趙小川身體一震,乾笑道:“黃大師你忽然這是幹什麼?”

蔣舟舟一臉驚訝地看着黃大師,道:“師父,你這是怎麼了?”

“對不起,我根本不知道湘西趕屍一脈的下落,我…..”

“你胡說!”趙小川大喝一聲,怒道:“你在騙我對不對?說,你在和我開玩笑對不對?”

“沒有,我是真的不知道……..”

“你住口!”

趙小川瞬間化作一道黑影衝到黃大師身邊,右手心中紅光一閃,一把將黃大師提在了半空中。

“說,你是在騙我?對不對?告訴我,湘西趕屍一脈的下落,不然你就得死!”

趙小川腥紅的眼睛盯着黃大師,渾身散發着一層紅色的殺氣,寒聲說道。

其餘三人看到眼前情況,不由大驚失色。

軒轅鐵震驚道:“怎麼可能?單單一隻手就制服了那隻黃皮子?而且居然不依靠任何鬼器就可以將靈體抓在手中,讓對方反抗不得?”

康惠似乎早有準備,看到趙小川將黃大師提在半空後,立刻從懷中掏出上百道靈符。

靈符一出現,便在她的頭頂化作火焰旋轉起來。

康惠伸手一指,上百道靈符化作一陣火雨衝向趙小川。

蔣舟舟大驚失色,想要救援,然而趙小川轉頭,雙眼看向康惠,紅芒一閃。

康惠如遭雷擊,“砰”的一聲撞在牆壁上,然後嘔出一口鮮血。

那些符咒更是一一熄滅,化爲飛灰消散在空中。

蔣舟舟定在原地,身體不住的顫抖着,兩眼呆滯地看着趙小川,彷彿看到了什麼可怕的東西。

軒轅鐵震驚地看着眼前的一切,只感覺整個房間中的空氣瞬間凝滯了不少。

“這就是輪迴者之威麼?”軒轅鐵嚥了咽口水,心中暗道。

趙小川收回目光,再次看向黃大師,沉聲道:“黃皮子,你剛纔那句話是什麼意思?”

黃大師苦笑道:“相信我,我真的不知道湘西趕屍一脈的下落,我這麼做完全是當時爲了讓你安心離開那裏才那麼說的。”

“你的意思是我再也復活不了若曦和耗子?”趙小川身體一顫,怒聲說道。

黃大師沒有說話,但臉上的苦笑更甚。

“啊~”

趙小川狂吼一聲,六個血色漩渦從他的背後浮現,強烈的勁風向着四周吹去,桌椅板凳,各類傢俱忽地一聲向着牆壁飛去。

“嗡~”

一道青色的光膜在牆壁上浮現,將那些傢俱定在空中,但光膜卻微微顫抖,隨時有着奔潰的模樣。

“多虧了我之前給房間中已經佈下了陣法,否則的話,單單憑着着趙小川這一聲吼,就可以讓整個村莊化爲飛灰。”

康惠看到青色光膜,心中鬆了口氣,然而還沒等她懸起的心放下,一陣“喀嚓嚓”的響聲傳來,那些青色光膜上竟然漸漸出現了大量的裂縫。

康惠臉色一變,黃大師大驚失色道:“趙小川,你不要衝動,你在不收斂你的力量,會被其他勢力發現的。”

對此,趙小川充耳不聞,右手心的漩渦力道越來越大,黃大師身上漸漸冒出了一股股鬼氣,然後立刻飛入了空中懸浮的六個血色漩渦。

“師父!”康惠感到黃大師身上的靈體波動越來越弱,大聲喊道。

就在這是,一道金光閃過,軒轅鐵動了。

他衝到趙小川面前,單手一揮,金色的炎黃之血灑向趙小川。

趙小川冷哼一聲,六個血色漩渦瞬間凝結成一片屏障,居然阻擋了那些炎黃之血。

“居然還可以這樣?”軒轅鐵驚呼一聲。

一道黑霧構成的長鞭甩來,狠狠地抽在軒轅鐵的身上,軒轅鐵痛呼一聲,也步了康惠的後塵。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