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衆人朝呼:“是,鬼王萬歲萬萬歲。”

2020 年 10 月 27 日

正殿百位鬼臣退下。

重生之軍中才女 夏侯櫻進殿。67.356

他直接飛躍上臺階,飛落到平臺上面,他雙腳一落地,我就站起來問他:“夏侯櫻,你怎麼跑到這裏來了?”

他望向君無邪道:“咦,君無邪回來了?”

君無邪雙手負後,上下將其打量一翻,高冷道:“你來幹嘛?”

夏侯櫻不客氣的走到君無邪王座前的玉桌上,拿起茶壺自己倒了杯茶水灌下去。

放下杯子後,他道:“我聽說冥王殿的陰兵進犯北冥了,還聽說君無邪你在天界沒回來,我怕小幽出什麼事,進來看看。”

我看他穿做打扮,風塵僕僕的樣子,好像被人追了很久。

真的是來看我的?

不盡然把!不過我沒立馬拆穿他。

我微笑道:“夏侯櫻,謝謝你。”

他看了君無邪一眼,小聲對我說:“你我之間,還說什麼謝。對了,君無邪帶陰兵打仗,誰來照顧你,你不會還留在這裏把,萬一他打輸了,你豈不是……”

我白了他一眼:“說什麼話呢,君無邪會輸嗎?”

就他那種人,狂傲不羈,目空一切。

字典裏就沒有輸字!

君無邪對他冷笑着,拆穿他的目的:“所以你今日來,要代本尊照顧小幽?”

夏侯櫻尷尬解釋道:“啊哈,我沒那意思,我只是來找小幽敘敘舊的。”

本以爲君無邪會厭惡夏侯櫻,會把他攆出北冥,不讓他接近我。

誰知,君無邪話音一轉:“你帶着小幽回凡間把。”

啊……

爲什麼要讓我回凡間?

我對君無邪道:“爲什麼,現在冥界局勢動盪,我,我就算幫不上什麼忙,我會在皇宮裏等你凱旋而歸……”

君無邪挽着我的手,放在脣角親了一口:“正是冥界動盪,所以你先回凡間避開一下,地方我已經幫你安排好了,在千島湖水心別墅,保鏢陰兵重重把守,千島湖內外佈下三層結界。那裏會比這裏安全。”

我聽他怎麼一說,更揪心了。

他從天界回來還沒幾個時辰呢,就要帶兵打仗。

就算他帶兵打仗,爲什麼不讓我守在皇宮內?

我焦急的問他:“可你不是說這一場戰役,毫無懸念,一定會贏嗎?”

君無邪紅脣展笑:“本尊當然會贏,凡事會有變數,爲夫在在乎的是你,還有你肚子裏的孩子,如果夜雲親自帶兵,如果鳳子煜橫插一腳,如果他們二人合力覆滅北冥……”

“此役不是邊境的小打小鬧,輸了北冥不復存在,本尊不是沒信心,而是不想讓你涉入半點危險中,明白嗎?”

我拉着他的手不願放開:“這場戰役要打多久?”

君無邪嘆了一口氣:“本尊無法預料。”

“那你答應我,打完後一定要把我接回來,好嗎?”

君無邪點頭:“好,娘子,爲夫要去準備出征事宜了,你馬上和夏侯櫻去凡間把。”

說着,他要把我推向幻蝶幻影身邊。

我抓住他的手不願鬆開:“不,我要送你出征。”

君無邪搖頭,直接給身後幻蝶幻影使了眼色。

兩人上前架住我的胳膊:“鬼後,東西已經收拾妥當了,我們可以立即啓程。”

話閉,兩人還沒經過我同意,駕着我往宮殿內走。

我回頭,見君無邪對夏侯櫻交代着什麼,我聽不見他們的話,兩人的表情卻都很凝重。好像在瞞着我商量什麼大事。

我衝君無邪大聲喊:“君無邪,你答應我,一定回來接我,你要是不來接我,我……”

我被幻蝶幻影拉進內室。

…………

千島湖水心別墅內,我坐在牀前望着外面發呆。

我來這裏已經整整三天了,三天沒有君無邪的消息,沒有冥界的消息。

冥界北冥和冥王殿之間的戰爭如何了,誰佔上風,輸誰贏了,我一無所知。

我好幾次央求夏侯櫻帶我去冥界看一眼,被他回絕了。

他說君無邪最後交代他,不可以讓我離開千島湖半步。

這裏氣息複雜,遠離市區,而且低等的鬼,妖,靈……等物衆多,會掩蓋我的氣息。

就算鳳子煜和夜雲要尋我出來,也是極難的。

可以三天了,我每天度日如年,很煎熬。 我站在陽臺前,看碧色泛起波瀾的清澈湖水,愁緒萬千。

夏侯櫻從我房間走過來,站在我身邊道:“小幽,你吃點東西吧,早上就沒吃什麼。”

我轉頭看婉娘端着午餐站在旁邊,搖頭。

唉,我現在哪有心情吃東西啊!

我認真的問他:“夏侯櫻,你真的不能帶我回冥界看看嗎?”

夏侯櫻俊臉一下就垮下來,面露爲難道:“小幽,現在冥界太混亂了,等局勢安穩下來,我再帶你去可好。”

我雙手扶着欄杆,望着遠方沒有在說話。

心裏一遍遍的寬慰自己,君無邪能從天界回來,這一次他不會輸,一定能平安歸來。

可是我心裏真的很忐忑。

害怕,焦灼,煎熬……

我轉身進了內室,夏侯櫻跟着進來,他在我身後不停勸說:“小幽,你就吃點,你就算不吃,肚子裏的孩子也要吃啊。”

婉娘附和道:“是啊,主子您可以不吃,小冥王還要養身體啊。”

“我吃不下,實在沒胃口,端出去吧。夏侯櫻,你去冥界幫我打聽一下,局勢如何了。”

夏侯櫻正要搖頭拒絕,我連忙說道:“我向你保證安心的呆在別墅裏,哪裏都不去。以他這種唯我獨尊,睥睨天下的個性,除非他真的沒有勝算,不然不會把我送出來。”

一向好說話的夏侯櫻,僵着臉,沒有答應我。

“要不然,夏侯櫻你去北冥幫我把陰陽輪迴鏡取來,在君無邪寢殿內殿的書房裏,可好?”

我眼睛直直的望他,一臉期盼。

有了陰陽輪迴鏡,至少知道冥界的戰況如何了,知道君無邪到底佔了上風還是下風。他到底有沒有受傷。

他去天界,我擔驚受怕受怕。

他上戰場,我一樣擔驚受怕。

我不知道,這樣的日子什麼時候纔是個頭。

我吃不好,睡不安穩,不知道要熬到什麼時候。在古代,一場戰役可能會打五年,十年,五十年……

這次,我到底要煎熬多久。

我幾乎哀求的對夏侯櫻說:“三天我都快崩潰了,我不要你帶我去見君無邪,也不讓你去聽消息,你幫我把陰陽輪迴鏡取出來好嗎。”

婉娘把裝飯菜的端盤放在我旁邊的小桌子上,也對夏侯櫻道:“夏侯公子,主子在這樣下去,身體會受損的,你就去把陰陽輪迴鏡取出來吧。”

夏侯櫻沉着臉在我面前走來走去,不停徘徊。

心情很煩躁,比我好不了多少。

突然他停下腳步,皺着眉頭對我說:“你先好好的待在這,哪裏都別去,整個凌海市,應該說整個凡間沒有地方比這裏更安全了。”

我一下高興的站起來:“這樣說,你是答應我去冥界取陰陽輪迴鏡了嗎?”

他點頭:“嗯,我去一趟冥界,至於能不能拿到鏡子,我沒有把握。”

“放心吧,你就說鬼後吩咐的,他們不能不給你。”

夏侯櫻掃了我桌子旁邊的飯菜一眼:“你先吃點東西墊肚子,我現在就動身。”67.356

說完,他把牆上掛着我的袋子取下來:“這個要隨時拿着,誰知道夜雲是不是聲東擊西,他知道自己下場一定會被遣到天庭,要是拿不下北冥,先殺了你和肚子裏的孩子,讓君無邪孤苦無依的度過漫長歲月,他的目地也達到了。”

我把袋子收下,點頭道:“好。”

“嗯,我現在動身,儘量快去快回。”

夏侯櫻走後,我吃下了半碗飯,坐在陽臺的搖椅上。

君凌五個月大了,上次他五個月的時候在凌幽的肚子裏胎死腹中。這次,因爲我的身體逐漸變好,他開始變得好動,話也多了。

我凸圓的肚子裏傳來他軟萌的聲音:“媽媽,我們在陽間嗎?”

我摸了摸肚子:“嗯,在陽間。”

“可是爸爸呢,爲什麼我感覺不到爸爸的氣息。”

說到君無邪,我眉頭皺起,有些難以啓齒,不知如何回答他的話。

他軟糯的聲音帶着撒嬌的意味:“媽媽,爸爸是不是去打仗了啊,爲什麼不帶媽媽一起,是不是怕我們遭遇危險?”

我摸着肚皮,嘆了一口氣:“寶寶乖啊,爸爸一定會來接我們的。”

“可是媽媽,爸爸有勝算嗎?”

我……

我真的不知道如何回答君凌,君無邪出征前我就被送出來了。

可我和君凌的心意是相通的,我心裏想什麼,掛念什麼,擔憂什麼,他都知道。

“媽媽,爸爸一定會凱旋而歸的,媽媽一直在等爸爸接我們回去。”

此時,幻蝶幻影在我身邊出現,對我作福道:“鬼後,下面有人求見。”

“誰?”

幻蝶道:“是一名叫傲雪的姑娘,那姑娘是鬼,不過屬下未有聞見半點鬼氣,還有……”

我一聽說傲雪,立即欣喜的站起來,我不知道多久沒看見傲雪了。

自從北冥皇宮裏匆匆一別,就再也沒見過了。

我立即高興道:“快讓她進來。”

“是,主子。”

我從樓上下去,下樓之後,本以爲看見傲雪一人,沒想到何凡和薛紅一塊來了。

何凡見到我下樓梯,奔了過來。

幻蝶幻影擋在我的身前,禁止何凡觸碰我。

何凡立即停下腳步,往我身後看了幾眼,沒看見什麼顯得很焦急:“龍小幽,就你一個在這?君無邪呢?”

他們不知道冥界大亂了?

可他們怎麼找到這裏,君無邪不是說很隱祕嗎?

我上前,走到傲雪和薛紅身邊,見兩人氣色不錯,安心了。

我回何凡:“他在冥界忙有事,你們是怎麼找到這來的?”

何凡還沒開口,薛紅先說了:“千島湖西北角有個小口子,那裏可以通往妖界,千島湖的低齡妖物不少,之前有人在這裏佈下結界,並不難找,可我不知道你會在湖心島最大別墅裏。”

“那你們來這裏……”

薛紅不好意思道:“跟着傲雪來的,其實我們也是誤打誤撞。”

何凡插話道:“君無邪呢?”

我算是明白他們兩人的來意了,應該是爲了薛紅狐妖爲人的事情。

我問何凡:“君無邪不是說三個月以後嗎?你們就考慮好了?這麼着急?” 說到這,何凡憤憤不平道:“你不知道鍾景那個未婚妻,簡直氣死我了,她說什麼,說我這輩子都比不過鍾景,說我要成爲天師簡直癡人說夢。我何凡自認不比他鐘景差……他不就是自幼鍾天師教導嗎?我爺爺和太爺就比鍾天師差了?她罵我就算了,她還欺負薛紅……”

薛紅自顧找了張椅子坐下,面色陰沉,狠狠道:“她到處宣揚我是狐狸,我已經忍無可忍了,要不是她是鍾景未婚妻,我真想把她撕成兩半。”

她嘆了一口氣,無奈道:“現在外人聽見也就當玩笑罷了,如果她真的讓我暴露出來,我無所謂,我怕影響何凡前程,小幽,我得儘快把妖丹取出來,等不了。”

我頓時生氣道:“那個宋嘉儀這麼可惡?”

何凡怒道:“她何止是可惡,你說那個鍾景長的人模人樣的,放在大街上最少百分之八十的女人回頭率,他怎麼就找了個這樣的女人,我何凡從來不打女人的,要不是看在鍾景面子上,我真想一拳揍了她。”

薛紅在一旁勸道:“行了,沒什麼。”

何凡怒氣不平道:“我就咽不下那口氣……”

婉娘端來茶杯,每個人面前上了一碗茶。

薛紅端茶抿了口,對何凡道:“那樣女人我有的是法子陰她,她不是想嫁給鍾景嗎?我讓她嫁不成。”

我坐下,問薛紅:“你有辦法?”

“有啊,這麼沒有,你那個小鬼採魅……”

傲雪自主的走到我身後,把幻蝶幻影給擠到邊上:“可別打採魅什麼主意了,她不也不容易。”

薛紅狐狸媚眼瞟向傲雪,打趣道:“傲雪妹子,你別這樣說採魅啊,你屁股後面跟着那個開超跑的富二代,叫什麼來着,哦孫慕楓,對,對……他可是對你緊張的很啊……”

傲雪剛剛給我遞過來一杯茶,我剛喝下一口,噗……

我一下全部吐出來了。

擡頭看傲雪,傲雪壓低頭不敢看我,面容侷促很緊張。

我問傲雪:“孫慕楓恢復記憶了?”

傲雪紅着臉搖頭。

“那他沒恢復記憶,這麼還認識你?”

傲雪臉紅到耳根後面,把我手上的茶杯拿下,遞給婉娘。

她小聲道:“鬼王大人安排傲雪在盛世豪庭做領舞ds,有天晚上傲雪在大廳領舞的時候,遇到一個毛手毛腳的客人,昨天晚上正巧遇見慕楓哥……孫慕楓瞧見,然後替傲雪打抱不平,然後打起來。”

我問她:“你們就開始了?”

傲雪啪的一下,跪在我面前,低頭道:“主子,我和採魅答應鬼王大人,絕不會凡間談兒女私情,您別聽薛紅亂說,慕楓哥對我不過是一時興趣而已。夜店女人他看不上的,就算看上了,也是玩玩而已……”

薛紅噗哧一下笑了:“傲雪,你昨天晚上和孫慕楓一起在盛世豪庭開房了把,你身上還有孫慕楓那小子的味道。”

我嘴巴頓時長大,能塞下一個雞蛋了。

他們兩個居然滾在一起了?

我眼睛望向傲雪,等待下文。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