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血獠喘著粗氣說道。

2021 年 11 月 16 日

「我殺了你后再尋族人也一樣。」

凌筱筱輕哼一聲,便欲動手。

血獠則是哈哈大笑道:「那你儘管可以試試,你殺了我,永遠都不會有人知道他們在哪裏!」

血獠狂笑一聲:「為了確保萬無一失,那地方只有我知道,而我一旦不去給他們送糧食,他們便會餓死,說不定還會同族殘殺,你想試試嗎?」

「對了,我最近忙於為我兒操辦成年禮,已經有一月有餘沒有去送糧食了,上月送的想必也早就吃完了,你說他們會不會已經有人餓死了呢?」

「來吧來吧,快動手,殺了我,你這輩子都別想再見到他們了!」

隨着血獠一句一句的施壓。

凌筱筱終於是頂不住了,一腳將血獠踹翻在地。

「你最好不要騙我,不然,我會將你撕成碎片。」 「這就是你的依仗嗎?」

聽到了豬頭屠夫的問話,姜夜的臉上露出了笑容。

如果說是依仗的話,也確實有些道理,但是姜夜的依仗可不僅僅是屠夫形態,他最大的依仗依然是自己。

一身強大的綜合屬性,那一個不是姜夜自己吃出來的?

「哈哈,或許吧。」姜夜也沒有反駁,而是輕聲的笑了笑,隨後看向了豬頭屠夫。

「只是我並不喜歡打架,也不喜歡和人交戰。」豬頭屠夫搖了搖頭。

「如果真的打起來是對食材的浪費,最主要的是,在這豬肉食堂中,我的實力應該是無敵的,對於你而言是不公平的。」豬頭屠夫一本正經的說道。

豬頭手中是碩大的骨刺屠刀,屠刀的鋸齒上還殘留著血肉的殘渣,很難想象,這樣的屠夫竟然不是為了打架而生的。

姜夜倒是有些驚訝,不過愕然之後只是平靜的說道:「有什麼其他的想法,你也可以提出來,我並不是獨裁的人。」

對於所謂的無敵,姜夜是嗤之以鼻的,他並不相信無敵。

哪一位異常都說自己在自己的節點中是無敵的,但是真正無敵的姜夜一個都沒有見到。

夏雅看起來有些像無敵,但是依舊被姜夜找到了破綻,更不用說眼前的這一位了。

姜夜只是想聽一聽他的辦法,如果兩相權衡還是幹掉他最省力的話,姜夜絕對會毫不猶豫的幹掉他。

「我更喜歡和人比一比廚藝。」豬頭屠夫看向姜夜。

「廚藝?」姜夜沉吟了一番,要說起廚藝的話,這輩子本身就是自己做飯,上輩子也都是自己照顧自己,姜夜對自己的廚藝還是有些信心的。

但是對上了對面的豬頭屠夫姜夜卻有些犯難。

雖然不太清楚對方的廚藝水平,但是從那兩碗肉湯來看,應該是不錯的。

姜夜不一定是對方的對手,而且既然是比賽,那麼裁判那個位置,如果是別人的話姜夜也不放心。

但是裁判要是鬼嬰的話,那就太偏袒了。

如果說雙方是對方的裁判,那是不是只要否定對方的菜品這個遊戲就結束不了呢?最後肯定還是要打起來,畢竟這樣比賽的話就沒有贏家了。

「沒錯,廚藝。」

「只不過比法不一樣,我們兩人各自從自己的身軀中取出食材,然後做成食物請那些食客品嘗,評分的最高的一方獲勝。」豬頭屠夫說著指了指食堂外。

姜夜轉頭過去,食堂外的玻璃牆上貼著一個個鬼魂的面容。

有七竅流血的,也有兩隻眼睛是空洞的,猩紅的鮮血順著眼眶流淌了出來,臉色蒼白、身軀浮腫……

千奇百怪,什麼樣的形態都有。

他們擁擠的聚集在玻璃牆和鋼化玻璃門前,黑壓壓的似乎想要衝進食堂。

「可是外面的鬼魂有很多。」姜夜皺眉說道。

豬頭屠夫的臉上露出了笑容:「正因為很多,所以才更能夠看出你我二人的魄力來,誰的食材更多,就更容易收穫那些鬼魂的滿意。」

很難相信一頭豬會露出笑容,這笑容看起來還那麼的真實。

碩大的豬頭上還有一些細密的傷口,隨著曼克·奧萊恩的笑容而變得扭曲起來。

打仗有什麼意思?

當然還是這種競技更加的有意思的啊。

我們雙方就是各自手中的食材,而那些食客就是擁擠在外面黑壓壓的鬼魂。

看到了牆外面的鬼魂,鬼嬰咧嘴露出了嘴裡細小的獠牙,發出輕微的低吼聲。

姜夜也就順勢看了過去。

「哦,對了,既然他是你的兒子當然也是你的附屬品,也可以選取成食材。」豬頭屠夫目光看向了坐在一旁的鬼嬰給出了肯定的意見。

顯然,就鬼嬰這二兩肉,豬頭屠夫並沒有放在眼中。

「鏗鏘,鏗鏘……」

細長的磨刀棍和手中鋸齒屠刀交錯的響起聲音。

豬頭屠夫已經磨刀霍霍。

姜夜啞然失笑,目光之中流轉了狡詐的神色,隨後點了點頭道:「可以,我們就比這個,但是萬一你輸了卻惱羞成怒怎麼辦?」

「這當然是基於雙方的信任,全憑自覺。」

「也對,不過我有個條件,如果你輸了,我也不殺你,你認我為主怎麼樣。」姜夜安穩的坐在座椅上,神色平靜的看向對面的豬頭屠夫。

雖然看不出來對方的屬性,但是姜夜的感知告訴他這個屠夫很不簡單,是那種有實力的主。

「哈哈哈,還是比過再說吧。」曼克·奧萊恩大笑了起來,隨後將一旁通向後廚的門給打開,邀請姜夜進入后廚。

血肉倒卷,姜夜變回了人類的形態,順著廚房的門走了進去。

伴隨著廚房的門打開,食堂的門也緊跟著打開,蜂擁進來的鬼魂宛如潮水一般。

什麼樣的鬼魂都有。

只不過他們進來后卻沒有衝擊后廚,更沒有衝上來,而是安靜的一個一個的找到了座位坐好,十分的安靜,沒有發生什麼暴亂,甚至比姜夜學校的那些學生還安靜。

「廚師長,今天什麼時候就餐?」

一道聽起來有些沙啞的聲音響起。

姜夜回頭看了一眼,對方的面容就正好的貼在玻璃上,蒼白的面容看不到一絲血色,雙眼瞪大著,只有眼白卻沒有瞳孔。

「作為一個食客的第一素質就是安靜的等待,美味總是需要一些時間的。」豬頭屠夫的聲音有些冷漠,頭也沒有回的走向了后廚。

姜夜看了對方一眼剛要轉身進入后廚,那女鬼沖著姜夜露出了一個笑容,看起來即詭異又驚悚,就像是在跟姜夜說:「我看到你了。」

這女鬼看到姜夜這個人類還以為是食材呢,但是她並不知道姜夜的脾氣一直不算太好,甚至性格可以稱之外惡劣。

「哼。」姜夜冷哼一聲變回屠夫形態。

「判定成功……」

那女鬼頓時面露恐懼,一臉驚慌的神色,倉皇的離開了眼前的餐台。

也就是還要比賽,不然的話,姜夜不介意再給鬼嬰來一道飯前甜點,他可不是什麼好脾氣的人。

后廚的空間很大,灶台也足夠,所有的灶台都一塵不染,就連后廚的那些邊角的位置都一塵不染,能夠看出來使用灶台的人是一個細心且有耐心的人。

畢竟油污這種東西,並不是吹口氣就沒了,是需要下力氣擦的。

兩個案板,兩排刀具,不管是冰箱烤箱還是微波爐都應有盡有,甚至姜夜還看到落地大烤箱,以及一些大型的處理肉餡的機器。

姜夜驚嘆道:「這麼齊全?」

「開始吧。」豬頭屠夫看向姜夜,隨後專註於眼前的案板。

姜夜也點頭同意,隨後他看向了豬頭屠夫。

豬頭屠夫先是從肚子上切了一大塊的肉,隨後又對自己的大腿動了手。

姜夜咽了一口吐沫,並不是饞的,而是有些不太適應。

沒有多想,姜夜也開始動手,他一天壽命就是一條命,論材料的話,肯定是姜夜手中的材料更多才是。

所以這一場比賽,自最開始的時候姜夜就佔據了巨大的優勢。

「我憑本事掙來的壽命,肯定不算是作弊,畢竟這本身就是我的能力。」

姜夜沒有多想的開始處理了起來。

兩人都默契的選擇了燉湯,豬頭屠夫要以有限的食材取得更多鬼魂的認可就需要做成湯,這樣的話,那些鬼魂還能夠分上一碗。

雖然說也不是那麼的夠。

就像是學校中那些紫菜湯、蛋花湯甚至是綠豆湯,其實很多同學也是喝不上的,只有一部分的同學能夠喝上。

就算是在食材充足的情況下都不可能顧及到所有人,更何況是在這種食材缺乏的情況下了。

半個小時一晃而過……

看著姜夜那邊堆積如山的食材,甚至對方還在樂此不疲的擴大食材,豬頭屠夫感覺自己和姜夜比這個就是一個錯誤。

本來以為姜夜人類形態不過是個瘦麻桿總共沒有二兩肉,就算是對方的屠夫形態也只是健壯,真正的論起來也沒有多少肉,先對而言還是公平,但是現在一看,豬頭屠夫才知道自己錯的多麼離譜。

肉湯的香味已經從鍋中傳了出來。

兩人的廚藝確實有差距,但似乎姜夜發現其實差距並不是那麼的大,他還是有戰勝對方的機會,當然了,以現在的食材而言,姜夜戰勝對方的幾率已經很高了。

奧萊恩能做兩桶湯,甚至三桶湯,但是姜夜卻可以做九桶十桶,這就是差距。

又過了半小時,姜夜十灶同用,大鍋之中的香味已經完全的傳了出來?

「我煮我自己,鐵鍋頓自己?」姜夜挨個加鹽,然後一個一個的放調料,最後,再將鍋蓋給蓋上。

而豬頭屠夫那一邊只有,三鍋。

抬起鋸齒屠刀,對著自己其他部位比量了一下,半天下來豬頭屠夫也沒有動手。

實在是沒有地方可以下手了。

「我這就叫以量取勝,不算勝之不武吧。」姜夜露出燦爛的笑容看向豬頭屠夫。

曼克·奧萊恩搖了搖頭道:「不算。」

「我認輸。」

「哎,這就對了嗎。」姜夜臉上的笑容就更燦爛了。

這就叫不戰而屈人之兵,就看看這十大鍋,兩相對比就能看出來差距了。 「既然願意,那就站到上邊去吧。」

Article Categories:
電影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