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蛇曦兒畢竟是個孩子,馬上開心起來道:「石頭哥你說,什麼事我幫你做。」

2021 年 1 月 3 日

「你知道,聚靈花在哪裡嗎?」——

做個調查,喜歡玉羅剎的點下頂,不喜歡的點下踩。

決定她最後的命運,交給你們了。 「聚靈花?」

「石頭哥,你要聚靈花?」

幽族的人皺了皺眉,好像聽見了什麼超恐怖的事。

秦石點下頭,他記得在進荒蕪叢林前,聽柳峰和韓仔提過這事,是一種能治癒靈魂的草藥。

現在他和書中玉離別多許,也不知道她的病情怎麼樣了,所以尋思能找到幾株聚鈴花,留給玉姐。

「怎麼?不可以么?」

但提出問題后,秦石卻發現幽族人的面龐都不太好看,令他不由一愣。

蛇曦兒凝重的搖下頭:「不是不可以,只是想要得到這聚靈花,實屬有些困難。」

「困難?」

「嗯,當然,取聚靈花對別人來說或許難如登天,但對現在的石頭哥來講,倒算不得什麼難事。」蛇曦兒抿著嘴道。

「為何?」秦石皺了皺眉。

「因為它生長的地方十分詭異。」

「在哪裡?」

「天池池下!」

「什麼?」秦石和玉羅剎都是大為意外。

天池池下?天池弱水,那飛鳥不過,鴻毛不浮的可怕,秦石是早早就見識過,更別說是在池下了。

蛇曦兒沉默一會,點頭道:「嗯,聚靈花,如果硬要說的話,它比聖靈花更加可怕,聖靈花能夠抗衡天地引力,但也僅僅局限於肉眼可見的實體,而聚靈花……則是連靈魂都能聚攏。」

「竟然有這種事?」

秦石的嘴角抽搐幾下。

本來他以為,青雕一事結束后,聚靈花就是一個小小的插曲,隨便摘上幾株留給書中玉就好,沒想到這聚靈花竟比聖靈花更加可怕?

「但石頭哥不用擔心,如今你已經煉化了聖靈花,天池弱水的重力失衡對你並無效果。」蛇曦兒見秦石愁眉苦臉馬上說道。

聞聲,秦石恍然大悟。

那這樣說,這聚靈花還真就只有他能取下了?

「那如此甚好,我就來會會這弱水天池。」秦石點了下頭,心中不由的有些激動,算下來他都好久沒為書中玉尋找治癒靈魂的草藥了。

回想當初,那個吃貨每天才纏著自己哭著鬧著要靈草,秦石心頭不由的湧上來一抹暖意。

不知道她們現在怎麼樣,過的好不好。

了解情況,秦石便和蛇曦兒等人商定,決定明日午時去弱水天池下摘取聚靈花。

商定結束后,幾名幽族長老站出來:「天色還早,擇日不如撞日,咱們現在就把族長登基的儀式辦了吧?」

對此,秦石倒沒有意義,蛇曦兒卻是不滿的吧唧吧唧嘴:「幹嘛啊,石頭哥才醒,不能讓他休息啊?就一個儀式用得到這麼在意嗎。」

幾個幽族長老對視一眼,苦笑的沒有說話。

望著他們愁苦的模樣,秦石微笑著搖搖頭,心中暗道:「呵呵,這幫人估計不是在乎儀式,是在乎你這小傢伙在離家出走吧。」

很快,儀式開啟。

蛇曦兒在殘存下的幾千名幽族族人的見證下,登上那座半個月修補好的祭壇上,穿上族長的聖衣后,倒是頗有大將風範。

儀式一直弄到夜晚,幽族的人都很開心,面龐上掛著清晰的笑意,一個一個圍在篝火旁跳著熱舞。

當放縱下來,再度望見那撩人心弦的熱舞,就連秦石都忍不住唇角乾裂,心口燥熱。

靠,這群人,真是美的沒道理啊。

過程中,有兩個幽族貌美如花的女子來拉過秦石几次,但都被秦石給婉約拒絕了,他只是坐在篝火旁陪著玉羅剎,她的臉色不太好。

看一眼玉羅剎蒼白的面,再看一眼夜空中皎潔的殘月,秦石皺著眉頭道:「下一次圓月,不知道她能不能挺過去。」

在沉默中,突然有兩道黑影閃過他的識海。

回首望去,只見玄允和南宮冰捧著酒杯走上來:「呵呵,石秦老弟,多的話就不說了,這次能活下來全靠你,大恩不言謝,來干一個。」

「呵呵,應該如此。」

秦石也不寒暄,斟上酒後回應一杯。

酒過三巡,三人都很開心,這也算是不打不相識了,現在玄組和百家的弟子們都很融洽。

「兩位當家,你們接下來有何打算?」秦石猶豫一番,沖兩人問句。

南宮冰和玄允對視一眼,南宮冰道:「明日,我就要帶著百家的弟子走了,算一算離開家族也有十幾年,不知道家裡怎麼樣了。」

秦石並不意外的點下頭,朝玄允道:「玄允兄也?也是如此?」

玄允點下頭:「嗯,恆道說不走,玄組有幾百個弟子也無家可歸,說在荒蕪叢林呆慣了,有點不舍準備留下來,所以我就將玄組交給恆道了。」

「那就祝兩位當家順利了。」

兩位也不客氣的和秦石拱了拱手,獨飲三杯,算是感謝。

夜晚告別時,南宮冰再三叮囑秦石道:「石秦老弟,離開荒蕪叢林,一定要去南宮家,到時候讓我好好盡下地主之誼。」

「一定會去。」

秦石笑著答應道,或許在別人看來這是客套,但他知道他並沒有說笑。

畢竟,離開荒蕪叢林,事情就真的多起來了。

回北方區域,尋找書中玉,最重要是馬上迎來的帝國叛變,不管如何他都不能讓麟宇有事。

那時候,他說不定真的回去南宮家。

翌日。

晨曦由東方散落。

玄允和南宮冰等人在幽族族人的護送下,已經順著密道離開了荒蕪叢林。

秦石和玉羅剎,小米彩,蛇曦兒,以及一些幽族的長老們,則是朝著崩塌的霧影山中央邁進。

在霧影山中央,早已沒有他日的輝煌。

中央的天池崩塌,大量弱水溺出后將附近的古木花草吞噬,但在那深不見底的天池上,卻如往日一般,波瀾不驚。

「你們等我吧。」

秦石邁到天池湖畔,深吸口氣。

小米彩和玉羅剎同時邁上前,俏臉上有些擔憂:「你一定要小心。」

「嘿嘿,放心吧,難道你們忘了,我很懂得憐香惜玉,捨不得讓你們等我太久。」秦石莞爾一笑,然後緊了緊黑袍后,望向那波瀾不驚的天池,也是凝重起來。

噗通!

秦石縱身一躍,置身於天池湖中。

在那重力下,引起漫天的水花,旋即他四周便被碧藍色充盈,感受著周圍冰冷的水流,不禁打了個哆嗦。

深入天池,秦石很快便感覺到體內的靈力躁動,開始四下流竄起來,幸好及時發動聖靈花,才令他的身體漸漸開始平息下來。

「呵呵,這弱水,果然不一般。」

秦石抿嘴一笑,迅速的朝天池下游去,但一番遊走后卻令他不禁皺了皺眉頭,足足有半個時辰后,他感覺他已深入上千米,但竟仍然沒有看見這天池的池底?

「這天池,竟如此之深?」

再次深入千米,秦石收斂起心中的輕鬆,一抹凝重不自然的爬上面龐。

兩千米,這已經超過霧影山的海拔了。

停留在池中,秦石環顧四周,四周非常的黑暗,光芒已經無法攝入其中,兩千米的深潭,這可不一般。

就算是深海,無疑也才幾千米吧?

咻!

突然,在他沉思中,身後的潭水突然被引起片片漣漪,令他迅猛的回首望去:「什麼東西?」

但回首望去,他卻發現空空如也。

咻!

在他回首中,他身前的潭水卻再次波動,令他再次警惕的回過頭,旋即周圍的潭水接二連三被撩起,卻始終看不見身影。

「難道是我太緊張了?這弱水天池下,怎麼會有活物呢?」再次環顧,秦石皺著眉暗道一聲。

吼——但就在他大意時,一聲震耳欲聾的巨吼響起,一聲巨吼過去便又是一聲巨吼,從四面八方朝他匯聚而來。

「什麼鬼東西?」

幾聲巨吼,嚇得秦石一激靈。

不經意間,他的手掌上都泛起金色流光,流光劃開水紋后終於將這漆黑的深潭下照亮些許。

旋即,他的表情就不晴朗了,反而是陰沉的有些嚇人。

只見,在他四面八方,被上百道黑影圍困,這群黑影看不清長相,但能確定的時他們此時都很興奮,一個一個看見秦石就好像是看見了美餐一樣,不停的圍著秦石打轉。

「該死,這天池之下,竟真有活物?」他萬萬沒料到,在這兩千米下的深潭中,竟真的有生物?

吼——在他錯亂中,臨近的幾道黑影已經朝他撲面而上,在口中不時散發出刺耳的鳴叫。

頃刻間,秦石將吃奶得勁都吃上來,腳尖在潭碧上用力一踢,正巧和幾道黑影錯開。

轟!

幾個黑影撞在一起,產生劇烈的漣漪,將那波瀾不驚的天池都給劈開。

聽著巨響,秦石低下頭朝黑影望去,一縷一縷靈力祭出將黑影纏繞,本想感應下這群怪物的實力,但意外的是他卻毫無收穫?

這結果不禁令他皺了皺眉,往往這種情況只有兩種可能,第一種是這群黑影毫無修為,第二種則是修為高出秦石太多,秦石根本感應不到。

從剛剛的衝撞來看,第一種顯然不可能,那麼就是說……第二種?

秦石如今已是玄靈境,奪天境在他面前都無法保留,那麼這群黑影……究竟是什麼存在?齊天境?升天境?

或是更高? 想到這些,秦石的心毛躁起來,但那些黑影根本不給他毛躁的機會,臨近的兩道黑影起身而上。

「該死!在這鬼地方有這種可怕的存在,曦兒怎麼不早點告訴我!不是純心想要坑我吧?」秦石眉頭一皺,身軀迅速的朝側方遁開幾米。

但在千米深潭下,水壓的阻力已經非常渾厚,就算是秦石想要靈敏的移動也是有些吃力,剛躲閃開一道黑影,旁邊另外幾道黑影便迅速朝他撲來。

「來不及了!」

頃刻,那黑影呼嘯著深潭的漣漪,便張開如黑洞般的巨口朝他撲上。

秦石望著如鬼魅般的黑影瞪了瞪眼,無奈下只好將兩手抵在胸前,心裡做好了被擊飛的準備。

噗!

黑影撞上秦石,一聲悶響在深潭中回蕩。

但旋即,秦石卻不由的皺了皺眉,他發現整個人漂浮在原地,想象中的疼痛並未出現。

「咦?」

他好奇的低頭望去,卻恍惚中發現他的胸口安然無恙,沒有半點受傷的跡象,令他大驚:「見鬼了,這是怎麼回事?」

「那黑影呢?」

摸了摸胸口,秦石猛然想到什麼的回頭望去,只見剛才撲向他的黑影已是在百米開外。

看見百米外的黑影,秦石神情驚顫起來:「它在我後面?那就是說它剛才確實是從我身體內部穿過去的了?」

「但如果是這樣,我怎麼沒事?」

這事實在太詭異了,秦石滿腦子的問號,但正當他不解時,另一隻黑影在深潭下遊動,迅猛的朝他撲上。

「又來?」

秦石剛欲抵抗,卻只見那黑影已經撞上他的胸膛,但令人咂舌的是秦石肉身在黑影面前好像形同虛設,它直接無視掉秦石的肉體后飛躍出去。

「這,這……」

親眼目睹的秦石被驚呆了。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