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虛無念與楚護法也好不到哪去,只有徐默卻好似無事人一般站着。

2021 年 2 月 3 日

那黑衣少女心中又是一驚,這少年居然不懼王域,這怎麼可能?

徐默也有些不明白,這少女的王域爲何對自己無法產生任何壓力?他此刻只是不知,在數次人帝絕學的瘋狂反噬淬鍊之下,他現在肉體的強橫程度早已可以與具備玄銀之體的武王比肩。

尤其是在武瘋子化自身精元爲他重塑心臟之後,他的肉體強橫程度又上了一個新的臺階。

要知道,武瘋子在玄陰鐵鏈之下鎖了幾十年,修爲早到人帝級別,一身紫晶之骨也早已達到了武者極限強度,又豈會被一個王域所壓迫?

徐默笑道:“既然姑娘不認識在下,那恕在下打擾了,還請姑娘對我的幾位朋友留手!”

黑衣少女再次訝異的瞧了瞧徐默,將自身的王域收回,然後冷冷地道:“叫你的朋友閉嘴!”

徐默點點頭,退了回去。

虛出塵還是一臉的不服氣,不禁對徐默道:“啞巴,你就讓別人這麼欺負我?”

徐默此時的心卻不在虛出塵這裏,因爲他怎麼都覺得那個黑衣少女特別熟悉,熟悉到那個黑衣少女的一舉一動他都覺得十分親切。

見徐默不說話,虛出塵只好冷哼了一聲,只十分不悅的瞪着那個黑衣少女。

可她看着那少女出塵絕俗、風姿綽約的模樣,心裏又十分嫉妒。自己這個楚域數一數二的大美人在人家面前,似乎成了庸脂俗粉,尤其是對方的身段,婀娜多姿,比她這個不爭氣的平胸要好多了。

虛出塵越比越氣,越看越不是滋味,竟是一個沒忍住,爬到桌子上哭了出來。

“你怎麼了?”看着虛出塵莫名其妙的哭,徐默三人都同時關切道。

虛出塵嗚咽着道:“你們都看別人好了,別管我,嗚嗚!”

虛無念是最瞭解他這個妹妹,知道她是因爲啞巴生了醋意,不禁安慰道:“誰說我們看別人了,咱們家出塵可是楚域的大美人,誰也比不了,是不是?”說着話,又衝徐默眨眨眼。

徐默立時會意,也笑道:“無念說的對啊,你可是個大美人,哭了就不好看了。”

楚護法是無奈的笑了笑,他這把年紀,可不會安慰小姑娘。

聽了徐默的話,虛出塵梨花帶雨的擡起頭道:“啞巴,你騙我!”

徐默被她可愛的模樣逗笑了,禁不住幫她伸手擦去眼淚道:“不騙你,出塵絕對是個大美人!”

虛出塵立即破涕爲笑,眉目含春的瞧着徐默,想起徐默剛纔替他擦眼淚的情形,有些羞澀,可還是轉過臉極爲得意的衝着黑衣少女瞥了兩眼。

黑衣少女不置可否的冷笑,她可不會無聊到跟這種小丫頭去比美,只不過她剛纔看到那方臉少年對虛出塵做出的親暱舉動時,心裏卻莫名其妙的有些不舒服。


她也不明白自己這是怎麼了,那個方臉少年明明很醜,可她竟覺得看着十分順眼。

想到這兒,黑衣少女也沒心思再吃東西,便起身上了樓梯回自己的房間。

虛出塵在這幸福的瞧着徐默,徐默也不敢再去看那黑衣少女,只在心裏想着,那黑衣少女爲何那般熟悉?難道真是因爲人家長得好看?

徐默若有所思的苦笑,覺得自己好像有些貪圖美色。

只是此刻的他絕不會想到,那名黑衣少女便是白狐兒,那個曾使他魂牽夢縈的女子。

但如今的白狐兒也已經忘了他,成爲了一名極爲冷血無情的刺客。

此次她來楚域,正是受了老鬼的指令,來此保護五公主李嫣然的安全。

因爲之前大漢的密探得到密報,當今的楚域新王楊闖弒父篡位,極有可能是得到了魏王郭弭的暗中支持,如此一來,魏域必然會想辦法破壞此次和親,而且有了楊闖的默許,他們極有可能在楚域動手。

郭弭老奸巨猾也在於此,若在楚域刺殺五公主成功,就算大漢要算賬也算不到魏域的頭上。

而且那些密探刺客即使刺殺失敗,也絕不會留下自己是魏人的證據。

到時候和親不成,大漢與晉域無法聯姻,他們的關係也必然不會和好。

大漢倒是沒有任何損失,反而會找藉口再去削弱晉域。

晉王若是受得了,以後的晉域便也不足爲懼。

晉王若是受不了,便會充當魏域的炮灰。

大漢雖然能想到這一點,但他們卻不會注意魏域,因爲在大漢眼中,始終把在七國時代稱霸的晉國視爲最大的敵人,至於魏域,只要他們耍的手段不讓大漢抓到證據,大漢也不會去刻意對他們進行打壓。

郭弭將魏域實力深深隱藏,便是他最聰明的地方,即便老鬼手下密探遍佈漢元大陸各個角落,也沒發現魏域有多強悍。

在大漢皇庭這裏,魏域在其他六域中的實力連前三都排不到。

只有與魏域南北相鄰的晉王李延平才知道郭弭的可怕之處,可是他也不會去告訴大漢,因爲他到時也要利用魏域。

魏域破壞和親,李延平也想得到,所以他纔派了那麼多的武宗加上許諾這個武王高手去護送。

大漢雖然無所謂,但由於昭明太子對五公主李嫣然實在喜歡得緊,所以纔會去派人保護。

姚青薇手下有四五名武宗高手,這又派了一個武王刺客月神,也算仁至義盡了。

徐默四人吃完飯,便一同回到了房間之中商量接下來的細節。

徐默腦中雖然一直排除不掉那個黑衣少女的影子,但現在大事要緊,也就強忍着不再去想。

“我一會去守城軍備處轉一轉,去看看晉域和親隊伍的情況。”徐默道。 虛出塵有些擔心道:“和親隊伍之中該有許多武宗高手,你如何不驚動他們?”

虛無念也是道:“是啊,啞巴,晉域的武宗本身要比楚域的強,你如何能瞞過他們的耳目?”

徐默笑道:“山人自有妙計!”

隨着徐默的心智覺醒的越來越多,他對自身的修爲情況也越來越瞭解。

雖然不知道這些武技的名稱,但作用他已知曉,斬龍訣身法十分鬼魅,對氣息的掌握也極爲精巧,現在的徐默有自信在不驚動任何武宗的情況下潛入守城軍備處。

他對李嫣然有種莫名的信任,他認爲只要找到了李嫣然,李嫣然就一定會幫助他們。

所以他現在的打算便是要去找李嫣然。

只是虛出塵他們並不知曉,楚護法不禁問:“啞巴,你打算怎麼混入和親隊伍之中,他們的武宗就那麼多,人數也十分固定,除非咱們能殺掉幾個,再僞裝成他們的樣子,但這也絕非易事。”

徐默笑道:“現在不好說!只有去了才知道,你們要小心,不要再與任何人發生衝突。”

楚護法點頭道:“放心吧,現在的情況我們會十分謹慎。”

徐默又交代了虛出塵與虛無念幾句,纔出了滿月樓。

此刻天黑風高,聞香城大街之上的行人已不多,想到之前姚青薇那夥人,徐默便隱了身形,在聞香城瓦頂一側慢慢向着守城軍備處躍去。

守城軍備處的位置靠近聞香城西門,有三個極大的院子。

最前的院子是守城士兵們平常住宿的地方,第二個院子是守城軍之中的頭目住所和平日議事的地方,第三個院子便是接待處,有時楚域王都之中的官員們前來查探或者路過,都會安排到這裏。

與前兩個院子相比,接待處自然要奢華的多。

院中除了假山湖泊,亭臺樓閣之外,還有許多蒼松翠柏,即便現在是寒冬臘月,也是綠意盎然。

一座二層小樓之中,一身白衣的李嫣然正在二樓的露臺之上飲茶冥思,紅纓綠柳則在她身旁左右侍立。

晉域的一衆內衛武宗便在院中各個地方站崗守衛,過一段時候便會輪換一次,以確保十二個時辰都有人守護。

內衛統領許諾在第二個院子中與聞香城守城統領喝酒,這兩域之間來來往往,便免不了要應酬。

雖然許諾級別比一個守城統領要高上許多,但他們遠來是客,便只能客隨主便。

李嫣然看着天上的星月,心中還是有些抑鬱,她雖不喜歡那個昭明太子,但和親之事勢在必行。

晉域王都沒有了李瀟瀟,沒有了上官文鳳,沒有了徐默,對她來說,本身也少了些生氣。

想想以前的日子真是快樂,沒事就與三姐和文鳳姐在王庭之中到處玩,賞賞花踏踏青,偶爾捉弄些宮女太監,成天無憂無慮。


可人畢竟是會長大,到了十五歲這個年紀,在漢元大陸便算成年了。

長大了,便不再滿足於那些單純的快樂,會有更多想要的東西,她會喜歡某個人,會去考慮爲人處世,怎麼才能做好一個公主,怎麼才能讓晉域的學子們效忠王庭。

想的事情多了,煩惱便也會相應的多起來。

無慾無求這種境界,世間又有幾個人能夠達到。

趁着夜色,徐默悄悄落到了李嫣然所在的二樓瓦頂之上。

周圍的武宗並沒有感應到他的存在,斬龍訣可以確保魂力氣息不會外泄,可看着紅纓綠柳這兩位天境武宗,徐默卻沒了辦法。

他此刻並不知道讓李嫣然看見自己會是什麼後果,更何況再讓兩個侍衛看到?

看來得想辦法將那兩名女侍衛調開。

但他想了半天,也沒想出所以然來。

徐默只好繼續趴在瓦頂之上,只露出一個腦袋看着院中的情形。

等了一會,卻聽李嫣然忽然對紅纓綠柳道:“你們去幫我找些筆墨紙硯,我忽然想寫首詩。”

“諾!”

紅纓綠柳答應一聲,便從屋內下了樓。

筆墨紙硯都在第二個大院中停着的馬車之中,所以徐默便看見那兩個女侍衛出了院門。

看是機會來了,徐默想了想,便從體內拿出一枚金幣,輕輕的砸了一下李嫣然。

叮!

金幣掉到地上滾了一圈才躺下來。

“誰呀!”李嫣然向四周看了看,並沒有發現徐默,不禁有些不解的撿起了金幣。

徐默看屋內並沒有其他人迴應李嫣然,便使了個身法,飄然落下。

然後趁着李嫣然不注意鑽到了房間之中。

李嫣然還在露臺之上看着那枚金幣思索,徐默卻又掏出一枚金幣砸了她一下。

“到底是誰?”李嫣然有些生氣的回頭一瞧,卻是忽然愣住了!

她看着屋中那個立着的方臉少年揉了揉自己的眼睛,有些不敢相信。

可又定睛看了看,確認那不是自己的幻覺後,李嫣然情不自禁流下兩行清淚。


徐默在裏邊看得好生鬱悶,這五公主見了自己怎麼一句話不說就哭了?

難不成自己與這五公主有什麼感情瓜葛?

徐默摸了摸自己的方臉,覺得有些不可能,眼前的五公主可是仙子一般的人物,便是虛出塵與賽玲瓏也無法與之相比,若真要說能跟五公主容貌氣質相比的,便只有方纔在滿月樓所見的那個黑衣女子。

徐默正自納悶, 寵妻指南:傅太太超甜

“姐夫!你真的是姐夫!”李嫣然哭的鼻頭都紅了。

啥玩意兒?五公主竟然叫我姐夫?難道我啞巴是晉域的駙馬?

“姐夫,你怎麼還活着?怎麼又會到這裏?爲什麼不去找三姐和文鳳姐?你……你怎麼不說話?”



李嫣然問了一串問題,但此刻的徐默腦中卻是一片空白,因爲他什麼也想不起來。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