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蘇齊擡眸,撇了撇嘴,第一次沒有反駁老孃的話,見過狠心的,沒見過這麼狠心的孃親。

2020 年 10 月 28 日

“齊兒,起來爹爹抱你走。”

“讓他自己走。”蘇紫陌不悅的看着沐雲軒,她的兒子必須獨立,在情勢緊張,沒有任何依靠的情況下,才能用自己堅強的意力保住自己的命。

“陌兒,齊兒只是一個孩子。”沐雲軒想不通,她明明很疼齊兒他們,可是在這樣的情況下,她又爲什麼要這樣堅持。

君少辰也有些看不懂蘇紫陌的教導方式,別人五歲的孩子還什麼都不懂,而蘇櫟和蘇齊卻已經能獨擋一面,蘇紫陌還有不滿意的地方。

“哼!不就是走路嗎?難得倒我蘇齊嗎?”

蘇齊狠了狠心,一臉的倔強,他還不相信了,他蘇齊走不完這條通道。

“哥,帶路。”蘇齊氣吼吼的。

蘇櫟沒有說什麼?上前帶路,起身,齊兒心裏是瞭解孃親的做法的,只是這小子還在氣頭上。

幾人一路小心翼翼,找到了總機關,破壞了總機關以後,總算是順利的走完了通道。

到了出口,發現天已經黑了。

沐雲軒擡眸,卻看到不遠處有火光。

“前邊應該就是鬼宮。”

看着有巡邏的人過來,幾人快速的緊靠在石壁上。

待巡邏的人過去以後,沐雲軒看了看蘇櫟,“櫟兒,一個時辰之內,你能把殿下的人帶到這裏來嗎?”

“爹爹,可以。”

蘇櫟簡單的回答,答案就要揭曉了,他自然會盡力而爲。

“大公子,你拿着這塊令牌去,所有的禁衛軍都會聽你號令的。”

君少辰把令牌遞給蘇櫟。

蘇櫟接過令牌,轉身消失在暗黑的通道里。

皇宮裏,皓月皇居高臨下的看着跪在自己面前,顫顫巍巍的皇后。

“吾皇,要臣妾解釋幾次吾皇纔會相信臣妾,那些謠言,怎個輕易相信,在說,當天臣妾正值生產,痛得死去活來的,哪有時間去謀劃其他的事情。”

姬舞兒沒想到皓月皇會這麼快找上她。

“無風不起浪,二十幾年的事情突然被人傳來,你要讓朕相信你的話,就給朕拿出證據來。”

皓月皇一臉陰沉的看着皇后,如果曼琦真的是被眼前的這個女人害死的,他一定不會輕饒素放。

“那吾皇硬說是臣妾做的,那也要有證據證明是臣妾做的,臣妾有怎會無端受下這不白之冤。”

說道證據,皇后也找到了反駁的話。

“好!你要證據,是不是,朕已經連夜派人去查了,曼琦死後,她身邊服侍她多年的連嬤嬤向朕請辭,當時,她分明是有話要對朕說,可是朕的心情可想而知……。”

皓月皇突然有些後悔,他應該讓連嬤嬤把話說完的。

皇后一聽,身子猛的怔了怔,擡眸,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皓月皇。

眼下的局勢難道看不出來嗎?姬家倒了,誰來扶持他最喜歡的辰兒呢?君臨天野心勃勃,現在又和紫桑國聯姻,這些,他都沒有想過嗎?而是要一心置她於死地,她一個有血有肉的人,難道還抵不過一個死人嗎?

“吾皇。”

秦公公走了進來。

“說。”

皓月皇一臉怒容,看着窗外陰暗的夜空。

“吾皇,有了悅容公主的消息了。”

“在什麼地方?”

皓月皇臉上漫過一絲激動,他已經對不起曼琦了,不能在對不起容兒。

皇后凝神,容兒沒有死,真是謝天謝地!

“殿下已經帶人過去了,在鬼宮。”

“鬼宮?”皓月皇蹙眉,“去讓青華帶人過去增援,務必把容兒帶回來。”

“吾皇,這……!”

“還不快去。”皓月皇失去了耐心,怒聲吼道。

秦公公的要彎得更低,“吾皇息怒,淳于先生不在宮裏,昨夜出去以後就再也沒有回宮過。”

秦公公額頭上冷汗岑岑,心都提到嗓子眼了,眼下龍顏大怒,人人自危。

“不在。”皓月皇眼眸裏閃過一絲疑惑,青華最近怪怪的,他出宮去做什麼?

“給朕派人去找回來。”

“是,吾皇。”

秦公公就如剛剛撿回了一條命,快速的退了出去。

“吾皇。”暗衛秦風出現在了窗外。

皓月皇一看,沒有管跪在地上的皇后,筆直的走了出去。

“怎麼回事?青華呢?”

青楓低頭,一臉三思,畢竟他手中並沒有證據。

“怎麼,連你也想隱瞞朕?”

皓月皇眯起黑眸看着秦風。

秦風眼裏劃過一抹懼色,“吾皇息怒,秦風手中沒有證據,不敢斷言。”

“說。”

“吾皇,昨晚手下跟蹤淳于先生,發現淳于先生去了城南四合院裏,今日又看到太子和雲城聖主,明月莊主帶人去城南四合院,想來,他們已經找到淳于先生和悅容公主了。”

“什麼?”皓月皇受打擊似的後退了幾步。

青華和容兒,怎麼可能,青華家世代忠心耿耿,青華怎麼可能背叛他。

“吾皇……!”

“給朕去宮裏好好的查一查,宮裏,可有青華和容兒的人。”

皓月皇忍下心痛,隱隱約約能猜到有自己不想要面對的結果,他最愛的女兒和他最信任的人要是都背叛了他,他將又怎麼面對那沉痛的結果?

鬼宮裏,沐雲軒和蘇紫陌,君少辰帶頭,一路斬殺到了鬼宮裏邊。

淳于青華想不到沐雲軒和蘇紫陌這麼厲害。

鬼宮裏的人修爲也不低,可是短短一個時辰,他們完全攻破了鬼宮,也許這樣更好,至少可以就容兒一命。

君悅容臉上露出了絕望,心裏不斷的問自己,她辛辛苦苦到現在,到底是爲了什麼?到底是爲了什麼?

正當兩人心思各異的時候,沐雲軒,蘇紫陌,君少辰和蘇齊兄弟兩人來到了主殿。

“悅容,沒想到你真的沒有死?”君少辰想不通,悅容這樣做的目的是什麼,剛剛他們攻打鬼宮的時候,發現了很多的兵器,這鬼宮看起來就是要造反的跡象。

“哼!我活着有什麼好驚訝!”君悅容冷着臉,不看君少辰。

“你怎麼做到底是爲了什麼?好好的公主你不做,偏偏要跑來做這鬼宮的宮主。”

君悅容回頭,冷冷的看着君少辰,“你問我爲什麼這麼做,是不是?”君悅容看着君少辰,脣角泛着冷笑。

“那都是因爲你。”

君悅容失控的怒吼道。

猛的,君少辰眸子狠狠一縮,因爲他,爲什麼會是因爲他,和他有什麼關係?

蘇紫陌和沐雲軒也覺得奇怪,悅容公主這樣做,是爲了殿下,這話似乎有些說不通。

“悅容,你把話說清楚,爲什麼會是因爲本宮。”

君少辰隱隱約約猜到,悅容肯定是知道了什麼了。

蘇櫟一直看着黑袍男子,剛剛看到黑袍男子時,蘇櫟一眼就認出來。

突然出聲,打斷了君悅容接下來要說的話。

“你就是那天晚上那個殺了悅容公主的人。”

蘇櫟一字一句的冷冷的看着淳于青華說道。

淳于青華起身,拉下臉上的面巾,事到如今,已經沒有什麼好隱瞞的了。

看到面巾下的面容,所有人都震驚得說不出話來。 “淳于先生,怎麼是你?”

君少辰做夢都想不到這個黑衣蒙面人會是淳于青華,父皇身邊,父皇最信任的人。

蘇紫陌看到淳于青華,突然想到那件男子的衣袍,她說怎麼會覺得有些眼熟呢?原來是淳于青華的。

“不錯,就是我。”淳于青華冷下臉來。

“你們放了容兒,所有的罪名,我一個人承擔。”

“不,華哥哥,你已經幫了容兒太多了,容兒怎麼能一個人苟且偷生,讓華哥哥替容兒去死呢?”

君悅容上前,拉住淳于青華的手臂,她已經是華哥哥的女人了,要活,他們一起活,要死,他們一起死。

目光轉向蘇紫陌,“你就是蘇紫陌?”

“正是。”蘇紫陌淡漠的點了點頭。

“你毀了我的一切。”

蘇紫陌擡眸,看了一眼君悅容。

“是我毀了你的一切,還是你自己毀了自己的一切?”

蘇紫陌冷聲反問。

“此話怎講?”

君悅容克制住自己心裏的怒火,冷眼看着毀了自己親手磊起來的寶塔的女人。

蘇紫陌紅脣輕啓,不急不慢的說道:“你有女皇夢沒有錯,錯的是你還不夠堅強,你的堅強,還達不到你成功的後盾,所以你失敗了。”

“堅強,就短短兩個字,你把本宮說的一文不值,天下堅強的人多得是,可是沒有誰能做到本宮這樣的。”

君悅容失控的怒吼!

“你蘇紫陌還不是因爲一紙退婚書選擇自殺,你有什麼資格說我。”

君悅容默默的留下了眼淚。

淳于青華一臉心痛的看着她,骨節分明的大手輕輕把她臉上的淚水擦掉。

“對,爲了一紙退婚書,懦弱的蘇紫陌選擇了自殺,可惜,她沒有死,女子本弱,爲母則強,我的三個孩子成爲了我堅強的後盾,就是走得在辛苦,回頭看到孩子們純潔無害的笑容,心便可以在次堅強下去。”

蘇紫陌風輕雲淡的說,話峯一轉,又說道:“還有就是你的實力不能和你想要做的事情成爲正比,假公主的事情,心計拙劣,很容易就被人看出了破綻,你太急迫了,聽到要被賜婚給紫桑國太子,你便想到了假死這一招,這也是你暴露自己的一招。”

“要不是你,怎麼會失敗。”

淳于青華憤怒的說道,容兒的心該有多痛,多不甘。

“這事說來巧了,你們安排在暗中的人太蠢,我的兩個兒子如果沒有被關進大牢,也許,公主現在已經是真的死了,而你們的計劃也能順理成章的進行着。”

“你的兩個兒子已經被救出了大牢,你爲何還要苦苦相逼。”

君悅容停止哭腔,剩下的,全是怒氣。

“沒有查名真相,我的兩個兒子永遠有嫌疑。”

“你……。”

蘇紫陌別開臉,不在和君悅容理論,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現在留給君悅容的,不會是自責與悔恨,而是不甘。

“淳于先生,悅容,你們必須和本宮回去,想必父皇已經知道此事了,回去說明原因,讓父皇定奪。”

“殿下,可否看在兄妹一場的份上,讓容兒離開,放容兒一條生路。”

淳于青華一臉祈求,這一回去,凶多吉少,他賭不起,他太瞭解皓月皇了,而君少辰,也將承受更大的打擊。

“恐怕不行。”君少辰堅持,他也有自己想要知道的事情。

一聽,淳于青華像是做了什麼決定似的,手往牆壁伸去。

“淳于青華,你要是想讓你和悅容公主掉入萬劫不復的深淵,你可以按動機關,只要你不會後悔。”

蘇紫陌快速的出聲阻止,聲音裏夾雜着一絲緊張,卻讓人聽不出來。

淳于青華的手抖了抖,慢慢的縮了回來。

“莊主言下之意,是否還有挽回的餘地。”

蘇紫陌眯了眯眼眸,這淳于青華果然心思細膩。

沐雲軒眼眸動了動。

問道:“陌兒,你想怎麼做?”

“這就要看淳于先生和悅容公主配不配合了。”

“你想知道什麼?”

“你們這麼做的理由?”

淳于青華垂眸,三思着要不要告訴蘇紫陌他們真相。

“華哥哥……。”

“如果你們說出來,一切都還有機會,畢竟皓月皇沒有在場,殿下宅心仁厚,這是你們唯一的機會。”

蘇紫陌知道這背後一定有故事,她會這樣做,有一部分是因爲默娘。

也許,淳于青華她們知道什麼也說不一定。

“華哥哥……。”君悅容對着他搖了搖頭。

“容兒,你冷靜一點,好嗎?容兒不是說過,要和我一起天長地久嗎?”淳于青華的語氣很溫柔,容兒現在已經脆弱得不堪一擊了。

“好!華哥哥,容兒聽你的。”

像是下了決定似的,君悅容挽住淳于青華的手臂,華哥哥爲她做了這麼多,她不能讓華哥哥陪着她一起死,既然有機會,不妨一試。

淳于青華轉頭看了眼君少辰:“殿下,你的意思呢?”

君少辰溫和一笑:“等聽完之後,本宮在給你答案。”

“好!”淳于青華知道君少辰宅心仁厚,也許……!

沐雲軒微眯眼,雖說可以保他們一命,可是陌兒這麼做的理由是什麼?陌兒的心也未免太軟了些。

“容兒會這樣做,都是有苦衷的。”淳于青華說完,緩了緩情緒,又開口說道:“容兒不是李貴妃的女兒,而是皇后的女兒,皇后把李貴妃和她的女兒對換了。”

除君少辰以外,蘇紫陌,沐雲軒,蘇櫟兄弟兩人都驚訝得瞪大眼睛。

“那,那個孩子……?”蘇紫陌心機幾乎可以肯定,那個孩子就是君少辰。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