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蘇葉目光一閃,握了握手中長劍,向著山中趕去。

2022 年 1 月 21 日

漸漸的,蘇葉感覺此地的陰氣越來越濃郁。

四周虛空都被濃郁的陰氣瀰漫,透著森然的氣息。

蘇葉看到一個個低矮的墳頭,上面有腐朽的木架撐起一道道破爛的白綾,斜插在那些墳前。

每一個小墳之前,皆立著一個個沒有刻名字的石碑。

這個古戰場是後世才被發現的,戰死此地的人族英靈,甚至連名字都沒人知道。

這些,是真正的無名英雄。

蘇葉面露肅穆,向這些小墳施禮。

這些人,是最可敬的。

在這亂世之中,為了人族崛起,他們默默付出,哪怕前路荊棘,也勇往直前,不畏生死,無怨無悔。

哪怕後世沒有人能夠記起他們的名字,他們也沒有絲毫退宿。

隨後,蘇葉向前走去。

走著走著,蘇葉突然停了下來。

此時,他感覺自己背後有東西,他猛然回頭,但什麼也沒有看到。

「裝神弄鬼,此地乃人族英靈棲息地,爾等邪魔,竟敢在此褻瀆英靈安息地。」

蘇葉冷喝,但四周靜悄悄,只有陣陣陰風發出的悲鳴聲。

隨後,蘇葉渾身爆發濃郁的血氣,直接吹散了周身那些瀰漫而來的陰氣。

他手握長劍,大步向前。

此地乃英靈安息地,那惡鬼不除,西陵山將不得安寧。

這對於那些已經陣亡的英靈來說,是一種極大地不敬。

突然,蘇葉目光一閃,前方似乎有一個池子,血紅一片。

在那池子旁邊,赫然是十幾具屍體,其中三位赫然便是斬妖使。

他們身穿斬妖服,臉色蒼白,布滿了驚恐,死相極慘。

另外之人也是如此,似乎都是被嚇死的。

蘇葉眉頭微蹙,一步步向前走去,當走到那池子前之時,他不禁臉色一變。

這池子,赫然是一個血池,其內皆是烏黑的血。

就在此時,在那血池內,隱隱約約映照出一個身影,正是蘇葉。

而在他背後,竟然背著一個青面獠牙的惡鬼,正在對著他的脖子吹冷氣。 李天春帶走李小囡后,蘇瀅愧疚的打去電話,說她已經教訓過珍珍,珍珍保證以後再不會和小囡鬧,能不能讓小囡回來?這是她答應過小囡阿公阿婆的。

「小囡的事你就別管了。」李天春的口氣很生硬,「她阿公阿婆問起,我也會跟他們好好解釋的。蘇瀅,以後沒事,就不用打來了。」

他是不可能讓他的心肝寶貝尖尖肉,去跟一頭小野獸住在一起的。

但小囡是聰明孩子,聰明到他背着她接了蘇瀅電話,小寶貝也會知道,又要跟他好一陣鬧。

所以蘇瀅沒事真的別再打來了,他天不怕地不怕,就怕自家寶貝鬧。

電話接通,蘇瀅報上名字,話務員禮貌道:「找李參謀有什麼事嗎?如果只是問候小囡,我會代為轉達的。

應該是李天春交待過了,蘇瀅厚著臉皮道:「不是問候小囡,我找李叔叔有其他事。」

話務員讓她稍等,隔了好一會,蘇瀅都差不多以為李天春不會來了,正要放下電話,就聽電話那邊傳來劇烈的咳嗽聲,然後是李天春的聲音:「什麼事咳咳咳,蘇瀅你說咳咳咳。」

聽着就像得了肺癆,沒時間說別的,蘇瀅直接說了:「李叔叔,我想讓秦召娣參軍,您可以幫幫忙嗎?」

蘇瀅已經猜到秦召娣在路上的欲言又止,大姐想當兵,保家衛國,為人民服務,這就是她眼中有意義的事。

可秦召娣也明白,參軍哪有那麼容易?東鄉鎮能參軍的人屈指可數,女兵更是從來沒有過,她不能說出來讓蘇瀅白操心。

可蘇瀅願意操這個心!

為了大姐的人生理想,不管能不能成總要試試。

這樣的事還是找李天春吧,再去麻煩小囡的阿公阿婆就太過份了。

「咳咳咳。」電話那頭傳來劇烈的咳嗽聲,如同肺都要咳出來了,蘇瀅聽到旁邊有人在說,參謀長您先去打針吧,電話別打了。

蘇瀅也想說李叔叔您去打針,這事過後說,就聽李天春道:「明天這個時候過來接電話。」

什麼?蘇瀅還想細問,那邊已掛斷了電話。

蘇瀅只好回小屋。

第二天早上,蘇瀅觀察到,那缸飯是珍珍去上學后,才突然消失了的。

中午,蘇瀅十一點半來到村學校門口,看到胖男生的胖媽媽也在,在那跟門守掰扯,

「……你就讓我進去吧,誰知道今天會變天呢?我得給我兒子加件外衣別讓他冷著不是?」

門守無奈的抬頭看看萬里無雲的天,道:「大嬸,學校有規定,家長不能進學校,要遞什麼東西可以交給我們,我們會交孩子手上的。」

「誒,我人都來到這了,你就給我進去,讓我給我兒子穿上吧。」

又是一個寶媽,蘇瀅也不理,踱步進入校門,就聽胖女人叫:「她怎麼進去了,她又不是學生?」

門衛道:「她怎麼不是學生?她是我們學校的三好學生……」

蘇瀅來到小學五年級教室外面,先找了個位置藏起來,不能讓壞學生知道有人要來抓他們的惡行了。 薛薴雖然也不知道為什麼,自己會對於去醫院看病這件事情這麼排斥,反正對於她來說,一切小事情,只要能夠容忍得下去的話,一切都不應該是現在這個樣子的。

也不知道應該怎麼說,反正對於她來說,一切事情就應該越少越好,畢竟要是每天都會莫名其妙地招惹很多麻煩的話,她的人生大概是安穩不下來的了。

她甚至都覺得自己的這一番想法實在是太合理了一些,可是為什麼容瑄這個高智商人才卻根本就讀不懂她的這種先見之明呢?明明一切都是那麼正常的,為什麼會變成是現在這個樣子的呢?

也不知道她剛才說的哪句話正好就踩在了人的雷點上面,反正等她反應過來的時候,容瑄的整張臉上的表情和剛才相比都要臭了不少,就好像是真的不小心在路上走着的時候,踩到了什麼髒東西一樣的那種感覺。

薛薴其實是覺得奇怪的,為什麼容瑄突然之間就和川劇變臉一樣的,還盯着她,一句話都不說。難不成又是因為她剛才說錯了什麼東西么?可是她不就是稍微用陰陽怪氣一點的語氣,把自己不是很想看醫生的情緒表達出來了嘛。

可是她覺得自己做的還是相當隱蔽的來着,難不成容瑄已經了解她到了這種程度,就連這樣的話都能夠直接聽出來是發生了什麼事情么?那未免也太可怕了一點吧。自己以後豈不是都快要沒有什麼私隱可言了?

一想到會有這樣的可能性,薛薴瞬間就覺得自己似乎是有些不太樂意的了,畢竟如果這種事情只是偶爾發生的話,她很有可能會把這個歸結成是容瑄比較了解她,能夠和她互通腦電波,但是如果次數多了起來的話,那不就是奇怪的要命了么?

「不是,容瑄你幹嘛突然之間冷臉啊?我覺得我好像也沒有說什麼奇怪的話啊,難不成是發生了什麼我不知道的事情?那應該也不太可能的吧?畢竟我們之間也沒有發生什麼別的事情啊,難不成是我突然失去記憶了?」

雖然她此時此刻確實是有些不爽的,但是好在一切還都是在能夠控制的範圍之內,所以說她還是決定要先裝作是一副無事發生的樣子,最後又看着容瑄在她話才剛剛說了一半的時候,忍不住地插嘴補充了一句原因,自然而然地點燃了她心頭的這股怒火。

「阿薴,我現在很認真地在和你說這件事情,並沒有想要和你開玩笑的意思。你不能夠總是不把自己的身體當一回事情,不然的話你到時候要怎麼樣?真的等自己身體出毛病了的時候才準備後悔?你不能夠總是這個樣子任性吧?」

因為涉及到了身體健康的問題,容瑄說這話的語氣不免有些重了點,而這自然而然地就成了壓垮薛薴的最後一根稻草,最後也就乾脆不再繼續遮掩些什麼,反倒是直接爆發了出來,沒有絲毫意外的那種。

「我怎麼沒有重視了啊?你這樣搞得好像我的身體都不是我的一樣,再說了,要不是因為你臉上這樣的表情,我至於說話的時候都要一副小心翼翼的樣子么?難不成我是吃飽了撐的沒事情做了,所以說才跑來和你在這裏開玩笑啊?有必要麼?」

薛薴說完這一通話之後,也知道今天肯定是要和容瑄搏鬥出個你死我活來的了,不然的話估計也沒有那麼好收場的。只是她也覺得自己這個樣子似乎是太沒有節操了一點,不然的話又怎麼會說完之後就立馬開始後悔自己剛剛是不是說的有點過分了。

「看來我關心你的身體,似乎還是關心錯了?那就當是我剛剛在放屁好了,以後我都不會再多說一句話的,只要你覺得高興的話,反正我是一直都無所謂的咯,你開心就好唄。那就當我剛才什麼都沒有說過。」

容瑄大概也是被她這副有些不經意的態度傷到了心,自然而然地說出了這話,整個人的狀態和之前相比自然都不太一樣了起來。

而薛薴這頭,還是有些放不下面子上的事情,最後也就只能夠微笑着表示:「那是自然咯,我還真是要感謝容總了,現在總算是能夠放過我,讓我好好地鬆一口氣了,不然我可真是不知道要怎麼辦,才能夠把自己的不爽給找個機會說出口了。」

她這話明顯是多了幾分的尖酸和刻薄,最後也沒再多說些什麼,畢竟低頭道歉這種事情要是現在做了的話,未免太沒有面子了一點,所以她最後還是選擇了沉默,一句話都不說似乎才是最好的選擇。

她是絕對不可能率先道歉的,除非容瑄先和她道歉,不過這種可能性估計也就是微乎其微的了吧,畢竟這傢伙向來都是那個樣子,沒有讓她在那裏道歉已經是一件很不錯的事情了,其他的就也不要再痴心妄想什麼的了。

「抱歉,我只是想要讓你重視自己的身體問題而已,可能語氣什麼的一下子沒有控制住,如果你真的覺得生氣了的話,要不然還是多罵我幾句,等心裏痛快了,然後再接受我的道歉也沒有任何關係的。」

薛薴覺得自己的耳朵大概是壞了,要不然就是容瑄今天的腦子壞掉了,不然的話又怎麼可能會發生這種玄學又離譜的事情呢?應該是不太可能的吧?她果然還是更加願意相信自己是出現幻覺了,所以還順帶着伸手拍了拍自己的臉頰。

「沒有出現幻覺,就是我在和你道歉,所以說就趕緊給我一個回復什麼的,不然我也不知道應該說些什麼才好的,總是感覺怪尷尬的來着。就……那個什麼,還是正常一點,我們兩個之間還是不要吵架了,百害而無一利的來着。」

容瑄難得能夠態度放軟,而薛薴聽完之後也就不好意思了起來,爭着承認這事兒她也有很大一部分責任。

。下午回到家。

李欽就觀察起了林雅婷,最後得出答案——

她似乎很喜歡客廳那張按摩椅。

轉向到面朝窗外的角度,靜靜望着牧場山坡的方向……

然後,開始發獃。

秦老爺子說的沒錯。

這是閑的。

「怎麼樣?我說能行吧?」秦老爺子也在觀察。

《不會現在沒人玩QQ農場了吧》【415】我拿你當哥哥,你…… 「小犢子,這次我真的不管了,一個星期內必須給我回來相親,否則老娘就去韓國找你,你自己選一個。」

「媽,我這邊不是脫不開身嘛,您看看能不能寬限一段時間,我保證今年絕對回家過年。」

「少來,徐澤豪那小子都說了,你都快變成一條鹹魚了,你那兩個破中餐廳不開也罷,婚姻大事豈能拖延。」

「真的不能通融一下嗎?再說了,媽現在都什麼年代了,我喜歡自由念愛。」

「不能,除非你把那個叫朴姍美的小姑娘帶回來,老娘就可以寬恕你一年半載的,不然沒得談。」

「那人家小姑娘,萬一也看不上我呢……。」

還不待承浩把話說完,手機里就傳來嘟嘟機械的忙音,提醒著承浩,這次老媽似乎是玩真的了。

「這一個個都是怎麼了?」

煩躁的將手機扔在沙發上,承浩拚命的抓起了頭髮,老媽逼相親。

那個瘋女人也是,自從上次提出莫名其妙要求后,已經整整一個星期了,不論自己打電話還是發短訊都沒有任何反應。

就連晚上去LS區那邊送夜宵,也被保安俊賢告知,516戶主已經很多天沒在家了。

「啊西!回就回,不就是相個親嗎?我還不信我推不掉幾個小姑娘。」

抓了一會頭髮,承浩索性認命了,直接從沙發上起身,向著卧室走去,很快就拖着一個行李箱走了出來。

重新拿起手機,直接一個群發告別信:「家命難拒,今天下午的飛機,各位再相見,應該是明年在見了。」

短訊剛剛發出去沒多久,手機就開始不停震動了起來,緊接着一個承浩無比熟悉的號碼就打了進來:

「學弟要回華國了嗎?不是和學姐約好,要一起去釜山學姐老家玩的嗎?」

電話剛剛一接通,朴姍美學姐那動聽中帶着焦急的聲音就傳了過來。

「抱歉了學姐,我哦媽逼着我回去相親,實在是沒有辦法了。」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