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蘇紫萱驚訝的看著這些口紅紙,這個東西她在電視里看到過。

2020 年 10 月 27 日

「快點……」樂天催促。

蘇紫萱找了個角落,用紅紙抿了抿嘴,嘴唇馬上就紅了,看起來嬌艷欲滴。

「嘖嘖嘖……人靠衣裝你靠鞍……」樂天看著蘇紫萱。

「閉嘴!」

蘇紫萱哼了一聲。

現在的她不是一般的熟人還真是很難認的出來。

「我們要怎麼引起對方的注意?」蘇紫萱問。

「贏錢……或者鬧事!你選一個。」樂天看著她。

「鬧事?」蘇紫萱眨了眨眼。

「好吧,那就選贏錢吧……」樂天點點頭。

蘇紫萱瞪著樂天,你既然已經有了決定,那你還問自己做什麼?她嘟著嘴跟在樂天的身後。

樂天走到骰子桌前,他看了看唐巧,這姑娘居然在短時間內贏了不少? 唐巧奇怪的看著樂天,這傢伙裝模做樣的坐在自己的身邊做什麼?

蘇紫萱的手裡也有一些籌碼,她對這些東西完全不感興趣,四下看了看就去了輪盤遊戲那裡,看也不看的將所有的籌碼都丟到了一個三十八上。

她這一把足足丟下去了七八萬!

這樣的手筆讓旁邊的幾個人都驚了一下,如果這樣的投注額下注押的單或者雙,那麼還不怎麼讓人意外,因為這樣中獎的幾率有百分之五十,可是你只押一個單數,這中獎的幾率就微乎其微了。

這幾乎等於扔錢給賭場。

輪盤開始了,一個小彈珠在旋轉的輪盤上瘋狂的跳動,輪盤慢慢地變慢,彈珠還是跳。

所有人的眼睛都注視著這和小小的彈珠,都在心裡預估這個小東西會掉到什麼位置。

蘇紫萱沒去看輪盤,她看的是賭場裡面那個保安的位置。

大概有十幾個保安在各個角落,他們看起來都像是一些賭客,但是他們的手裡並沒有賭資,一個個只是在吸著煙。

「哇……」

「不是吧?運氣逆天啊……」

「這女人……發了!」

蘇紫萱奇怪的扭頭看了看,一大堆籌碼已經翻到了自己的面前。

三十五倍的賠率,蘇紫萱壓了七萬,這一下就贏了兩百多萬!

蘇紫萱驚訝的看著自己面前的籌碼,這錢……來的也太快了吧?自己十年不用上班了?

她收起了其中的兩百萬,剩餘的又全部壓了上去。

這一次她壓了四十五萬,隨手點了個一。

周圍的人看大傻子一樣的看著這個女人,這是腦子有坑吧?中了一次已經是祖墳冒青煙了,還想再中一次?

五六個人和蘇紫萱一樣在玩輪盤遊戲,他們則是更專業。

其中一個男人的出手也很大方,他一次壓了一百萬買雙數。

這樣雖然贏得少一些,但是幾率要大很多。

「咚……咚咚咚咚……」

小彈珠再次被彈了出來,蘇紫萱看著這枚小彈珠,多少人的心思都在隨著這枚小彈珠轉圈,隨著它的每一次跳動而跳動。

不少人的嘴巴都在喃喃低語,彷彿他們多念叨幾次,這枚小珠子就會落到他們壓的那一註上。

「卧槽……」

那個壓了一百萬的男人目瞪口呆的看著小珠子上的數字。

「這機器是不是壞了?」旁邊的人疑惑的問。

還有人奇怪的看著蘇紫萱,這個女人會不會作弊了?

歸一 可是這輪盤是全封閉的,裡面的珠子又不是鐵質的,不存在用吸鐵吸引這樣的說法,這個女人中了一次也就罷了,這連續的中兩次就有點誇張了吧?

青澀校園:萌學弟拐走呆學姐 賭場的人明顯也發現了這樣的情況,因為這一次他們賠得有點多了,這一次他們需要陪一千三百五十萬!

蘇紫萱手中的籌碼已經拿不下了,她將籌碼放到一個大盤子的上面。

自己已經贏了一千五百多萬了!

蘇紫萱自己都把自己嚇到了,這麼多錢她養老都夠了……

曾幾何時,自己居然這麼有錢了?

另一邊的樂天,唐巧買什麼,他就跟著反著買,可沒想到唐巧的運氣好到爆炸,樂天手裡的十幾萬籌碼不一會就輸得一乾二淨。

樂天無奈的看著笑呵呵的唐巧,這個女人到現在也贏了小一百萬了。

「要不要借點錢給你啊?」唐巧笑呵呵的問。

「哼!我自己沒女人啊?需要你借?」樂天哼了一聲。

他站起身走到蘇紫萱的面前,蘇紫萱正端著一大盤子籌碼不知道該怎麼辦呢。

「這些籌碼夠嗎?」蘇紫萱問樂天。

樂天驚住了。

「你贏的?」他問。

蘇紫萱點點頭。

「很容易的,我押了兩把就贏了這麼多……一點意思都沒有。」

樂天吸了口氣,這女人不愧是自己命中注定的女人,這份鎮財的能力實在讓人驚訝。

既然這樣,樂天索性就不動手了。

「你繼續賭,這才一千來萬,對於賭場來說根本就是小意思,贏個一個億估計他們就會傷筋動骨了。」

他鼓動蘇紫萱,蘇紫萱想了想點點頭。

樂天狠狠地抓了一把籌碼,這一把下去就是五六十萬的籌碼。

蘇紫萱也不在乎,她四下看了看,玩別的又沒有什麼意思,她索性繼續玩輪盤得了。

一次性壓了五百萬!

這一次如果中了,賭場要陪一億五千萬!

蘇紫萱估計應該就夠了。

這一次玩的太大,吸引了不少人圍觀,賭場的人也走過來查看,樂天則是溜到一旁打麻將去了。

武人無敵 三個男人三缺一,他坐了下去。

自動麻將機洗牌,馬上開始。

「咚咚……咚咚咚……」

樂天對面的傢伙手裡捏著一顆麻將輕輕的敲著桌子,樂天抬頭看了看,沒說話。

「二萬!」樂天的下家打了一張牌。

「咦?地胡碰碰胡……哈哈!給錢給錢。」樂天的對家哈哈大笑。

錯愛總裁的復仇契約 一把輸了五萬!

下一把馬上開始。

這一次又是樂天的上家「咚咚咚」的敲桌子,聲音不大,看起來就像是很隨意的敲擊。

「一餅!」

「胡啦……七小對!」

漢當更強 樂天看了看,又輸五萬!

他看了看手上的籌碼,這特么的……再有十分鐘自己這些錢也輸光了,自己這散財童子的命數雖然恐怖,但是也沒有這麼恐怖的吧?

「哇……」

「輸了五百萬!」

「我就說不可能每次中……」

輪盤那邊傳來一陣陣的唏噓聲,雖然五百萬的投注不算太多,但是因為蘇紫萱連中了兩次,所以每個人都想看看會不會出現第三次。

蘇紫萱倒是無所謂,這些錢她即使贏了也不會自己拿,最後都會交到局裡,作為警局的福利資金……

她又壓了五百萬,依舊是壓的單數。

圍觀的人一看,這女人不死心啊,這還真想一口吃個胖子?

「我說妹子,你這麼壓會輸光光的!」有人提醒了一句。

「是嗎?早點輸光早點回家睡覺……」蘇紫萱眨了眨眼。

圍觀的人無語的看著蘇紫萱,這女人是家裡有金礦吧?

而另一邊的樂天也是輸的稀里嘩啦,他手裡的籌碼由七十萬變成了現在的不到三十萬,可時間才過去不到十分鐘…… “這也太玄乎了吧,我就是本地人。怎麼沒有聽說過呢?”張倩有些吃驚的拍着自己的胸前。不可思議的說道。

“你當然不知道了。那些消息都被封鎖了,我這也是從那些學長那邊打聽過來的。現在去網上看。說不定還有帖子呢。”林萌說這話的時候,更個人都處於精神亢奮的狀態,就好像這是一件很好玩的事兒。並沒有爲她自己的生命安全擔心。

她不擔心,可不代表別人不擔心。張倩和顧子藝當時就拉着我們去隔壁網吧查一下,甚至。張倩說,如果那事兒是真的話,她就去申請回家住。反正家就在本市。哪怕每天多跑幾趟都無所謂。

顧子藝也考慮,不行了的話就在外面租個房子住,還問潘曉瑩要不要一起。

看到這場景。那邊的林萌忽然開心的笑了起來:“我亂說一通。你們就信啊,從昨天晚上到現在,我都跟你們形影不離,上哪兒去打聽?我看你們,也是亂了方寸。”

聽到這話之後,張倩和顧子藝她們才知道上當。不過,這兩人還是決定要去網上看看,有沒有關於她們學校的靈異事件。畢竟昨天晚上潘曉瑩的情況,確實是讓她們也嚇得不輕。

到了網吧之後,林萌就在那邊聽歌看電影聊天,開了五六個聊天窗口指尖如飛,還是不是的傻笑幾聲。顧子藝和張倩還有潘曉瑩三個人,一直在找關於她們學校的事情。

而我把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潘曉瑩的身上,看了很長時間,還是看不出個所以然來。這個時候,我就想去囡子來,如果現在囡子在的話,她肯定能夠看出甚至畫出來吧。

在網吧裏面待了倆小時,張倩她們什麼都沒有找到。現在她們終於相信,之前林萌的那些事情都是現編的了,幾個人嬉戲打鬧之間,把昨天晚上潘曉瑩遇見的那事情也淡化了不少。

不過,我可沒有她們那麼樂觀。

潘曉瑩現在的狀況,只有我最清楚,連她自己都不太名錶。所以,和她們分開的時候,我還特意讓林萌最近幾天要幫忙看着潘曉瑩,不管什麼時候,如果有意外,立刻打電話給我。可能是看到我的語氣有些嚴肅,林萌過了好一會兒才反應過來。

回到小旅館之後,我第一時間就打電話給了方大師。

這還是高考結束之後,我第一次和方大師聯繫。高考結束那天打電話的時候,方大師說在南方接了個大單子,這單子做完的話他就可以退休養老了。

接通電話之後,我把潘曉瑩的事情全部都告訴了方大師。

“葉子,我現在回不去,這兩天你一定要看好她,隨時注意。還有,你記得我當時在她們家買了個匾鍾嗎,就放在你那個鋪子裏,十一的時候取出來就掛在她睡覺的地方。”方大師很嚴肅的說完對策之後,電話那頭就傳來了有人喊叫他的聲音,然後也沒多做解釋,直接掛上了電話。

我這纔想起來,當時方大師千方百計從潘曉瑩家裏買下來的那個匾鍾。當時還在奇怪,他把那匾鍾弄哪兒去了,現在才知道,原來藏在鋪子裏,這隱藏的還真夠深的,不過,那個匾鍾到底有什麼作用呢?

而且,現在離國慶節還得一個多月時間,如果我現在回去拿的話,潘曉瑩這邊就沒辦法照顧懂啊。所以到最後,還是決定要等到十一的時候,再跟潘曉瑩一起回去。到時候,也可以去潘曉瑩剪頭髮的那家理髮店看看,能不能查到一些蛛絲馬跡。

回來之後當務之急就是補覺,誰都不知道晚上會不會發生什麼事情,所以睡眠充足很重要。

這一覺醒來之後,外面天都已經黑了。在樓下的小飯館吃完飯之後,回來繼續靠在牀上無聊的看着電視,一邊和潘曉瑩發短信聊天。

從短信的字裏行間都能夠感受到,潘曉瑩那邊應該是真的沒事兒,這也讓我放心了不少。到了快十二點,讓她趕緊去睡覺,明天還要軍訓呢,我也關掉電視準備睡覺。

可是剛剛躺下沒多久,又一次被急促的電話鈴聲吵醒了。

看到來電顯示是潘曉瑩的,我立刻抓過電話接通。

“葉子,出事兒了,你快過來看看。”潘曉瑩說話時候的語氣很着急,旁邊還能聽到林萌正在大呼小叫的在喊着什麼。

“慢慢說,怎麼回事兒?”我趕緊坐起來朝着她問道。

顧子藝不見了,就是那個剛剛十六歲的小女孩兒。半個小時之前,她去了趟洗手間,誰都沒有看到她從洗手間裏出來,就連洗手間的門也是關着的,但是誰都不知道她去了哪兒。

見到這場景,她們就覺得很有可能和昨天晚上潘曉瑩的情況類似,幾個人立刻在所有樓道里開始找了起來,頂樓也去找過了,還是沒有。潘曉瑩昨天晚上是拿着手機,她們打不通,而這次顧子藝根本沒帶手機,所以她們也根本不知道怎麼聯繫。

聽完之後,我再次朝着潘曉瑩她們學校跑了過去。

進入女生宿舍之後,我也覺得有些奇怪。那個宿管大媽就好像沒有看見我一樣,一雙眼睛正盯在玻璃上,不知道在看什麼。

沒管那麼多,沿着樓梯網上跑到四樓。

站在四樓的過道上,我有些傻眼了,昨天還來過的女生宿舍,好像完全變了樣子,那些門也變得異常老舊,門上也沒有任何的門牌號。從這兒一眼望過去,就跟恐怖片中的場景一般,黑漆漆的讓人有些毛骨悚然的感覺。

就在這時,竟然聽到了有女孩兒低聲哭泣的聲音,這聲音更加給這裏增添了恐怖的氣氛。

循着聲音慢慢的走過去,我整個人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上,由於過來的比較着急,所以我的那套傢伙都沒有帶。如果真的是遇見什麼厲鬼的話,只能見機行事。

往前走了幾步,逐漸適應了這黑暗的環境之後,才隱隱約約看見就在前方有個黑色的影子靠在牆邊縮成一團,聲音就是那個黑色影子發出來的。

“誰在那裏?”我裝着膽子問道。

我話音剛落,抽泣聲音停止了,那個黑影站了起來略帶着興奮的朝着我喊了一句:“葉子哥,是你嗎?”

顧子藝,沒想到竟然是她。剛纔接到潘曉瑩的電話說顧子藝失蹤了,她們已經在整個女生宿舍樓找遍了都沒有找到,可是現在我卻在這兒看到她。

確認是我之後,顧子藝直接跑了過來緊緊的抱着我的胳膊,就好像是受驚嚇的小貓一般。

她說自己也不知道怎麼回事兒,就出現在了外面的樓道上,本來想找到宿舍,可是這裏根本就不是她們宿舍樓的樓道。這讓她想起昨天晚上潘曉瑩遇見的事情,以及林萌白天時候說的那個事兒。

再加上,剛剛我上樓的腳步聲,嚇的她直接就靠在牆邊哭了起來。

“咱們先下樓,出了宿舍再說。”我扶着腳軟的顧子藝,朝着她說道。

可是她卻說之前已經跑過很多次了,可是不管怎麼跑,都還在這層樓,不管是上樓梯還是下樓梯。

我不太相信她說的話,所以直接找了幾件兒東西留在了樓道口的旁邊,然後抓着她往下跑。

但是剛剛下去,手機裏手電筒微弱的燈光再一次照到了剛剛擺放的那幾件東西,擺放的方式和之前的一模一樣。我還是不太相信,把那幾件兒東西換了個次序放上去,然後再繼續往下跑。

這樣過了五六分鐘,不管是上下,到最後,還是在這一層樓上。想打電話求助,卻發現我的電話在這兒根本就打不通。也不知道潘曉瑩她們幾個給我打電話打不通,指不定該多麼着急呢。

“葉子哥,你說我們會不會死在這兒,她們能不能找到我們?”跑了十多分鐘之後,顧子藝癱坐在地上,整個人都已經絕望了,朝着我問道。

“放心吧,我們一定能出去的,咱們只不過是遇見了鬼打牆,你葉子哥厲害着呢。”我靠在她的身邊,仔細的看着身邊的這些物件。

只不過是遇見了一個簡單的鬼打牆而已,可惜的是,我的那些傢伙都沒帶過來,不然破個鬼打牆,我還是十分有把握的。

忽然我想起來一件事兒,立刻轉身朝着顧子藝問道:“你身上有水果刀指甲鉗這類的東西沒?或者鑰匙也行。”

她一臉好奇的看着我,也不知道我想幹什麼。

我也沒多管,看到她頭髮上的髮卡,直接就一把拽了下來,然後狠狠的紮在了自己的手指上。我的這個動作,把已經收到驚嚇的顧子藝又嚇一跳,發出了低聲的驚呼。

這些可不是我要考慮的,看着手指上血滴越來越大,我也在心裏暗暗的祈禱。希望我的血,可以讓我們破掉這個鬼打牆。

等手指尖的血又黃豆粒那麼大的時候,我起身在背後的牆上迅速的畫起了驅鬼符。 和樂天一桌的三個男人一個個面帶微笑,他們每個人都贏了小二十萬了。

「啪!」

「哈哈……糊了!十三幺……」

樂天對面的男人吼了一聲,他激動的臉都紅了。

「保安……保安……」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