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蘇氏集團!

2021 年 2 月 3 日

現在不知道有多少人,對東海蘇氏集團感到好奇,到底是什麼,風頭過富!

特別是京城那場戰爭,也在商場裏打出了名聲。

沒有人能想象,坐在李文淑旁邊的是蘇氏的女主人!

“每個人都很有禮貌,公司的事,都是我丈夫和妲己忙,我是家庭主婦,哪裏可以知道。”

“嘿,你說錯,每個成功男人的背後,都有一個默默付出的女人。”

“當我上大學時,我知道你並不簡單。瞧,我是對的!”

桌子上的氣氛立刻變熱了。

蘇妲己不需要介紹。

高元元站在那兒,臉上露出尷尬的微笑。

她停下來,對所有剛剛稱讚她女婿的人表示滿意。

怎麼能想象到,所有人的注意力轉向李文淑,只需要這麼長時間?

蘇氏?

她確實知道李文淑與蘇海結婚,背後是蘇氏,但這只是二流家庭中的一個小城市,而且聽說在蘇海傷了之後,李文淑一家沒有地位。

即使現在有了發展,也可以讓所有人都知道這是不可能的,對嗎?

“李文淑,我們怎麼從來沒有聽說過?”

高元元笑了笑,但臉上有些疑問,“東海的蘇氏真的是你的家嗎?”

李文淑笑着不語,轉頭看蘇妲己,蘇妲己更沒有胡說八道,直接道:“高阿姨,你覺得誰假裝是誰?”

高元元停止講話。

這麼大的公司,到處都是名聲,有名的強者,敢於裝扮成他們,絕對是在尋求死亡行爲!

李文淑…怎麼會突然變得如此兇猛。

蘇妲己還很年輕,已經可以控制這麼大的公司了?

即使她不想承認這一點,但底線是,很難不相信。

餐桌變得更加活躍,李文淑立即成爲中心,特別是對於那些想了解蘇氏,或尋找機會與蘇氏甚至合作的人們。

誰會想到,這個想法高高在上,甚至沒有機會聯繫大公司的蘇氏,是他的同學家! 他們是如此無知,他們對學生關係的維護不太重視。

凌羽楓坐在那裏,看着這一幕,靜靜地點點頭。

他忍不住點頭稱讚,但高元元看到了他的眼睛。剛纔他有些失落,然後又感到驕傲。

李文淑再兇猛,蘇家次兇猛,是不是找到了這個女婿?

能解釋一下這樣可恥的事情嗎?

“蘇妲己真的很棒,在李文淑那裏受過良好的教育!”

高元元拿起麥克風喊道:“讓我們爲李文淑有如此優秀的女兒而鼓掌。值得我們學習!”

拍拍手!

男女老少都拍手。

更不用說李文淑和蘇妲己後面還有蘇氏這樣巨大的東西,只有兩個人的氣質和相貌水平,都應該得到這些掌聲。

“今天,蘇妲己的丈夫不在嗎?我不知道他在蘇式的位置。爲什麼不介紹一下?”

高元元的眼睛,落在凌羽楓的身上。

在一瞬間,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轉移到了凌羽楓身上。

蘇妲己太好了,恐怕她的丈夫一定會更好嗎?

不知道兒是哪家兒子,至少必須平等!

聽到這句話,凌羽楓還沒有張開嘴,方大堂先是笑了,眼中閃過一點不屑,凌羽楓可說,他暫時沒有工作,是失業。

凌羽楓看到所有人都看着自己,面對不紅心不跳,反覆揮手:“我在蘇氏沒有位置,沒什麼好介紹的。

“爲什麼蘇氏一家大公司,你還沒有職位?”

高元元眯起眼睛。“年輕人,你很謙虛。李文淑,你女婿,有點害羞。”

李文淑哪裏不知道高元元是什麼意思。

凌羽楓在蘇氏裏,真的沒有位置。

她看了看凌羽楓,以淡淡的方式說道:“蘇氏不需要凌羽楓的擔心,他做的很棒,蘇氏沒有看不起。”


李文淑沒有撒謊,這蘇氏,是凌羽楓爲了蘇妲己,而方便地賠了一筆錢成立的。

更不用說其他了,凌羽楓那些黑卡,不知道可以建立多少蘇氏。

他可以看到一個幽靈。

但是對高元元和其他人來說,聽起來並不是那樣。

“蘇阿姨,我怕你女婿正在做很多工作。”

方大堂面帶微笑,站起身,用清晰的聲音說:“我不知道從事的行業是什麼。如果有機會,我想與他合作。”

一言以蔽之,顯然是讓凌羽楓自欺欺人,讓大家知道,凌羽楓是一個失業者,只是蘇家上門女婿。

氣氛突然變得有些沉悶,有些人看到高元元的家人不客氣,什麼也沒說。他們不能冒犯任何一個家庭。

凌羽楓仍然沒有站起來,只是微微轉過頭,看了看方大堂:“巧合的是,採礦業,我確實做了點事。”

“是嗎?”

方大堂更感到可笑,躺在自己的田野上,凌羽楓還可以打包到什麼時候,“我不知道,你做哪一個,這個礦產行業,我們的西北地區,國家聞名!”

“巧合的是,在西北部,我真的認識很多采礦業的人。”

凌羽楓淡淡的說道,“有嗎?不清楚。”

方大堂突然哼哼一聲,開什麼玩笑!

在雲海市,他的名字,誰敢不聽?

在西北地區,凌羽楓居然沒聽說過,他一定是在作弊,不知道,方家在煤炭工業中的地位。

“凌先生這麼說。我對此表示懷疑。”

方大堂根本就不客氣,“沒有聽說過我們家,你敢說在西北地區認識這個行業的很多人嗎?你知道多少?”

“我們都是自己的人。沒有必要撒謊。我不會嘲笑你的。”

凌羽楓張開雙手:“我不知道有多少人,估計我必須數數,所以,我打電話給這些人,看看有多少人。”

然後他拿出手機打了個電話。

“業內人士都來了,我在雲海酒店。”


話不多說,凌羽楓說完了,然後放下電話。

對方大堂微笑,“現在的家主是誰?

方大堂面目一怔,凌羽楓太囂張,居然直接問這個問題。

“哈哈,誰現在不重要,但未來就是我。”

他自豪地說,理清自己。

凌羽楓點點頭:“好,你非常優秀,看來我是提前知道這個聚會的家主的。”

方大堂不喜歡凌羽楓這種冷漠的模樣。

彷彿發生了什麼事,不能讓他有絲毫的情緒波動,即使現在有那麼多人,等待凌羽楓失態。

他甚至一點都不緊張。

一個廢物女婿,你真的認爲沒人知道嗎?

氣氛有點尷尬,每個人臉上顯得有些尷尬,說是要冒犯方大堂,不說服又要冒犯李文淑,要冒犯蘇氏。

沒有人想成爲一個傻瓜。

高元元不好意思。

“你們兩個孩子,這種事,有什麼可以爭論的啊,幹嘛那麼認真。”

她忙着揮手:“方大堂,你不在乎。”

“媽媽,你誤會了我。我們並不認真。我們真的很想彼此認識。”

方大堂說道,“凌羽楓說,他知道西北很多人,也許,也可以和我們的家庭合作,我們都是年輕人,怎麼會爭論。”


他故意看着凌羽楓,想看看凌羽楓退縮。

打個電話,要整個西北地區的工業界人士來,他認爲他是誰?

在內部人員面前強行打包!

如果說沒什麼,凌雲市的司馬家族就是西北地區的一個著名家族。他們在採礦業經營了三代人,敢於說他們是西北地區的大家族。

就算是首府,也不得不給張臉,凌羽楓還是敢吹牛,打個電話,他能不能把司馬家的家主也打來?

他不知道這時,剛接到凌羽楓電話的司馬旋風,差點從椅子上掉下來。

昨天京城剛來一個人,身份很高,嚇的司馬旋風沒睡一晚。

特別是那個人的第一句話是:“我大哥給你機會,但這並不意味着我會給你機會。如果你表現不好,請先爲自己找到墓地!”

這麼可怕的人,竟然喊凌羽楓大哥!

他爲自己的正確選擇感到非常高興,他放棄了這些野生礦山,甚至放棄了大部分利益,但可以拯救司馬家,繼續生活!

凌羽楓接到電話,司馬旋風不敢絲毫拖延:“快!最快的速度,去雲海市區!另外,通知其他家庭,趕到了雲海市,誰敢忽視,先買好棺材!” 凌雲離雲海市只有一個小時的車程,這很正常。

司馬旋風敢讓凌羽楓,等等一個小時?

他的生活簡直別過了!

同時,整個西北地區,所有礦產工業的管理,都像一個大敵!

不管手在幹什麼,都必須放下一切,趕赴雲海市,誰都知道,這裏面出現了什麼樣的性格,就連司馬回家也不得不低頭,甚至害怕這個性格!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