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蘇教授,看你滿面喜色,又有好事?”秦羿起身斟了一杯茶,笑問。

2020 年 10 月 28 日

“上次試驗的十三種新藥,經過臨牀試驗,藥效靈驗,這是最新研製的淨體丸,我已經給你帶來了樣本。”

蘇寒雨一拂秀髮,湊在秦羿身邊,香氣如蘭道。

“淨體丸能治療女性多種疾病,解決亞健康問題,尤其是對肌膚調理方面,有着極好的療效。”

“關鍵是,它的製作成本較爲低廉,是用黃泉貝的貝殼磨成粉與蠱蟲、草藥配合而成。如今醫藥市場,女性消費佔據了六成的市場,我和扁老等都認爲,淨體丸纔是咱們翻身打勝仗的根本。”

“我甚至可以預見,這藥一上市場被瘋搶一空的場景!”

蘇寒雨自信滿滿道。

“沒錯,咱們大秦醫藥雖然掌握了攻克絕症的核心藥物,但回春丸製作起來較爲繁瑣,只供有錢人高價消費,市場終歸是有限的。若是能打開低端市場,無疑是一個不錯的選擇。”

秦羿欣然點頭道。

“咱們有軍區武警總醫院、杏林協會站臺,還有扁老等人背書,口碑是不愁了。”

“眼下最大的難題就是缺乏影響力!我和萬總商量過了,要不請明星代言?”

蘇寒雨分析道。

“明星?讓雪妍、你這些大美女代言不行嗎?我看那些明星還沒你漂亮嘛。”秦羿看了一眼風韻迷人的蘇寒雨,微笑道。

“我也就在醫學界還能露露臉,普通老百姓可不認識我。”

蘇寒雨俏臉一紅,撇嘴笑道。

“好!請明星可以,但必須是形象健康,有公益名聲的人。”

秦羿想了想道。

“我們商量過了,請林蒹葭小姐作爲代言人,你看咋樣?”

“林小姐的資料……”

蘇寒雨的話還沒說完,秦羿擡手打斷了她。

“我認識她,就這位林小姐了。”

秦羿笑道。

如果沒記錯,上一世林蒹葭是京城林家的人,跟他的女友林夢梔是堂姐妹。

這位蒹葭小姐可謂是娛樂圈的一股清流,尋常人還未必就請的動她。

“太好了,林小姐最近正好在北州百花山莊度假,要不我派人去請她。”

蘇寒雨大喜道。

她還以爲秦羿不會同意請娛樂圈的人做廣告,沒想到他這麼爽快就答應了。

“不用了,你們請不動她,我親自去!”

秦羿想了想道。

如果他沒記錯,林蒹葭是一個非常高傲的女人,而且性格特立獨行,不是錢就能打動的。

……

北州!

百花山莊!

春意盎然百花開,四海花魁聚賢莊!

百花山莊素來以花海聞名,每年都會有無數富貴之人前來山莊休閒。

林蒹葭生性平淡,對她來說,演戲是一種樂趣,而不是爲了名與錢。

她並不像其他的影星,趁着當紅之際,拼命的撈金掙名。

相反這位京城林家的嬌女,錢對她而言,無疑是一組毫無意義的數據。

她每年都會給自己一個月的假期,哪也不去,就在這陽春三月,安靜的坐在花海之中,看書、品咖啡,享受着屬於自己溫暖時光。

然而,此刻這位大明星已然芳心大亂。

她一生在名利圈打拼,也算是經過大風大浪,百樣人等什麼不曾見過。

但這一次,她是真不知所措了。

因爲她被一個不知道是人、是鬼、是神的男人給纏上了。

他就像噩夢一般,不斷在她的夢裏、現實中穿梭着,揮之不去。

自從這個男人出現在百花山莊後,她每天都會收到一朵代表死亡、亡靈的金盞花。

每當這束鮮花出現的時候,山莊裏都會死人。

神祕人告訴過她,當收到第七朵的時候,他就要帶走她,去屬於他的世界,過着只有他們兩人神仙眷侶的生活。

林蒹葭是有過與心愛之人歸隱山林的想法,但她相信絕對不是這個送死人花的神經病。

然而,她卻始終擺脫不了。

前六天,她收到了六朵金盞花,她六次想逃離百花山莊,但都被擋了回來,而且死了六個林家護法!

今天晚上就是第七夜了!

能否逃出這個噩夢般的詛咒,就全看今日了。

秦羿一下車,就感覺到了不太對勁!

縱觀百花山莊,奼紫嫣紅好不絢麗。

然而,讓他感覺奇怪的是,山莊內竟然透着一股陰毒的死氣。

就像是有一條潛伏在叢林中的毒蛇,正虎視眈眈的隨時準備偷襲,予以死亡一擊。

“侯爺,有妖氣!”

黑三摘下帽子,龐大的身軀從狹窄的駕駛座硬擠了出來,露着滿頭的血紅癩子,聳吸了一下鼻子,兩道掃把眉蹙成一團,神色緊繃了起來。

秦羿揹着手站在山莊門口,嘴角浮現出一絲微笑。

好濃烈的陰煞妖氣!

妖?

來到凡間,還是第一次聞到妖的氣息。

雖然是一隻小妖,但陰元倒是挺雄厚的,估計也有幾百年的道行了。

能不能修成第二轉金魂法脈,興許就全在它的身上了。

我每天隨機一個新系統 當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天賜良機啊!

秦羿心頭狂喜。

妖,是介乎與鬼、神之間的種族,在地獄、仙界有很強大的勢力。

地獄中,有三大妖族,妖是三界種族中,最擅長吸收天地靈氣,修煉術法的種族。

凡間的妖,秦羿沒見過,但從此處的妖氣來看。

絕非地獄來的三大妖族!

否則,這座山莊早已成了煉獄,方圓百里妖氣沖天了。 不過,既然能化妖,修爲當不在黑三之下,倒也不能小覷。

秦羿現在最大的麻煩是,身具萬法,但修爲始終提不上去,對凡間的罡煉之下的武道者尚還能逞點威風。

真要進了地獄宗門,只怕掃地打雜的資格都不夠。

而眼下正是上天賜予的良機!

步入山莊,一片死寂。

清幽小道上,四處可見散落的紙錢,風一吹,紛紛揚揚夾雜着土腥味撲面而來。

讓人不禁心生一股寒意!

秦羿順手抓了一張紙錢,放在鼻子邊,微微一聞。

骯髒的陰氣!

這些錢沾過低級的野鬼之手。

“侯爺,這妖能御鬼,怕是已通玄,少說修爲也得是八百年以上的妖靈了。”

黑三有些擔憂道。

“是啊,百花山莊這齣戲不簡單啊!”

秦羿屈指彈飛紙錢,揹着手繼續往前走着。

約莫穿行一盞茶的功夫。

五星級國際酒店,百花賓館豁然而現。

此刻,賓館前排了一條長長的人龍!

形形色色,有穿道袍的,有穿西服的,還有穿着蓑衣的。

手裏拿的兵器、法器也是各異,一看就是武道界不入流之輩。

真正有本事的人,是不可能端着一把鬼頭刀、拎着個雷錘到處晃悠的。

“怪了,怎麼會有這麼多人?”

重生麻辣小軍嫂 “還用問,當然是來降妖除魔的!”

“不過,這羣蠢貨,來了也是送死,天師之下,怕是無人能降的住它!”

秦羿搖頭笑道。

時不時有人垂頭喪氣的從裏面走了出來。

秦羿拉住一個滿臉絡腮鬍須的漢子問道:“老兄,裏邊是誰家要走腿的?”

那人失落道:“現在最當紅的明星林蒹葭啊,這娘們最近撞邪了,鬧了個厲害的,都弄死好幾個人了。今晚聽說要收官,她花了一千萬招高手給她保命呢。”

“可惜老子只是個內煉中期,門檻都摸不進去。”

“哎,別提了,這一千萬算是沒盼頭了。”

那人說到這,又連嘆了幾聲,鬱悶而去。

“與我預料不差,好花惹人憐,這妖也不能免俗啊。”

秦羿哂然笑道。

到了賓館門口,黑三走向一旁的保安,揪住他衣領冷喝道:“快去通知這的老闆,就說侯爺來了!”

保安皺眉道:“什麼侯爺,我們這隻認爵爺,一邊涼快去,再不撒手,我讓你吃不了兜着走!”

“媽的,溫絕算個鳥,他就是侯爺的一條狗!”

黑三隨手將保安砸在了地上,氣呼呼道。

保安見他人高馬大,面目猙獰醜陋,啐罵了幾句,倒也不敢真鬧事,只能吃了這個啞巴虧。

“侯爺,這些瞎了眼的玩意,居然說沒聽過你的名號。”

“我這就給溫絕打電話,讓他親自來迎接你。”

黑三忿然道。

秦羿擡手打住道:“溫絕向來不服我,你就是打了電話,他也有一百個理由推託。”

“罷了,我今天就給老朋友當回保鏢。”

上一世,他與林夢梔的愛情,遭到燕家阻攔,整個林家都視他爲毒瘤。

唯獨林夢梔這位特立獨行的明星堂姐,對他另眼相看,以至於慘遭演藝圈的封殺。

今日故人相逢,他救她一遭,也是理所當然。

到了大廳,林蒹葭護衛林叔正在嚴格挑選保鏢。

畢竟是一千萬保命的買賣,大廳內豎着了兩記專門用來測試武道內力的測力石,以及水晶法球。

每一個進入大廳的應聘者,以武、道各分爲兩隊。

左邊一隊測力!

“根據林小姐的要求,力道低於七千斤的武者,予以淘汰。”

“道氣不能點亮法球者,同樣淘汰!”

林叔運足中氣,朗聲大喝道。

七千斤?

這可是內煉後期,快接近巔峯的氣力,常人哪能及。

果真,前面數十人只有一個赤腳大漢,和一個兇悍和尚達到了標準,餘者全都被淘汰了。

“哎,沒想到江東武修如此不濟,連個內煉巔峯武者都找不出來嗎?”

林叔搖頭悲嘆道。

輪到黑三的時候,他眼前不禁一亮。

這位夜叉族的猛漢,砂鉢大的拳頭砸在測力器上,瞬間達到了驚人的八千斤。

“這位爺好神力,裏邊請!”林叔大喜,擡頭望着兩米多高的黑三,驚若天神。

立即有應侍生恭恭敬敬的把黑三迎了進去。

秦羿選擇的是道氣測試法球。

在他之前,竟無一人能點亮法球,這足以證明了,在凡間道修遠比武修要艱難數倍。

“小夥子,這可是需要道氣後期的修爲才能點亮,你確定要試嗎?”

“今晚可不是鬧着玩的,我勸你想清楚了。”

林叔掃了一眼秦羿,眼皮一沉,凝重道。

“當然!”

秦羿冷冷一笑。

玉瞳 輕描淡寫的伸出一根手指頭,真氣輕輕一吐,法球應氣而亮。

“原來是真人當面,倒是我孟浪了,先生裏邊請。”

林叔一改輕視之態,恭敬道。

他深知降妖除魔,道氣真人的術法遠比武道高手好使。

“哼,你這瞎眼老兒,招這麼一羣廢物有鳥用,有我家張爺在,保管林小姐今晚無恙。”

一聲大喝傳來。

一個身着白色風衣,高筒皮靴,穿着時髦的英俊青年在幾個中年大漢簇擁下,大搖大擺走了進來。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