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藍晶晶埋怨的看了一眼夢星辰,哄着夢藍道:“小藍藍乖哈,不怕不怕,有大娘在這兒呢。”

2021 年 2 月 3 日

慈母多敗兒,兩個女人都這般心疼他,怪不得是個混世魔王,看來自己身爲父親,得要好生教訓一二。

將鑰匙還給一衆劍客,這些劍客便告退了。

夢星辰對藍晶晶說道:“孩子給我。”

夢藍此刻像樹袋熊一般緊緊抱着藍晶晶,就是不放,藍晶晶說道:“孩子還小,你別這麼兇嘛。”

夢星辰無語道:“不兇點,這小子以後還會逆天啊!”

“夢星辰你說什麼!”一個老頭氣呼呼的走來,一把將孩子奪了過來。

夢藍哭得更歡了:“嗚嗚,祖外公!”


若青鋒心疼的抱着夢藍噓寒問暖,隨後白了夢星辰一眼便走了。

天哪,有這麼些人守着夢藍,自己這個當爹的毫無絲毫存在感的說! 夢星辰就要再次前去外公那兒將孩子奪回來時,藍晶晶阻止道:“跟一個孩子計較什麼呢,先將易凝復活過來吧。”

夢星辰想了想,這也倒是。於是夢星辰便帶着兩女來到了內務堂。

小梅正在處理着公務,見到夢星辰三人後,趕緊上前施了一禮。

夢星辰笑道:“聽說你跟王宣快要成親了哇,都是自己人,何必這麼大禮,以後隨王宣叫老大便行了。”

小梅感激的再次施了一禮,她只是個下人,但到得摘星府非但沒有做過下人的活,反而執掌內務堂,更是與琳琅殿主產生了愛情。

自從易凝出事後,夢星辰就很少來到內務堂,今日這般神清氣爽的來了,莫非小姐有望了?

小梅開心道:“敢問府主……老大,小姐有救了嗎?”

夢星辰點了點頭:“今日來,正是爲了喚醒易凝的。”

小梅開心的在前面領路,夢星辰幾人便來到了內務堂後邊的房間裏,這是易凝以前住的地方,哪怕過去這麼久了仍然整整齊齊,看來小梅還是很用心的。

夢星辰便將易凝放在牀上,好一個美麗的女子!這是藍晶晶和藍曾在心頭不由讚歎的,這樣一個有手腕的女子,執掌風雲,竟然還生得如此傾國傾城。

夢星辰回過頭笑道:“易凝很漂亮吧?我的三位夫人都是國色天香之人呢,我夢星辰太有福分了。”

藍晶晶和藍曾在皆是掩嘴一笑,她們早已認可了易凝,甚至覺得這個女子與夢星辰更爲般配。

但夢星辰那般細心的一說,化解了藍晶晶和藍曾在二人心頭的擔憂,生怕夢星辰只喜歡易凝。

小梅在旁邊附和道:“小姐以前常自言自語,究竟是什麼樣的人才能讓府主如此魂牽夢縈,兩位夫人的秀外慧中,我家小姐可是仰慕已久了呢。”

小梅的話,讓藍晶晶二人聽得很是舒服,也更是舒心,與這第一次見面的易凝更是有好感了起來。

夢星辰將一粒圓潤如珠的丹藥輕輕放入易凝的小口,易凝渾身慘白,卻仍然有一絲生氣,因爲魂魄還在她的神府之中。

不一會兒,只見易凝的身體越來越紅潤和彈性,漸漸的,胸口開始有了起伏,重新具有了生命,胸口的傷痕正在快速癒合。

夢星辰心頭也有些顫抖,將易凝神府的魂魄解開,魂魄歸位,易凝的眼睛動了動。

“凝兒,醒了嗎?”夢星辰強忍激動,聲音竟然有些顫抖。

易凝長吁一口氣,睜開了眼睛,混沌而又沒有焦點。

夢星辰心中暗道糟糕!

果然,易凝說道;“你是?”

夢星辰深造巨震,後退了一步,又走上前抓住易凝的手才說道:“凝兒,你不記得我了嗎?我是夢星辰!”

“夢星辰?”易凝的神色有些痛苦而又疑惑,最後搖了搖頭,“好熟悉的名字,但我記不起來了。”

夢星辰傻傻的站在那兒,感覺天旋地轉,天地造化丹的確能將人救活,然而卻不能修復神識和魂魄,因爲天地造化丹雖然含有天地造化四字,但神魂已經不屬於這個範疇。

自己之前已經明明保護好了易凝的魂魄,怎麼會有記憶喪失?

突然,夢星辰心中一喜也是一陣心痛,將魂魄囚禁在神府之中,雖然能得以保存,但就像把一個人關在一點沒有光線的小黑屋中一般,每一天都如數萬年般長,易凝經歷的那種孤獨痛苦也不知是怎麼過來的。

或許就是在那無盡的虛無之中磨滅了易凝的一些記憶,但這只是短暫的,只要時間充足或者關照足夠,一定能夠恢復過來!

夢星辰一使顏色,小梅會意,走上前來:“小姐,你還記得我嗎?我是小梅。”

“小梅?”易凝搖了搖頭,“不記得了。”

夢星辰想來,必定是如此,易凝的記憶被壓制在了最深層的意識之中,只有不斷喚醒那些記憶才行,看來今後還有很長一段路要走。

藍晶晶和藍曾在主動承擔了要照看易凝的任務,夢星辰點了點頭,增進一下各自的感情也好,自己抽空也要多來與她說說話。

夢星辰心情沉重的離開了內務堂,現在還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要辦。

便想從魔盒中出去,結果看到鋼豆坐在山巔之上,一臉啜泣。

夢星辰走過去:“小豆子你怎麼了?”

鋼豆轉過臉來,那樣子要多幽怨便有多幽怨,完全就是一副被人**過的樣子。

夢星辰道:“怎麼了,媳婦兒那兒出問題了?”

鋼豆沒有說話,只是道:“媳婦兒,你出來讓小夢看看吧。”說完,便憂桑的用手託着下巴在那兒嘆息。

就在此時,一個小女娃娃出現在鋼豆身邊,一腳便將鋼豆踹下了山崖。


鋼豆嗷嗚一聲,又飛了上來,站在一邊一臉無奈。

這個小女娃娃穿着小紅衣,看來就是經書卷軸變化的了,與鋼豆很配啊!

鋼豆看着夢星辰那誤解的眼神,大聲說道:“你知道個屁,我要**妹,不是小蘿莉啊!”鋼豆說道這兒,有些恨鐵不成鋼的伸出手在空中一抓一抓的,眼睛恨恨的盯着小蘿莉那平坦的胸部。

夢星辰心中無語,真想過去把鋼豆抓起來舞個十圈八圈的,結果小女娃娃率先出手,直接將鋼豆掄了起來,要多暴力有多暴力。

夢星辰一頭黑線,只好說道:“那你們小兩口盡興哈……”

小女娃娃嘿嘿一笑,禮貌到:“主人慢走哇。”

夢星辰逃也是的跑了,自己身邊怎麼盡是這些妖孽啊!

出得魔盒,還是這妖魔首腦們聚會的大帳,只不過現在沒有人在,那更符合夢星辰的意思。

於是夢星辰潛出妖魔大軍,來到通天河。

此時當值夜晚,通天河畔全是火把,密密麻麻無窮無盡,紛紛哭泣的將士們,聲音淼淼,讓夢星辰自己都憂傷了起來。

這些到來的將士們,夢星辰打算將他們全部接到摘星府,他們都是忠義之人,可不想他們淪爲政治或其他的事物的犧牲品。

那個楊偉正抱着個罈子,撒一把骨灰便悽婉的說一句:“劍帥走好!”

夢星辰便飛立在河畔上空,頓時渾身金光大作,化作三丈巨人,場面效果極其不錯。

一時之間所有將士都愣愣的看着這個人影,紛紛揉着眼睛,是我們眼花了,還是劍帥成神了? “劍帥啊!你的在天之靈,安息吧!”楊偉看到星辰劍帥竟然自己浮現在了大河上空,頓時心痛不已,莫非是死得不甘?

夢星辰一頭黑線,正要說話,結果所有人刷拉拉的跪了下來:“劍帥啊,我們會爲你報仇的!”

夢星辰微微一笑,這些來送行的幾十萬將士都是自己親手帶過的,所以感情更加深厚,還有一小部分是的確聽聞過自己的事蹟,前來送行的。

夢星辰高聲呼道:“諸位的心,我已經感知到了!”

天啊!那不是幻覺,真的是星辰劍帥的靈魂啊!

所有將士都紛紛高聲呼喊起來:“劍帥啊,我們想你!”

夢星辰一時感慨,如果我還活着:“你們願意追隨我嗎?”

“我們願意,無論刀山火海我們都願意誓死追隨將軍!”無數人都熱血膨脹分離呼喊道。

他們早就對皇室沒了信心,他們自然願意追隨夢星辰。


夢星辰覺得有這句話就夠了,只要是剛纔說願意的,已經被他神識覆蓋住,那些猶豫的他不要,於是一動之下,將近十萬將士就這一瞬間被到了魔盒中的摘星府。

夢星辰也消失了,只有第一時間迴應的,纔是真正願意跟自己走的人,他們熱血,他們義無反顧。

十萬將士愣愣的懸浮在摘星府上方,魔盒中的世界夢星辰便是主宰一般的神祇,這十萬將士都愣住了,莫非劍帥真的位列仙班了不成?

夢星辰身居高空,說道:“諸位將士,你們都是大義大勇之輩,我十分欣賞你們。”


“其實我並沒有死,我僥倖逃脫了。或許很多人知道,我是摘星府主,那麼這兒,便是摘星府的總部,摘星九峯。”

“我想招攬你們,讓你們成爲摘星府的第二批成員!”

“進入我摘星府,真正的縱橫天地,匡扶正義,驅除邪惡!”

“丹藥無窮、劍元石無數,況且這兒的時間流逝是外面的五十倍,你們也許成爲了劍宗,外面只過了一年!”

夢星辰知道,任何的偶像崇拜沒有利益,仍然只是個空架子,這些人崇拜願意追隨他,夢星辰更是許以好處,果然所有人都紛紛高呼起來:“誓死追隨劍帥!”

夢星辰微微笑了笑:“從今天起,星辰劍帥已經是過去了,現在我是摘星府主,你們也不是將領,你們是摘星府人!”


九山的摘星府弟子都呆了,府主好大手筆啊,竟然一下就拖進了十萬人加入啊,於是各山各堂緊鑼密鼓的安排房間,這下發達了,摘星府若不算上琳琅殿外面的人的話,總部也就不到一萬人,這下直接由十萬高手加入,堂主們都爽翻了。

於是按照這些將士的志願,加入了各個堂口,摘星九山並非太大,很快都沒有地方住宿了,於是夢星辰又出去,乾脆收了一條河,又收了許多山川。

這個魔盒無邊無際,彷彿自成一個空間一般,夢星辰怕自己收下整個世界都可能。

如今摘星府銷聲匿跡,只有琳琅殿還在外活動,但這個祕密只有趙國皇帝知道,所以摘星府算是從人間消失了。

此刻,幾個皇帝紛紛在趙國皇帝的大殿裏拍着桌子:“你說,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趙國皇帝因爲早就被夢星辰通過氣,此刻神清氣爽,不過他也無法料到夢星辰是怎麼一下收走了十萬將士。

趙國這邊他不心疼,因爲整個江山都是夢星辰幫着打回來了,倒是其他這些一毛不拔的鐵公雞皇帝紛紛叫囂着要把夢星辰翹出來。

趙國皇帝冷哼一聲說道:“夢星辰,還那兒有個夢星辰?妖魔都將星辰劍帥的骨灰都送了回來,你們究竟還想做什麼?”

“你不知道軍隊間是怎麼說的嗎?說星辰劍帥現在位列仙班,將自己的舊部下們統統帶走去做天兵天將了,他們好後悔,都想跟夢星辰走。”

趙國皇帝說完,旁邊一個皇帝說道:“這樣的鬼話你也信?”

趙國皇帝譏誚道:“那你有本事讓十萬人無聲無息的從人羣中消失啊?”

“這……”衆人都無可奈何起來。

就在此時,一個聲音喝道:“不要吵了!”

這個正是大治王朝的楚皇,他趕來的時候,夢星辰已經被交付給了妖魔,然而現在卻流傳夢星辰已經位列仙班當了神仙,這讓他極其不爽。

楚皇說道:“我看,這夢星辰壓根沒死,妖魔那邊送來的根本不是夢星辰的骨灰!”

趙皇笑道:“那你且說說?”

楚皇道:“定是那夢星辰與妖魔勾結,不知使出了什麼手段,將那十萬消失的將士給統統害了,即日起下令,宣佈夢星辰是叛逆,聯軍中若再有人見到夢星辰的身影,統統攻擊!”

其他皇帝紛紛附和,不管夢星辰是神還是叛逆,這樣的做法無疑都是好的,既剷除了對夢星辰的迷信,更是保護了將士們不被夢星辰帶走,他一下就能讓十萬將士消失,百萬人消失也不是個難事吧?

趙國皇帝冷哼哼,這命令你們發便你們發,趙國這邊非但不要這般說,反而要大肆宣講夢星辰位列仙班,早已成神。

不僅僅是趙國皇帝知道真相,更是出於一種報恩和正義,皇帝又怎麼樣,皇帝就應該這般不仁不義不成?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