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蕭楠抬頭看去,正好看見一名身材魁梧的築基後期頂峰修士攔住了另一名築基中期的修士,那築基後期頂峰的修士是剛從城中出來,有同路人見怪不怪的樣子,看樣子這已經不是第一次了。

2020 年 10 月 25 日

築基中期的修士此刻臉色蒼白,明顯是靈力耗盡的樣子,已經沒有了再戰之力,有些驚恐地看著那攔路的修士,辯解道:「這是我自己獵殺的。」

那築基後期頂峰的修士嗤笑一聲道:「不是你的還不要呢?」男子打量了一下四周,不是沒有落單的修士,但是看了一圈,也只有眼前的男子相對來說比較虛弱,再加上看這面生,是剛剛來此處的陌生人,就是打殺了也不會有麻煩。

築基中期的男子見那人不依不饒,要是在全盛時期,即使不能贏,也能逃脫,只是現在……抿唇思考了一下,男子依依不捨得拿出裝了要守屍體的儲物袋交到那男子手上。

那築基後期頂峰的修士神識探了一下儲物袋,看著裡面幾乎裝滿了的屍體,臉上浮上笑容,本想轉身離去,但是看著那男子手中還沒有收起來的青龍偃月刀品質不凡,剛想動手搶奪,抬眼正好對上那男子的眼睛,心中冷不丁的打了個顫,再仔細看時,那男子又變成原先的怯弱樣,雖不像承認自己被一個靈力耗盡的男子嚇住,做這一行的老手,自是有趨吉避凶的本事,刀也不要了,趕緊轉身離去。

那築基中期的男子看著那男子走遠,這才選擇與之相反的方向走去,很快就消失在進出的人群之中。

付明艷艱難築基中期的修士走遠,孤寂單薄的背影看著讓人心疼,從付明涵手中拽會自己的胳膊,對他抱怨道:「好了,快放開吧!現在人都走遠了,都怪你哥哥,要不是你拉著我,我非得去教訓教訓那個搶奪別人儲物袋的修士不可。」

付明涵見妹妹說話不經大腦,趕緊巡視了一圈,沒有見到有人注意這裡,好生勸慰道:「你也不看看這是什麽地方就敢胡說,那男子是半步金丹,又是地頭蛇,你能打得過他?」往日里在家中說話大大咧咧慣了,就算是由不得體的地方,也有長輩滿包容解決,付明涵只覺得妹妹憨直可愛,可是現在說話不分場合的爛好心,卻不由的有點頭痛。

付明艷被付明涵說的臉色通紅,理智告訴她哥哥說的話是正確的,但是一看到蘇逸雖沒有開口說話,但是一個個的臉色都很難看,瞬間有些委屈,於是倔強的道:「不是還有蕭楠妹妹嗎?她可是連金丹期的真人都能打贏,區區一個半步金丹算什麼?」

「住口,你再胡說什麽?」付明涵眼含警告的緊緊盯著付明艷。

蕭楠等三人步調一致的凝眉,幸好幾人附近沒有其他人,否則還不知道會生出什麽事呢。

蕭楠原先看著挺好的一個姑娘,現在怎莫看都有些聖母屬性,有聖母屬性也沒什麼,畢竟善良的姑娘還是很招人喜歡的,但是為毛你想救人,自己沒那個本事救人,卻要不問他人的意見牽扯到別人呢?折磨拉仇恨值的話都能出說來,這丫的不是和自己有仇吧?

蕭楠是沒有打算就那築基中期的修士,畢竟是個陌生人,但是因為角度的原因,蕭楠可是看見那築基中期的修士再把儲物袋遞給那男子的時候,手指又在哪儲物袋上摸索一下,看著像是不舍儲物袋裡的材料,但是蕭楠不相信,眼神如此犀利的修士,儘管一閃而逝,會明知道此處混亂,還敢把身上的靈力消耗乾淨,要是碰上個心狠的,那還不直接丟命?原本以為是個柔弱的小白兔,現在到時看走眼了。

蘇逸原本還挺欣賞付明涵的,但是看著妹妹付明艷這樣,就歇了要他們兄妹二人組隊的心思,自身實力低些不要緊,但是要是連周身情況都弄不明白,出門歷練時,那就是個累贅,甚至是致命的弱點,在身側的都是蘇逸的至親姐妹,要是因此有所損傷的話,蘇逸怕是會後悔死。

看著付明涵看在警告自己妹妹,蘇逸語氣淡漠的道:「付師兄,如今已經安全,我們兄妹三人也該告辭了,有緣再會。」

付明涵看著蘇逸等三人臉色不好看,尤其是原本還熱絡的蘇逸,現在竟慢慢疏遠,心中明白,原先一直戰鬥時培養出來的感情,就這樣被妹妹口無遮攔的一句話給刪沒了,儘管有寫不舍,畢竟蕭楠的武力值還是很高的,和他們組隊歷練,就是生存下來的機會都高了不少,但是看著妹妹……算了,就算是朋友做不成,也比妹妹在口無遮攔,得罪了幾人成為敵人強。

「小妹在家被寵壞了,說話口無遮攔,還望蕭師妹不要見怪,付某在這裡替妹妹給你道歉。」說著鄭重的躬身行了一個禮。

蕭楠雖然不喜付明艷把自己推出去,但是現在付明涵鄭重道歉,還是很受用的,道:「付師兄客氣了。」

蘇嫣雖然被付明涵救了一命,心中有了些不一樣的心思,經過這些年在蘇家生活的不是很如意,也不再是原著里那個因為機緣巧合,對家族有巨大奉獻,被家族中的幾位高層捧在手中,有些嬌氣,自我感覺太好的人了,雖然有些不舍,但是現在也只是有些好感,牽扯到自己的安全,理智立刻回籠。

蘇嫣道:「蘇嫣多謝付師兄的救命之恩,日後有需要用到蘇嫣的話,只要蘇嫣有能力,赴湯蹈火在所不辭。」

「蘇師妹嚴重了。我們是同一個戰線上的戰友,同伴有危險,自然不會見死不救。」

「那我們先告辭了,後會有期。」

「各位慢走。」

蕭楠三人拼殺了一夜,現在是滿身疲憊,只想趕緊找個地方安頓下來,好好的休息一下,誰知剛走沒幾步,就看見了奇怪的一幕。

原本打鬥現場還沒有清理乾淨,除了已經退走的多數妖獸外,還有數十隻妖獸還在拚死反抗,也不知為什麽,現在全都瘋狂起來,不顧對手的招式狠辣,全都向著同一個方向衝去。

那築基後期頂峰的男修喜滋滋的看著手中的儲物袋,想著今天的運氣真好,剛出成就碰見了這麽一條大肥魚,而且還沒有動刀槍就把那小白臉嚇跑了,果然聽老大的沒錯,這些剛來墮落島的新崽子們是最好的動手對象。

算了算裡面的妖獸數量,要是把這些妖獸身上的材料全都拿到多寶齋去販賣的話,又能分到不少靈石了。

嘴角的笑容還沒有隱下去,就打身後傳來一聲利器的破空聲,作為常年黑吃黑的專業人士,身手和作戰經驗都很豐厚,立馬就做出來反應,根據空氣的流動躲避身手飛來的暗算。

剛剛躲過去一到水劍,又有一條水龍將至,緊跟在伸手的是一顆火球。

那男子倒也反應快速,身子隨意的扭曲幾下,數道攻擊險險的貼著那男子身側飛過,來不及慶幸躲過一輪攻擊,直覺腳下一晃,原本平坦的地面,圍繞著男修豎起一根根尖銳的土刺,險險的卡在那男子腳邊。

「畜生,竟敢偷襲你爺爺,真是吃了豹子膽了。」說著暴喝一聲,「開。」就見手中的五環寶刀一下砍在地面上,原本突出來的土刺,全都因為男子大力的緣故攔腰折斷,緊接著又連揮數下,前面幾隻悍不畏死的妖獸步上了和土刺一樣的命運,一頭頭妖獸被那男子腰斬。

那些妖獸並沒有因為男子漏了一手退縮,反而像是吃了興奮劑似得,一個個看著男子慢慢逼近,直到到了攻擊範圍內,又開始發動又一輪的攻擊。

那男修左擋右躲,奈何妖獸眾多,有眾志成城的有著共同目標,有的選擇遠攻,有的選擇近身作戰,甚至還有隻妖獸躲在其它妖獸身後偷偷的放冷箭,又都是相當於築基後期的四階妖獸,幾個回合下來,那男子最終被妖獸一爪子挖出了心臟斃命。

男子身死並沒有讓這些發狂的妖獸停下動作,濃重的血腥氣刺激的妖獸更加瘋狂,幾隻妖獸一擁而上,很快那男子就被妖獸踏成了肉泥。

看到這戲劇性的一幕,並沒有人上前幫忙,畢竟那男子剛剛才搶奪完別人手中的儲物袋,現在就被妖獸分屍,只知道這男子是從墮落島上出來的原住戶,但是以他的品行和做事霸道的性子,要是身後沒有人撐腰,哪裡能在這吃人的地方活了這麽久?

付明艷雖然被那些妖獸嚇得臉色發白,但是客服了這種恐懼后不由的感嘆道:「哥哥,看來人真的不能做壞事啊!前腳搶了別人的東西,後腳就被妖獸踏成肉泥,真是……」後邊的話還沒說完,就被付明涵個給打斷了,頓時心生不悅,回頭看去,瑟縮的往付明涵身手躲了躲。

看著四周朝著這邊望過來不善目光,付明涵真恨不得堵住妹妹的嘴,在這個墮落島上,那是真正的弱肉強食,根本沒有道德底線,你在旁邊幸災樂禍都沒人管,但是這樣一說,不是在影射他人,這是那男子的報應嗎?能在這裡生存下來的修士,又有哪個身家清白,手上沒有幾條人命的,這下子還不得把所有人都得罪了個乾淨。

「那個男子也不是個軟柿子,給那築基後期修士的儲物袋上面抹上了引獸粉。」蕭楠作為四階煉丹師,最是熟悉藥草的藥性,看到這些妖獸發狂,聯想到那男子不捨得摸搓儲物袋,得出這樣的結論。

蘇逸果斷的拉著蕭楠和蘇嫣轉身就走,連聲招呼都沒給付明涵兄妹打,不要怪蘇逸不講情面,只是一會的功夫,蘇逸也看明白了,不管這裡的哪個人,都不是軟柿子,心思縝密著呢,現在三人拼殺了一夜,身心俱疲,要是留在這裡和那兄妹二人扯上關係,依那付明艷開口說話拉仇恨值得功力,還不知道能不能活著進城呢,想來付明涵也不會管罪的。

第一百三十三章:

「站住,把儲物袋交上來。」一聲陰狠的男聲打斷了這些正在打掃戰場的修士。

蕭楠抬頭看去,正好看見一名身材魁梧的築基後期頂峰修士攔住了另一名築基中期的修士,那築基後期頂峰的修士是剛從城中出來,有同路人見怪不怪的樣子,看樣子這已經不是第一次了。

築基中期的修士此刻臉色蒼白,明顯是靈力耗盡的樣子,已經沒有了再戰之力,有些驚恐地看著那攔路的修士,辯解道:「這是我自己獵殺的。」

那築基後期頂峰的修士嗤笑一聲道:「不是你的還不要呢?」男子打量了一下四周,不是沒有落單的修士,但是看了一圈,也只有眼前的男子相對來說比較虛弱,再加上看這面生,是剛剛來此處的陌生人,就是打殺了也不會有麻煩。

築基中期的男子見那人不依不饒,要是在全盛時期,即使不能贏,也能逃脫,只是現在……抿唇思考了一下,男子依依不捨得拿出裝了要守屍體的儲物袋交到那男子手上。

那築基後期頂峰的修士神識探了一下儲物袋,看著裡面幾乎裝滿了的屍體,臉上浮上笑容,本想轉身離去,但是看著那男子手中還沒有收起來的青龍偃月刀品質不凡,剛想動手搶奪,抬眼正好對上那男子的眼睛,心中冷不丁的打了個顫,再仔細看時,那男子又變成原先的怯弱樣,雖不像承認自己被一個靈力耗盡的男子嚇住,做這一行的老手,自是有趨吉避凶的本事,刀也不要了,趕緊轉身離去。

那築基中期的男子看著那男子走遠,這才選擇與之相反的方向走去,很快就消失在進出的人群之中。

付明艷艱難築基中期的修士走遠,孤寂單薄的背影看著讓人心疼,從付明涵手中拽會自己的胳膊,對他抱怨道:「好了,快放開吧!現在人都走遠了,都怪你哥哥,要不是你拉著我,我非得去教訓教訓那個搶奪別人儲物袋的修士不可。」

付明涵見妹妹說話不經大腦,趕緊巡視了一圈,沒有見到有人注意這裡,好生勸慰道:「你也不看看這是什麽地方就敢胡說,那男子是半步金丹,又是地頭蛇,你能打得過他?」往日里在家中說話大大咧咧慣了,就算是由不得體的地方,也有長輩滿包容解決,付明涵只覺得妹妹憨直可愛,可是現在說話不分場合的爛好心,卻不由的有點頭痛。

付明艷被付明涵說的臉色通紅,理智告訴她哥哥說的話是正確的,但是一看到蘇逸雖沒有開口說話,但是一個個的臉色都很難看,瞬間有些委屈,於是倔強的道:「不是還有蕭楠妹妹嗎?她可是連金丹期的真人都能打贏,區區一個半步金丹算什麼?」

「住口,你再胡說什麽?」付明涵眼含警告的緊緊盯著付明艷。

蕭楠等三人步調一致的凝眉,幸好幾人附近沒有其他人,否則還不知道會生出什麽事呢。

蕭楠原先看著挺好的一個姑娘,現在怎莫看都有些聖母屬性,有聖母屬性也沒什麼,畢竟善良的姑娘還是很招人喜歡的,但是為毛你想救人,自己沒那個本事救人,卻要不問他人的意見牽扯到別人呢?折磨拉仇恨值的話都能出說來,這丫的不是和自己有仇吧?

蕭楠是沒有打算就那築基中期的修士,畢竟是個陌生人,但是因為角度的原因,蕭楠可是看見那築基中期的修士再把儲物袋遞給那男子的時候,手指又在哪儲物袋上摸索一下,看著像是不舍儲物袋裡的材料,但是蕭楠不相信,眼神如此犀利的修士,儘管一閃而逝,會明知道此處混亂,還敢把身上的靈力消耗乾淨,要是碰上個心狠的,那還不直接丟命?原本以為是個柔弱的小白兔,現在到時看走眼了。

蘇逸原本還挺欣賞付明涵的,但是看著妹妹付明艷這樣,就歇了要他們兄妹二人組隊的心思,自身實力低些不要緊,但是要是連周身情況都弄不明白,出門歷練時,那就是個累贅,甚至是致命的弱點,在身側的都是蘇逸的至親姐妹,要是因此有所損傷的話,蘇逸怕是會後悔死。

看著付明涵看在警告自己妹妹,蘇逸語氣淡漠的道:「付師兄,如今已經安全,我們兄妹三人也該告辭了,有緣再會。」

付明涵看著蘇逸等三人臉色不好看,尤其是原本還熱絡的蘇逸,現在竟慢慢疏遠,心中明白,原先一直戰鬥時培養出來的感情,就這樣被妹妹口無遮攔的一句話給刪沒了,儘管有寫不舍,畢竟蕭楠的武力值還是很高的,和他們組隊歷練,就是生存下來的機會都高了不少,但是看著妹妹……算了,就算是朋友做不成,也比妹妹在口無遮攔,得罪了幾人成為敵人強。

「小妹在家被寵壞了,說話口無遮攔,還望蕭師妹不要見怪,付某在這裡替妹妹給你道歉。」說著鄭重的躬身行了一個禮。

蕭楠雖然不喜付明艷把自己推出去,但是現在付明涵鄭重道歉,還是很受用的,道:「付師兄客氣了。」

蘇嫣雖然被付明涵救了一命,心中有了些不一樣的心思,經過這些年在蘇家生活的不是很如意,也不再是原著里那個因為機緣巧合,對家族有巨大奉獻,被家族中的幾位高層捧在手中,有些嬌氣,自我感覺太好的人了,雖然有些不舍,但是現在也只是有些好感,牽扯到自己的安全,理智立刻回籠。

蘇嫣道:「蘇嫣多謝付師兄的救命之恩,日後有需要用到蘇嫣的話,只要蘇嫣有能力,赴湯蹈火在所不辭。」

「蘇師妹嚴重了。我們是同一個戰線上的戰友,同伴有危險,自然不會見死不救。」

「那我們先告辭了,後會有期。」

「各位慢走。」

蕭楠三人拼殺了一夜,現在是滿身疲憊,只想趕緊找個地方安頓下來,好好的休息一下,誰知剛走沒幾步,就看見了奇怪的一幕。

原本打鬥現場還沒有清理乾淨,除了已經退走的多數妖獸外,還有數十隻妖獸還在拚死反抗,也不知為什麽,現在全都瘋狂起來,不顧對手的招式狠辣,全都向著同一個方向衝去。

那築基後期頂峰的男修喜滋滋的看著手中的儲物袋,想著今天的運氣真好,剛出成就碰見了這麽一條大肥魚,而且還沒有動刀槍就把那小白臉嚇跑了,果然聽老大的沒錯,這些剛來墮落島的新崽子們是最好的動手對象。

算了算裡面的妖獸數量,要是把這些妖獸身上的材料全都拿到多寶齋去販賣的話,又能分到不少靈石了。

嘴角的笑容還沒有隱下去,就打身後傳來一聲利器的破空聲,作為常年黑吃黑的專業人士,身手和作戰經驗都很豐厚,立馬就做出來反應,根據空氣的流動躲避身手飛來的暗算。

藥尊逆襲:廢材貴女翻身記 剛剛躲過去一到水劍,又有一條水龍將至,緊跟在伸手的是一顆火球。

那男子倒也反應快速,身子隨意的扭曲幾下,數道攻擊險險的貼著那男子身側飛過,來不及慶幸躲過一輪攻擊,直覺腳下一晃,原本平坦的地面,圍繞著男修豎起一根根尖銳的土刺,險險的卡在那男子腳邊。

「畜生,竟敢偷襲你爺爺,真是吃了豹子膽了。」說著暴喝一聲,「開。」就見手中的五環寶刀一下砍在地面上,原本突出來的土刺,全都因為男子大力的緣故攔腰折斷,緊接著又連揮數下,前面幾隻悍不畏死的妖獸步上了和土刺一樣的命運,一頭頭妖獸被那男子腰斬。

那些妖獸並沒有因為男子漏了一手退縮,反而像是吃了興奮劑似得,一個個看著男子慢慢逼近,直到到了攻擊範圍內,又開始發動又一輪的攻擊。

那男修左擋右躲,奈何妖獸眾多,有眾志成城的有著共同目標,有的選擇遠攻,有的選擇近身作戰,甚至還有隻妖獸躲在其它妖獸身後偷偷的放冷箭,又都是相當於築基後期的四階妖獸,幾個回合下來,那男子最終被妖獸一爪子挖出了心臟斃命。

男子身死並沒有讓這些發狂的妖獸停下動作,濃重的血腥氣刺激的妖獸更加瘋狂,幾隻妖獸一擁而上,很快那男子就被妖獸踏成了肉泥。

看到這戲劇性的一幕,並沒有人上前幫忙,畢竟那男子剛剛才搶奪完別人手中的儲物袋,現在就被妖獸分屍,只知道這男子是從墮落島上出來的原住戶,但是以他的品行和做事霸道的性子,要是身後沒有人撐腰,哪裡能在這吃人的地方活了這麽久?

付明艷雖然被那些妖獸嚇得臉色發白,但是客服了這種恐懼后不由的感嘆道:「哥哥,看來人真的不能做壞事啊!前腳搶了別人的東西,後腳就被妖獸踏成肉泥,真是……」後邊的話還沒說完,就被付明涵個給打斷了,頓時心生不悅,回頭看去,瑟縮的往付明涵身手躲了躲。

看著四周朝著這邊望過來不善目光,付明涵真恨不得堵住妹妹的嘴,在這個墮落島上,那是真正的弱肉強食,根本沒有道德底線,你在旁邊幸災樂禍都沒人管,但是這樣一說,不是在影射他人,這是那男子的報應嗎?能在這裡生存下來的修士,又有哪個身家清白,手上沒有幾條人命的,這下子還不得把所有人都得罪了個乾淨。

「那個男子也不是個軟柿子,給那築基後期修士的儲物袋上面抹上了引獸粉。」蕭楠作為四階煉丹師,最是熟悉藥草的藥性,看到這些妖獸發狂,聯想到那男子不捨得摸搓儲物袋,得出這樣的結論。

蘇逸果斷的拉著蕭楠和蘇嫣轉身就走,連聲招呼都沒給付明涵兄妹打,不要怪蘇逸不講情面,只是一會的功夫,蘇逸也看明白了,不管這裡的哪個人,都不是軟柿子,心思縝密著呢,現在三人拼殺了一夜,身心俱疲,要是留在這裡和那兄妹二人扯上關係,依那付明艷開口說話拉仇恨值得功力,還不知道能不能活著進城呢,想來付明涵也不會管罪的。 死亡的痛苦僅僅持續了一瞬,許川只感覺周圍的場景一變,然又回到了操場之上。

似乎是沒有趙老師的命令,衆人都老老實實地待在原地,一邊閒聊一邊等待着其他住戶出來。

因爲李子文是被許川偷襲射殺的,所以在看到許川出來之時只是稍稍詫異了一會便把目光移開了。

但錢運來卻不一樣了,雖說他他被淘汰主要是因爲金杭謊報了他的名字,不過……誰讓許川殺了他呢?

尋思着在這裏的反高層陣營除了許川就只剩張雪晴了,錢運來心中產生了報復的念頭。

“不服氣?還是剛剛沒死夠,還想再死一次?”本想到張雪晴那等其他人出來的許川莫名被錢運來撞了一下,心情自然很是不爽。

先不說許川剛剛在大逃殺中殺死了多少人,單單他敢在百樓行兇,進入其他樓層弄死陸離,便表明了許川不好惹。

本來以爲許川會忍氣吞聲的錢運來被許川的話語弄得又驚又怒,不過又想到自己背後有那麼多同盟之時,錢運來的底氣自然而然地硬了起來。

錢運來可不會拿許川在大逃殺中殺死自己的事情做文章,畢竟這是實力不如人家,死就死了,這樣存心報復,先不說老師們有沒有懲罰,單單其他住戶們因此產生的鄙夷就會讓錢運來難受死。

“怎麼可能?我一個小人物怎麼敢報復優秀的許川同學呢?我剛剛只是在想,既然許川同學那麼厲害,應該得活到最後纔是,怎麼會在我後面就離開了?難不成是被逼無奈,恥辱自殺?”錢運來的猜測也是有一定的道理,畢竟許川之前有過以自殺相威脅的舉動。

其他的住戶聽到錢運來的話語後,心中的好奇心也是被勾了起來,很早就被淘汰的他們自然不知道後面的事情,一直領先於衆人的許川竟會被逼到屈辱自殺?這種重磅消息瞬間吸引了大家的眼球。

錢運來要的就是這種效果,畢竟自由聯盟沒有反高層陣營那樣團結,先把住戶吸引過來,對錢運來之後將說出的挑釁,已經有很大的幫助了。

不過事情的轉機總是來得那麼突然,錢運來還沒聽到許川對此作答,便看到了操場之上,忽然多了兩個人。

到來的二人自然是程夢欣和魏羨寧,因爲死後變爲惡鬼,所以在擊殺魏羨寧後,程夢欣纔算真正死去,從大逃殺中回到操場,自然是一起。

女孩當然不知道如今的狀況,看到許川的那一刻,女孩立即衝過去將其狠狠抱住。

也是因爲程夢欣的突然舉動,才讓衆人在今晚入睡前有了閒聊的內容,此舉之後,住戶們都盛傳着程夢欣和許川在大逃殺中共患難,許川以其強大的實力以一敵三,最終收穫美人芳心的傳奇故事。

看着撲到自己懷裏不停哭泣的女孩,許川的腦子瞬間變得空白。

“這程夢欣又發什麼瘋了?難道金杭他們兩個殺人不夠,還把她給羞辱了?”這是許川的內心想法。

被錢運來話語所吸引的住戶們在看到兩人曖昧的舉動之時,錢運來猜測許川的話語已經被他們拋之腦後,畢竟這麼“勁爆”的畫面出現在自己眼前,誰有心思管錢運來說的破事。

在百樓,最隆重的事情除了慶祝某一住戶順利活到七年結束和自己平安度過恐怖場景,剩下的便是一男一女在百樓喜結連理了。

最佳編劇 過於黑暗的未來更能激發衆人對於美好事物的嚮往,看到美女撲入男性懷抱的住戶們,心中不免悸動起來。

“他們這是在一起了嗎?好羨慕啊……”

“果然美女都是配英雄的嗎?看來我也得變得和許川一樣優秀才行啊……”

“唯二的女生都進入了反高層陣營,現在程夢欣名花有主,我擺脫單身行列的難度又加大了……”

程夢欣哪裏知道自己的舉動會引起如此巨大的轟動,現在的她只想緊緊抱住眼前的人,用他的體溫治癒自己脆弱的心靈。

“許……”被忽視的錢運來有些惱火,本來準備要好好針對的許川當着他的面抱着一個美女,錢運來想要活剮許川的心都有了。

不過他還沒來得及打斷許川二人,便感覺自己的肩膀被人給拍了一下,回頭一看,居然是魏羨寧。

“金杭剛剛報你的名字也是迫不得已,如果他說了我名字的話,許川用手段把我殺死,估計那程夢欣就跑了,剛剛也是委屈你了。”魏羨寧拍了拍錢運來肩膀,想讓他別往心裏去。

“這程夢欣該不會是倒追許川的吧?不然沒必要那麼拼命啊?變成惡鬼直接弄死金杭多好,難道就是因爲我殺了許川,纔不依不饒地弄死了我?”魏羨寧看着不遠處的許川二人,心中鬱悶不已,不過他沒有錢運來那麼生氣,畢竟是自己殺了許川,程夢欣復仇無可厚非。

魏羨寧心中嘆息一句,“希望金杭能苟住吧,不然我們自由聯盟真的輸得太慘了。”

然而下一秒金杭的出現,直接坐實了魏羨寧不想看到的事實。

“輸了,被圍攻了,這幫人真是不要臉!”金杭剛剛看到魏羨寧想要開口的臉色,便直接回應了一句。

一直倒黴的金杭,始終沒出一口氣就被淘汰了,心中的怨氣可想而知,他能忍住不發火,已經是很不錯了。

不過金杭能忍住心中怨氣,並不代表着沒有人會不去惹怒他。

錢運來直接掰開魏羨寧放在他肩膀上的手,三步並作兩步走到了金杭面前。

“這就是你報我名字的結果?比我多活了三分鐘?”錢運來看到正主,心中的鬱悶頓時有了一個發泄的口子。

本以爲金杭會和魏羨寧一般向他認錯,求原諒的錢運來,意外得到了金杭的泄憤一拳。

錢運來晃晃悠悠的後退幾步,踉蹌地摔倒在地上,伸手摸了摸流到嘴脣上的溫熱液體後,錢運來爆發了!

“今天老子不弄死你金杭我不姓錢!”

話音剛落,兩人開始便開始廝打起來。 ?第一百三十四章:

三人在進入城中后,蕭楠想著那個上古洞府秘境就在墮落島附近,還不知道何時會開啟,就在這裡挑了個靈力一般的地界買了個院子,花了浮雲大陸近十倍的價錢,雖然蕭楠不缺靈石,曲曲三百中品靈石也不過太多,但是想到最近的大手大腳,這要煉多少爐丹藥才能賺回來,讓蕭楠肉痛不已。

蘇逸簡直不知道說什麽好了,看著蕭楠的大手筆,就算是父親蘇家家主,身上也不能帶著這麽多靈石吧?看著蕭楠有點好奇,問道:「你的靈石是怎麽賺的?」要是自己也能賺那麽多靈石,是不是就能讓蘇家在進一步。

要是實話實說,這些靈石都是盧家那些人的靈力換來的,不知道蘇逸會是什麽表情,蕭楠有些惡意的想,嘴裡說出來的卻是:「我煉製丹藥賺的,怎麽說我現在也是四階煉丹師嘛!」

蘇嫣狐疑得道:「煉丹能賺這麽多靈石?」父親也是煉丹師,而且還是五階煉丹師,也沒見他一出手就是幾百塊中品靈石不眨眼的。

蕭楠有些心虛,急道:「愛信不信。」徑直走進房間關上了房門,直到看不見這才算鬆了口氣。

蘇逸和蘇嫣站在院中面面相覷,知道蕭楠不想說,也沒有再追問,打了聲招呼各自回房。

蕭楠現在在面對蘇嫣姐弟時,感情有些複雜,穿來的時候是個成年人,蕭雅雖然是這具身體的親生母親,但是在一塊的時間並不長,兩人的感情還沒有和後來的蘇清明關係親近,就算是後來她死了,也只是難過,並沒有作為女兒一定要為她報仇雪恨的念頭,要不是後來盧家的逼迫,蕭楠也只是想著要有機會的話就讓殺她的人得到懲罰,前提是殺人時不會威脅到自己的生命安全,而不是像現在這樣,和盧家到了不死不休的地步。

這一路走來,因為盧家人,數次陷入生死困局,要不是機緣巧合之下自己練出了空間保命,又有朋友相幫,現在還不知道能不能活著呢?現在和他們姐弟走在一起,尤其是蘇逸,這一路上多有相護,知道他是真心想對自己好,即使是面對自己的愛答不理,態度依然不變,就是因為這樣,總有種對蕭雅的負罪感。

蕭楠煩躁的甩了甩頭,把所有煩惱壓在心底,既然想不明白,一切順其自然好了。

收回思緒,想著今天在擊殺妖獸時,體悟到的那種狀態,雖然看著殺敵是威風八面,總能在妖獸的攻擊落下來前逃之夭夭,甚至還能在千萬妖獸之中來去自如,但是卻掌握不了方向感,好在今天運氣好,就算是有幾次沒有掌握好方向,沒有瞬移到心中的目的地,好在也沒有偏差到直接瞬移到妖獸嘴下。

悟到了神通,但是卻沒有人指導,實在是讓人鬱悶,不由的想起自從收了自己做徒弟,到現在除了給了物質上的滿足,到現在還沒有教導過自己的不稱職師父,猛地躺向後仰去,躺在床上哀嚎一聲:「唉!師傅你在哪啊!」

剛剛通過葉雲兩家的關係,把自家大哥蘇清明用《藥典》從南宮家贖出來的蘇清言,正載著蘇清言回蘇家的途中,猛地打了個噴嚏,還不知道自己正被徒弟念叨呢。

陸詩雨最近一頓時間很鬱悶,完全沒有方法讓自己靜下心來,翻看過夢中的前世,原本以後將要遇到的機緣,現在不過是根據夢中的情景,想著提前把機緣拿到手中,好早點達到前世夢中的高度,誰知一連去了幾處地方,那裡都已經被人捷足先登,裡面的東西不翼而飛。

想著被南宮鳳華搶走的尋寶鼠,再加上後來每次遇到南宮鳳華時,她雖然看似雲淡風輕,但是陸詩雨卻能感受到她身上隱隱透出來的殺意是那麽濃烈。可是自己一直都生活在葯宗附近,並沒有和這位頂級世家的大小姐有任何交集,陸詩雨實在想不出,南宮鳳華那麽強烈的殺意從何而來?難不成這南宮鳳華也有和自己一樣的經歷,夢見了以後將要發生的事情,所以在這樣處處針對的嗎?陸詩雨越想越覺得有這個可能,要是仔細回想一下,南宮鳳華的嫌疑是最大的,想是她沒想到過自己也有和她一樣古怪的遭遇吧!才會這樣大搖大擺的在每個地方穿搜,想到被搶走的幾處機緣,不由的臉色發白,那裡面不單單是幾株珍貴稀少的靈草,還有能洗髓提高靈根資質的靈丹啊。

還有一件事情是和夢中的情景相差了不止一星半點,夢中的現在這個時間段,明明自己會被上輩子喜歡的男人葉落辰相救,從此遺落了一顆芳心,本以為兩人之間葉家的當家主母,有著一層關係存在,兩人同行一斷路程,正好被非常愛慕葉落辰的表妹藍靈玉看到,藍靈玉不忿葉落辰每次見到后的處處躲藏,就把怨氣發泄到自己身上,同樣都是一流世家的大小姐,陸詩雨並不怕藍靈玉,但是因為藍靈玉的姑姑是頂級世家的當家主母,葉家又是三大頂級世家中實力最強的,有著這一層關係在,藍家相對於其他一流世家,地位屈居於頂級世家之一的南宮世家之下。

陸詩雨所在的陸家,並不能像是藍家寵愛藍靈玉一樣,因為小女兒之間的小打小鬧,就動用家族的力量,在陸家父親從小就教育,自己的事情就要有承擔的勇氣,不管是好的壞的,總之,只有自己有本事了,才能幫助他人或者是家族,這樣一對比,前世的陸詩雨那裡是有家族做後盾的藍靈玉,幾次被追殺,險些丟了性命,要不是正好再次碰見葉落辰,怕是陸詩雨當時已經撐不下去了。

既然提前知道自己走哪裡會遇到這些危險,陸詩雨也不是沒有想過沿著夢中的軌跡過,只是在下定決心的時候,又發現了另一個沒有在夢中出現過的女人,一個和葉落辰關係親密的女人,果然,和這輩子不同的是,現在的葉落辰一心只想著他師侄的安危,並沒有出現在前世自己遇險的地方,每次一想到這些煩心的事情,陸詩雨平靜的心就浮躁了起來。

「師妹,你在這啊!真是讓師兄好找。」西門海宇見到陸詩雨寵溺的道。

陸詩雨冷淡的道:「大師兄,你找我有事?」

不是不清楚大師兄的情意,只是兩個人在一塊,總是感覺少了點東西,並不圓滿,自從驗證過夢境中發生的事情是真實存在的以後,想到夢中兩人最後翻臉,再見到西門海宇時,總有些不自在。

夢中的自己修為已經到了元嬰期,也順利的和葉落辰確定了關係,只等葉家同意,就能舉辦雙修大典,只是葉家的人更看好藍靈玉,遲遲不開口同意兩人的關係,也讓夢中的自己很煩惱。

「你怎麽了?師妹,是不是葉落辰他……」西門海宇見陸詩雨情緒低落,不由的開口想問,可是話還沒說完,就被陸詩雨打斷了。

「不是的大師兄,落辰待我極好。」想到二人之間的相處時光,儘管二人話說得不多,明明只是各自在忙自己的事情,時不時的抬頭看一下對方在做甚麽,有時只是兩人眼光相撞,嘴角輕輕勾起來的一個小小弧度,但是卻很溫馨,想到這陸詩雨臉上浮起一臉嬌羞,葉落辰雖然一向都是冷冰冰的,看著讓人心疼,但是在和自己在一起時,臉上的表情總是很柔和,這種只為你一人展漏的不同,對其她女子不假辭色,沒有哪個女人不會沉迷。

西門海宇目光暗淡,心中苦澀,「師妹,在你心中那葉落辰就那麼好?師兄連提起都不行?」儘管不忿葉落辰抱得美人歸,只要師妹幸福就好,想到這很快就把臉上多餘的情緒掩飾了下去,又恢復了平時的波瀾不驚,快到沉浸在回憶中的陸詩雨並沒有發現不同。

陸詩雨苦笑一聲,隨即拿起酒杯仰頭喝了一杯,辛辣的滋味直衝嘴鼻,喝得有些急,直嗆得眼淚都流了下來。

「那你這是……」後邊的話並沒有問出來,只是看著石桌上放著的一壇酒,要不是有心事,一向不飲酒的你,又怎會在這裡借酒澆愁。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