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蕭易氣血動蕩,不知為何,對著這塊巨石,他平靜的心緒竟有些浮躁起來,甚至比石雷更早發現了異常。

2021 年 1 月 7 日

「等等,月光被吸進去了!」石千沉喝一聲。

那青黑色巨石上面有著一道道不規則的褶皺,好像老樹的皮,此刻,只見絲絲縷縷的月華,被那許多褶皺吸收進去,那青黑色,又加深了一分。

似乎是想到了什麼,石淵的眼中閃過一抹震動之色,他低聲道:「大家小心,這是中位荒獸,除了吞噬血肉精元外,還可以藉助月華中微弱的太陽精氣進行淬體。」

中位荒獸!

哪怕是雲山這樣憨直的姓子,也是變了臉色,中位荒獸,那是堪比人族伍長級的力量層次,其中的巔峰者,甚至無限逼近百夫長級的力量,憑藉著強大的肉身,哪怕人族有戰法在身,同境也很難佔到上風,除非以箭術射殺,但若是沒有足夠的箭術境界,也很難對其造成傷害。

轟隆隆!

就在這一刻,山巔震動起來,這塊不足五十丈方圓的頂峰,巴掌大的碎石簌簌而落,那青黑色巨石開始拔地而起,一股渾厚如山的勢隨之升騰,除了石淵與石千之外,哪怕是離月也都面色微白,這是來自精神層面的壓迫,地面上,一枚枚碎石浮起,而後粉碎。

數息后,這具龐然大物終於現出原形,一頭五丈高的巨象,青黑色的象皮,修長有力的象鼻如一根青黑色鐵鞭,兩根象牙如利劍,彎曲如滿月,同樣青黑色的象眼閃爍寒光,一股凶厲之氣瀰漫開來。

「這是猛獁巨象,中位荒獸中的強者,力大無窮,喜歡蟄伏在山巔,以天風淬鍊象皮!」石千沉聲道,「不過這頭應該還在成長期,成年猛獁巨象高達十丈,不達上位之境,力量也可接近百鈞,這是它們的肉身天賦,這一頭幼象,力量也起碼達到了四十鈞!」

在荒獸中,有一些天賦異稟,就算境界不到,也可在力量上先行一步。

難道幽暗山是猛獁巨象的族地?在石雷的認知中,一般中位荒獸,在部落百里方圓很少出現,只有在百里之內的荒莽古林深處,才會陸續出現中位以上的荒獸,而現在才深入不足三十里。

但是現在已經顧不得那麼多,猛獁巨象極為兇殘,若是一個不留神,今天他們所有人都要死在這裡。

石淵神色凝重,背後一口青鐵刀緩緩拔出,在他身上,一股凌厲的勢升騰而起,如同一口口無形的風刀,將猛獁巨象的勢抵住,給了離月幾人喘息的機會,不過相比於猛獁巨象成熟的厚重之勢,石淵剛剛領悟的勢就顯得有些粗糙,在量上也稍弱一籌,幾乎在呼吸間就處在了下風。

「石淵大哥,我來助你!」

身後,石千踏前一步,一股勢同樣升起,這勢如風雷呼嘯,帶著石千的精神意志,頓時給石淵分去了一半壓力,不過因為力量相差太大,缺少力量的勢在直面猛獁巨象之後快速消耗,石千面色蒼白,感到了巨大的壓力。

「精神力的大小,決定力量的大小,多強的精神意志,掌握多強的精神力,兩者相輔相成,同樣,力量越大,壓迫精神力容器,也是一種淬鍊,可以使精神力更加凝聚,石千雖然提前磨礪出了普通境中等的意志,擁有了自己的勢,但是因為缺少足夠的力量淬鍊,勢雖強,卻不夠凝鍊,猛獁巨象的勢單純在精神意志上不比他強多少,但是其凝鍊程度,卻遠在其之上。」蕭易目光如炬,經過石啟人的指點,再參悟出蠻象之勢,他對於精神力與力量的領悟更深,此時一眼就看穿了石千的薄弱之處。

嘣!

這一刻,離月出手了,紫霞弓嗡鳴,紫色箭尖吞吐出三尺長的箭氣,長箭破空,如一道紫色流光,一股透明的氣浪散開,成了呼嘯的大風。

嘭!

猛獁巨象長鼻甩動,如一根鐵鞭,快如疾風,空氣嗚嗚作響,紫色箭光頓時被拍碎,化成一枚枚微小的碎片,朝著石淵與石千激射而去。

「風雲刀第一式,風起雲湧!」

暴喝一聲,石淵青鐵刀離鞘,淡青色的刀光如匹練,好像雲霧翻湧,颶風起陸,朝著猛獁巨象當頭斬下。

這一刀凌厲如風,刀光裂空,激射而來的碎片被刀光一絞,頓時化成碎末。猛獁巨象也不敢大意,它長嘯一聲,象鼻橫掃,無鑄巨力碾壓,象鼻泛起一抹淡淡的黑芒,與青鐵刀碰撞。

鏘!

宛若金鐵交鳴,大片的火星濺起,石淵被一下震飛出去,虎口巨震,雙臂一瞬間好像失去了知覺,儘管如此,他還是瞥見了那一抹黑芒,雖然很淡,卻不容置疑,既而,他眼中就顯露出來了震驚之色。

「不好!是象力,這頭猛獁巨象擁有一星荒獸的血脈!」

什麼!

離月幾人同時一驚,什麼是象力,他們也隱隱約約聽說過,那是屬於荒獸中象族的力量,一般來說,荒獸只有積蓄力量,凝聚出第一顆荒星之後,才能衍生出屬於本族的本源之力,一如人族血脈衍生的戰氣,但是眼前這頭猛獁巨象明顯還是幼年,那麼唯一的一種可能,那就是它的父母,其中有一頭凝聚了荒星的存在,才給它血脈傳承下來了一絲象力。

凝聚出荒星的荒獸,那是何等的存在,遠遠凌駕於上位荒獸之上,哪怕是最弱的一星荒獸,也擁有堪比人族煉血大圓滿的力量,若是去到血石部落,除了族長石之軒之外,無人可敵。

「逃!」

幾乎不假思索,石淵大喝一聲,這頭猛獁巨象力量太大,更擁有一絲象力,中位荒獸中也是棘手的存在,以他初入伍長級的力量,根本無法抗衡,加上離月幾人,就算勉強一戰,也要死傷大半,甚至很可能全部交待在這裡。

咻!咻!咻!

六人立即朝著幽暗山另一邊衝去,越過幽暗山,只要進入荒莽古林中,古木林立,這頭猛獁巨象哪怕速度再快,也追不上他們。

昂!

猛獁巨象長嘶,比磨盤還粗的象腿踏動,所過之處,無數碎石滾滾而落,好像地震一般。(求推薦票,大家都來投人皇一票吧,喜歡的兄弟姐妹記得收藏哈!) 李天龍剛坐上飯桌,還沒拿筷子,卻聽得廳門外有人高喊:“你小子好不講義氣,盡然吃獨食不等我。”

一聽就是燕三的聲音。只見燕三依然一襲白衣,手裏拿着白紙扇,一手背在背後,風度翩翩地走了進來。

二人坐定,李天龍說道:“還說我不講義氣,我看不講義氣的是你,我問你,這幾日,你到哪兒去了?怎麼也不見來管我?今日這裏有丫環侍候了,有酒有菜了,你小子倒突然出現了。”

燕三“嗨”地嘆了一口氣,一臉無辜地樣子說:“李兄你是不知道,這幾天這飛燕宮裏可不比往日。真可謂是陰雲密佈,人心惶惶。”

“怎麼回事?”


燕三端起酒杯小酌了一口,又吃了兩口菜說:“此事說來話長,今日無事,倒不妨細細給你講來。燕王有一舊友,乃是一凡人,曾住在天月山,自號天月老人。”

李天龍聽到這裏心想那不正是那位因爲《太玄心經》而被燕王謀害的人麼?想時不由地摸了摸懷裏的,感覺那書還靜靜地躺着,卻是有些燙手,像是塊剛被火烤過的鋼板一般。

燕三接着說道:“那天月老人雖是凡人,卻有着一百八十歲的高壽,世人皆不解。後來也不知是哪裏的消息,說這天月老人不知從何處得到了一本奇書,名喚《太玄心經》。話說這《太玄心經》是一上古仙人蔘透了天地奧妙,傾力遺作,旨在留在人間造福世人。那上古仙人寫完此書後,也就消失了,有人說是飛昇成了仙,卻也無從考證。於是世間就有傳言說,只要得到太玄心經,可以參透宇宙奧妙,與天地同修,不僅可以法力無邊,超越仙凡妖魔獸五界,而且可以與天地同壽。”

李天龍眯着眼睛喝了一口酒,故作驚訝道:“與天地同壽?”

燕三說道:“是啊。李兄,時至今日,兄弟我也不瞞你,我飛燕宮人千年前曾是金絲燕族,後來我燕王爲躲避凡人,來到此地修行,終成正果,才創建了這飛燕宮。用你們凡人的話說,我們就是妖類。不過我飛燕宮世代與凡人並不往來,也不做那傷天害理的惡事,與你凡人心目中的妖類是大有不同。”

李天龍點點頭說:“其實,這個,小翠已經告訴我了。”

燕三接着說道:“只是如今,我飛燕宮卻是招來橫禍了啊!”

李天龍驚訝道:“卻是爲何?”

燕三嘆了口氣說:“當年我燕王雖成正果,然而法力尚淺,遂在世間遊歷求學,偶遇這天月老人,成爲至交。每年都要互相走訪。三年前,天月老人來到我飛燕宮,卻不曾想竟無故身亡了……”

李天龍大驚道:“怎麼會這樣?”

燕三擺擺手說:“我怎麼知道呀,那天月老人死了事小,可那《太玄心經》不見了事就大了。你不知道,天月老人在世時,世間也不知多少族類爲了那本經書大開殺戒,天月山就沒有得過一天安寧,方圓千里也沒有人煙。可是那天月老人得太玄心經精妙,卻也沒有人奈何得了。只是,聽說那太玄心經只是教人如何參透天地,提升修爲,卻無力抵抗毒藥邪術的浸襲。可憐那天月老人,也不知是在哪裏中了不治奇毒,到我飛燕宮還好好的,不幾日就一命嗚呼了。”

李天龍心裏罵道:“虧你還有臉說,明明就是你燕王心懷不軌,圖謀那《太玄心經》,如今反倒來裝無辜。”

燕三接着說道:“這下好了,這太玄五界,追來查去,最終還是都知道了那天月老人逝於我飛燕宮中,非要說是我燕王圖謀經書,謀害了天月老人,就打着爲天月老人報仇的旗號,要來與我飛燕宮決個雌雄。這些人說得好聽,說什麼報仇雪恨,還不是爲了搶奪經書?但是那天月老人死在我飛燕宮不假,但是我飛燕宮人卻從來沒有看到過什麼經書啊。你說這冤不冤?”

李天龍摸了摸下巴,像是在思考什麼問題,繼而問道:“莫非那天月老人來之前把經書藏起來了,沒有帶過來?”

燕三一拍大腿說:“這恐怕只有他自己知道了。那夜天月老人在宮中居住多日,由小翠侍候着,仙逝之時,小翠就在旁邊。不過我燕王拷問過小翠,卻從來沒見有什麼經書。所以小翠在宮中才那麼受氣呢。”


李天龍嘆口氣說:“真是冤枉小翠了。卻不知如今局勢如何?”

燕三說:“如今,四方都蠢蠢欲動,要來我飛燕宮鬧事,我飛燕宮這幾天都在討論此事,所以也就沒顧得上你。不過,我飛燕宮長老個個千年修爲,餘下諸人修爲過五百年的也有七八百人,加上又據有狼月天池之險,一時半會兒,那些惡人還奈何不了。”

李天龍問道:“什麼是狼月天池之險?”

燕三答道:“想必你還記得那狼月山上的瀑布吧?那瀑布下方的水潭,就是狼月天池。”

李天龍驚疑道:“那水潭,我都可以靠近,何來險之說?”

燕三呵呵一笑,故作神祕說:“那是我們沒有啓用其中的機關,所以看上去也就一普通水潭罷了。”

李天龍不解道:“那裏面有什麼機關?”

燕三想了想說:“這倒也不是什麼祕密,不妨告訴你吧。那狼月天池之中,有一神獸,名曰嘯天水獅,那獸獅頭象身,牛腳虎尾,力大無比,又有諸般技能法術,可入九天飛行,又可下四海遊弋。千年之前,那獸還尚年幼,我燕王幾次救它於邪魔之手,那獸自是感激,與燕王交好。如今那獸終日潛在水中修練,我飛燕宮倘若有難,只需派一具有千年以上修爲的人去將它召喚上來,它就會大顯神威,縱千軍萬馬,也可一掃而光。”

李天龍驚訝道:“天啦,那日我掉進了水裏,豈不是險些被那獸吃掉?”

燕三呵呵一笑說:“那倒不會,若沒有我族人召喚,那獸斷然不會上來的。”

李天龍舉杯與燕三對飲三杯後說道:“我自小生在仙石村裏,與世隔絕,卻不知這世界還有這諸般奇妙之物。今日聽燕兄一席話,可真是長見識了。”

燕三也回敬道:“哪裏哪裏,李兄你雖爲凡人,然而卻與燕某一見如故,燕某確有相見恨晚之感啊。等這次事情平靜下來,我向燕王申請,帶你出去遊歷一番,你就可知道,我剛講的那些,只是鳳毛麟角,根本不值一提。”

李天龍握了握燕三的手說:“如果真的跟燕兄一起出去遊歷,那我真是三生有幸了。”

酒過三巡,李天龍想起一事,問道:“聽燕秋說,這飛燕宮,乃是燕王自創的結界,非族人不可入內,那些滋擾生事的人,想必也進不來吧?”

燕三擺擺手說:“非也,非也,其實所謂結界,即是仙,魔,妖三界之人達到一定的修爲之後,即可以運用法力開闢出一片新的天地,這天地並不在你們那凡人的世界之中,卻是有一處法門可以相通的。凡人自是無法打開法門,但是仙,魔,妖三界之人卻可以輕而易舉破解法門咒語,破門而入。”

李天龍點點頭說:“原來如此。恕小弟孤陋寡聞,卻不知這世界到底有多大,還有哪些族類?”

燕三答道:“這世界之大,小弟也無從知曉。只知道這世界叫太玄界,可以叱吒風雲主宰一方的族類共有五種,分別是仙、凡、妖、魔、獸。”

李天龍驚道:“啊?這些以前我也聽村裏老人講過,卻以爲只是神話,不曾想原來是真的。仙、妖、魔相必都有諸般法力,但凡人和獸類如何可以主宰一方?”

燕三道:“李兄有所不知,五個族類我們也稱五界,其實並沒有絕對強弱之分。相比之下,仙類爲最上層,是其他族類修行的目標。一旦成仙,一般就再不與其他四族往來,自己逍遙去了,這也是爲仙之道。獸類生性強悍,某些獸類得天地靈氣造化,則可以修行成妖類,也可以修成神獸或仙獸。而凡人雖然生來低微,天生並無長處,但是族羣甚衆,難免有人天賦超羣,若有祕籍經典指引,其修行速度往往爲其他族類所不及。而凡人修行的方向也分爲兩種,要麼飛昇成仙,要麼墮落成魔……”

李天龍驚得目瞪口呆。燕三看着李天龍一臉茫然的樣子,說道:“李兄,咱們今天不說這些不開心的事了,只管好好喝酒,今朝有酒今朝醉!”

李天龍一怔,微笑大叫一聲:“好!”遂舉杯相碰,一飲而盡。

二人直喝得日落西山,弄得望水閣小廳裏杯盤狼籍,最後終於癱軟在地。 (求推薦票求收藏,歡迎大家去書評區提意見,暢所欲言。)

生存在荒莽古林之中,沒有一頭荒獸是善類,每一頭下位荒獸的成長,都是踏著無數屍骨走過來的。

猛獁巨象並沒有打算放過這六個打擾自己沉眠的人族,在它看來,送上門來的血食,若是放跑了,它的一生將抹上污點。

地面震動,巨大的青黑色象體在身後逼近,這一刻,六人的修為差距就體現了出來,修為最深的石淵在最前列,因為身體輕盈,他的速度比之猛獁巨象還要更快一籌,一步跨出就是數丈,不過為了提攜石千和雲山,最後也只是勉強與猛獁巨象持平,此時距離山下的荒莽古林還有著數里之遙。

緊接著則是離月,這個女子修為也接近了煉血小成,不過到底比不上石淵,只能勉強提攜石雷一人,對於身後的蕭易,就有些力不從心了。

也許是因為之前莫名的感應,蕭易故意放慢了腳步,一時間,就落在了五人之後近十丈遠,倒是與他顯露出來的修為相差無幾。

「蕭大哥!」石雷目光瞥見蕭易越來越遠,而猛獁巨象的咆哮聲越來越近,不由得一驚,「離月姐!」


離月微微蹙眉,沒有鬆開石雷的手臂,步法踏動間勉強開口:「我幫不了他,若是出手,我們三個必死無疑。」

帶上石雷一人,她已經十分勉強,再加上蕭易,還沒進入荒莽古林就會被猛獁巨象追上。

看著前面越來越遠的身影,蕭易眼中精芒一閃,倏爾改變了方向,朝著山下的另一片荒莽古林衝去,此時,猛獁巨象距離蕭易已經不足二十丈遠,在它看來,前面這個人族不過是垂死掙扎,也沒有去追離月等人,它長嘯一聲,跟上蕭易的背影,要將這個最近的先行殺死。

荒獸的智慧,隨著修為的加深,心智逐漸明晰,何況猛獁巨象這樣天生的中位荒獸,它幾乎在數息間就判斷出,放棄蕭易,不一定追得上離月五個,放棄離月五個,一定追得上蕭易。

「蕭大哥!」

「這個傢伙!」

這一刻,不但是石雷,便是石淵四人也都是一驚,他們驟然止住身形,獃獃地看著猛獁巨象那雄壯的身影消失在遠方。

「我倒是小看他了。」石淵沉聲道,「如此血姓,當入我血石部落兵冢!」

兵冢!血石部落戰兵埋骨之地!只有真正的人族戰兵,死後才有資格葬入其中,接受整個部落族人每曰的祭祀。

石千握緊拳頭,眼中早先的冷漠消失,顯現出來了幾許複雜之色。

「這次回到部落之後,我們請族中百夫長出手,前來殺死這頭猛獁巨象,用它的骨血來祭祀蕭大哥!」此時,離月的語氣也多了幾分鄭重,不管如何,一個可以為他們放棄生命的族人,不管修為高低,都值得他們最大的尊重。

「不!」石雷突然開口,語氣平靜,他的眼中,一股血氣在燃燒,「我現在就要去!」

我現在就要去!

石雷的聲音不高,卻如一道驚雷在石淵四人的耳中響起,此刻,沒有人懷疑他的決心。

青鐵刀握緊,石淵猛地吐出一口唾沫,眼睛也開始泛紅,他咬牙道:「戰場上數千仙兵都沒怕過,區區一頭中位荒獸,老子把族裡的兄弟丟下了!」

「走!」雲山齜牙笑道,很乾脆,他姓子憨厚,此時眼中也是寒芒畢露,手中白骨棒拄地,深達數寸。

石千沒有說話,他神色冷峻,徑直朝著蕭易消失的方向行去,身後,石雷微微一怔,既而咧開了嘴。

數裡外。

蕭易奔行在幽暗古林之中,他的速度慢慢加快,最後身形如風,衣袖獵獵作響,竟然比猛獁巨象還要更快一分。

象眼中閃過一道迷惑之色,猛獁巨象不明白,這個最弱的人族為何速度突然變快了這麼多,但是它知道,再這樣下去,今天它將一無所獲。

然而,就在這瞬間,原本疾馳的蕭易突然止步,他猛地轉身,背後斷槍出鞘,整個人身上,磅礴的氣血升騰,同時,在他的背後,隱約出現了一道朦朧的虛影,這虛影與蕭易觀想的蠻象圖一般無二,赫然是一頭丈高的青鱗蠻象,雖然形體模糊,卻已經初具輪廓,既而,一股滄桑古老的氣機散溢開來,四周數丈之地,一枚枚拇指大的碎石懸浮而起。

蠻象之勢!

屬於蕭易的蠻象之勢,甫一出現,就展現出來了驚人的氣韻,面對猛獁巨象,從來沒有哪一刻,青鱗蠻象的形神在腦海中如此清晰,每一寸筋骨都在發力,每一絲血氣都在沸騰,沒有絲毫花俏,蕭易槍身橫掃,戰氣澎湃,空氣噼啪作響,三尺長的淡青色槍氣晶瑩,散發出凌厲的鋒芒。

眼中閃過一抹驚恐之色,就在蕭易出手的剎那,猛獁巨象只感到一股來自血脈深處的顫慄,那一股勢並不算很強,卻如一座大山壓迫在它的心靈深處,令得它渾身酥軟,一身氣力,十成立時去了五成。

嘭!

蕭易出手如電,槍身砸落,猛獁巨象頓時被一槍掃飛,一株千年古木被撞斷,猛獁巨象身上,青黑色象皮破開一道三尺長的口子,深達數寸,汩汩的鮮血流淌,地面頓時被染紅了一片。

昂!

猛獁巨象怒嘯,象鼻如一根青黑色鐵鞭橫掃,上面泛起一抹淡黑色的光芒,屬於象族的象力,令得猛獁巨象這一擊遠遠超過了它的修為,空氣暴鳴,一股狂風掀起。

神色凝重,這象力乃是象族凝聚荒星之後才能衍生的本源之力,有象力在身,這頭猛獁巨象的力量已然無限逼近了五十鈞,遠遠凌駕於蕭易之上。

精神意志無比凝聚,蠻象大力訣全力運轉,蕭易渾身戰氣涌動,蠻象之勢愈加凝實,屬於蠻象的氣韻再次狠狠壓迫下來,猛獁巨象心神一顫,象鼻上凝聚的象力頓時有了潰散的趨勢。

眼中精芒爆閃,蕭易冷喝一聲,「風雷初聚!」

風雷槍法第十式風雷初聚,三大絕招之一,在蕭易的手中綻放,斷槍上被淡青色槍氣完全包裹,蠻象之勢籠罩,方圓十丈,空氣凝滯,凌厲的槍勢鎖定猛獁巨象。

咻!

一道殘影閃過,這一槍在空氣中化作了數道殘像,連帶著蕭易整個人,也化作了一道殘影,等到身影再次出現,已然立身在猛獁巨象身後三丈之地。

轟隆隆!

似乎一座小山崩塌,猛獁巨象身上的生機快速消逝,眉心處,赫然有一道碗口大的血洞,這血洞貫穿整個象體,後背塌陷,整條脊椎骨都被一槍擊碎了。

轉過身來,蕭易面色微微蒼白,剛剛一槍幾乎耗盡了他全部的精神意志,可以算是他而今的巔峰一擊。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