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蕭塵剛走出十幾步,沐小天突然把他叫住了,雖然沐小天看上去很平和的一個人,但他畢竟是氣道十三重的高手,萬一他看蕭塵不爽,蕭塵恐怕要在這陰溝裡翻船。

2021 年 1 月 18 日

蕭塵轉回身,疑惑的看著沐小天,問道:「前輩,你叫我嗎?」

沐小天走了上來,對蕭塵笑了笑:「兄弟,我們的事情你恐怕也聽到了,但是我不怕丟臉,你聽到就聽到,我無所謂的。我只是想請你幫我一個忙。」

「哦?什麼忙?」蕭塵有些緊張。

沐小天笑了笑,小聲道:「兄弟,你能不能幫我去買個求婚戒指?速度要快,你懂的。」

「哇,求婚戒指這麼重要的事情,前輩你事先為什麼不準備好,你現在才去買,顯得很沒有誠意。」蕭塵實事求是的說。

沐小天道:「別前輩前輩的了,叫我小天哥吧,我喜歡別人這樣叫我,對了,兄弟,你叫什麼名字?我們認識一下吧。」

「呵呵,我叫蕭塵。那我就叫你小天哥了啊?」蕭塵對這個沐小天頓時有了幾分好感,剛才的敵意瞬間就沒有了。

沐小天道:「蕭兄弟,你有所不知啊,我哪知道筱筱今天會回來,所以我沒有提前準備求婚戒指。但我現在去買的話,我怕等我回來她已經跑了,你知道的,我等了她整整二十年啊,萬一她又跑了,我又得等多久啊?所以,我只能請你幫我一下了。要不,咱倆立刻結拜為兄弟,反正我跟你很投緣的,你覺得怎麼樣?」

蕭塵笑道:「我知道你想跟我結拜是假的,你放心吧,買求婚戒指這點小事,對我來說只是舉手之勞,這個忙我幫定了。而且,我還要祝求婚成功。」

「好兄弟,不過,我真的是想跟你結拜為兄弟的,這是真心話,難道你不想跟我結拜嗎?」沐小天有些失望的看著蕭塵。

「好,我相信,那,事不宜遲,我先去買結婚戒指,結拜的事情,咱們回頭再說。」

「好好好,那就有勞蕭兄弟了。」沐小天一臉感激。。

蕭塵立馬跑去找珠寶店,給沐小天挑選結婚戒指。

… 蕭塵運氣不錯,在兩公裡外就發現了一家周大福珠寶店。於是,求婚戒指很快就搞定了。至於沐小天喜不喜歡那可不關蕭塵的事情,反正蕭塵覺得這個戒指還不錯。

另外,蕭塵覺得沐小天太奇葩了,竟然要跟自己的親堂姐求婚,他這樣做明顯違背了道德倫-理,成功機率非常渺小。

蕭塵回到了橋上,此刻,沐小天又跪在沐筱筱跟前了,正在苦苦哀求。

蕭塵還是第一次看見這麼痴情的男子!

蕭塵把結婚戒指遞了過去,沐小天如獲至寶的接過戒指,對蕭塵說道:「蕭兄,你來替我們見證一下吧,反正你是我兄弟,又不是外人。」

蕭塵無奈,只好替替他們見證一下了,「好,大哥,你求吧,我給你們見證。」

沐筱筱看到戒指后,滿臉的震驚,忙道:「沐小天,你要幹什麼?」

「筱筱,我要跟你求婚。」

沐筱筱瞪了蕭塵一眼,看得出來,她在責怪蕭塵,然後對沐小天厲聲道:「沐小天,我也求求你了,你放手吧,不要再執迷不悟了,我是絕對不會嫁給你的,第一我不喜歡你,第二我是你親堂姐。任何一條理由,我都不可能成為你的妻子。」

沐筱筱冷漠的把臉轉到了一邊。

沐小天的臉色很難看,但是,他沒有放棄:「筱筱,我愛你,我願意照顧你一輩子,嫁給我好嗎?」

沐小天單膝跪下,雙手舉著戒指。

「沐小天!」沐筱筱突然崩潰了,一把拍掉了沐小天手中的戒指,戒指掉進了橋下的河裡。

隨即,沐筱筱立刻飛走了。

沐小天獃獃的跪在地上,突然間,眼淚嘩啦嘩啦流下來。

蕭塵上前去把他扶了起來:「小天哥,別這樣啦,世上美女多的是,雖然沐筱筱確實很漂亮,但是,我相信比她漂亮的也不少,你何必這樣子呢?做為兄弟,看到你這個樣子,我也很傷心啊。」

沐小天哭好幾分鐘,最後擦了擦眼淚,看上去委屈極了,吸了吸鼻子說道:「蕭兄弟你不是我,你體會不到我現在到底有多難過,你體會不到我等了她整整二十年到底是什麼概念,嗚嗚嗚嗚……」

「小天哥別哭了,我多少還是能體會一些的,你是個好男人的,唉,可惜你愛錯了人,看開一點吧。要振作起來啊小天哥。兄弟我可不希望你從此一蹶不振。」蕭塵安慰道。

沐小天說道:「蕭兄弟,你還是不能體會我的難過,唉,算了,這種事情,我也不求你能體會,蕭兄弟,你忙不忙?不忙的話,陪我去喝一杯吧,我們正好結拜一下。」

蕭塵拿出手機看了一下,現在快要到四點了,沒時間了,於是說道:「要不改天吧,我今天有點事情,你把我的聯繫方式留一下,我也留一下你的。」

「好吧,那你先去忙,晚上我聯繫你。」沐小天留了蕭塵的電話,說道。

蕭塵擔心的說道:「小天哥,要不,我先送你回家,你這樣子,我怕你做什麼傻事呀。」

沐小天擺了擺手:「蕭兄弟你放心吧,我這輩子都不會放棄筱筱的,我怎麼可能做什麼傻事。」

「好,有你這句話,我就放心了。」

「嗯,你先去忙吧,晚上我聯繫你。」

「好的。」

蕭塵跟沐小天分開后,立刻直奔輝煌大酒店而去。


蕭塵去到半路,一個電話打了進來。

「喂,蕭兄弟,對了,那戒指多少錢?我剛剛忘記給你錢了。」沐小天在電話里抱歉的說道。

蕭塵卻是一笑:「哎,兄弟之間提錢幹嘛,別提了。」

沐小天忙道:「蕭兄弟,你可別認為我是騙子啊,我絕對沒有騙你,我可是沐家的公子,我不可能出來行騙的,華夏十大上古家族你聽說過嗎?我們沐家就是華夏十大上古家族之一,而且排名第七,僅次於諸葛家族了。」

「哇塞,華夏十大上古家族,我聽說過一些,沒想到你居然是華夏上古家族的,好牛b啊,哈哈哈。」蕭塵有些震驚的一笑。

沐小天果然是大家族出來的。蕭塵沒有猜錯。

蕭塵壓根不在乎那點買戒指錢,是沐小天多想了。

沐小天道:「所以說,蕭兄弟,你一定要相信我,我沐小天別的沒有,人品還是有的!」

「好了好了,我相信你。」蕭塵說道。

沐小天這才在電話里嘿嘿一笑:「好兄弟,那就不打擾你了,你先忙去吧。 簽到從捕快開始 ,隨時可以聯繫我,在京城之內,我隨叫隨到!」

「嗯,一定,小天哥拜!」

掛了電話,蕭塵暗道:「沒想到運氣這麼好,竟然結交到了一個上古家族的公子哥,幫他買戒指也值了。」蕭塵嘴角微微一笑。

華夏十大上古家族,一般人連聽都沒聽說過,至於他們到底有多深的底蘊,蕭塵也只是知道一點皮毛。就拿司馬家族來說,一個外門長老就是大道強者了,那內門長老呢?而且,司馬家族還只是排在最末尾的。所以說,這個沐小天,蕭塵很願意跟他結交。

半個小時后,蕭塵坐計程車來到了輝煌大酒店前面。立馬給司馬芸兒打電話,可是,她在通話中。

蕭塵只好自己先進酒店。

蕭塵此刻心情大好, 特種兵之萬界軍火商 ,一個任務三千二百萬,乘以五就是一億六千萬。

而且,還意外的結交了華夏十大上古家族之一沐氏家族的公子哥。

這運氣,好到爆了。

而司馬芸兒此刻也在輝煌大酒店,她自己開了一個房間等蕭塵,後來張喬雲給她打電話,說找她有事,叫她回家一趟。可是她又不想回去,所以一直在電話里跟張喬雲講電話。

張喬雲在電話里說道:「芸兒妹妹,我真的有重要的事情找你,說了半天,你就是不相信,你回來看看不就知道了嗎?」

「張喬雲,我也真的很忙,我還是那句話,你有什麼事,明天再說吧。好了,我掛電話了。」


「別掛別掛。」

「掛了掛了。」

張喬雲還不放棄,他一定要把司馬芸兒引開,於是忙道:「等下,我再跟你說一件更重要的事情。」

張喬雲要氣炸了,沒想到司馬芸兒為了跟蕭塵約會,根本無視他張喬雲的存在了,跟她說有重要的事情都沒有用了。

「張喬雲,你煩不煩啊,趕快說,還有什麼更重要的事情!」司馬芸兒滿臉的厭惡。

假如愛有天意 :「芸兒妹妹,是這樣的,我想跟你借點錢,我在外面出了點事情,需要賠錢給人家,我不想讓我家裡人知道,所以,我想暫時先跟你借一點。所以,你必須先回來一下。」


司馬芸兒笑道:「我還以為什麼大事,借錢是吧,沒問題,你先跟木長老拿一下,或者,跟公長老拿一下也行,公長老就是公凌羽長老,也就是蕭塵的師公,他們身上多的是錢,你就說是我叫你跟他們拿的,絕對沒問題的,改天我還給他們就是了,再然後,你再還給我就是了。」

… 「芸兒妹妹,芸兒妹妹……」

張喬雲沖著電話喊芸兒妹妹,可惜,這回司馬芸兒終於給他掛了電話。

司馬芸兒看了看時間,心裡忙道:「不好,都快五點了,老公應該到京城了吧!」

於是,立即給蕭塵打電話。

「喂,老公,你到了沒有?」

「到了,我在酒店,你呢?」蕭塵溫柔道。

司馬芸兒忙道:「哇塞,你那麼快啊,我來了,你在幾號房間?我馬上過去找你。哦,知道了,嗯嗯,那先掛!」

司馬芸兒揣起電話,急急忙忙跑去了蕭塵的房間。

而張喬雲那頭,柳南山哼道:「張喬雲,你想不想玩大點?」

「什麼意思?」張喬雲和歐陽聖很不解。張喬雲更是要氣炸的樣子。

劉南山拍拍張喬雲肩膀安慰了一下,陰冷道:「既然你沒辦法把司馬芸兒引開,那不如,你直接把蕭塵單獨約出來,你覺得怎樣?」

張喬雲和歐陽聖一愣。

「哎呀,就是鴻門宴。」柳南山解釋道,「你有沒有蕭塵的號碼?」

「我有。」張喬雲連忙點頭。心中瞬間開闊了許多。他怎麼沒想到鴻門宴。

柳南山笑了笑:「那就好辦了,你直接打電話給他,你就說,你想從此跟他化干戈為玉帛,請他吃一頓飯,我想他一定會赴宴的。不過,今天恐怕不行了,等司馬芸兒回家后,再打給他。」

張喬雲若有所思,不知道阿門回事,一下子又感覺很沒有底氣,說道:「他未必為赴宴吧?」

「先試一下嘛,不行咱們再想別的辦法,我就不信,收拾不了他丫的。」歐陽聖說道。

「你放心,他百分之百會赴宴的。」柳南山卻是胸有成竹的樣子。

「何以見得?」

劉南山一哼:「到時候,你就跟他說,司馬芸兒也在場,那麼,那小子就那麼理由不去了。」

「是呀,我怎麼沒想到!」歐陽聖恍然道。

張喬雲也領悟的點了點頭。

劉南山道:「那麼,今晚就別打草驚蛇了,一切等他們單獨在一起時再說吧。男子漢大丈夫,要沉得住氣。」

「哼,奪愛之仇,非報不可!」張喬雲惡狠狠的發誓道。

歐陽聖安慰張喬雲道:「張喬雲,別那麼難過了,反正現在司馬芸兒已經是那小子的人了,難過有什麼用?你越難過,就顯得越輸。所以,我勸你還是趕緊把她忘掉吧。天下美女又不止她司馬芸兒一個,憑你這麼英俊的相貌,我相信,你絕對可以找到一個比她更好的女人的!你現在要做的,是把那小子收拾一頓。」


張喬雲腦袋沉沉的,聽到歐陽聖的安慰,他突然想起了當初他對錶弟堯子豪的安慰。他做夢都沒想到,有一天,他也會被別人這樣安慰。

張喬雲瞬間憤怒無比:「媽比的,老子不廢了蕭塵那孫子,老子就不信張!」

……

「老公,人家好想念你啊,一日不見,如隔三秋啊。」

司馬芸兒依偎在蕭塵懷裡,訴說著少女的相思之情。

蕭塵溫柔的說:「我還不是,夢都夢到你,可把我想死了,飯也吃不下,那句成語怎麼說來著,哦對了,茶飯不思。」

「是嗎?我有點不相信,因為,你還有其他女朋友。」司馬芸兒卻是心裡酸溜溜的。

蕭塵咯噔一下,忙道:「老婆,我說的是實話啊,如果我有騙你,我寧願天打雷劈,不得好死,我是真的真的很想你的。至於你說的什麼別的女朋友,我承認,我也想她們,但是,我更想你。」

司馬芸兒生氣道:「你看,說來說去,你心裡還是有別人,哼,我不想理你了。」

蕭塵忙扶住她的肩膀,說道:「老婆,別生氣嘛。你看看人家韋小寶,老婆比我還多,都有六七個去了,但是,人家的老婆還不是相處的融融洽洽的。哪像你這麼小氣啊。」

「哼,我就是小氣,你不喜歡你可以不要我啊,哼哼!」司馬芸兒生氣的想哭。

蕭塵笑道:「好啦,老婆乖,不要生氣了,等下老公給你好好爽一下,嘿嘿嘿嘿。」

「我才不要。」司馬芸兒嘟嘴。

蕭塵把她放開,走到了窗戶邊,看著窗外說道:「老婆,酒店對面有家珠寶店,我們去買戒指吧,一人一枚。」

司馬芸兒撇嘴道:「我才不要你給我買什麼戒指,我現在正在生氣。」

蕭塵回頭一笑,「好啊,那你就慢慢生氣,我自己去買。」

說完,蕭塵直接從窗戶飛了出去。

司馬芸兒一跺腳,跑到窗前,把窗帘一拉,然後回到床上睡覺。她這麼有脾氣的人,是不會跟著蕭塵出去的。

蕭塵飛下酒店,在下面轉悠了半天,看司馬芸兒一直沒有下來,蕭塵也有些無奈了。只好真的一個人去買戒指。

於是,蕭塵去對面珠寶店挑選一對情侶戒指,挑選了將近一個小時,最後,終於意中了一對卡蒂亞1895系列鉑金情侶鑽戒。

「先生您好,這對鑽戒沒有打折,全價一共六百零八萬元人民幣,請刷卡,謝謝!」

「好的。」

「先生請簽字。」

「先生慢走,歡迎下次光臨!」

蕭塵走出珠寶店,把情侶戒指盒子放進空間戒指裡面。正要回酒店,就看到司馬芸兒從對面走來。

「老婆,呵呵,我買了好,你看看喜不喜歡。」蕭塵趕緊笑呵呵的把情侶戒指拿出來,拿給司馬芸兒看,「要是不喜歡,我立馬進去換一對你喜歡的。」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