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蕭北自創的「星體拳」,總共九九八十一式

2021 年 1 月 4 日

蕭北舞動起來的時候,速度太快太快,沒到一秒鐘之內,蕭北已經是將「星體拳」完全的舞動了一邊

諸如沐紫嫣等人,根本就看不清蕭北的「星體拳」到底是如何的舞動的

而蕭北的周身,也是在舞動「星體拳」的時候,爆發出了璀璨耀眼的光芒步志的身子到,掌至

蕭北的身子,也是如同一顆流星,在這白日的天空之下發著耀目的光輝之中,動

「蓬」

硬生生的,被星辰的光芒籠罩著的蕭北,已經是在步志的不敢相信的眼神之中,碎裂了步志的「雲掌」掌印

bk

手打小說盡在- -歡迎您的到來。

第一百六十二章我蕭北一生,只為你瘋狂

本周第二十本周的承諾到九天眾們,小夜沒讓你們失望因劇情需要醞釀醞釀,小夜不確定今晚能不能再章不過,小夜敢承諾,下周保底不是二十而是二十三更諸位九天眾,助小夜】

而蕭北整個人,卻是繼續的猶如流星一般,狠狠的扎向了步志

那碎裂了的步志使用出來的「雲掌」的掌印能量,覆蓋在爆發著璀璨光芒的蕭北身邊,碎裂開來的霸風,不但沒有變成一種蕭北的障礙,現上去反而是為蕭北增加了一種聲勢。

步志的嘴角,在蕭北刺破了「雲掌」的掌印的時候,便直接噴出一口鮮血

「不可能,怎麼可能你的氣息,明明與我一般無二,怎麼會將我的攻擊如此輕而易舉的廢掉」

步志的身子,竄起急速的竄起蕭北,再進,身子緊隨上揚

從直線的出動攻擊到現在的上揚,蕭北表現的如同行雲流水一般的順暢,身子的方向改變,根本就沒有引起蕭北的速度上的停頓

「幾個呼吸之間,戰敗你我說過的」

蕭北的聲音,在步志的耳邊響起

步志的身子在空中看著蕭北如此快速的就追了上來,臉色不由的一變再變,而後,只見步志雙手揮動,在兩隻手之間,極其快速的出現了一個由武氣組合起來的光圈,光圈之中,赫然是一個手掌的態勢。

那手掌,與「雲掌」所展露出來的如同雲朵高高漂浮的氣息,一般無二。

「砸」

短短的一招之間,連續的噴涌了數口鮮血的步志,這一次,口吐一聲,將雙掌之中所蘊含著的武氣光圈完全的向著下方砸下

聲勢不微弱,那光圈直接向下砸來的時候,「嘶嘶」的空氣摩擦聲音現,而蕭北卻是在璀璨的光芒的包裹之中,根本不懼一般的繼續仰著頭

「『星體拳』,破」

輕輕的話語,在空氣都是發著「嘶嘶」的聲音之時,卻是很清晰的傳入了全場,緊接著,周圍的眾人便看見被璀璨的如同星辰一般的光芒包裹之中的蕭北,於頭部的那處,伸出了一個拳頭

那拳頭上面,初始只不過是有著點點淡淡的光芒,但當那拳頭伸出后不久,便讓周邊的人肉眼可見的看到一層又一層的更璀璨的光芒,包裹住了拳頭

「轟」

兩大先天境界帝品武者最終極的力量,撞上

一個如同爆炸波一般的力量波動,瞬間從那源頭處向著外面四散在挑戰台下不遠的老者,已然是在這個時候從椅子上站了起來,在爆炸波還沒有漫延出來的時候,直接單手舉起,讓人感到恐怖的武氣洶湧而出,將那蕭北與步志的攻擊撞在一起的爆炸波,輕而易舉的弄得消散。

而老者,卻是沒有返回到椅子之中,繼續的這樣站著,一雙眼,緊緊的盯著挑戰台,看著蕭北與步志的戰鬥

此刻,蕭北的拳頭,在眾人再度望去之時,帶著一股勇往直前的氣勢,從那又碎裂了的步志的「雲掌」之中還在伸出。

「蓬」

一聲巨響

那步志剛要移走的身子,被蕭北冒著璀璨的光芒的拳頭,轟擊到

雙腿,斷

隨後,在步志疼痛的哀嚎了一聲,整個身子劇烈的往上升,想要以速度逃避蕭北的攻擊之時,卻是被蕭北的一隻手給狠狠的一拽。

一拽之下,步志根本騰不起身子

如同一個肆意被人擺布的玩偶一般,直接的被蕭北向著地面上狠狠一仍

步志害怕了,步志是真的害怕了以往,這樣的情況,只是發生在他的敵人身上,那個時候的步志只會傷人,但現在,卻是換成了他自己被傷害

「步志,三個呼吸,你敗敗的結果,便是殘」蕭北在步志的上空不遠處,嘴巴一張,輕輕的說道。

「嗖」蕭北的身子,急速的下降,而後,於步志恐懼駭然,甚至有乞討般的眼神之中,雙拳砸出「蕭北,我布家啊」蕭北的雙拳,依舊是沒有任何猶豫的出擊「蓬蓬蓬」

挑戰台下,寂靜。

挑戰台周圍的上空,同樣是寂靜

沒有人想到,蕭北,真的只是在短短的幾個呼吸之間,便真的就將步志戰敗

而且,步志絕對是完敗,蕭北完勝

當蕭北平淡一張臉色,將步志打敗的時候,周圍的很多的橫香學院的學員們還沒喘過氣回過神來。

蕭北就這樣,將橫香學院積分最多,沒有人敢挑戰,實力可以說是學員之中的第一人的步志,給擊敗了?

這個蕭北,創造了太多的奇迹了吧?

這些橫香學院的學員們,地面上的,高空之中的,都是向著四周看了到了身旁別的學員眼神之中的難以掩飾的驚訝之色

「天資第一,實力第一,橫香學院,因為而驕傲,蕭北」天眉的聲音,就在挑戰台上的蕭北已經站起身,準備跳下挑戰台的時候傳了來。

蕭北抬起頭,一眼便看見了換了一件與之前同款式顏色的白袍子,在蕭北能夠張望的極遠處出現的天眉。

運用功力將雙眼凝視,目光伸出,從天眉特有的那長長的眉毛下面的眼睛之中,蕭北能夠看得出來,天眉的眼神之中有著一種很複雜的情緒,似是猶豫不決,在下著某種判斷。

而天眉的臉色,也不是很好看,有著一種怒氣與不甘並存的煞白,還有著的,便是一種前所未有的嚴肅。

天眉這是怎麼了?

蕭北雖然心中疑惑,料感到有些事情發生,但是,卻是理不清頭緒「謝謝天眉院長的讚揚。」想了想,蕭北張望著遠處的天空之中的天眉說道。

那處,天眉「嗯」了一聲。

隨後,天眉的身子,在天空之中很多的橫香學院學員們自動讓開的空處中飛移而過,往蕭北這處而來。

當到了挑戰台的上空的時候,天眉也沒多說話,直接對著蕭北道,「蕭北,你跟我來,嗯帶上姜媛。」

停頓了很久,天眉說出了「帶上姜媛」。

完,天眉似乎是下了一個很重要的決定似的,兩隻眼睛之中,有著一種決絕之色。

蕭北面色收攏,雙目隨著仰頭,往上凝視著天眉。

「沒事,蕭北,放心吧,一切有我。」眼神之中不再猶豫的天眉,反而是臉色看起來倒是輕鬆了很多,就連眼神也是正常了。

不過,天眉越是這種輕鬆,反而讓蕭北更加的確定,肯定是有事情發生一些就連天眉都無法掌控的事情,要發生了

尤其,當天眉提到了姜媛的時候,蕭北更是有一種不好的預感不知道怎麼的,蕭北的腦海之中,閃現了姜媛的父親姜桓讓他說誓言的情景

「難道」蕭北覺得自己的心一糾,身子之中,一種難以形容的感覺,漫延不過,蕭北卻是知道,這個時候不能多問。

身子騰移,蕭北來到了同樣滿臉疑惑不明所以的姜媛身邊。

「走吧隨我來宋老,你也跟我來吧」天眉看著蕭北到了姜媛的身邊之後說道,同時,叫上了那個在挑戰台旁邊的老者。

老者眉頭一皺,不過,卻是沒發一言,直接的騰起了身子。

天眉對著這個他叫做宋老的人點了點頭,隨後,整個身子飛移而出。

蕭北臉色前所未有的緊繃,隨後摟住姜媛。

「媛兒,不用擔心,一切有我。」看著姜媛的俏臉,蕭北輕聲說道,語氣卻是無比的堅定。

姜媛看著蕭北鄭重的臉色,點了點頭,一雙手,摟住了蕭北。

在姜媛抱住了自己之後,蕭北在對著一旁的蕭婉笑了笑也叫其放心之後,也是直接騰起身子,向著天眉那處飛移跟去

而當蕭北摟著姜媛離去之後,那些挑戰台周圍的橫香學院學員們,卻是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時之間不明所以,隨後,他們看著蕭北等人遠去的方向,都各自的做出了猜測

天眉與那個被其稱作宋老的老者,在天邊一刻不停的飛移著。

蕭北爆發出了最大的速度,才算是跟的上。

在這一路上,蕭北的不安感覺,越來越強烈。

蕭北的一雙手,很是大力的緊緊的摟著姜媛,這樣的動作,讓蕭北懷中的姜媛,本來疑惑的臉色,也是似乎有些明了,一時之間,姜媛的臉色一下子變得煞白

哆哆嗦嗦著身子,不敢確定到底一會是真的要發生什麼還是不會發生的姜媛,與蕭北一樣,其中一隻手摟著蕭北的背部更加的用力,另外的一隻遍又一遍撫摸著蕭*潢色小說WwW.ShuBao2.Com/class12/1.html北的臉頰,雙目痴痴的看著蕭北的臉,要將其深深的刻在腦海之中一般

直到快要到了天眉與很多的老怪物般的副院長們所住的地方,天眉才是停住了身子,而緊跟著天眉的宋老,也是緊隨著停住。

「好徒兒,你放心,只要你下了判斷,為師便助你」當蕭北到了天眉的附近的時候,天眉再次對著蕭北說了一句。

蕭北並沒有像以前那樣反駁天眉叫自己好徒兒,因為蕭北察覺的到,天眉的話這一次前所未有的真誠,那語氣與神態,同自己剛才對姜媛說話的時候一般無二。

當蕭北正要開口的時候,卻是看到了一個熟悉的身影,在遠處,由遠及近飛移過來。

姜桓

這個熟悉的身影,是姜媛的父親,本來應該在瀘州吳國姜府的姜桓

bk

手打小說盡在- -歡迎您的到來。

第一百六十三章我蕭北一生,只為你瘋狂(二

本周第夜承諾本周保底二十三更這幾章難寫啊,求推薦票、訂閱、月票,給小夜動力。】

姜桓還是穿著那身青色的袍子,整個人,背著一雙手。

當姜桓由遠及近的慢慢來到了蕭北等人的面前,蕭北看得到,姜桓的臉上,也是有著一種凝重,凝重之中,姜桓似乎是有著一種不忍。

而天眉卻是在姜桓來的時候眉頭微微的一皺,那長長的眉毛,在天眉皺著眉頭之下來回的歪著,讓人看著便知道天眉的心情現在肯定很不爽。

「父親?」在蕭北懷中的姜媛,看到了是姜桓到來的時候,詫異的說道,表情上顯然是有點不敢相信。

姜媛可是知道,瀘州吳國,離現在她與蕭北所在的汴州最東邊的橫香學院,絕對的很遠。

她與蕭北,在沐紫嫣的帶領下,乘坐著龍翼獸,從瀘州吳國,也是足足的用著一個多月的時間,才算是來到了橫香學院的這處。

父親在自己離開后一個月,就開始動身向著這裡趕來了?

那是因為什麼?

難道是家族出事了?連蕭北哥哥所在的蕭家也是無法遏制住的事情發生了?那豈不是很危急,但父親的表情不像啊姜媛疑惑的眼神,在姜桓的身上。

不過姜媛不能騰空飛行,因此上,倒是不能夠脫離蕭北的懷抱。

姜桓先是對蕭北示意了一下,而後,整個人向著地面上降落了下去。

蕭北與天眉等人,當然也是緊隨著向著地面上降了下去。

「父親,你怎麼來這裡了?是出了什麼事情么?」姜媛臉上有著疑惑之色,脫離開了蕭北的身子之後馬上來到了姜桓的這處,對著姜桓問道。

姜桓卻是嘴角苦笑,手伸出,理著姜媛的頭髮,自始至終,也不發一言。

半響,姜桓才是對著姜媛柔聲的道,「女兒,和我走吧。」

「什麼?」

姜媛看著姜桓,似乎是沒聽清一般的對著姜桓問道。

而離得姜桓只有數米遠的蕭北,卻是在聽到了姜桓的話之後,心中猛地一震現在,蕭北終於是知道了自己不安的感覺到底是什麼了

而且,也明白了姜桓為什麼不在瀘州吳國的姜府,反而是出現在了汴州最東部的橫香學院這處

姜桓,是來帶走姜媛的

「姜桓叔,您為什麼要帶媛兒走給我一個理由,還有,如果我蕭北沒有記錯,姜桓叔您說過,媛兒是要交給我照顧的。」

身子挪移,蕭北到了姜媛的近前,看著姜桓說道。

姜桓看著蕭北,重重的一嘆。

隨後,只見姜桓苦笑著對著蕭北說道,「蕭北,這一次,媛兒必須和我走,雖然我是和你說過,我同意媛兒和你在一起,但是,你要知道,姜家不是只有我一個人,有人,不同意媛兒和你在一起」

「不,父親,姜家我只在乎你的感受,你同意了,我就肯定是要和蕭北哥哥在一起」姜媛使勁的搖晃著頭,身子不斷的後撤,退到了蕭北的身邊。

一雙顫抖著的身子,滿臉煞白之下,挨著蕭北。

蕭北雙眼一凝,伸出手,蕭北緊緊的抱住了姜媛。

感受著姜媛身上的顫抖,在這個剎那,蕭北知道,他與姜媛不能分開,兩個人,絕對不能分

而姜桓的表情和話語,也是直接說明了一件事姜桓,絕對是站在蕭北這一邊的,他完全同意姜媛與蕭北在一起,那

蕭北正要開口再次詢問姜桓的時候,卻是突然眼睛掃視到遠處的天邊上有動靜,那裡,兩個人影正在往這處挪移而至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