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蔣夫人笑道:「蓮夢昨天就讓她過來了,這個孩子聽說之後也是蠻開心的。他們這個年紀的孩子啊,就是崇拜大英雄,一聽說是王明宇將軍。哪裡還會有不同意的道理啊?」

2020 年 10 月 30 日

蔣委員長點點頭道:「我看王明宇一會就到了,我們準備一下,到時候這個事情就由你來辦!」

蔣夫人點點頭,蔣委員長拿起桌上的一杯茶,慢慢悠悠的吹了口氣之後,小抿一口。此時外面的侍衛長敲門后得到同意進來道:「委座,獨立318軍軍長王明宇求見!」

蔣委員長點點頭,然後身子稍微做直了一點。王明宇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軍容之後直徑走進來敬禮道:「校長,國民革命軍獨立318軍軍長王明宇向校長報道!祝校長身體健康!」

蔣委員長板著臉道:「王軍長還真是難請啊,我連發五十二道急電才過來,看來官越高架子越大啊?」,此刻的蔣委員長雖然並未表露出自己生氣,但是王明宇此刻顯然已經感受到了蔣委員長那種滿腔的怒火含而不發。

王明宇大聲道:「校長,非學生不想來,而是學生身染風寒,有氣無力。為了不影響士氣只得安心養病,目前整個318軍都在前線一帶休整。」

蔣委員長微微頷首道:「既然情有可原,那我也就不追究了!我想問問你的部隊目前在什麼位置?有何打算?」

王明宇這個問題早已經想好該如何回答,於是道:「校長,目前我軍地處連雲港與淮陰交界處的一座密林之中。整個隊伍目前還在休整之中,預計休整完畢需要三個月的時間。」

蔣委員長眉頭一挑道:「不是已經休整了這麼長時間了嗎?怎麼還需要三個月的時間?」

王明宇如實回答道:「我軍自淞滬會戰一來,損失十之七八。其戰鬥力已經不足以支撐一場大型的會戰。目前我軍正在補充兵員,滿員編製。現在剛剛進行訓練,如此新兵不足以形成威懾日軍之戰力。還望校長明察!」

蔣委員長看著王明宇說的也有理道:「那我就給你三個月的時間,三個月後我要看到318軍出現在我的面前。你能做到嗎?」

王明宇道:「五月初我軍將向武漢一帶集結。請委座放心!」

蔣夫人在一旁笑著道:「達令,怎麼人家小王一來你就板著個臉?來來來,小王你先坐下,他就是這麼個脾氣!」

王明宇乾笑了兩聲,然後看了看蔣委員長,見蔣委員長默許,王明宇就做了下來。蔣夫人道:「我印象中還是第一次見你這位大英雄啊…」

王明宇連忙站起來低著身子道:「不敢當不敢當…」

蔣夫人掩口而笑道:「你啊,不用緊張,我們就是隨便聊聊。現在王將軍可是很清閑的啊,王將軍今年多大了啊?」

王明宇看著蔣夫人還真是跟自己拉家常,於是道:「報告,我今年二十五歲。」

蔣夫人略微責怪的看著王明宇道:「不要報告報告的,我們就是隨便聊聊…」

王明宇心道:「你這不是開玩笑么?老頭子在這邊呢,你和我閑聊個什麼啊?這也不和場景啊,看來肯定有下文啊!」,於是王明宇也是不卑不亢的回道:「那夫人請問!」

蔣夫人道:「英雄人人愛,這也不是一天說的了。算了,我就直說了吧,我家寶貝侄女呢聽說王明宇將軍是個大英雄,她們這個年紀的人你也知道,剛剛大學畢業自然是熱血滿腔。所以她就讓我帶著她來見見你…」

王明宇回道:「夫人這話嚴重了,明宇也只不過是為國家、為民族做了一點微薄的貢獻。英雄二字是萬萬當不起的。不過既然夫人的侄女想見我一面,這個要求卻也不過分,都是一大活人,見一面也無妨!」

王明宇現在是有老婆的人了,所以壓根就沒想到蔣夫人居然變著法的想給他介紹對象。當然王明宇在這一方面其實是有點遲鈍的,而且蔣夫人以為這王明宇打仗厲害,以前也是一個花花公子。這樣的話應該能夠聽懂的,看見王明宇答應,以為王明宇同意了呢。

蔣夫人左看看右看看,笑著道:「好好好,達令!你看是不是讓蓮夢出來見一見她心目中的大英雄呢?」

蔣委員長沒有想到王明宇如此輕易的就答應了下來,心中甚為激動道:「恩,咱們這個侄女還是有點害羞,我看我們是不是先迴避一下?」

王明宇一聽這不對勁啊,這兩人就看一眼要迴避什麼啊?不就是名人嘛,當年沒穿越之前的時候。那些個追星族可是瘋狂的很呢。王明宇自知自己也算一個不大不小的名人了,當然有人崇拜一下自己覺得也沒有什麼嘛。

王明宇連忙道:「不用迴避了吧?」

蔣夫人一聽一愣,不過隨即道:「不迴避不迴避,我留在這給我侄女撐撐場面。達令你剛才不是說出去有個什麼事情來著?」

蔣委員長點點頭道:「我去黨部那邊有點事,一會在過來。」

王明宇站起來送了一下校長。然後又做了下來,過了不大一會,一個身姿曼妙、楊柳細腰的女子走了進來。王明宇抬起頭來一看此女柳眉杏眼、秀而不媚典型的一個江南女子,卻不失大家閨秀的風範。王明宇在看看蔣夫人,終於承認了一個事實,這宋家果然出美女啊。

蔣夫人道:「這是我的侄女宋蓮夢,芳齡十九。很是崇拜王將軍,所以特地讓我約見一下王將軍!」,蔣夫人朝著王明宇笑了笑。

王明宇道:「宋小姐您好,我就是王明宇,也是一個鼻子兩個眼睛,其實也沒什麼好看的!呵呵」

宋蓮夢嬌羞,然後對著蔣夫人道:「姑媽…」

蔣夫人笑道:「我這侄女啊,什麼都好,就是臉皮太薄了!蓮夢,看見心中的大英雄還不叫人?」

其實宋蓮夢是帶著任務來的,這次蔣夫人的意思就是和王明宇結親,這樣蔣委員長才算是真正的放下一顆心來。要知道和蔣家結親之後中共要是還收的話,那麼蔣委員長也只能感嘆中共是有有大魄力的人了。

宋蓮夢原本其實也是想隨便找個人嫁了,可是後來姑媽說給她介紹現在的大英雄王明宇將軍,她自然覺得是再好不過了,要知道王明宇可是典型的鑽石王老五,都說他爹是浙商的頭面人物,寧波商會的副會長王遠山。而且目前王明宇身居要職,更是貴為中將。可謂是一等一的人傑,更加難能可貴的是聽說此人長相也是一等一的,這樣的條件如果宋蓮夢還不動心的,那麼蔣夫人也能一頭撞死了。

宋蓮夢微微抬頭看向了王明宇,一看心中就怦怦直跳。在宋蓮夢的內心中已經有點把王明宇當做自己未來丈夫的意味了,因為她知道,自己的姑父姑媽可是整個中國最有權勢的人,他們的話基本就相當於古時候的聖旨了。因此姑媽說要撮合他們兩個,在宋蓮夢的思想中,現在自己已經差不多是王明宇的人了。

宋蓮夢看著眼前的男子,氣宇軒昂、劍眉虎目,一雙深邃的眼睛很是迷人。宋蓮夢低聲道:「王將軍您好!」

王明宇此刻也不知道該怎麼說了,因為他現在已經感覺到了氣氛有點不對,這怎麼看怎麼像相親呢?王明宇微微點點頭,表情依然不變,現在他的內心正在思考著是否是蔣委員長的捆綁戰術?如果是這樣的話,那麼王明宇覺得自己這次可能要深陷險境了。王明宇實在沒有想到蔣委員長這次過來居然是給自己介紹對象的,我了個去啊…PS:稍後加更100鮮花的一章送上,下一次加更120朵鮮花! 王明宇被蔣夫人這一招棋給弄的有點不知所措,如果一旦蔣夫人開口的話,回絕了她的意思自然是很不好。畢竟蔣夫人的意志其實某種程度上來說就代表了蔣公的意志。王明宇權衡利弊之後決定抓住主動權,一旦讓蔣夫人先開了口之後,那麼接下來的一切都會處於被動之中。

蔣夫人自然含沙射影的表達著自己的想法,在她看來王明宇也是一個玲瓏之人。這樣的事情自然不會是一竅不通,所以蔣夫人認為聰明人之間話其實沒有必要說的那麼明白,畢竟作為一國之母自然也要保持點應有的矜持不是?

可是誰曾想到開始的王明宇答應蔣夫人,實則是看在蔣委員長的面子上才答應的。如果知道有這麼一出的話早就回絕蔣夫人了。雖然此女出落的很是漂亮,但是這種帶有政治傾向的婚姻是王明宇無論如何也不可能接受得了的。

況且王明宇原本就是一個相對保守的人,一夫一妻的制度本身就深入其心。這種思想怎麼可能一下子就變過來呢?現在王明宇又有了自己的新婚妻子,一個為自己默默付出的聶思思,他怎麼可能還會接受別的女子呢?這樣既是對聶思思的不負責任,也是對眼前女子的不負責任。

雖然這個時代國府之中對於姨太太那是沒有什麼限制的。可是王明宇卻是做不到這一點,男人嘛誰不希望個三妻四妾?但是這種東西基本都是想想,真要做了的話自己的妻子如何感想?自己又如何把握?一碗水端平?這個怎麼可能呢,這種事情只要放縱一次就會有兩次。

王明宇雖然有過一紙婚約,但是後來新娘子跑了的事情當時在寧波傳遍了大街小巷,這個事情蔣委員長是調查過的。所以蔣委員長才更加有信心籠絡住王明宇,畢竟他的侄女也是非常的美麗,加上她的特殊身份,配上王明宇也是綽綽有餘,當然蔣委員長是如此認為的。

現在王明宇稍微一想就知道了蔣委員長的用意,何況現在王明宇已經加入了中共,這個標準自然不能參照國府的標準。王明宇下定決心之後,心中也是坦然了許多。何況現在與這個女子並無任何的關係,王明宇覺得自己這樣拒絕心理上沒有任何的壓力。

王明宇看著有點嬌羞的宋蓮夢,真的是搞不懂自己真有這麼大魅力呢?還是這個女人早就得到了任務所以表現成這樣?當然王明宇不知道的是,雖然宋蓮夢是有著任務在身,但是她本人見到王明宇之後也是有著那種心跳的感覺,所以雖然是任務,但是宋蓮夢自己的內心也是十分的願意的。所以現在才表現出這樣的動作,也是自己內心的一種態度。

王明宇不動聲色的看著蔣夫人和宋蓮夢,心中想著如何的佔據主動。氣氛有點尷尬,王明宇微微笑道:「夫人的侄女非常的漂亮,在我印象里很少能夠見到如此貌美的女子。」

宋蓮夢經過剛才的一陣害羞之後,現在也調整了過來,畢竟是新時期的大學生,對於戀愛是持自由的態度。而且此前也是談過戀愛的,所以漸漸的也就放開了自己。宋蓮夢玩笑的問道:「王將軍見過幾個比我好看的女子呢?」

宋蓮夢對於自己的長相其實還是非常的自信的,當時在學校的時候就是校花級人物,眾心捧月一般使得她對於自己自然有著無比尋常的自信。說句實話,聶思思絕對沒有宋蓮夢長的好看,但是差的不是很多。這是站在一般人的角度來看的。

但是古語有云『蘿蔔青菜各有所愛!』,如果單單是論相貌找老婆的話,那這個世界豈不是亂了套了?所謂的緣分還有什麼意義?聶思思從小就是和王明宇是娃娃親,而且兩家是世交。再者聶思思一路跟著王明宇東征西跑的,感情自然不是眼前這位宋蓮夢能夠比擬的。

王明宇笑道:「在我心中至少有兩位女子能夠超的過宋小姐!」

宋蓮夢一聽王明宇的話,心中一緊,佯裝笑容問道:「那我洗耳恭聽了!」

王明宇道:「第一位遠在天邊近在眼前,就是宋小姐的姑媽,也就是我們的國母!」

蔣夫人心中歡喜,嘴上自然還是笑罵道:「你這個小王,居然連我的玩笑都敢開了!」

其實蔣夫人雖然年近四十,不過保養的相當好,看上去也就三十左右,依舊風韻猶存。在加上她國母的光環和上位者的氣勢,的確不是宋蓮夢能過比擬的。宋蓮夢心中微微鬆口氣,問道:「那還有一位呢?」

王明宇道:「金窩銀窩不如自己的狗窩,當然是我家媳婦了。呵呵」

蔣夫人一驚,忙道:「據我所知,王將軍還沒有成親吧?」,一旁的宋蓮夢臉色微微泛白,也是一臉疑惑的盯著王明宇看著,顯然也是很不相信。

王明宇微笑道:「成親了,就在南京保衛戰之後,我們部隊休整的時候,我和我的妻子在我們的駐地成親的。這個事情全軍上下都是知道的。而且我的妻子是我從小就定下的親事…」

蔣夫人差點就沒問出你那妻子不是以前跑掉的話,不過礙於國母身份,這種揭人短的話蔣夫人是萬萬不能說出口的。不過事先蔣夫人也沒有明確的說這次是要撮合兩人,所以蔣夫人有點不自然的笑道:「那我可就要恭喜王將軍了。不知道夫人現在在何處居住啊?」

王明宇知道蔣夫人仍然不太死心,這次幸虧把聶思思帶到了武漢,於是道:「這次我家那位正好與我同行,等武漢之行結束之後我們準備西去成都,看看我們兩家的家裡人,陪陪他們。」

蔣夫人一聽王明宇這麼說,心中自然知道這事肯定不是騙人的了。不過心中仍然有點不太甘心,這個時候宋蓮夢開口道:「王將軍,今日一見果然讓小女子開了眼界。小女子身體有點不適,想先請告退!」

王明宇連忙道:「既然姑娘身體有恙,那就先去休息吧。」,宋蓮夢說完直徑走出了蔣委員長的書房。只是轉身的時候兩行清淚默默的流了下來。

王明宇和蔣夫人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蔣夫人對於王明宇的妻子也是有點好奇,這個敢於逃婚的女子居然最後還是和王明宇走到一起,看來也是一個敢愛敢恨的女子。蔣夫人想見一見這位能夠把王明宇弄到手的女人是何方神聖?

過了大約五分鐘的樣子,蔣委員長適時的出現了,剛才在外面蔣委員長已經知道了結果。心中很是失望,但是人家既然已經有了婚約,而且還成了親,這件事情只得作罷。畢竟自己的侄女怎麼可能給王明宇做小的呢?這樣一來不知道要被多少人笑話呢。蔣委員長自然不可能給自己的政敵留下那麼多的笑柄。

此事不能成功對於蔣委員長來說也是很不爽,畢竟如果這件事情成功的話,至少可以讓王明宇有所顧忌。現在蔣委員長感覺對於王明宇什麼事情都不怎麼順利。如果他是一般的國-軍將領的話蔣委員長也不會如此的興師動眾,可惜王明宇他實在不一般。他是目前蔣委員長最為看重的一員虎將。

但是蔣委員長從他戰鬥的過程來說,很是不滿意。不滿意的地方在哪裡?因為他的線路基本上都是自己選的,可以說他根本沒有聽從自己的指揮,這讓蔣委員長很是不滿意,也就讓蔣委員長產生了一種控制不住他的感覺。

隨著戰爭的深入,蔣委員長越來越把這個事情放在心上了。因為中共對於蔣委員長來說是一個莫大的威脅,如果一旦王明宇投共的話那麼對於整個國民政府的打擊可想而知。蔣委員長所以才努力的想要拴住王明宇。可是他不知道王明宇已經加入了共-產-黨。

現在對於王明宇來說,蔣委員長想要用強的可能性幾乎沒有,因為318軍的人都知道王明宇來到了武漢,是自己親自下令接見的。這個時候為了確保萬一扣住王明宇的話,那麼318軍產生嘩變之後的效果是可想而知的。而且現在王明宇只是蔣委員長的自己的疑心病,並不能證明什麼,所以蔣委員長也沒有任何的理由去扣住王明宇。

但是蔣委員長不甘心,因為錢和地位對於王明宇來說來的很容易。雖然現在他已經是中將,即便到了中共那邊的話也不能服眾。但是凡事都有萬一,萬一中共那邊真的有什麼妙招呢?蔣委員長不得不仔細的思考著這個問題。

現在整個國府之中的軍隊,影響力最大的莫過於318軍。所以絕對不能在這個地方出現任何的意外。蔣委員長還在思索著對策,可是想來想去也沒有什麼東西能夠吸引的住王明宇的,這讓身為最高統帥的蔣委員長也是非常的惱火。

PS:100多花加更,120朵繼續加更!兄弟們多多捧場! 蔣委員長想了半天想了一個拙劣的辦法,那就是把王明宇留著當文職高幹,但是蔣委員長想來想去都是可惜了王明宇的一身本領。但是這樣做無疑也是最安全的。不過318軍從開始到現在基本上都是人家王明宇自己花錢建立的,最後自己一紙電文就直接收回?這樣不是*著人家造反嗎?蔣委員長搖搖頭,實在讓他有心無力…這個時候蔣夫人突然喜笑顏開的道:「達令,我想到了一個非常好的主意!一舉兩得的主意!」

蔣委員長此刻正在發愁呢,一見夫人如此激動的表情,心中意動:「莫非夫人真的有什麼絕妙的注意?」,於是蔣委員長忙道:「夫人有何妙計?」

蔣夫人微微得意的笑道:「其實這個方法和之前的方法是一個道理,只不過換了一種形式而已。王明宇的妻子不是正好在武漢嗎?我剛才就是叫他去喊過來讓我們瞧瞧!既然我們自己的侄女嫁不過去,那麼為何不能換一種形式呢?」

蔣委員長一聽大笑道:「夫人果然才智超群啊,哈哈哈!」,此刻蔣委員長當真是喜笑顏開了。困擾著他的問題此刻解決了,他心中怎麼不激動呢?

現在即便是王明宇再有任何的理由,也絕對不會想到夫人這樣的妙計。蔣委員長感謝的瞥了一眼夫人道:「夫人,你真是我的福星啊。苦惱了半天的問題居然被你四兩破千斤,當真是妙不可言啊!」

蔣夫人笑道:「開始我們只是走了個誤區,現在我換個角度想了想覺得此計可行。」

蔣委員長和蔣夫人二人心中大定,只等著王明宇帶著聶思思前來。王明宇還不知道,蔣夫人針對他的新一輪的攻勢又要發起了。當真是人算不如天算,王明宇防住了第一波攻勢,卻很難在防住蔣委員長和蔣夫人的第二波攻勢。

王明宇在路上笑著對聶思思道:「你猜蔣委員長喊我去幹什麼?」

聶思思搖搖道:「我哪裡能猜得到,不會是讓你去前線吧?看你笑的樣子又不像!難不成給你陞官了?」,聶思思哪裡可能猜得出蔣委員長的想法,只能胡亂說一通。

王明宇摟著聶思思道:「蔣夫人把她的侄女要介紹給我!」

聶思思啊了一聲,瞬間默不作聲了。女人對於這種事情自然是很敏感的,聶思思吃醋也是很正常的事情,王明宇感覺聶思思的樣子好笑,於是道:「可惜我有老婆了…哈哈」

聶思思嗔怪的看了一眼王明宇,氣憤的說道:「要是沒有老婆就同意了是啊?」

王明宇討饒道:「哪能啊,我可是有婚約的人!」,看著聶思思張揚舞爪的豎起了自己的兩個指頭,王明宇大感頭疼。於是乎,王明宇就把在蔣委員長那邊的情況大致的講了一通。

聶思思有點忐忑的說道:「既然你沒有同意人家,那麼蔣委員長和蔣夫人是不是很生氣啊?他們不會讓我們…」

王明宇抱著聶思思道:「不可能。即便他們這樣做,我也不理他們。思思是我的老婆也是唯一的老婆,其他一干人等全部不理,呵呵。大不了咱們直接去中共那邊,反正這件事情絕對沒有任何商量的餘地。」

王明宇的話說的斬釘截鐵,聶思思心中一陣甜蜜,不過還是有點擔憂的說道:「可是蔣委員長和夫人喊我過去做什麼啊?」

王明宇笑道:「不管他們幹什麼,反正不會為難我們的。你就放心跟著我去吧,一切還有我呢不是?」,王明宇自然知道蔣委員長和蔣夫人不可能再在這件事情上為難王明宇。因為聶思思家其實也是寧波商會的一個重要成員,蔣委員長不可能因為這個得罪整個寧波商會的。

眾所周知,江浙一帶的財閥是蔣委員長的主要經濟來源,王明宇和聶思思的結合在蔣委員長看來是強強聯合。這種人輕易得罪不起,要是*迫王明宇休了聶思思而取他的侄女,這種買賣是絕對划不來的。蔣委員長原本就是寧波奉化人,自然知道其中的奧妙。

聶思思也是關心則亂,其實她現在只把自己當成了王明宇的老婆,忘記了另一層身份。她還是聶家的大小姐。地位其實也是很高的,只是面見領袖自然有點緊張,而且還出了這麼檔子事,由不得聶思思細細想了。

王明宇和聶思思很快的就來到了蔣委員長的行轅之中。在侍衛的帶領下,王明宇和聶思思進入了蔣委員長的房間之內。與王明宇想的不一樣,原本以為蔣委員長和蔣夫人的臉色不是很好看,可是王明宇卻是想錯了,蔣夫人一上來就拉著聶思思到一旁聊家常去了。而蔣委員長也是和王明宇笑呵呵的談論著目前的形勢。

過了好一會,蔣夫人對著蔣委員長說道:「達令,我看思思這孩子真是討人喜歡,我想認思思做個乾女兒,思思也同意了!您看?」

蔣委員長一愣,然後笑道:「這是好事啊,我看擇日不如撞日,今天我們就認了思思這孩子當個女兒!」,蔣委員長的錯愕,明顯是假裝的,但是任誰也看不出來。

王明宇心中發苦,真是防不勝防啊,思思怎麼就答應了蔣夫人呢?現在看來不答應也得答應了。如果一味的拂了蔣委員長的面子,以後還要不要混了?王明宇無奈,只能賠笑道:「既然思思同意,校長和夫人也同意,那我要感謝校長和夫人的抬愛了!」

蔣夫人笑道:「你這是說的哪裡話,我就是看思思這孩子討人喜歡,想認個乾女兒而已。」

王明宇道:「我是高興,呵呵!」

蔣委員長也是露出了一絲笑容道:「高興就好,高興就好啊!這是好事啊,夫人,我看我們是不是宴請一下朋友,宣布一下這個好消息呢?」,蔣委員長哪裡管你高興不高興,只要這個事情定下來,在找有心人宣傳一下,那麼王明宇想耍賴那也是沒得辦法耍的。

聶思思的想法則是比較簡單,因為剛才聽說王明宇拒絕了蔣夫人,雖然只是暗地裡拒絕,但是人家肯定會生氣啊。這個時候沒有想到蔣夫人還拉著她一點生氣的樣子也沒有,心下對於蔣夫人就有了好感,原本蔣夫人天生就是一個比較有親和力的人,所以聶思思就答應了下來。

在聶思思想來,王明宇雖然加入了中共,但是畢竟什麼時候去也還是沒有數的,這個時候自然要與蔣委員長和他的夫人搞好關係。而且蔣夫人提出認乾女兒,聶思思則認為這個可是一個緩和關係的好機會,略微思考一下就答應了下來。

殊不知這樣給王明宇造成了很大的困擾,因為王明宇加入中共。所以在這個立場問題上一定不能犯有嚴重的錯誤,否則到時候過不了那關啊。

王明宇不住的點頭,心中卻是想著怎麼跟主席解釋這個事情了,首先就是要說明一下情況。可是現在自己在武漢,而且馬上還要去一趟成都,等他到318軍的時候恐怕黃花菜都涼了。不過好在錢立業在那邊,到時候恐怕也要費一番唇舌解釋一下了。

蔣委員長和王明宇等人在看似一團和氣的談笑著,蔣委員長是達到了目的了,他很開心。所以說話的時候一改往日的嚴肅面容,整個談話都保持著笑容滿面,有一種春風拂面的感覺。王明宇內心複雜,不過表面上還是顯得異常的冷靜,與蔣委員長虛與委蛇著。聶思思和蔣夫人也是自認為達到了自己的目的,所以在這四個人中也只有王明宇的內心波動是最大的。

過了一陣,幾人結束了談話。王明宇基本上就沒有參加過類似的宴會,這一次蔣委員長心情大好,也有意識的想帶著王明宇去參加參加,多多接觸一下黨國的高層人物。很多人對於王明宇都是只聞其人,不見其影。

因為王明宇自從中央軍校畢業之後一直都在前線蟄伏。只是自抗戰爆發以來才暫露頭角,但是其速度跟坐火箭沒有什麼區別。當時王明宇升為中校團長的時候其他也雖然沒有說什麼,但是心中還是有一番鄙視的。

王明宇的家境早已經不是什麼秘密,而且蔣委員長乃是寧波奉化人,王明宇又和他是同鄉。所以絕大多數知道內情的人都是以為王明宇幸運,才能在那麼多人中脫穎而出。可是後來王明宇屢獲大捷之後,眾人看待問題的角度又變了。變成了蔣委員長慧眼識英才,一輪又一輪的馬屁之聲把蔣委員長拍的是天昏地暗。

蔣委員長舉辦的宴會,來的自然都是黨內高層,不然就是一些社會名流,反正這次的認乾女兒蔣委員長是準備製造輿論壓力的。這一切都是源自於蔣委員長迫切的想要把王明宇控制在自己這一方的緣故。

PS:今天是光棍節,祝各位還在奮鬥中的兄弟姐妹們早日找到自己的另一半。另外國足遠征伊拉克,默默祝福一下吧!兄弟們有花嗎?散心求朵花! 這次的宴會是蔣委員長吩咐下去的,下面的人自然輕車熟路的就*辦了起來。宴會的舉辦地點就在蔣委員長的行轅之內的一個大廳中。蔣委員長其實早已經通知了諸多的人員。現在已經有許多黨國的高層陸陸續續的來到了宴會的現場。

蔣委員長的面子自然是不能不給,而且現在正在戰爭期間,蔣委員長突然勞師動眾的開了一場酒會原本就值得人去猜度用意。可惜誰也沒有那個本事去猜中蔣委員長的目的,猜不中的人自然不敢怠慢,不知道自己上司的心思那可是一件很要命的事情。

宴會大廳足足有四百平米,中間是空曠而又寬敞的大理石地面,周圍擺滿了各式的美酒佳肴。大廳上方距離地面的距離有十米之多,主體顏色為金色。正前方是發言的地方,前面擺放著一個話筒。顯得整個大廳異常的簡潔卻不失氣勢。

外面的侍衛們一遍又一遍的檢查著來人的衣物等,這裡面來的人基本上在外面都是跺跺腳都要抖三抖的人物,這裡萬一發生點什麼事情的話,那整個黨國貌似都可能產生不可估量的動蕩。此刻人群中已經三三兩兩的聚集著一群人開始談論著。

他們的談論無論開始怎麼樣的客氣與虛偽,最終還是要回到這個宴會是什麼宴會的目的中去。大家都想從別人那裡知道點內幕消息,以便能夠及時的應付即將要發生的事情。如果是好事,那麼得爭著搶著往前上啊。如果是壞事那得提前找好理由了。

隱婚嬌妻,太撩人! 何應欽部長此刻正在和白崇禧將軍聊著,他們也是迷迷糊糊的,不知道蔣委員長突然抽什麼風,居然現在和日軍斗的如火如荼的時候居然還有心思開這種毫無意義的宴會。不過兩人也是沒有辦法,放下了手頭的工作就過來了。

「健生啊,你說委座這次到底是幹什麼啊?把這麼多黨內高層都如數請來,難不成又有什麼好消息不成?」何應欽疑惑的問著白崇禧。

白崇禧愣愣一笑道:「現在徐州會戰正值不可開交之際,我不覺得此刻能夠傳來什麼好消息。不過聽說今天318軍的王明宇將軍乘坐專機抵達武漢。不知道是不是與王將軍有關啊!」

「哦?我怎麼不知道這個消息?」何應欽假裝很吃驚的問道,實際上他怎麼可能不知道這個消息。只不過他只想聽白崇禧是不是知道些什麼內幕消息。

白崇禧不可置否的笑了笑,看了看何應欽那吃驚的表情就知道這個老狐狸又在演戲了。眾人都站在各自的位置上談論著,主角總是姍姍來遲,作為一國之領袖更是如此,掐點掐的很准,準時出現在了眾人的視線內。

蔣委員長邁著步子,蔣夫人搭著蔣委員長的胳膊出現在了眾人的眼前。蔣委員長不停地朝著下面的人打著招呼。倒是王明宇小兩口子只能默默的跟著委員長的身後。眾人用好奇的目光打量著這位身著中將軍服的年輕將領,底下一片議論之聲。

很多不認識王明宇的人都在驚訝這位年輕才俊到底是誰?在有心人的引導下,很快眾人都知道了這個年輕人就是傳說中的318軍的中將軍長王明宇。 丫頭,你是我的童養媳 這回可算是見到真人了,這種感覺讓王明宇有一種自己被關在動物園籠子裡面的感覺。

不過王明宇很快的調整了自己的狀態,就當他們是自己下面訓話的士兵吧。王明宇握了握聶思思的手,然後昂首往前面走去,很快的停在了蔣委員長的身後。王明宇看著來到這裡的人,前前後後兩個多小時的時間,居然能夠情動這麼多人?看來蔣委員長的組織能力是相當的強啊。

眾人知道是王明宇之後,眼光大多數都變得有點尊敬,但是也有一些比較敵視的目光和一些嫉妒的目光。大家也都知道,別看現在這位小將軍在台上衣著光鮮人模人樣的,但是殺起人來那肯定是不眨眼的。幾萬日軍就在他的屠刀下喪了命,對於這種人時刻保持著一種敬畏的心那是很有必要的。

蔣委員長站到前台說道:「這次召集大家來,就是要讓大家為我賀賀喜,呵呵,今天我和夫人決定認個女兒。就是我旁邊的這位聶思思小姐!」

眾人雖然都在思考著蔣委員長的用意,但是掌聲已經是此起彼伏綿綿不斷了。不過一些人已經猜到了蔣委員長的用心,讚歎蔣委員長手段高明的同時,也不得不為之惋惜,看來這個驍勇善戰的悍將最終還是被蔣委員長所用了,很多反蔣一方的人也是暗自嘆息。

人家都把王明宇旁邊的這位親密的女人認了女兒,看來至少也是王明宇的紅顏知己吧,很有可能就是王明宇的未婚妻一類的人物。有了這麼層關係,想要挖蔣委員長的牆角那自然是很難挖了。白崇禧等人微微一嘆,實際上白崇禧是非常喜歡王明宇這個人的。

白崇禧這個人打仗也是非常的靈活有特點,所以他喜歡像王明宇這樣的人。原本白崇禧就希望王明宇能夠跟著他混的,可惜的是這樣的機會現在來看微乎其微了。蔣委員長的實力又一次的得到了提升,至少在他們看來是這樣。顯然白崇禧不願意看到這樣的結局。

如果白崇禧知道王明宇此刻已經加入中共的話,說不定還會拍手稱快呢。因為蔣委員長少了一個助力,對於他的老長官李宗仁的威脅就會小了一分。顯然白崇禧並未把中共當成真正的對手,他們的目標只有蔣委員長。

台上,聶思思跪在地上給蔣委員長和蔣夫人奉茶,一切的儀式也很短暫。酒會自然而然的就這麼開始了,聶思思的身份一經曝光之後,很多高層都開始使用了夫人外交的政策,開始和這位官場新貴的夫人打起了交道。

原先聶思思就是名門出生,對於這些基本的禮儀倒是應付自如,也沒有什麼不自然的地方。倒是王明宇算是真正的第一次參加這種宴會。相比而言還沒有聶思思放得開,不過這種尷尬很快的就被拋開,因為找王明宇的人實在太多了,誰不願意與這位新貴結交?現在人家可是蔣委員長的乾女婿,而且已經是中將了,以後的道路自然是一番坦途。

白崇禧等人也上前祝賀王明宇,一時間王明宇成為宴會的焦點,幾乎每到一個地方都會受到數人的追捧。王明宇雖然心中不喜這種宴會,不過畢竟現在還生活在這個圈子裡面,自然不能由著性子來,所以很快的也就融入到了這樣的氛圍中去。

宴會開的時間並不是很長,蔣委員長也不想讓王明宇過多的接觸那些人,因為有一些人蔣委員長也是感覺到了威脅。所以在一片祥和的氣氛中,蔣委員長很快的就結束了這場宴會。王明宇等人也被安排到了蔣委員長的行轅之中休息。

蔣委員長的目的顯然是已經達到了,他的目的就是為了讓所有人都知道這件事情。尤其是中共方面應該在不久之後就會得到這個消息吧?蔣委員長露出了一個勝利的微笑,在他看來,現在王明宇想要加入中共的可能性幾乎為零。

蔣委員長覺得自己比贏得一場會戰的勝利還要來的高興,此刻對於王明宇也有一種信任感在裡面。這一切都是源自於蔣委員長那作怪的心理。現在蔣委員長覺得自己可以放心的、大膽的使用這位虎將了。本來蔣委員長還準備讓聶思思留下來陪著自己的夫人呢。

實際上蔣委員長這麼做其實就是想弄一個人質一般的東西,但是思前考後還是果斷的放棄了這個想法。聶思思現在是318軍的野戰醫院的院長,這個位置你說不重要那就不重要,但是你要說重要吧,那就是相當的重要。

蔣委員長不可能因為這件事情最後和剛剛關係比較融洽的王明宇鬧翻了的。而且這麼做的目的性太明顯,蔣委員長還不是很確定王明宇此人的性格,如果是寧折不屈的話,那麼之前做的這一切豈不是白費氣力了?

現在估計很多人都在等著呢吧?即便不是中共,那對於蔣委員長來說也不能容忍。這麼大的助力也顯然極易打破平衡,這樣的不穩定因素,蔣委員長覺得還是放在自己身邊安全點。不過王明宇參加完宴會之後就和蔣委員長提出要去成都看望自己的老父親。

蔣委員長自然滿口答應,而且還要再次派專機來回接送。王明宇也沒有客氣,自己被蔣委員長擺了一道,正有氣沒地方撒呢,現在用他點機油算不得什麼。想通之後的王明宇自然心安理得的等待著明天的飛機和自己的媳婦去看望自己的父親。

王明宇回到房間之後就悶頭大睡,因為聶思思被蔣夫人喊過去聊天去了,王明宇這個無奈啊,這一天過的是如此的憋屈…PS:兄弟們,為了鮮花,向我開炮! 第二天一早天微蒙蒙亮的時候,王明宇就起來了。回想起昨天的一幕幕王明宇到現在還有一種被人玩弄於鼓掌之中的感覺。不過王明宇也知道,對於這種長期處於政治鬥爭的老油條,自己吃點虧那隻能說是交學費了。有些事情並不是你超越了,你領先人家好幾十年你就能辦到的。這一點王明宇也從來沒有否認過。

聶思思來到了王明宇住處的時候已經七點鐘,這個時候的王明宇已經收拾好了一切,只等著出發了。在蔣委員長的一聲令下,王明宇和聶思思兩人就乘坐著專機從武漢離去。王明宇這次的武漢之行可謂是比較失敗的。因為蔣委員長很好的又利用了他一次。

武漢只是王明宇的中轉站,他的心已經飛到了成都,去看看自己的老父親。前世孤兒他很是珍惜這一份來之不易的親情。而且王遠山對於王明宇的愛護已經到了一個非常深的地步。所以才有了王明宇火急火燎的就乘飛機去成都這一出。

這一次陪同王明宇回成都的人員可是比之前來接王明宇時候的陣容豪華了許多。畢竟現在王明宇又多了一重身份,那就是蔣委員長的乾女婿。別看只是乾女婿,在外人眼裡那可是大不一樣的,蔣委員長可是現在國內最大的BOSS了,能跟他沾點親帶點故的可不容易。

不過蔣委員長看來,現在王明宇至少也能算半個自己人了,自然想要讓他風風光光的回家一趟,不過所謂的風光也只能在家裡稍微風光一下,畢竟現在中日之間可是出於敵對狀態,最主要的就是王明宇對於日軍來說可謂是最大的威脅之一,所以日軍肯定是欲除之而後快的。

這次隨行的人員包括國府的少將一名、上校四名。這些人雖然都是文職類的軍官。但是在一般人眼裡,他們只看級別,誰看你領多少兵?何況那些領兵打仗的將軍們現在哪裡有時間陪著你瞎逛?所以蔣委員長的安排看上去也還是合情合理的。

現如今四川局勢動蕩,四川省主席劉湘於今年1月20日已經去世。整個四川也有點不安分的意思。原先被劉湘打壓的劉文輝等人也開始蠢蠢欲動。不過這屬於人家的內部矛盾,不論是誰都不好橫插一杠子。即便是蔣委員長現在也只是靜觀其變。

說道劉湘王明宇對於其人還是蠻敬佩的,特別是劉湘彌留之際所說的那句『抗戰到底,始終不渝,即敵軍一日不退出國境,川軍則一日誓不還鄉!』。正是因為中國有著千千萬萬這樣的人,才使得抗戰最終取得了勝利。

重慶目前已經被蔣委員長確認為新的國都,距離四川其實只有一步之遙。四川的穩定才是後方的穩定,蔣委員長現在也是暗中扶持一批,打壓一批。這個時候王明宇去四川的話,很有可能受到地方軍閥的拉攏,蔣委員長隨即命令戴笠要求軍統局注意『保護』王明宇等人的安全。戴笠自然是蔣委員長肚子里的蛔蟲,一下子就理解了蔣委員長特別突出的兩個字—保護的意味。

蔣委員長也明白,現在局勢動蕩不堪。很多人趁機攬權,這也是他沒有辦法控制的事情,但是他們越是這樣最後才能越聽蔣委員長的調遣。畢竟日軍的目標是整個中國,無論是哪個地方的軍閥都有可能被日軍打擊,到時候他們還要不要國民政府的幫助了? 老闆,來一卦吧! 所以凝聚這些人從目前來看,也只有蔣委員長一人能夠做到。

領袖的作用絕對不是絕對的領導,而是富有藝術性的領導才能。能夠把一幫天之驕子凝聚起來為己用才是正道。國-民黨也不是蔣委員長一個人的黨派,維持一個黨派的生存,領導人沒有能力那肯定是不行的。你不會打仗,但是你要有會打仗的手下。只可惜蔣委員長作為統帥,經常一意孤行,否則也不至於最後混到如此地步。

近鄉情更怯,這是對長期遠離家鄉的人們心理的一種描述。聶思思現在就是這樣一種狀態,離家那麼長時間的她說不想家是不可能的。現在聶思思唯一知道的消息就是自己的父親和王明宇的父親在四川也是住在一起的,當然是做鄰居的那種。聶思思畢竟是個女兒家,戀家是她的本能。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