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蒙蔽地路費看到羅空那戲謔的目光之後,才意識到自己說錯了話,他手足無措,僵立在原地。

2022 年 4 月 18 日

羅空笑了笑,對蒙蔽地路費說道:

「算了,我就不為難你了,你以後還是換一個工作吧,不然容易短壽。「。

蒙蔽地路費一臉敬佩地看著羅空,說道:

「還是您看得准,我爹就短壽,才三百多歲,就離我而去了……「。

羅空都想捂臉了,他逃也似得駕馭著飛舟離開了,知道飛遁出千萬里之外后,他終於忍不住了,捂著肚子倒在了甲板上。

他是笑得肚子痛,那個劫道的太蠢了,蠢到讓人想不出什麼辭彙來形容他,他有些理解,為什麼那一船人為什麼實力那麼弱小,還能在這一片星域混下去了,這麼一船活寶,誰捨得殺啊。

羅空收起笑臉,繼續向前方趕路,三天之後,他遇上了另一支星盜。

這支星盜和蒙蔽地路費完全不一樣,他們是真得劫道的,每個人都有大法寶,星系級強者足有七八人,首領更是有星系級中期。

羅空被他們攔住的時候,取出了飛絮給他的星圖,他驚訝地發現,這裡離星辰葯谷還有一個月的路程,而報到時間還有足足半年,他頓時不著急了,他給自己立了個目標,一定要殺光這群星盜。

羅空走出船艙,和星盜首領對視,他看了星盜首領一眼,發現對方也在注視著他。

「小子,你很有膽識,我們有七人,你只有一人,卻能從容應對,我很欣賞你,現在我給你一個選擇,加入我們,或者死!「。

羅空笑了笑,沒說話,背後光翼振動,風雷雙劍同時出手,骨槍攪動神龍虛影,朝著七人中最弱的哪一人殺去!

那人面色大變,他祭出了一面盾牌,卻被風雷雙劍連人帶盾直接切成兩半,羅空想要駕馭風雷雙劍回防,卻感覺一陣滯澀,白白錯失了良機。

羅空鬱悶,這風雷雙劍中的劍靈還沒有被降伏,用起來果然不順手,不過羅空也同時震驚於這風雷雙劍的攻擊力,要知道,對方也是一個星系級強者,現在卻直接被秒殺,羅空震驚之餘,卻發現剩下六人已經圍了上來,他沒有任何遲疑,振動光翼,轉身便走。

「賊子休走!「四名星系級強者追趕著羅空,另外兩名星系級強者卻鑽回了星舟的船艙里。

羅空面色大變,頓時明白這群星盜想要幹什麼了,他們分出四人將他趕到指定路線上,然後剩下兩人則用船首的大炮轟殺他!

羅空大怒,他雙翼催動,化作一道流光,堪堪避過了那倉促躲過的一擊。

羅空眉頭大皺,卻發現下一擊已經開始醞釀了。

羅空決定不再糾纏,先撤再說,他加快速度,廢了好一番力氣才甩開那群星盜。

他降落在一處小行星上,開始觀察起風雷雙劍來。

」這雙劍現在真得變成了了不起的好寶貝,剛才竟然一劍就斬殺了星系級的強者。「。

不過羅空也嘆息,對方現在肯定有了防備,想要再像之前那樣轟殺一名強者的話,基本上沒有可能了。

羅空嘆了口氣,殊不知,對面的星盜也開始嘆氣了。

」老六死得太冤了,誰能想到那傢伙會有那麼強大的法寶?『。

另一人卻搖了搖頭,說道:

「那小子不只有那一件法寶,他背後那雙光翼也可以讓他進入極速之中,也是不可多得的頂級法寶。「。

眾人聞言,山中不約而同地閃過一絲貪婪之色,但是隨後就被他們各自收斂了起來。

這時,星盜的首領開口了:

「從今天開始,所有人都不能落單,必須有兩個人,不,是三個人以上同行,不然的話很有可能被那小子找到機會,格殺一人甚至是多人。」。

眾人臉上都閃過凝重之色,他們都知道,首領說得是實話,即使首領不交代,他們也沒有落單的打算,其中一人抖機靈,對首領說道:

「老大放心,我連上廁所都找人一起去,是吧,幣絲?『。

六人中唯一的女性白了他一眼,抖手甩出一柄飛刀,落在桌子上,那名星盜立刻閉嘴。「》

星盜首領看了那人一眼,繼續說道:

「我總感覺這樣還不夠,這樣,我們朝著那小子逃走的方向搜索,記住,一旦發現,先報告位置,不要覺得自己能拿下就不報告位置了,明白嗎?」。

所有人都叫著明白,不過他們的心裡是怎麼想的,恐怕就沒有人知道了。

幾天後,他們出現在羅空所在的小行星附近,三艘救生艇飛了出來,朝著羅空所在的小行星上飛來。

羅空早早地發現了他們,眼中閃過一絲冷厲,他發現對方沒有人落單,面上又多了幾分凝重之色。

他決定先後退,再徐徐圖之。

可就在這時,對方三艘船竟然分開了,朝著三個方向飛去,這又讓他重新拾起了信心,他思考了一番之後,還是決定暫時留在這裡,看看能不能再殺一兩個人。

羅空躲在暗處,看到救生艇上飛出三人,來到了這顆小行星上。

羅空仔細地推測了一下三人的實力,心中竊喜,這三人,他有把握全部留下。

此刻那三人正結伴走在小行星上,他們小心地拿著精神力探測法寶,搜索著這裡。

突然,法寶上出現了一個紅點,三人皆瞳孔放大,因為那紅點,就出現在他們的上方。

「壞了,被發現了!」羅空暗驚,不過他沒準備放過三人,而是直接祭出風雷雙劍,朝著三人殺去,風雷劍影閃爍,直接隔開了三人,不給他們施展合擊絕技的機會。

羅空手持骨槍,出現在三人面前,讓三人頓時大驚失色。

那個女強者看到羅空,剛準備展露笑顏,便看見一桿長槍朝她刺了過去,那女性強者眉頭緊皺,想要躲開,卻發現四周已經被風雷劍光籠罩,她面色大變,只能硬接下來這一擊!

轟得一聲,那名女強者直接化作肉醬,死得不能再死。

餘下兩人都面色大變,他們全力祭出自己的法寶,要同羅空決一死戰。

他們都明白,羅空擁有極速,論速度他們是絕對拼不過羅空的,剛才他們已經發出了求救信號,他們只需要堅持十幾分鐘,他們的夥伴就能待人趕過來!

羅空卻眉頭緊皺,如果他不能快點拿下這兩人,他就有危險了。

羅空想到這裡,也不再藏拙,所有手段一起動用,朝著其中一人全力攻殺過去。

零一人見狀,立刻明白了羅空的想法,他不想讓羅空得逞,便祭出自己的法寶,幫那人分擔傷害,殊不知,他才是羅空的目標。

羅空捨棄兵器,肉身殺到,一瞬間揮出千萬拳,打在那人的身上,將那人身上的寶甲打得粉碎,羅空深吸一口氣,並不准備放過那人,無數拳影轟出,直接將那人也打成了肉末。

另一人見羅空出手如此狠辣果斷,便想要直接逃走,可是羅空哪能讓他得手?「他直接祭出了風雷雙劍,封鎖住那人逃跑的路線,然後用拳影轟碎那人的身體,帶著他們的法寶,從容退走。

羅空眉頭緊皺,他已經發現三道強橫的氣息正飛速趕往這裡,他加快速度,直接遁走,不給那幾人尋找的機會。

沒過多久,那幾人就追了過來,羅空往哪裡逃,他們就往哪裡追,這一下,羅空明白了,這是被他擊殺那幾人身上有某種定位秘寶,能讓羅空在星空下無所遁形。

羅空面色凝重,他不想放棄到手的法寶,這就意味著他別無選擇,只能對上那四大星系級強者,他看著從遠處飛來的四人,風雷雙劍似乎察覺到了危險,竟然自動飛出,護住了他的周身。

羅空取出收天葫蘆,掛在腰間,他心中有一計,準備隨時實施。

羅空眉頭緊皺,他看著那幾人越飛越近,心裡不禁緊張起來。

原因無他,裡面有一個星系級中期強者,如果換算下來的話,羅空起碼相當於面對五名星系級初期的強者,這讓羅空有些無所適從,他知道,這將會是他成為星系級強者一來,遇到的最激烈的一戰,哪怕當初和不安晉四那一戰,都不會比今天這一戰激烈。

星盜首領飛到羅空近前,問道:

「你是吃了什麼的膽子,竟然連殺我四名兄弟!「。

羅空眉頭緊皺,對他說道:

「你們是吃了什麼的膽子,竟然敢攔截你們羅爺爺!『。

星盜首領面色一邊,取出一桿大刀,對羅空說道:

「休逞口舌之利,讓我來領教你的真本事!」。

羅空大喝道:

「正有此意!」。

他抽出骨槍,另一隻手卻放在了收天葫蘆上。 凌冉爽快應下,只是心裏微微有些不解,什麼拍賣會需要她親自去一趟?

而且連他那個董事長爺爺都驚動了。

凌冉問系統,「這場拍賣會怕是不簡單,原著里有什麼重要劇情嗎?」

【宿主,你這具身體在原著里只是一個小炮灰而已,你覺得原作者會在你這種炮灰身上着墨嗎?】

凌冉:「……」

不能告訴她劇情就直說,非要變着法的損她一番,有意思嗎?

算了,指望系統是永遠指望不上了。

畢竟她的系統向來垃圾。

【系統:……】

覺得有被冒犯到。

……

凌冉今晚參加的拍賣會,據說是一場慈善拍賣會。

凌冉參加這個所謂的慈善晚宴前,還特地給男女主打了個電話,告訴他們她今晚不去吃飯了。

下午凌冉並沒有去上班,邱剛毅給她放了半天假,讓她有充足的時間做造型。

畢竟是出席正式場合,她必須得得體,因為她代表了譚家的臉面。

凌冉完成造型后,就接到了邱剛毅的電話。

「譚總,準備的怎樣了?」

出席這種場合通常是需要男伴的,而凌冉的男伴就是邱剛毅。

她和邱剛毅一個是集團總裁,一個是副總,他們一同出席算是代表了整的譚氏集團。

「我這邊已經準備好了。」

邱剛毅:「那好,譚總現在在哪裏?我過來接你。」

凌冉發給他定位。

不過片刻的功夫,邱剛毅就到了凌冉做造型的工作室。

到他見到凌冉時,不由得微微一怔。

他不得不承認,他被她驚艷到了。

譚家的這個大小姐,確實有幾分值得驕傲的資本。

這顏值就算是混娛樂圈也是綽綽有餘的,就更別說,她身上這股渾然天成的上位者氣息了。

這樣優秀的女人,若只是僅僅只是派她去家族聯姻,着實有些大材小用。

他被自己的想法微微一驚,這哪裏是他該思慮的事啊,他只不過是譚家的一個打工仔而已呀。

邱剛毅只是愣了一瞬,便上前一步和凌冉交談,關於今晚的慈善晚宴。

兩人坐上車的時候,已經七點了。

八點的時候慈善晚宴正式開始。

邱剛毅:「今天的晚宴是臨時通知你的,拍品你可能沒有時間準備,我已經讓人準備好了。」

不得不說,邱剛毅確實考慮的挺周到的。

真是可惜他的好意……

凌冉:「多謝邱總,你費心了,拍品我早就準備好了,而且它現在應該已經送去鑒賞了。」

邱剛毅不由得對凌冉刮目相看,她確實出乎意料的優秀。

作為譚家的人,她幾乎可以說是滴水不漏,面面俱到了。

兩人交情一般,自然也沒什麼可聊的,一路無話。

凌冉十分無聊的望着窗外。

勞斯萊斯幻影停在了酒店的門口。

這次慈善晚宴地點定在嘉華樂酒店,和璞麗酒店同為京都最奢華的酒店之一。

酒店門口早已鋪好了長長的紅毯。

前面的車子陸續打開車門,車裏下來的男男女女,無一不衣着靚麗。

還有一些是娛樂圈的明星,某某流量小花……

看樣子應該也是主辦方請過來熱場子的。

排場整的還挺大。

她真是越來越好奇,此次慈善晚宴的主辦方是誰了。

應該是有人注意到是譚氏集團的人到了。

便趕緊讓前面搔首弄姿的女明星們來道。

凌冉在車裏默默的看着這詭異的一幕,明明前一秒還熱鬧非凡的紅毯,瞬間被清場。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