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葉風也是一臉苦笑,司徒靜這樣一說,就會讓其他人覺得好像司徒靜是得了便宜還賣乖的舉動。

2021 年 1 月 9 日

「你都說是怪物了,那能不噁心嗎?你見過有不噁心的怪物嗎?」葉風立馬安慰司徒靜說道。

其實葉風也沒有想到過司徒靜會通過考核,但是沒有想到的是,這個小女孩,居然硬是從裡面沖了出來,先不說實力強弱,光是這一份的毅力,那就不是一般人可以比擬的。

如果拿司徒靜與這些先出來的家族弟子們比的話,除了實力比他們差之外,其他什麼方面,都要比他們強啊。

「謝謝葉大哥!只是月姐姐怎麼還沒有出來呢?」司徒靜看著葉風問了起來。

「想必應該快出來了吧!」葉風淡淡的說道。

其實葉風這話一說出來,那就是得罪人的節奏啊,如果說司徒月出來了,那豈不是他們這三在家族裡面就會少一個人出來?然而出不來的人,要麼就是死在了裡面,要麼就是因為失敗,而直接被傳送出去。

大約又等了一會,最後一條通道終於出現在了眾人的眼前,而這一個通道的人出來之後,那就意味著不會再有人出來了,而沒有出來的人,要麼死了,要麼出去了。

所以眾人也都十分的期盼著這最後一個通道裡面的人出來會是自己這一方的人。

這一次,而是杜家的杜海,現在十人終於全部出現在了外面,那也就意味著司徒月以及苟同兩人無緣後面的傳承了。

「葉大哥!月姐姐沒有出來,她會不會……」司徒靜一下子就哭了起來,葉風也是立馬安慰著說道:「放心吧,你月姐姐肯定沒事,雖然她失敗,可能這個時候已經被傳送出去,不會有事的!別哭。」

「恩!」司徒靜點了點頭。

雖說這一次出來的是杜家的人,但是除了葉風他們這一方,其他的三大家族,每一個家族都是兩個人。 南荒,蒼族部落。

二月,初春。天干氣燥,總會迎來幾場駭人的黃沙雨。

天昏地暗,飛沙走石,狂風呼嘯,讓人無處安生。

空曠無際的沙漠之洲,一處泥沙堆砌的簡陋小屋內,三五人七手八腳忙的滿頭大汗。地面與榻上,所在之處均是血跡斑斑。

重生最強仙尊 快,再快點,用力,用力啊,就快出來了!」

「不行啊,蒼婆婆,出不來啊。」

「大人恐怕不行了,再這樣下去,孩子會憋死的。」

屋外,男女老少通通跪著,個個雙手合十虔誠祈禱上蒼,希望這個嬰孩能夠順利降生。

與此同時,在南荒蒼族部落的地下宮殿里,一排排蠟炬見證了它們千百年來靜靜燃燒,默默守護著的一尊凌空展翅的金鳳神像。

昏黃的地宮正中央,亭亭玉立的金色鳳凰,忽然之間竟元神出竅,成精了!

金鳳凰體態通透,周身靈氣灌輸,慢慢一點點的匯聚成一顆丹元靈珠,仿若一顆縹緲的小火球,無形中透著有形。

細細看來,這顆靈珠內竟孕育了一名嬰孩,嬰孩在靈珠里肆意遊走,時不時還吮吸著手指頭夢笑。

金鳳所化的丹元靈珠在殿堂之上停留片刻,便如同一位頑皮的童子,上躥下跳地飛走了。

靈珠一路暢通無阻,任何物體都擋不住它去『投胎』的興奮勁兒。

終於,它穿過人堆,飛進陋室,一頭扎進了正在生產的女子腹中,女子臉上已無血色,早已虛脫,只剩下最後一口氣了。

它來得還算及時,進去不到泯一口茶的功夫,只聽產婆高興地狂呼,「生了生了,是個女娃!」

「哇哇哇——」嬰兒呱呱墜地的哭聲響徹雲霄。

「謝天謝地,咱們蒼族的少族長總算誕生了,阿彌陀佛,善哉善哉!」屋外那些跪著的男女老少激動地磕頭作揖,感謝上蒼,人人嘴裡念念有詞。

「族長,您給孩子取個名字吧?」

瓊玉虛弱的抿嘴一笑,乾裂的唇瓣上沁著道道血壑,卻一點也不影響她姣好的面容。

瓊玉微微低頭看著懷中蠕動的嬰兒,見孩子眉心有顆若隱若現的鳳凰胎記,她心知這定是大殿里的那隻金鳳凰轉世。名字中帶『凰』字是大忌,會給她招來禍端,但也不能不取。

瓊玉思索片刻,只道,「孩子就取名叫蒼謠吧,簡單又不失豪氣。爾等切記,等我兒謠謠過了及笄之年後再告訴她身世吧,族長之位便暫且交由沙元老代為……」

幾句簡單的囑咐之後,瓊玉便安然地與世長辭,留下懷中可憐的孩子。眾人心情悲沉默默拭淚,繼而跪下對著亡人磕頭作揖。

正值此刻,天邊轟隆隆的悶雷聲響起,地底下如過大蟒,腳下的沙粒在抖動,震的人搖搖晃晃。就連天空也煞那間陰雲密布,遮天蔽日。黃沙漫天,好似起了大霧,眼前一片朦朧。


「不好,」蒼沙元老驚叫,「又一波黃沙雨即將席捲而來。快,快,這裡已經不安全了,大家快撤!」

「那瓊玉族長怎麼辦?」有人急切地問。

「等黃沙雨過了再說,桑桑保護好孩子,帶著她快走。」

蒼桑抱著剛出生的小嬰兒,把她包裹的嚴嚴實實,只露出兩個鼻孔呼吸。

時間對於他們來說是極為奢侈的東西,刻不容緩,迫在眉睫。眾人趁著黃沙雨還未漫及到他們跟前來時,著急忙慌的離開了那間簡陋的小屋,一路奪命狂奔。

身後那黃沙雨正步步緊逼,灰濛濛的誰也看不清楚。彌天黃霧的氣勢足矣排山倒海,足矣摧毀一切,像極了吃人不眨眼的『黃風妖怪』。

幾十號人在這混沌的天地間逃命,摔倒了爬起來繼續,一刻都不曾停留。儘管大家跑的已經夠快了,那黃沙雨來的無情,緊追其後,不給大家喘氣的餘地。

大伙兒邊跑邊驚恐地回頭朝後面望去,地面黃沙滾滾,彷彿下一刻便要被吞噬掉。

如此千鈞一髮之際,被他們拋在身後很遠的陋室里,忽然間莫名地散出重重金光,猶如佛光普照大地一般,照亮了周圍陰沉昏暗的天。

榻上瓊玉的身體漸漸化成一隻只小小的螢火蟲,它們散發著黃綠色的幽幽光芒,轉瞬飛向天空。


說來亦奇怪,螢火蟲的出現竟神奇般地驅走了黃沙雨,使得它不敢造次,慢慢的一點點地褪去,甚至連頭頂上方的陰霾也四散而去。

此刻,風停霧化,日光和煦,微風拂面。廣袤無垠的沙漠瞬間草芽兒發,花朵兒開,到處一片綠茵。那草那花那樹……一寸一寸漫過黃沙,飛快的前進,簡直太夢幻了。

綠油油的草場上長出參天大樹,蒲公英的花謝了又開,開了又謝,白色的小花球種子被風輕輕一吹,飄得漫天飛舞。

蒼沙元老和蒼桑看的驚呆了,祖祖輩輩都未曾見過的景象竟然如夢似幻的在眼前呈現。

「這大概便是瓊玉族長生前的願望,她走了,卻用身體給我們幻化出了這麼多想都不敢想的東西。」蒼沙元老有感而發。

蒼桑緊緊地抿著嘴,低頭深深地看了一眼懷中熟睡的嬰孩,孩子眉眼間真是像極了那個人。最後她才將視線投向於不遠處的陋室,心道,小姐,我定會不負您所望,好好將這個孩子撫養大。 十人全部到位,隨即那道聲音便再次響起。

「恭喜各位通過考核!」聲音一完,只見眾人眼前的那扇大門,便立馬朝著兩邊打開。

當大門大開的時候,眾人也是一臉期盼的看著裡面的一切。

幻想著裡面的東西。

當大門打開的時候,只見出現在眾人眼前的正是一個巨大的宮殿!而在宮殿的正上方位置,卻是端坐著一名老者。

葉風等人便立馬進入大廳。


「恭喜各位來到本尊的宮殿!」老者一臉微笑的看著下面的葉風等人。

「見過前輩!」葉風率先開口對著坐位上面的老者恭敬的行了一禮。而其他的人也是立馬反應過來,隨即也跟著行了一禮。

「你們能夠來到這裡,那就證明你們的天賦都不錯,接下來,你們將接受本尊的傳承!當然,能不能夠得到本尊的傳承,那就要看各位的天賦以及運氣了!各位準備好了嗎?」老者再次對著下面的人說道。

「我們準備好了!」葉風等人立馬說道。

「現在本尊還要說明一點,那就是,你們十人當中,只有一人可以完整的獲得傳承,而剩下的九人,雖說也可以得到本尊的一點傳承,不過這九人,卻會直接成為獲得傳承之人的僕人!當然,你們也可以拒絕接受傳承,但是你們將會被直接抹殺!」老者再次說道。

而老者的話也是令所有人的大吃一驚,得到傳承之後,那就意味著可以得到九個手下,而這九個手下也或多或少的得到了一些傳承,在將來的成就,也將不可限量啊。


但要是沒能第一個獲得傳承,那自己就會成為僕人,這讓他們如何能夠接受得了啊,畢竟能夠進入秘境的這些人,哪一個不是天之驕子啊!難道就這樣成為別人的僕人嗎?

如果不願意的話,那就意味著,會被抹殺,而將徹底的失去希望!那還不如拼一把!至少還有機會!要是不拼的話,那就徹底沒有機會啊!

「考慮好了嗎?」老者看著眾人,此時的表情也是變得嚴肅起來。

他們有得選嗎?他們根本沒得選啊!就連葉風也是一樣,此時的他,心裡也是打起鼓來。

「我等已經考慮清楚了!」葉風等人立馬回答道。

這時,這名老者虛影才微微笑了起來,隨即大手一揮,只見十團能量,便將葉風他們十人完全包裹了起來。


葉風等人也是立馬將這一團包裹在他們身上的能量開始瘋狂的吸收起來,同時葉風有著自己的本尊,加上分身,兩大生命體同時進行吸收!

從這一點上面,葉風就贏在了起跑線上,兩大靈魂同時吸收這些信息!那速度就可想而知。

其他人也沒有閑著,也是開始吸收這些能量!畢竟誰先將這些能量吸收完,也就證明了誰是最先完成傳承的人。

畢竟誰都不想做奴隸。

一個小時過去,兩個小時過去!直到十多個小時過去,此時的葉風已經將這些能量吸收了近三分之一!

雖說所吸收的並不多,但是比起其他九人來,那也要快上太多了,因為其他人,除了方茹將這些能量吸收到了五分之一,而其他的人,居然連五分之一都沒能吸收到。

而這時候,高坐上面的老者虛影,也是看向了葉風,當他看到葉風的時候,也是眯起了眼睛,然後點了點頭。

「咦?這小子還真是有趣,居然以妖獸之體煉就了一具人類分身!」

………………………………

在秘境外面,此時一共被傳送出去了五人,而這五人當中,也有司徒月與苟同。

秦家的秦宇,杜家的杜成和莫家的莫剛三人!

當然剩下的那五人,則是直接被裡面的怪物給殺死!

當他們五人一出現在外面的山谷裡面,就立馬被守候在外面的三大家族之人給圍了起來。

「你們怎麼也出來了?」杜家的一名長老立馬對著杜成問了起來。

「哎,我們進入一個通道裡面,便與裡面的怪物撕殺起來,但是沒有想到,打著打著的,居然就被一團能量給包裹起來,然後當我反應過來的時候,已經出現在這裡了。」杜成一臉鬱悶的說道。

「哦?照你這樣說?那其人呢?」杜姓長老再次問道。

「其他人?估計除了那十個通過的人,想必還有五人,應該死在了通道裡面吧!不過這一次如果不是那些白雲城的人,杜宇與杜澤兩人也不會死啊!」杜成再次說道。

「哼!果然如此!來人哪!把這兩個白雲城的人給我抓起來!」杜姓長老一臉憤怒的吼道。

只見從後面立馬衝出來幾名有著玄者境界的高手,便將司徒月與苟同兩人控制了起來。

「你們想要幹什麼?我們可是白雲城的人!你們要是敢動我們一根寒毛的話,我們苟家一定不會放過你們的!」苟同一臉憤怒的朝著這些杜家之人吼道。

「還敢廢話!把他們的實力給我封印起來!白雲城苟家?哼!好大的口子!這一次我們第一個滅的就是你們苟家!」杜姓長老大喝一聲,只見那幾名玄者高手,便立馬將司徒月以及苟同的實力全部封印起來。

這時候,秦家的長老也是對著自家的弟子問了起來,道:「他說的可是真的?」

凌宇重重的點了點頭,這一點頭,也就證明了這杜成所說都是真的,而後在莫家的那裡也是得到了同樣的結果,同時也是從莫家這名弟子那裡得知他們莫家的莫安以及莫崗兩人都是死在葉風的手裡面。

「兩位,這件事情你們怎麼看?」莫姓長老來到另外兩個家族的長老面前詢問了起來。

「哼,還能怎麼辦?直接滅了他們白雲城的所有家族!讓他們知道敢殺我們家族弟子的下場!而且現在他們白雲城還有兩個人在我們手裡面,我倒要看看那錢向天如何保住白雲城的家族!」杜姓長老一臉不屑的說道。

「杜兄,你可不要忘了,那錢向天背後的家族啊!」秦姓長老也是立馬說了起來。 當他說到錢家背後的家族時,這些人也是嚇了一跳,錢向天他們可以不放在眼裡,但是他背後家族他們可不敢不放在眼裡啊!以他們的家族想要與四大家族之一的錢家抗衡,那還差得遠呢!

「那又如何!我就不相信,他錢向天會為了這兩個小小的家族,與我們對上?雖看他是白雲城的城主,我倒是知道,他錢向天就是過來打打醬油的罷了!」杜姓長老一臉不屑的說道。

而莫家長老雖然氣憤,但是他也知道,如果錢向天要保住這白雲城的家族,他們莫家還真的不願與錢向天撕破臉皮啊!而秦家則更不會這樣做,再說,他們家族的弟子在裡面,卻並有受到白雲城的打壓,而且最後死的這三人,也只不過是因為自己的原因。

當然現在他們這些人,誰都不知道秘境裡面的情況倒底怎麼樣。

…………………………

在秘境裡面,此時的葉風等人,也是在拼著命吸收那些能量,誰都不敢分心去看別人還有多少能量沒有被吸收,此時的葉風,依然葉風在這裡面的速度,那還是最快的。

畢竟有本尊與分身同時吸收,別人怎麼可以比得了呢?

上面的虛影看著下面的葉風等人,他的心裡其他也已經有數,倒底誰會得到他的傳承,以眾人的速度,他也是看向葉風,如果不出意外的話,能夠得到他傳承的人,必定就是葉風。

時間又過去十多個小時,其他在這裡面的人,並不知道,他們之所以覺得已經過去很久,那也是這個秘境,本就是一件十分強大的寶物!在裡面修鍊的話,可以將速度提升好幾倍,雖說現在這裡面沒有元氣,但是這也是這個虛影故意為之,因為他將這裡面的一切都與外界隔絕,使得這裡面根本沒有一點元氣。

十個多小時過去,這時候的葉風,也是將這些能量吸收到一半,如果照這樣的速度下去,估計再有個一天的時間,葉風就可以將這些能量全部吸收完,就在這時候,本尊也是看了看外面的眾人,發現那些人的吸收速度,一樣很快,如果沒有本尊的幫助,估計葉風根本不是他們的對手。

現在方茹也是將這能量吸收近三分之一,而且她也是看了一眼外面的情況,發現這些人當中,除了葉風之外,那就屬她的速度最快,不過她也不甘啊!如果她成為葉風的僕人,那會是什麼樣的後果啊!

隨即方茹也摒棄掉這些雜念,便一心一意的開始吸收能量!

半天時間過去,葉風將最後一點能量吸收之後,便直接站了起來,然後向看坐在位置上面的老者虛影。

就在這個時候,老者再次大手一揮,只見九人身上的能量,全部消散掉!這時候所有人才反應過來,因為已經有人通過傳承,而這個人不是別人,那正是葉風!

可以說這一次的傳承,葉風的分身與本尊都同時得到傳承,當然,別說是兩人主體,但是靈魂卻是一個,那也就相當於本尊與分身都同時得到了傳承。

「恭喜葉風,獲得本尊的傳承,而先前本尊也說過,只要最先完成傳承的人,便可以成為另外九人的主人!」虛影這時候也是笑了起來,對著葉風說道。

其實這個虛影在最初的時候,就在那些能量裡面做了手腳,只要誰最先吸收完這些能量,就可以立馬成為其他九人的主人,那麼現在葉風成功的接受了傳承,就在這時候,葉風也是感覺到自己居然與另外九人之前建立起了靈魂聯繫。

那就意味著現在的葉風已經徹底掌控了九人的生死啊,只要葉風願意,只需要一個念頭,就可以讓這九人灰飛煙滅!

「屬下見過主人!」九人立馬朝著葉風恭敬的行了一禮,不過他們九人的眼裡面,卻是無比的恭敬,但是臉上卻是一臉的難看啊!特別是方茹,她萬萬沒有想到,自己就這樣成為葉風的僕人!

「徒兒,為師送你的這第一份禮物,你還看得上?」虛影笑呵呵的對著葉風說道。

其實能夠到這裡來的人,那他們的天賦都是十分不錯的,越是最先出來的,那他的天賦也就是最好,當然,這裡面除了葉風,也就是方茹與那秦凌的天賦是最好的,接下來才是他莫含。

「徒兒葉風,拜見師尊!」葉風恭敬的單膝跪地,朝著上面的虛影老者行了一禮。

「起來吧!為師還有第二份禮物送給你!」老者說完,便大喝一聲「收!」只見葉風他們所在的整個宮殿便立馬消失,然後在老者的手中出現一座精緻的小塔,塔一個九層!

「這是本尊以前在一個古迹裡面得到的時空塔!顧名思義,這座時空塔別的用處沒有,主要就是輔助修鍊,不過以你現在的實力,也只能在第一層修鍊,你可別小看這第一層,你在裡面修鍊一天,那可就相當於在外面修鍊三天!也就是說,裡面的修鍊速度是外面的三倍之多,等到你的實力達到一定的程度之後,就可以進入下一層,至於後面的效果,那就等你達到那個程度之後再去慢慢體會吧!」虛影老者說完,所有人的臉上都無比的震驚。

葉風接過這座時空塔,然後在老者的幫助之下,使其認葉風為主!當然,這認主認本尊分身都一樣,所以老者便讓分身成為這時空塔的主人,不過就算如此,那葉風本尊也可以完全控制這時空塔。

「好了,現在時空塔已經認主,那麼本尊也該離開了,相信我們師徒有朝一日一定可以再見面的!哈哈哈……十萬年了,本尊終於找到一個可以繼承本尊衣缽的傳人了!哈哈哈……」老者大聲的笑著,然後整個身體便慢慢的消散在空氣當中。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