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葉雲一愣,這才發現孔雀不見蹤跡了。

2021 年 1 月 17 日

秦心蘭急忙問道:「葉雲,你鏤刻的怎麼樣?」

「你不都就看見了嗎?當然是全部完成,完勝了某一個浪得虛名之輩。」葉雲自信一笑道。

吳高飛聽到葉雲的話,冷笑連連道:「葉雲,你少在這裡唬人!我也是符師,而且也是鏤刻雷靈符篆的,我知道鏤刻雷靈符篆多麼費神,你一連鏤刻十道雷靈符篆,卻毫無疲態,這怎麼可能?」

「嘰嘰歪歪什麼?不信,不會自己來檢查符篆?」葉雲不爽的說道。

話語一出后,葉雲馬上搖頭道:「不行,你來檢查,說不定直接毀了我的符篆。還是讓德高望重的神帝學院的長老游沖與老虎傭兵團的團長厲驚朝來一起檢查吧。」

秦心蘭一聽,下意識說道:「這樣不行,他們都是一起的,會作假的。」

「小姑娘,你亂說什麼?我游沖一生公正嚴明,絕對不會作假!」游沖長老聞言,極為惱火道。

厲驚朝也開口表態道:「小姑娘,你可以放心。本團長不會偏袒任何人,勝就是勝,敗就是敗!」

游沖長老與厲驚朝從不同方向,走向葉雲的身前。

游沖長老的步伐有些緩慢,表情很是僵硬,他是靈將級修者,對天地之精有著更強的感應,他還未曾到葉雲木桌前,就已經感應到了,這木桌上擺放著十道竹中竹中,蘊含著超強的雷精。

這一霎,游沖長老已經明白,這一次比試,吳高飛慘敗了。

厲驚朝是完全沒有料到,葉雲會提出讓他來檢查符篆,是否鏤刻成功了?當他走到葉雲身前,不由下意識的小聲道:「葉雲符師,你如果真有志在傭兵界發展,不如加盟我們老虎傭兵團吧?」

「厲團長,你不怕神帝學院的人找麻煩?」葉雲提醒道。

厲驚朝愣怔一下,不再說招募之語,而是拿起了木桌上的二道雷靈符篆,將其催發!

霎間雷紋匯聚,駭人心魂!

厲驚朝與四周所有圍觀的人,心頭都是一顫!這竟是真正的雷靈符篆,葉雲剛才並非在裝腔作勢的表演,而是真正一筆勾勒成雷靈符篆!

厲驚朝內心異常震撼,他快速出手,將十道雷靈符篆全部催發了一遍,證實這是真正的雷靈符篆!

這一刻,厲驚朝心中狂潮洶湧,如果葉雲與之爭鋒相對的不是神帝學院,他絕對會馬上力挺葉雲,將這樣的人才收入老虎傭兵團!

游沖長老的步伐停滯下來,沒有再繼續靠近,他已經判斷出了這種結果。

吳高飛,羅傑,羅吉,丘明等人目瞪口呆,難以相信結果會是如此!

「這……這怎麼可能?我不信!」吳高飛受到巨大打擊,難以置通道。

「哈哈哈,不信?現實就在眼前,由不得你不信!」魯戰風大笑道。

孔雀在這時候趕來回來,她手上捧著一個鳥窩,她一邊飛奔,一邊笑道:「真是運氣太好了,找到一個鳥窩。」

眾人的眼神,都下意識的聚集在吳高飛的臉上,這神帝學院的天之驕子,今天難到要當著大家的面,吃鳥屎? (祝書友們,七夕快樂。)

吳高飛看著孔雀捧在手上的鳥窩,臉色瞬間慘白,他絕對不會當著這麼多人的面吃鳥屎!

「嘿嘿,葉雲是不是已經贏了?」孔雀氣喘吁吁的跑到秦心蘭身邊問道。

「是贏了,但是沒必要,真的逼別人吃這個吧?」秦心蘭看著鳥窩中的東西,噁心無比道。

「哼,這混蛋想要讓我們陪他喝酒!如果葉雲輸了,你覺得他會放棄這個要求嗎?」孔雀冷哼道。

游沖長老的臉色一片鐵青,他可丟不起這樣的人!

「葉雲,做事不要太極端,留一點餘地為好。」游沖長老沉聲道。

葉雲冷笑搖頭道:「我做事極端?吳高飛在比試之前,認為必定贏我。要讓我的女人陪他喝酒的時候,你怎麼不讓他做事不要太極端?」

「現在他輸了,又想要我來做老好人,放棄贏得的權利,憑什麼呢?」葉雲與游沖長老對視道。

游沖長老不由握緊手掌,心中怒意難掩,他可是神帝學院的長老,這葉雲竟然敢如此無懼!

四周的圍觀的人,內心的感覺異常複雜。神帝學院龐大與強勢,是大家心中的最直觀的印象,現在卻有人無視這龐大的勢力,要讓神帝學院的天之驕子吃鳥屎。

這對眾人的內心衝擊極大,傳出去怕是都不會有幾人相信。

「葉雲,你殺了我,我都不會吃這樣噁心的東西!」吳高飛厲聲吼道。

「嘖嘖,這麼說來,神帝學院的人所說的話,都是毫無信用的屁話了?」葉雲冷笑道。

魯戰風附語道:「吃不吃鳥屎,可以待會再說,你們是不是得先放掉我們天地傭兵團的十個人?」

「對,你們還不快放了我們?」杜千尺醒悟過來,激動大喊道。

游沖長老回頭吩咐道:「先放後面的人。」

老虎傭兵團的人,立刻將後面被捆綁的十個傭兵放掉。

這十個傭兵快速跑會到葉雲與魯戰風幾人的身邊。

「多謝副團長相救。」眾人感謝道。

杜千尺非常氣惱罵道:「為什麼不是先放掉我們?你們太欺負人了……」

「少爺,沒事的。葉雲少爺再贏下二場,我們就能獲救了。」小七安慰道。

杜千尺苦笑無比,葉雲最強的是符篆術,他可以在符篆上贏。卻不一定在力量與劍術上可以贏。

神帝學院,單眼皮俊朗少年,冷傲走出道:「葉雲,你想要讓吳高飛吃鳥屎,要先贏過我!你輸給了我,我也會以彼之道還施彼身。現在我允許你輸掉之後,與吳高飛抵消賭約!」


葉雲冷冷看著滿臉傲然笑容的單眼皮少年:「我輸了,我吃掉這個鳥窩都可以。但是這是我與你之間的事情,跟我與吳高飛之間的對賭無關,他必須得先吃!」

「葉雲,你別把自己太當回事!神帝學院的威嚴,豈是你能踐踏的!」

單眼皮的少年冷漠低吼,身上力量旋渦瞬間形成了飆風。

造化玉蝶已經給葉雲探出了,這單眼皮少年的實力,他是魄王四階,但是先天力魄素質極強,一拳之力從一般魄王四階的七萬五千斤上升到了九萬八千斤,還差一點就能堪比普通魄王九階的修者。

所以這單眼皮少年的傲氣天成,對同齡人的力量根本不屑一顧。

葉雲沒有理會這傲氣天成的單眼皮少年,他看向游沖長老,冷冷道:「神帝學院的信譽,不過如此!」

游沖長老很鬱悶,很惱火,他是一個有原則的人。可是這一次他生出偏袒神帝學院的心思,已經無法公正對待此事。

單眼皮的少年,不想讓葉雲繼續廢話,他快步前行,要強行開戰,而後將葉雲擊敗。讓葉雲,只能選擇抵消賭約。

「你們神帝學院的人,怎麼如此不講理?」秦心蘭急怒道。

葉雲將十道雷靈符篆收入乾坤袋之內,一腳踢碎小木桌,大步朝單眼皮的少年走去。

羅吉的內心已經徹底被葉雲給震駭,他已經沒有了對神帝學院之人盲目的信任。他看向明顯很緊張的哥哥羅傑,問道:「哥,這一個人的力量,比你強多少?」

「鄧強的力量堪比魄王九階,比我強多了。」羅傑如此回應道。

「羅傑師兄,你與鄧強師兄有沒有較量過力量?你感覺他與葉雲,誰更強?」丘明小聲問道,他對葉雲直接捏碎羅傑手掌的一幕記憶太深刻。

羅傑沉默無言,他與鄧強自然交過手,但是對方不可能讓他毫無反抗之力。這樣一對比,葉雲似乎更強。難到葉雲的力量,已經超過了魄王九階的範疇?

這樣一想,羅傑感覺太不可思議。

一個小傭兵團的副團長,怎麼天賦與實力會如此之強?

「哥,你不會覺得鄧強要敗吧?」羅吉擔憂道。

「不,這一戰的比試,他們應該是勢均力敵的,因為這比得並非單純的力量,還有魄力與法術!」羅傑搖頭道。

鄧強嘴角勾勒起冷峻之笑,雙手捏著爪狀,下一刻一頭巨鷹騰空而起,揮舞羽翼散發出超強力量,將一些實力較弱的人,直接吹得東倒西歪!

「命魄凝形……此子的力量將翻上一倍了。」魯戰風臉色大變道。

各種魄訣的法術,都是在讓命魄能快速適應法術,而後在對決之時,顯現出法術的形態,來提供給修者更強的實力。當修者領悟了魄訣的勢,可以讓命魄凝形在體外成象,就能完全發揮出這一門魄訣的威力!

鄧強高傲,有著高傲的資格,他修鍊的是鷹魄訣,此時能讓命魄凝形,展現巨鷹之象,這就能將自身的修為力量提升一倍!

孔雀與秦心蘭二人臉色一下子煞白,因為看起來葉雲必敗無疑了。葉雲的先天力魄很強,但是完全不可能戰勝命魄凝形的人。

岳山臉上浮現喜色道:「神帝學院不愧是神帝學院,魄王級的學員,就能命魄凝形成象了。」

「葉雲可惜了,這一次必然敗得凄慘無比,下一場還沒有開始比,全身骨頭可能就會碎掉!」齊高揚以幸災樂禍的語氣說道。

「碎了最好,被廢更好!」岳山陰冷笑道。

四周圍觀之人,現在都覺得葉雲必然慘敗了,因為他遇上了在魄王級就能命魄凝形成象的天才!

鄧強的己身亦在巨鷹之內,他發出長嘯之聲,巨型鷹爪向葉雲的雙肩抓去,他這是要強勢裂葉雲的肩骨,廢葉雲的戰鬥力。

「不……不要……」秦心蘭急的眼淚都流出,她想要衝過去救葉雲,卻被魯戰風眼疾手快的抓住胳膊,魯戰風急迫道:「別過去,葉雲符師用符篆,是可以破敵人攻勢的,只是這一場比試會敗而已。」

秦心蘭與孔雀聽魯戰風如此說,惶恐的心,終於安定了一些。

「嘿嘿,我看這葉雲還怎麼囂張,他必敗無疑了!」羅吉興奮的手足舞蹈,異常開心。

羅傑眉頭不由微皺,心中有些苦澀,他與鄧強交手比試之時,對方可從未以命魄凝形成象過。他還一直認為,自己很快能追趕上對方。


現在看一看,他與鄧強之間的差距,還非常巨大。

葉雲冷靜面對鷹擊長空而來的鄧強,他三個命魄齊齊化形在演變成龍蛇之形!

命魄凝形成象,在葉雲得到蛇鱗劍之時,就已經可以做到!只不過當時葉雲需要藉助蛇鱗劍來完成,而現在他並不需要蛇鱗劍的加持,就能讓命魄凝形成象!

「吼呤……」

「嘶嘶……」

突然間,龍蛇並起,吼叫震天,撲殺向虛空中巨鷹!

龍爪與蛇口強勢轟擊在巨鷹之上,巨鷹被生裂的鮮血狂飆,瞬間變成了虛無,鄧強口吐鮮血的從虛空中一頭栽下。

「啊……啊……好痛……我的氣海丹田裂了嗎……游沖長老救我……」鄧強慘叫驚天,整個身體無力的抽搐,他身體上的許多處骨頭,都斷掉了。

游沖長老一時間並沒有反應過來,他盯著傲立在虛空之上,俯瞰眾生的龍蛇,被震驚的難以言語。

一個魄將級的存在,竟已經可以令命魄凝形成象,而且還是震懾力極強的龍蛇並起之象,這真是太驚人,太震撼!

此刻,這一個地方,鴉雀無聲,只有葉雲命魄凝形成象的龍蛇在嘶吼,只有躺在地上的鄧強在慘哼。

厲驚朝,岳山,齊高揚,羅傑,羅吉,丘明,魯戰風,孔雀,秦心蘭,杜千尺等人全部已經瞠目結舌,這一幕真是太過震撼,他們將終生銘記,無法忘記。

「我看到了什麼……龍蛇並起……這……這葉雲不是魄將級嗎?他怎麼就能讓命魄凝形成象了?」齊高揚喃喃自語,無法相信自己所看到的一切。

「幻覺……這肯定是幻覺……」岳山閉眼之後,又睜開眼睛,然後再閉眼,再睜眼,可是他虛空中的龍蛇並起之象,並沒有消失!

「這……這樣的天才……可惜我們老虎傭兵團,無法吸引到他……」厲驚朝哀傷自語。

魯戰風呆怔喃喃道:「葉雲符師……他怎麼可能以這樣的修為境界做到這一點?」

「這是葉家的龍蛇訣……這肯定是葉家的龍蛇訣!」秦心蘭情緒激動道。 孔雀的內心深深震撼,她自然是知曉葉家的龍蛇訣的。但是她從未聽說過,葉家有人可以讓命魄凝形成象,讓龍蛇真正並起而立,發出如此震懾性的威勢。

龍蛇並起,嘶吼震天的威勢,讓這一個區域的人無法言語。

葉雲並沒有過度的炫耀命魄凝形成象的威勢,因為這樣對命魄存儲的魄力消耗極大,他還有一場對決,不能消耗過度。所以葉雲迅速收回龍蛇之象。

龍蛇並起之象的消失,才讓眾人回過神來。

游沖長老,這才聽到了鄧強痛苦的哀嚎叫聲,他臉色大變的,快速衝到鄧強身邊,將一顆丹藥按入鄧強嘴內。

鄧強哭泣道:「游沖長老……我是不是被廢了……我的氣海丹田好疼……我的身體已經無法動彈……」

游沖表情異常難看的,替鄧強檢查身體。

「如果這不是一場比試,我肯定會廢了你。不過這只是比試,我只是破了你的命魂凝形的異象,傷到了你的命魄而已。」葉雲開口道。

眾人聞言不由對紛紛回過神來,葉雲居然以魄將級的境界,直接戰勝了魄王級的天之驕子,而且還勝的如此霸道。

這樣對比起來,誰才是真正的天之驕子呢?


游沖聽到葉雲的話,不由鬆了一口氣,他真怕葉雲出手狠辣,廢掉了鄧強的命魄。雖然命魄受傷,修復起來也很緩慢,但是還是能恢復的。如果是被廢掉,鄧強這輩子就完了。

游沖拿出一道續命神符,按在鄧強的身上,替鄧強修復骨頭上的傷勢。這是王級續命符篆,可是卻不能減輕鄧強的痛楚,更加無法輕易讓鄧強的傷勢修復。

「游沖長老,你該放人了。」葉雲提醒道。

游沖長老站起來,看向葉雲,沉聲道:「葉雲,吳高飛言語上有錯,但是你想要讓他吃鳥屎,這也太過分了。不如這樣,下一場比試不用比了,我將天地傭兵團的人全部放了,你覺得如何?」

眾人聞言都不由心中大驚,這游沖長老是被葉雲的威勢震懾了嗎?他竟然要放棄最後一場比試,來退讓。

長相平庸,但是手臂頎長,能觸及到自己小腿中部的血修羅,在此時出聲道:「游沖長老,這一場比試,我不會退讓。我可以擊敗任何人,包括他!」

「血修羅,聽命令行事!」游沖命令道。

血修羅沒有回應,只是戰意十足的盯著葉雲。

葉雲看向血修羅,道:「你敗了,就親自去讓吳高飛吃鳥窩!」

「好!」血修羅舔了舔嘴角,眼中冒出森然殺意。

游沖長老非常氣惱,但是血修羅在神帝學院的分量十足,他不聽命令,游沖長老也沒有辦法。

「你已經連戰二場,我不佔你的便宜,給你一個時辰的調息時間。」血修羅說道。

葉雲直接拒絕道:「我不需要調息,來吧。」

話末,葉雲反手拔出了蛇鱗覆蓋的蛇鱗劍,瞬間葉雲氣勢大變,他身上剛消失的龍蛇氣息,再度沸騰,只不過這一次並沒有龍蛇虛影浮出。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