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葉銘言語冷漠無情。

2021 年 1 月 17 日

至此,前來截殺葉銘的人,十八名大星州靈體境中佼佼者,盡數殞命,無人倖存。

葉銘的目光,投向了遠在數十裡外的萬靈軒羅門。 無論引起這場截殺陰謀的背後策劃者是誰,只要是敢阻擋奪取天空之島掌控權之人,神擋殺神,魔阻屠魔!

葉銘目光中,閃現出堅決光芒。

砰!空中暴發出洶湧氣浪,葉銘整個人已是化作黃金流光,劃出絢爛軌跡,映染天地,對著萬靈軒羅門疾馳了出去。

萬靈軒羅門,終於完全展現在葉銘跟前。

如此近的距離,更是強烈領略到了這座雄偉大門的磅礴、大氣,無盡的滄桑感覺。

兩尊擎天山峰巍峨聳立,灰色的岩石,夾雜蔥鬱古樹,展現著無數歲月的滄桑,雲霧繚繞間,猶如天橋般橫亘的巨大石樑,讓人仰視。身處在這高達數千丈的灰色大門前,讓人感覺到自身在天地造化之前,是如此卑微、渺小,如同滄海一粟。

萬靈軒羅門靜穆的聳立,仿若任憑歲月變遷,亘古不移,又有幾人知道,這大門內,蘊藏著的巨大奧秘?

只要集齊九塊金鐵牌,開啟這萬靈軒羅門,才有機會,去領略天空之島的真正奧秘。

現在,葉銘離這一步,已只有一步之遙。

眼前,只剩下了一人阻礙。

最強門徒,蕭擎羽!

葉銘佇立在萬靈軒羅門前,仰起頭來,目光投向了橫亘天穹的巨大石樑上。

空氣中,有戰意升騰。

巨大石樑,雲霧繚繞中,一名羽衣白袍人盤膝而坐,雙眸微閉,神情平淡。就在葉銘目光投射而來的剎那,他長發無風飛揚,眼眸倏地的睜了開來,望向葉銘。

兩人目光再次對視。

這個羽衣白袍人,正是蕭擎羽。

「終於來了,我已等了很久。」

蕭擎羽站起身來,嘴角略微揚起,羽衣在風中飄舞,腳步邁出,凌踏著虛空,降臨在了葉銘跟前。

望著葉銘,蕭擎羽微微一笑,說道:「聽說五塊金鐵牌都在你身上,這倒省了我不少工夫,說起來,還得多謝你,替我收集了這五塊金鐵牌。」

「現在,你的任務已完成了,該是到了交出金鐵牌的時候。」

這淺淡的笑容中,對葉銘的冷漠,展現無遺,是蕭擎羽他,對自己實力的自負,從骨子裡彌散出來的驕傲。

葉銘也是微笑道:「你一人得了四塊金鐵牌,又如此貼心的在這裡等我來取,該說『多謝』的人,是我。」

蕭擎羽眉毛輕微揚起,衣袍無風飄舞,說道:「勝者,將是天空之島的主人,而敗的人,就只有死。」說話之間,他身上已是靈氣釋放,無數潔白羽毛,隨之飄飛了起來。

殺機浮現。

這場戰鬥,沒有餘地,敗,就是死!

「刀舞。」

蕭擎羽口中淡淡說道,手臂輕揮,無數潔白羽毛環繞著他手臂飄舞了起來,仿若具備靈性。頃刻間,凝聚成了長達十餘丈的雪亮刀芒,唰!無聲劈裂長空,對著葉銘就是劈斬了下來。

這雪亮刀芒,由無數羽毛交錯堆疊而成,潔白無暇,劈斬之間,羽毛隨風飄飛,猶如祭起了死亡舞蹈,優美軌跡中,透出令人靈魂心悸的氣息。

電光火石,雪亮羽毛刀芒剎那劈臨葉銘!

葉銘目光一凝,六條金剛鐵臂齊齊揮舞,黃金火焰燃燒,鐵掌交錯,如同鋼鐵鑄就,猛地夾住了雪亮刀芒。轟!頓時間,氣浪暴涌而現,四面虛空震顫不已。

雪亮刀芒劈斬之勢戛然停頓,無數羽毛與火焰交鋒,齊齊爆裂,亂舞飛濺。

以燃火鐵掌與雪亮刀芒交鋒處為中心,一圈圈氣浪暴涌擴散,境況激烈。

「喀嚓!」葉銘雙腳踏足的地面,層層掀起,現出了龜裂大坑。

「給我碎!」

猛然間,葉銘口中大喝,六個燃火鐵掌猛烈絞殺,砰!雪亮刀芒劇晃之中,爆裂成了無數碎塊,飛濺了出去。

羽毛飄零,化作粉末。

「恩?」蕭擎羽身體微晃,羽衣白袍飄舞不已,獵獵作響,目光中,升起了一絲凝重。

葉銘仰首佇立,黃金火鎧上,火焰洶湧燃燒,就如同他眸中的戰意,如火如獄,衝天而起,震懾天地。

「很久沒有如此一戰了,還真是令人期待呀。」蕭擎羽雙眸微縮,嘴角勾起笑容,揮手之間,右掌中已出現了一柄長刀,雪亮刀身擱在左臂上,映著白袍上飄舞的羽毛,光華勝雪,讓人目眩。

這柄長刀展現渾然弧度,整個刀身,就像是一片聖潔純凈的羽毛,流轉無暇光澤。那馭獸門刀蠻的長刀,與其相較,簡直就是破銅爛鐵,不堪一提。

「能死在聖羽刀下,也算你的榮耀。」

淡然話語飄蕩,蕭擎羽靈氣釋放,長發倏地飛揚,掌中長刀已是揮起,對著葉銘劈斬了下來。

聖羽刀,翩飛若鴻毛,飄靈無痕,殺氣卻盡現,使天地盡變色。

被染成了冷漠的雪白。

見此一幕,葉銘雙眸中升起凝重之色,錚!元陽古劍如龍蛇般飛馳而起,炎熱氣息彌散,猶如煌煌火日,凝聚成一束火紅光芒,迎著聖羽刀,猛烈奔騰了出去。

刀劍交鋒,雪白殺氣與火紅光華交織、搏殺,景象慘烈。


無數碎裂的光芒飛濺,撕裂天地虛無。

砰!兩者光芒齊齊潰散,無盡氣浪翻湧,掀起驚濤怒浪。

蹬!蹬!蹬!葉銘身體猛地一晃,連退了三步,踏得地面岩石碎裂,出現了深深的龜裂腳印。

而蕭擎羽也是一晃之間,倒退了出去,臉上浮現出了一抹蒼白。

「好!再來!」蕭擎羽冷漠的雙眸中,火熱戰意升騰了起來,嘩啦啦!羽衣白袍如同雪浪飄舞,聖羽刀展現出霜雪光華,刀光陣陣,就是對著葉銘漫天揮劈了過來。猶如萬千羽毛,齊齊飛舞,死亡舞蹈。

一舞催人魂,奪人命。


葉銘身上靈氣猛烈釋放,氣息變化,宛若四季轉換,元陽古劍錚然長鳴,高亢清亮,猶如龍騰九霄,飛馳而去。

四象劍法,催發至極限。

演化出春夏秋冬之象,暖晝,烈日,孤月,寒夜,四景交替更迭,劍氣翻騰飛躍,包容玄機。

元陽古劍與聖羽刀猛烈搏殺在一起。

頃刻間,已是交鋒數百次,景象激烈,戰況如火如荼。

殺得天地都變了顏色。

砰!

又一次猛烈交鋒,無數碎裂光芒飛濺,饒是碎片,也是鋒銳無比,撕裂出一道道觸目驚心的痕迹,令人望之心悸。

暴涌翻騰的氣浪中,兩道身影分了開來,都是身體一晃,向後倒躍而出。

數百千次的交鋒,葉銘與蕭擎羽身上,都已染上鮮血,然而,雙眸中戰意,如火升騰,更是顯得炙熱,仿若要將這片天地都是燃燒了起來。

棋逢對手,旗鼓相當!

「秩序鎖鏈!」

葉銘黃金火鎧上,火焰燃起,彌散出無情毀滅氣息,整個人,就像是來自地獄的使者。九條秩序鎖鏈,血火交融,如龍扭擺身軀,從無盡虛空中奔騰、橫亘出現。

熾烈血火中,黃金符文隨之浮現,展現殺伐氣息。

嘩啦啦!九條秩序鎖鏈構築成地獄囚籠,向蕭擎羽殺了過去。

蕭擎羽雙手將聖羽刀一橫,猛地劃出,運轉如意,千百道羽毛凝聚的刀光浮現,層層交疊,組合成了一道雪白無暇的光輪,如同一輪冷月,懸空而掛。將蕭擎羽整個人都是容納其中,絕對防禦。


蒼涼天穹,一輪圓月光輪當空而掛,映襯得一襲羽衣飄舞的蕭擎羽猶如月神,飄逸風姿,令桂折枝。

宛若來自深獄的秩序鎖鏈,與這聖潔無暇的圓月光輪猛烈對撞在一起。

兩者齊齊爆裂,化作碎末飛濺。

天地之間,光末飛舞。

「破空,羽化天地!」

驀然間,蕭擎羽長發盡皆飛揚,仰首長嘯,嗖!整個人疾馳飛起,扶搖九天而上,轉瞬間,就已出現在數百丈的高空。掌中聖羽刀暴射出如雪光華,映染了天地,殺機展現,令得四面浮雲盡碎,被絞殺成虛無。

長嘯聲盡,蕭擎羽一刀向葉銘劈斬了下來!

這一刀,凝聚出九道刀芒,重疊交織成一道近百丈的巨大刀芒,破空無聲,光澤流轉間,呈現出無數精緻羽毛圖景。此等光景之下,仿若連殺人,也變成了一件美妙之事,讓人沉醉。

漫天羽毛飛舞,令人靈魂沉淪。

蕭擎羽施展出了絕強一擊!

望著巨大刀芒飛速劈臨,葉銘雙眸微縮,眸底深處,戰意燃起,體內熱血沸騰。

錚!他的右臂肌膚上,龍神圖騰暴射耀眼光芒,傳出悠長龍吟,手掌之中,已是出現黃金長矛。矛身鱗甲如刀箕張,矛尖兩側雙瞳,更是閃現熾熱的毀滅光芒。

燃起洶湧黃金火焰。

隨著葉銘實力的提升,對修羅第一道的圓滿領悟,神龍之矛,也是展現出其更強大的殺傷力。

「殺!」

葉銘將掌中的神龍之矛,狠狠飛甩了出去。

整片天地,都被一道流星般的黃金光芒割裂,被映染成金黃顏色。

神龍之矛,猶如神龍騰空,迎著聖羽刀凝聚出的巨大刀芒,一往無前,猛烈飛馳。

兩者飛速接近。

一記巔峰對決! 神龍之矛與聖羽刀狠狠對撞在一起!

黃金光芒與巨大刀芒交鋒,火光四濺,天地好像猛地都撕裂,無數光芒碎片飛濺,激蕩的天空震顫不已。

境況激烈。

無盡光芒彌散,籠罩了天地,讓人睜不開眼來。

巔峰對決,如同天翻地覆。

這番激烈光景之後,便是一陣靜寂,如同死亡般的安靜。

兩道身影交錯而過。

巨大刀芒與黃金光芒皆已碎裂,無數碎塊隨風飄散。

只剩蒼涼微風吹過,吹起漫天黃沙。

葉銘與蕭擎羽兩人交錯而過,各自落在地上。

葉銘猛地踏在地上,右臂圖騰一閃,將倒飛而來的神龍之矛收起,一縷火燙鮮血已是順著手臂流淌而下,啪嗒!墜落在地上,濺起無數血珠。

葉銘的臉上,也是浮現出蒼白神色。

砰!碎石飛濺。

卻是蕭擎羽,將聖羽刀狠狠抵在了地面上,長發也是凌亂披散,「噗!」噴出一大口鮮血,火燙鮮血中,竟是夾雜器臟碎片。只見他身軀劇烈一晃,再也無法支撐,砰!單膝跪倒在了地上。

「喀嚓!」堅硬的岩地,都是被他跪得粉碎。

葉銘緩緩轉過身,目光冷靜的望著蕭擎羽,說道:「你敗了,臣服我,就饒你一命。」

「臣服?」

蕭擎羽一抹嘴角血跡,勾起冷笑,猛地站了起來,身軀再次挺拔,面對葉銘,說道:「自從我九歲之時,繼承了刀羽大道,字典中,就沒有了『屈服』兩字。今天,我與你之間,不是決勝敗,是決生死,敗者,就是死!沒有其它選擇。」

「是嗎?既然如此,那我就賜你死亡。」葉銘冷冷說道。

本來,他還想收服蕭擎羽,為銘志黨所用。不過,蕭擎羽堅決的語氣,斬釘截鐵,執著驕傲的眼神,更是讓葉銘明白,像他這種人,永遠不可能屈服於人。

就算死,也會守著那份驕傲。

葉銘目光中,浮現出鄭重神色,因為他也知道,像蕭擎羽這種驕傲的人,絕不會甘心輕易就戮。

「賜我死亡?現在說這話,未免太早了些。」蕭擎羽冷笑道,染血的羽衣白袍無風飄舞,獵獵作響,掌中聖羽刀,再次煥發出了如雪光華。

殺氣瀰漫,透著一股決然氣勢。

「刀破輪迴,渡羽化,尊大道,一斬成仁!」

蕭擎羽雙手握住聖羽刀,放聲長吟,刀身劃出渾然軌跡,染血羽衣飄舞,片片羽毛就像是化作了燃燒的火焰,以身尊道,人刀合一。唰!現身在了高空,一刀在手,視天地為無物,對著葉銘就是劈斬了下來!

重重刀光浮現,凝聚成光輪,以蕭擎羽身體為中心,無盡綻放,映襯得他整個人,就像是天神降臨。

蕭擎羽身上,也是彌散出一股殺身成仁的決然意境。

望著蕭擎羽猛烈殺來,葉銘渾身黃金火鎧上,火焰倏地收起,眼眸深處,雙瞳彌散出深邃氣息,猶如無底深淵,容納了無盡黑暗。整片荒野,也驟然變得沉寂起來,仿若肅穆的夜降臨,無邊籠罩。

黑暗大道。

冥王之手,現。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