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葉簡汐渾身僵硬的站在電梯口好一會兒,直到沈母給她打電話。

2020 年 10 月 29 日

她這才回過神來。

自己何必跟唐南澤計較,那就是個沒心肝的傢伙!

跟他計較,氣的只會是她!

葉簡汐平復了怒氣,往包廂里走。到了包廂門口,服務員打開門請她進去。

沈母看到葉簡汐來了,高興的起身迎接她,「簡汐,你可總算來了。我還擔心你堵在路上,來不了了呢。」

葉簡汐說:「對不起,沈姨,我來遲了。」

「一家人說什麼對不起?快坐。」沈母請葉簡汐坐在自己旁邊。

沈瑤隔著沈母,問:「簡汐姐,洛琛哥怎麼沒一起來?」

「他最近挺忙的。」

「是為了王家的事情嗎?」

葉簡汐在這件事上不想多說。 逆水成仙 外界那些看到王家對付安、慕兩家,大多樹人覺得是因為慕家搶了安家的孫子,卻不知道王家和安家,現在互相害死了對方的人。以後安家和王家如果動起手來,必定是你死我活。沈瑤剛從一場風波里走出來,葉簡汐不想她再捲入新的鬥爭里。

「嗯,王家最近動作頻頻,估計是不想善罷甘休了。」

葉簡汐含糊的回答。

沈瑤還想多說。

沈母在桌子底下,拉了她一下:「飯桌上,咱們不說那些事情,好好吃飯。」

沈瑤吐了吐舌頭,沒再多說話。

……

服務員端上來菜,沈母把一盤大龍蝦,轉到葉簡汐跟前,介紹說:「這家的龍蝦都是從澳大利亞那邊空運過來的活蝦,很新鮮,你嘗嘗。」

「簡汐姐,我媽對我可沒那麼捨得,今天還是拖了你的福,我才能遲到這麼好的菜。」

沈瑤笑嘻嘻的伸筷子,去夾蝦肉。

沈母半是嗔半是怨道:「合著,我以前都虐待你啦……」

沈瑤吃了口蝦肉,想回母親一句……是。可這話還沒出來,胃裡忽然一陣翻攪,她捂住嘴「嘔」了聲。

沈母嚇了一跳:「怎麼了?」

沈瑤把蝦肉吐出來,眼角含著淚光:「這蝦不新鮮,腥死了。」

葉簡汐剛好把蝦咽下去,奇怪的說:「不會啊,蝦不是挺甜的嗎?」

沈母聽著兩人的談話,腦海里快速閃過一個念頭,臉色頓時一變。

為了驗證自己心裡的想法,沈母快速的夾了一筷子蝦肉。

吃完了,沈母臉色更加難堪。 沈瑤喝了一杯茶,總算好受了些,直起身看到母親臉色有些泛白:「媽,你怎麼了?」

「沒、沒什麼……」沈母遲疑的回答,「蝦沒什麼問題。我看你是腸胃不舒服才會這樣。蝦你還是別吃了,等回去的路上,我帶你去醫院看看。」

沈瑤說有些捨不得,可噁心的感覺揮之不去。

她再嘴饞,也不敢再碰那蝦一筷子了。

葉簡汐說:「吃其它的吧,喝些粥,粥清淡一些。」

「嗯,謝謝你,簡汐姐。」

這個小小的插曲,很快便過去。

葉簡汐沒多想。

沈母心裡想到那個可能,越發的魂不守舍,吃飯的時候,幾次夾錯了東西。

葉簡汐提醒她,她尷尬的笑了笑,收了心思,繼續悶不吭聲的吃飯。

飯畢。沈瑤想跟葉簡汐一起去出去轉轉,因為她最近老悶在家裡,都快無聊死了。現在好不容抓到機會,總算能跑出來,玩心大發,巴不得好好玩幾天再回沈家。

沈母說:「不行,你剛才還腸胃不舒服,跟我一起回家,順便去醫院看看。等過幾天,你再來找你簡汐接也不遲。」

「媽,等下我自己去看,你就自己先回家吧。」

沈瑤挽著葉簡汐的胳膊,笑著同自己的母親撒嬌。

換做平時,沈母早就答應她了。

可這一次,沈母臉色不悅道:「瑤瑤,我說不行就是不行,你不許再任性了!聽我的話,回家。」

沈母強硬的拉住了沈瑤的胳膊。

沈瑤手腕被拉的生痛,皺巴著臉說:「媽,回家就回家,你扯疼我了。」

葉簡汐走上前,勸說:「阿姨,你想讓瑤瑤回去,跟她好好說,她是聽話的孩子,不會不跟你回去的。」

沈母強壓住翻湧的情緒,聲音溫和地說:「跟我回家。」

「哦,好。」

沈瑤悶悶不樂。

沈母看到女兒委屈的模樣,心頭一陣陣的刺痛。

不是她不心疼瑤瑤,而是……

如果她的猜測是真的,那瑤瑤以後該怎麼做人?

沈母跟葉簡汐告辭后,就拉著沈瑤上了車。

葉簡汐站在原地,看著車絕塵而去,忽然拍了拍腦袋。

她還想著提醒沈母和沈瑤,提防陳家的人,因為她跟洛琛一致覺得,那陳家幕後有人。否則沈瑤差點感染艾滋病的事情是誰告訴的?

來之前,她還一直記得這事。

可到了這便,被沈瑤一打岔,她忘記說這件事了。

算了……

葉簡汐掏出電話,準備給司機打電話,讓他把車開過來接自己。

可號碼剛撥打出去,衣服忽然被人扯了下。

葉簡汐低下頭,便看到自己腿腳邊站著一個小男孩。他身上穿著筆挺的藍色小西服,頭髮梳的妥妥帖帖,看起來是家境挺不錯的一個孩子,只是此刻小傢伙粉嫩的小臉蛋上掛著兩行清淚。

葉簡汐掐斷了電話,蹲下身問:「小朋友,你怎麼了?是不是找不到家裡人了?」

重生之莫桑 唐北北搖了搖頭,哭的格外的傷心,他才不是找不到家裡人了,是不想再跟三叔在一起。

那個大壞蛋,說四叔叔已經死了。

不會再回家了。

他討厭死三叔叔了!

唐北北仰著小腦袋:「姐姐,我家裡人都走了,把我留在了酒店,我想回家,你能不能把我送回家?」

「這……」葉簡汐有些為難的說,「小朋友,你叫什麼名字?家住在哪裡,你都記得嗎?」

「我叫北北,家住在彌敦大道那邊。」唐北北怕她不肯送自己,又說,「你送我回家,我家裡人會感謝你的。」

小小年紀,就懂得收買人心。

真不是簡單的孩子。

葉簡汐生了逗弄的心思,嚴肅了五官,問:「你難道不怕我是壞人嗎?」

唐北北抬頭看著葉簡汐,一雙眼眸烏黑直亮:「我媽咪說,長得好看的人一般不會騙人。而且,姐姐剛才從這家酒店裡出來的,騙子來不起這種地方。」

這番話既誇了人,又分析的有理有據。

這誰家的孩子呀,聰明的有些過頭了!

葉簡汐啞然失笑,摸了摸唐北北的腦袋,說:「看在你誇我漂亮的份兒上,我就送你回家。等下,我打電話給司機,讓他來接我們。」

唐北北點了點頭。

葉簡汐給司機打了電話,沒多會兒司機就趕了過來。

看到她旁邊站著一個陌生的孩子,司機驚訝的問葉簡汐,這孩子是誰的?

葉簡汐說叫北北。

讓唐北北上車后,葉簡汐叫住了酒店前面的迎賓小姐,遞給她一張名片后,說,等下有人來找孩子,讓他們給她打電話,或者到彌敦大道那個地方去找人。

車子離開醫院,往彌敦大道方向開。

葉簡汐哄了唐北北一會兒,小傢伙終於不哭了,嘴甜的張嘴閉嘴的叫她漂亮姐姐,還問她在哪裡住,以後他去找她一起玩。

葉簡汐笑著告訴他,自己住在安家。

唐北北點頭:「我記得地方了,下次有時間,我帶貝貝姐姐,一起去你家做客。」

「你們如果去了,我一定好好招待你們。」葉簡汐摸著小傢伙的腦袋,語調輕柔的問:「北北,你是不是和家裡生氣了,才會跑出來的?你知不知道,你這樣忽然跑出來,家裡人會很擔心你?」

唐北北低下了腦袋,不說話。

葉簡汐等了片刻,沒等他開口,微微的嘆了聲氣:「算了,你不想說,那就不說吧。」

「是三叔壞蛋,我才跟他生氣的。」唐北北小小的腦袋,倚靠在葉簡汐的胳膊上,傷感失落的說,「姐姐,我家裡四叔最疼我了,我要什麼他都會給我什麼,還給我做大槍,那種可以打小鳥的槍,我覺得這個世上,除了我老爸就是我四叔最厲害!可是……我四叔好久沒回家了,我讓三叔帶我去看四叔,三叔說……四叔死了,再也不會回來了……姐姐,我四叔沒死,他是全宇宙最大的英雄,怎麼會死呢!三叔是大壞蛋,大騙子!」

唐北北好不容易把話說完,大大的眼裡又積滿了淚水。

葉簡汐看著眼前可憐兮兮的男孩子,心疼莫名,抱住他,輕輕的擦去他眼角的淚水,「北北,別哭了。」

唐北北趴在葉簡汐胸口,哭的一抽一抽的。

葉簡汐在心底里默默地嘆息。

她估摸得沒錯,這孩子應該不是被大人落在酒店那邊,而是跟大人吵架,自己跑到酒店門口的。

只不過大按照北北說的,他那個三叔的確可惡。

和小孩子說那麼過分的話,又放任孩子不管。今天碰到的是他,要是改天碰到別的人,指不定孩子遇到什麼事情。

……

車子開到彌敦大道,唐北北指著司機,往唐家開。

快找到時,葉簡汐感覺到放在包里的手機嗡嗡的震動。拿出來,看到是帝都本地的號碼,葉簡汐想著是孩子家長打來的,於是接通了電話。

電話剛接通。

那邊傳來唐南澤氣急敗壞的聲音……

「葉簡汐,你把北北弄到哪裡去了?我警告你,你如果敢對北北怎麼樣,我要了你的命!」

他的話音剛落,坐在葉簡汐旁邊的唐北北,清脆的說:「司機叔叔,我家就在前面。」

司機停下車。

葉簡汐順著唐北北指的方向看過去,只見一座古老的四合院前,掛著「唐宅」字樣的牌子。

葉簡汐身影頓時僵住了,腦子一陣陣的轟鳴。

難怪她覺得北北這個名字耳熟,唐北北……唐家老二的兒子。如意曾經跟她提起過唐南適這個小侄子,說他古靈精怪,小小年紀,比大人都會撩妹,長大了必定成為禍害。

「漂亮姐姐,我到家了。」

唐北北回過頭,高興的跟葉簡汐說話。

葉簡汐眨了眨眼睛,目光定定的望著唐北北,只覺得自己眼瞎,這孩子和唐南楊長得有幾分相似,自己怎麼就沒認出來呢?

「漂亮姐姐?」

唐北北見她不理自己,湊到她連跟前,啵的親了她一下。

葉簡汐回過神來,捂住手機的傳聲筒,勉強笑著對唐北北說:「北北,你四叔是唐南適?」

「是呀!姐姐認識我四叔?」

從契約精靈開始 唐北北格外的高興。

葉簡汐:「嗯,之前見過幾面,沒想到會這麼有緣,碰到你。」

「姐姐,我們真有緣分!」唐北北忽然有些靦腆的說,「姐姐,你跟我回家,我請你喝茶,怎麼樣?」

「我今天沒時間,改天怎樣?」

唐北北有些失望:「那好吧,姐姐,改天再見。」

「再見。」

……

葉簡汐看著唐北北下車,一步三回頭的進了唐家。

她冷著臉拿起手機,聲音淬著冰渣道:「唐南澤,我就算把唐北北怎麼樣了,你能拿我怎樣?殺了我嗎?殺了我也不過一命抵一命,你覺得我會怕你?」

「葉簡汐,我勸你最好別做蠢事!」

唐南澤的怒氣,哪怕是隔著手機,葉簡汐也能清楚的感覺到。

他越是生氣。

她便覺得越發的痛快:「呵……你看我敢不敢做。」

話音落,手機那邊傳來唐南澤暴跳如雷的聲音。

葉簡汐毫不猶豫的掛斷了電話。她沒打算對唐北北做什麼,可是,能氣到唐南澤的機會,她也不會放過!

這個自大狂妄的男人,著急死他才好! 系統空間里。

玉傾歡正坐在柔軟的沙發上,端著茶杯悠哉悠哉地喝著茶。

她的腿上掛著一個籃球大小不知是什麼物種的白毛糰子,正在痛哭流涕。

「親愛噠宿主,我們的任務已經失敗了77次了,再繼續失敗下去,我們兩個都要被抹殺了,嚶嚶嚶~我這麼可愛,你真的忍心嗎?」

玉傾歡想說忍心,但她手上卻把茶杯放下了。

把白毛糰子撈進了懷裡,狠狠地揉了揉,才溫柔地說:「我當然不忍心了。」聲音清脆悅耳,聽得白毛糰子的耳朵都快酥了。

要是你被抹殺了,以後我還能把誰捧在手心裡蹂躪呢?

白毛糰子抽了抽紅彤彤的鼻子:「那宿主我們能不能認真的做任務呢?」

玉傾歡爽快答應:「好的呢,小統統。」

說完,畫面一轉,玉傾歡就進入了任務世界。

玉傾歡從血泊里爬起來,心裡有一句MMP不知當講不當講!

她捂住受傷的手腕,三分鐘之後,手腕上的傷口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一片光潔。

玉傾歡面帶微笑:「小統統,你又給我找了一副非常優秀的身體呢~」

白毛糰子抖了抖小身子,知道自己親愛的宿主又在說反話了。

「親愛的宿主,這又不是人家的錯,在這個世界只有她的身體跟你的靈魂最契合。」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