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葉以晴的心中猛地一下揪緊,轉身的剎那,臉色一下變得慘白,只見儀器上原本的波浪線突然變成了一條直線,手中的臉盆啪的一聲砸到了地上,水濺了一地。

2021 年 1 月 11 日

「醫生!醫生!」

葉以晴飛快的跑到窗前,看著那條觸目驚心的直線,還有病床上無聲無息的葉清揚,從來沒有過的手足無措。

「醫生!醫生!!!」

葉以晴的聲音已經完全變了調,醫生聞訊迅速趕了過來……

商千默看著許研走出公司大樓,打開了副駕駛座的車門,而後微笑著看著許研慢慢走向自己,手機卻在此時突然急促的響了起來。

商千默一看是葉以晴,心中有股不安閃過。

「冰人」

許研看著商千默的表情驟變,心中已然猜到了什麼。

「是不是小揚?」

商千默掛了電話,「快,上車!」。

車上的氣氛有些沉重,許研看著商千默格外冷峻的側臉,心知事態嚴重。

商千默雙手緊緊地握住方向盤,直直地盯著前方,不知何時,眼睛卻紅了。

想起剛剛在電話里聽到的,商千默整個人都忍不住顫抖了一下。

就在剛才,接通電話的那一剎那,商千默沒有聽到葉以晴說話,而是一陣哭聲。

自打商千默認識葉以晴以來,這是她第一次聽到葉以晴哭得那麼的……

商千默和許研火速趕到醫院后,就看到葉以晴形單影隻的站在空空蕩蕩的走廊里,而在走廊的盡頭,刺眼的紅燈點亮。

許研焦急的跑了過去,而商千默卻不敢上前,只是獃獃地站在原地,就那麼看著走廊的另一頭,直到許研回頭。

「小鬼她……」

在葉以晴轉身的剎那,商千默已然說不出話,只是,走近,抱緊,而後就感覺脖間一片涼意襲來。

搶救室外等待的時間,漫長的就像過完了一生,尤其是第二次經歷,同樣的場景,卻比第一次要揪心千倍萬倍。

商千默已經不知道該說什麼話來安慰葉以晴,她能感覺到四周的空氣都是凝結的。

葉以晴的神情看起來卻並沒有什麼異樣,可是商千默和許研都能感覺到手心裡的葉以晴的手冰冷異常,還有那足以灼傷她們的心的顫抖。

在分外漫長的一個小時等待后,刺眼的紅燈終於滅了,葉以晴猛地站起身。

「席醫生,她怎麼樣了」

席暮生摘下口罩,「現在已經脫離生命危險了」。

許研看席暮生似乎還有話要說,可是最後卻沒有說出口,不由得看了眼正跟護士推著葉清揚往病房裡走的葉以晴。

「默兒,你先進去陪著以晴,我出去給她買點吃的」

商千默點點頭,「那你小心點」。

在席暮生回辦公室后不久,許研就敲響了他辦公室的門。

席暮生看著突然到來的許研有些訝異,許研也不繞彎子,直接開門見山的問出了口

「席醫生,我想知道小揚現在的真實情況」

葉清揚從搶救室被推回病房后沒多久白靜和黃媽就過來了,還特地呆了煲好的雞湯,是專門給葉以晴補身體的。

可葉以晴只淡淡的說了聲沒胃口,最後在白靜的幾番勸說下才勉強喝了幾口。

白靜察覺到今天的葉以晴似乎不對勁,便借口把商千默拉到了隔壁的房間。

商千默也沒打算隱瞞白靜,就把剛才葉清揚病危的事情告訴了她。

白靜聽完后一臉的凝重,許久都沒有開口說一句話。

白靜剛才看到,葉以晴現在的神情和葉清揚剛出事那會兒的完全不一樣,葉清揚剛出事那會兒,白靜能從葉以晴的眼神里看出她的心裡很亂很煎熬很痛苦,可剛才,白靜從葉以晴的眼神里根本看不出任何的情緒波動,彷彿已經看透一切,這讓白靜的心裡很恐懼。

「乾媽,我有些話想問您」

白靜看她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你是想說晴兒和小揚的事情?」。

商千默驚,「你怎麼知道?!」。

白靜嘆了口氣,「她們倆每天都在我眼皮底下晃,我什麼會不知道」。

「那您會同意小鬼和冰人在一起嗎?」,商千默試探著問。


白靜看著商千默的眼睛,「很早以前,我就跟小揚說了,我不反對,只要晴兒喜歡,那我就喜歡」。

在那個時候,白靜就已經看出來了,葉清揚不會是單相思。

雖然後來葉以晴執意要葉清揚離開這兒去美國,可白靜知道,在葉清揚在美國的這幾年裡,每年葉清揚的生日那天,葉以晴都會獨自飛去美國,但凡有去美國出差的機會,葉以晴也都會親自去,至於過去做什麼,不用想白靜也知道,不過她也知道,這一切葉清揚都不知道,其他人也不知道,原本她也不知道,直到她無意中看到……

「那冰人她知道嗎?」,商千默問。

白靜看了眼隔壁的病房,「雖然我沒有明確的跟她說過,但晴兒她應該明白」。

「那冰人她」

為什麼就是不肯接受小鬼呢?商千默並沒有把後半句話說出來,但白靜似乎猜到了。

「晴兒她……心思太重了」

葉以晴坐在病床邊,有些恍惚地看著床上的葉清揚,直到白靜的手輕輕地放在了她的右肩上。

「晴兒」

葉以晴緩緩回過頭,看著白靜臉上的關心和擔憂,什麼話也沒說,只是輕輕地靠在了白靜的小腹間。

白靜抬手輕輕地撫摸著葉以晴的頭髮,「晴兒,何苦這麼為難自己呢?既然心裡有她,為什麼不讓她知道呢?」。

「過去的就讓它過去吧,人總得要往前看的,你這樣,媽會很擔心的,小揚她如果知道了,也會很難過的」

「媽」,葉以晴低低地喊了一聲,不知道過了多久,「我好害怕」。

從沒想到「害怕」這兩個字還會從葉以晴的嘴裡說出來,白靜依稀記得,只在葉以晴很小的時候聽過她對她說過這兩個字,如今聽到,白靜只覺整顆心都揪在了一起。

「乖,不怕,有媽在呢,有什麼事都有媽跟你一起扛著」

從最初的隱忍慢慢的終於哭出了聲,葉以晴抬起手緊緊的抱著白靜的腰身。

「我好害怕自己守不住她,就像當初我和心兒一樣,十年,我拼盡一切想要守護好我們的感情,守護好她,可是結果呢,爸走了,她也離開了」

白靜也忍不住紅了眼眶,這些話在葉以晴心裡憋了多久,憋得有難受,恐怕只有她自己知道。

「那不是你的錯,不怪你,晴兒」

葉以晴就像溺水的孩子一樣,雙手緊緊地揪住白靜的衣服下擺。

「我害怕葉清揚和我會重蹈以前的覆轍,我拚命推開她,想要守住她,可最後……」 席暮生家


客廳里,席暮生和陸月坐在沙發上,而席清就站在他們面前,空氣里隱隱流動著不安的元素。

就在剛才,席清當著他們的面說了一句話,「我要休學!」。

自從葉清揚出事以後,席清一直遲遲未歸校,學校打來電話,席清就說請假,而時間卻是不定。

席暮生倒是能理解自己女兒為什麼這麼做,沒多說什麼,只是席清她媽卻不同意她這麼做。

陸月是能理解,但是覺得席清留在這兒也無濟於事。為此,席清和陸月大吵了一架,席清更是當著陸月的面說出了自己喜歡葉清揚,陸月當場震驚在原地。

最後,席清還是乖乖回學校上課去了,不過每個星期都會回來好幾次,每次回來都是先去醫院看葉清揚。

今天回來的時候,恰巧聽到了席暮生和許研的談話,所以才會有方才的那一幕。

席暮生嘆了口氣,「這眼看著就要放暑假了,你現在也不用急著辦休學,不過還是你自己拿主意吧」。

「我不同意!」,陸月沉著臉看了席清一眼,「清揚她現在已經夠多人照顧了,不差你一個!」。

「我不管!」,席清的眼神倔強,「我就要陪在她身邊!」。

「你!」

陸月蹭的站起身,席暮生趕緊攔住了她。

「兒孫自有兒孫福,你操那個心做什麼,更何況,清揚是為了救咱們清兒才會變成這樣,現在她的情況不太樂觀,清兒想留下來照顧她也是應該的,不然孩子這一輩子都會後悔和不安的」。

「你懂什麼!你問問她自己」,陸月紅著眼瞪著席清,「她就只是因為感激和內疚嗎?!她根本就是」,話到嘴邊又咽了回去,終是說不出口。

席清抬起手猛地一下擦掉臉上的眼淚,而後轉身就跑上了樓。

當天晚上,在醫院陪著葉以晴吃完晚飯後,商千默和許研才開著車往家走。

商千默不時的看向身旁的許研,「妍兒,你怎麼了?從你上午出去回來后就好像一直心事重重的樣子」。

許研看著商千默的眼睛,「小揚的情況並不樂觀」。

許研的表情很嚴肅,商千默不由得眉頭緊鎖,「我不太明白你的意思」。

「我上午根本就不是出去買東西,而是去找了席醫生,他說,如果小揚在接下來的一個月之內還醒不過來,可能,就再也不會醒過來了」

刺耳的剎車聲響起,商千默猛地踩下剎車,把車靠邊停了下來。

許研有些猝不及防的往前傾倒,幸虧上車之後系了安全帶。

「你說的」,商千默似乎有些不敢置信的看著許研的雙眸,「都是真的嗎?」。

許研輕輕地點了點頭,她也不願意相信,可這終究就是事實。

「那冰人知道了嗎?」,商千默有些木然的開口。

許研搖頭,「還不知道,席醫生怕她受不了這個打擊,所以還沒有告訴她,不過,我打算明天就告訴她」。

「不行!」,商千默的表情顯得很是激動,「不能告訴冰人!」。

「可以晴應該知道,也有權利知道」,許研這一次並不打算聽她的。

「冰人會承受不住的,她現在已經快崩潰了」,商千默別過頭不看許研,「過幾天再說吧」。


第二天

商千默和許研各自去了一趟自己的公司后,就一起去了醫院。

兩人到的時候,白靜和黃媽剛離開醫院沒多久。


「小揚,今天的天氣不錯噢」

許研對著病床上的葉清揚說了這麼一句,而一旁的商千默今天卻出奇的安靜。

「以晴,你的臉色不太好,是不是昨晚沒睡好,你去隔壁休息一下吧,這裡有我們呢」,許研對葉以晴道。

葉以晴微微搖了下頭,「我沒事」,而後看了一眼商千默,「你們吵架了嗎?」。

商千默抬起頭,恰好與許研四目相對,而後又別過了頭,「沒有」。

商千默也不知道那算不算是吵架,她唯一可以確定的是,這是她們結婚以後第一次那樣。

「差不多就可以了,珍惜相處的日子」

葉以晴淡淡地說完,房間里隨即陷入了一陣沉默。

商千默抬頭看著側身對著她的許研的側臉,過了一會兒,慢慢走過去牽起了許研的手。

許研也沒有掙脫,任由商千默緊緊地握著。

就在這時,席暮生突然來了,許研從他的眼神里看出,他是要把葉清揚的情況告訴葉以晴。

許研下意識的看了眼葉以晴,而後對著席暮生搖了搖頭,席暮生就又悄無聲息的離開了。

商千默也看到了席暮生,她知道有些事情終究是瞞不住的。

「冰人,我們有些話想跟你說」

商千默看著坐在自己對面的葉以晴,心提到了嗓子眼兒。


葉以晴聽完許研的話后,一句話都沒有說。

許研只看到葉以晴的眼睛一剎那間沒有了焦距,而後又迅速恢復正常,之後就再也看不出什麼了。

葉以晴緩緩地站起身,「我知道了」,聲音聽起來有些虛浮,說完後轉身向隔壁的病房走去。

商千默看著葉以晴的背影,突然不知道她最後的決定到底是對還是錯。

但凡葉以晴有一些些「正常人」的反應,商千默就不會這麼擔心,可是偏偏葉以晴安靜的讓她害怕。

葉以晴回到病床邊坐下,看著床上躺著的葉清揚,眼睛迅速沒有了焦距。

「你說過會一直陪著我,不再讓我一個人,現在,你是要反悔了嗎?」

很快,江芷美、白靜、林牧、蘇文和蕭吟都知道了這個消息。相比往日,病房裡又增添了許多悲傷的色彩。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