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葉一朵看著他,平靜的開口:"嗯,問吧!"

2020 年 10 月 29 日

"你會因為我的身份,而不接受我這個人嗎?"路彥琛問的很直白。

葉一朵的眸子閃了閃,她想到之前雲夢恬說的,柳清清為路彥琛擋槍,以及路彥琛遲遲不願意告訴自己,他的工作。

她不是傻子,猜都能猜出來些什麼了。

只是,她一直想讓路彥琛親口告訴自己。

想到這裡,她微微笑了笑:"為什麼不能接受,我如果跟一個人做朋友,肯定會接受他的全部!因為身份就排斥對方,這不是我的作風!"

路彥琛的眼神有些落寞:"所以,我們只是朋友嗎?"

葉一朵笑:"難道我們不是朋友嗎?"

路彥琛明知道,葉一朵在跟自己打太極,他還是無可奈何。

他嘆了口氣,站起來:"是啊,我們是朋友,所以,去我那邊,我給你熱點飯菜吧,別一會餓的胃疼!"

葉一朵這會心情已經好多了,她笑著站起來:"當然好啊!"

兩個人回到隔壁的時候,雲夢恬還把自己關在房間里。

路彥琛去熱菜了,葉一朵去找雲夢恬。

她敲了半天門,雲夢恬也不來給她開門。

葉一朵忍不住皺眉,在門口喊:"雲夢恬,你告訴我,你到底在搞什麼鬼啊,開門,我在門口呢,你表哥去熱菜了,出來吃點啊!"

雲夢恬的聲音悶悶的,仔細聽,還有些許怒意:"你們吃吧,我不餓!"

葉一朵愣住了:"怎麼了啊,雲小夢,聽語氣不對啊,這是誰又得罪你了啊!"

雲夢恬突然帶著哭腔:"你覺得還能是誰啊?"

"你表哥?"葉一朵很有耐心的猜測著。

她在想,剛才路彥琛到底給雲夢恬說了什麼,這丫頭的心情,怎麼就突然變得這麼糟糕了呢!

她仔細想了想,也猜不出個所以然來。

倒是雲夢恬,氣呼呼的對著門口喊了一聲:"不光是我表哥!"

葉一朵納悶:"那還有誰啊!"

"你!"雲夢恬雖然不開心,但是,聲音倒是底氣十足!

葉一朵傻眼了:"我說雲小夢啊,我怎麼惹你了啊,我記得剛才在我那邊,還是你惹我來著,這會怎麼就變成我惹你了,我還好心好意的上趕著來哄你,讓你出來吃飯,我跟你說,做人可不能這樣啊!"

雲夢恬帶著濃濃的鼻音:"你就惹我了!"

雲夢恬剩下的話沒有說,就算是葉一朵沒有自己惹她,表哥也是因為葉一朵,才要冒險做手術的,可是,她還不能跟葉一朵說,不然表哥肯定會生氣的。

她不想讓表哥生氣,還不想讓表哥冒險。

她雖然也清楚,自己不該責怪葉一朵的,這件事情,跟她其實沒有多大關係。

表哥是因為她,才要選擇冒險的,並不是她讓表哥去冒險的。

這些道理,雲夢恬都明白。

可是,她卻無法做到理智的不去責怪葉一朵。

葉一朵站在門口,一臉懵逼。

她實在不明白,雲夢恬究竟怎麼了。

畢竟,這才多大功夫啊,她聽起來不僅哭了,而且,真生氣了,路彥琛這傢伙,到底給雲夢恬說了什麼!

葉一朵頭疼的揉了揉額頭,開口道:"小夢,你確定,我真的惹你了!"

雲夢恬賭氣的點點頭,兇巴巴的"嗯"了一聲。

葉一朵很無奈:"那好吧,我先問你,你怎麼才能原諒我?"

雲夢恬難受的伸手揉了揉眼睛,走到門口,隔著一扇門,跟葉一朵說:"不論你做什麼,我都不會原諒你的!"

葉一朵差點吐血:"我到底是做了什麼天理不容的事情,讓你這麼記恨我!"

雲夢恬賭氣的不說話。

這時,路彥琛已經熱好兩道菜,端了出來。

他看了一眼葉一朵,說道:"你別搭理她了,她就是小孩子性子,我們吃飯,別管她,反正她也不餓!"

路彥琛的話說完,就去廚房了。

葉一朵愣了愣。

這時,她面前的門,一下子猛地打開,雲夢恬氣呼呼的瞪著自家表哥的背影:"誰說我不餓,我餓死了,誰說我不吃,我要吃光所有的菜!"

葉一朵被雲夢恬這模樣驚到了。

先不說,她說話跟小孩子一樣賭氣,就看她這幅尊榮,這才多大會時間啊,她的眼睛腫的像是核桃。

葉一朵是真的擔心了,她伸手拉住雲夢恬的胳膊:"小夢,你老實告訴我,是不是你表哥欺負你了,怎麼哭的這麼可憐,眼睛都腫成這樣了!"

雲夢恬本來就難受,聽到葉一朵這樣說,她一下子更難受了。

她委屈的嘟著嘴看著葉一朵,想了想,報復性的說:"我表哥凶我了,你要不要幫我凶回去?你要是幫我,我就考慮原諒你!"

葉一朵都不知道,自己怎麼得罪這位大小姐了,結果,現在都說到了原諒的問題上。

她無奈的伸手扶額:"好吧,你說我要怎麼幫你?"

雲夢恬的眼珠子轉了轉,惡作劇的開口道:"你讓我表哥每天都來找你報道,如果他消失一天,你就跟他說,以後都不要再見他了!" 飛仙集團,瞬間以西涼城為中心,直接快速擴展了出去。

幕後大老闆,神秘的林公子,天國的管理人,叫花仙兒,現在自稱老闆!

飛仙靈藥,便是飛仙集團的產品!

一時間,產生了極大的震動,飛仙集團眼下太火爆了,已然在整個天國徹底鋪開,莫說老頭子等人現在每日出產不過幾千瓶,哪怕是提高十倍也依舊有著莫大的市場。

很多地方,有錢難買!

而眼下,突然間飛仙集團再度推出產品,滅魔彈與滅魔槍,號稱普通人能擊殺大修士的神兵利器!

這個消息一出,頓時讓很多人震動,滿是不可思議。

普通人哪怕是手持強大的符咒,也難以斬殺大修士高手,畢竟大修士高手會移動,不會木樁子似的站在那裡任符咒炸。

自然,不少人對這個消息嗤之以鼻。

然而很快,一道影像快速流傳出來。

一群絕對不超過高品修士的人,手持這些奇奇怪怪的東西,愣是端了一個群居妖獸的老巢,甚至乾死了一頭三階妖獸。

頓時,滅魔槍和滅魔彈火了!

西涼城外,當小飛仙帶著一群人浩浩蕩蕩的趕回來之際,無數西涼城之人等待在小飛仙家門口,就連附近一些城池之人也有人趕來。

目的只有一個,加入飛仙集團!

小飛仙很直接,在宣布飛仙集團成立之後,直接朝所有飛仙靈藥的銷售方發布了通知。

想繼續,抱歉,必須加入飛仙集團,成為其中的一員!

甚至,飛仙集團還專門指定了一個等級劃分。

畢竟普通這是一個強者為尊的世界,想要網路更多的強者,同一個級別,這些強者也會覺得掉價。

為此,從定義九級銷售。

宗師境以下剛入職的,銷售額低於一千萬的,全部是一級銷售,後續根據銷售額升遷。

宗師境入職的,直接二級銷售,後續根據銷售額升遷。

尊者境入職的,直接三級銷售,後續根據銷售額升遷。

化靈境的願意加入的,直接成為飛仙集團的護法,享受待遇極其優厚,具體保密。

級別越高,拿貨的價格也會適當越便宜,利潤越大,而且關鍵時刻飛仙集團還有特殊幫助。

換而言之,加入飛仙集團,便算是飛仙集團的人了,大家一榮俱榮,關鍵是飛仙集團便是大靠山。

與其說這是一個銷售大集團,而一旦真正建立起來,這就是一個超級的龐然大物。

在天國,強大的宗門往往也不過數千名弟子而已,多則上萬。

但飛仙集團一出,那可能是數十萬,上百萬……

來者不拒!

和宗門不同,飛仙集團不需要去養活這些人,而是互利的原則!

關鍵時刻振臂一呼,可想想象的出,數百萬人一起響應的壯觀情況,哪怕是天國巨頭也要咋舌吧?

「快回去,必須加入飛仙集團!」一些人根本來不及多想,這段時間銷售飛仙靈藥,讓很多人身家暴漲,千萬富豪很多很多,厲害的上億也很正常。

而今,一個個瘋狂朝西涼城外趕來,要加入飛仙集團。

西涼城外,更是有著數萬人排隊要加入其中,熱鬧不已。

賈霸城,賈胤這幾天忙的不行,坐鎮賈霸城,賈氏一族此刻數十人分散在各地,甚至有人進入到天國深處,出售飛仙靈藥,短短半個月的時間,依仗著飛仙靈藥,讓賈氏一族賺取了十倍於家族的巨額財富,讓賈霸這位老牌化靈境高手都坐不住,有時候親自下場幫忙鎮守。

此刻得到小飛仙的通知,賈胤有些心動。

掙錢,是人都有著極大的興趣,賈胤也很希望這種生活,比修鍊更有成就感。

而且只要有靈氣值,修鍊起來也簡單的多。

「爺爺,現在怎麼辦?」賈胤詢問,正在掙錢的時候,突然間斷了飛仙靈藥,讓他們很不舍,但要加入到飛仙集團,賈霸很猶豫。

「你先問問看,樹大招風,眼下不宜貿然把自己捆綁其中。」賈霸沉聲。

作為一個化靈境的高手,而且盤踞這一代數百年,自然不傻。

普通修士高手加入其中,根本無所謂,但他們這種大家族,反倒是不怎麼好,容易出大變故。

這個飛仙集團眼下如此招搖,不是什麼好事。

天國的水,很深很深。

他們這邊不過是偏僻之地而已。

「是!」賈胤當即應了一聲,快速和小飛仙聯繫起來。

不一會,賈胤得到小飛仙的答覆,並且轉述過來。

「尊者境加入,三級銷售,享受格外價格優惠,享受優先拿貨許可權。」

「條件!」賈霸開口。

「不得背叛飛仙集團,不得對飛仙集團重要人等出手,關鍵時刻,聽從飛仙集團徵召,否則死!!」賈胤沉聲說道。

這些條件看起來不多,也不算限制太多,唯獨最後一點,讓他們格外在意!

賈霸眉頭微皺,賈胤也在猶豫。

與此同時,此刻正在皺眉猶豫的遠不止他們。

隨著飛仙靈藥的大爆,吸引了很多人加入其中。

這其中,有大修士,有宗師境,自然也還有尊者境,化靈境高手雖然沒人下場,但同樣有人暗中支持。

加入飛仙集團,哪怕是宗師境高手基本上也沒什麼猶豫的,宗師境在天國也只能屬於一般人而已,但尊者境就不同了。

飛仙集團的要求很簡單,沒事大家都相安無事,有錢一起賺。

但有難,要一起拼,一起擋!

同意不同意?

不同意的話,合作結束,以後產品你們也別拿了,靈氣值也別賺了。

至於想找個人來加入,很抱歉也不行!

一經發現,徹底拉黑,再也別想賣,甚至發下通知,誰敢賣你產品,也直接拉黑!

而且這一波招收之後,突破大修士,普通修士就不收了,想做飛仙集團的銷售,起步是宗師境!

甚至是尊者境!

同時,飛仙集團發布聲明,還有兩大爆款正在來的路上……很快即將上市!

要不要加入?

早點加入,早點享受優惠。

飛仙集團,招收一定的銷售之後,便不再招募了,機不可失時不再來! 葉一朵無語:"這是什麼鬼操作,我不是很明白,這樣就算是整他了嗎?"

雲夢恬皺眉看了一眼葉一朵:"你按照我說的去做就對了,反正,我的想法你也不是很懂!"

葉一朵汗顏:"是啊,我的確不懂你的想法,我很詫異,你這麼做的目的到底是什麼!"

雲夢恬盯著葉一朵看了幾秒,開口道:"你不要跟我表哥說,這是我教你的就行了,知道了嗎?"

看著雲夢恬一臉鄭重其事的模樣,葉一朵有些無奈。

只不過,看在她今天剛回來,就弄得這麼可憐的份上,她點了點頭,勉強算是答應了。

雲夢恬頓時眉開眼笑。

葉一朵當然不知道,雲夢恬之所以這麼做,就是為了讓路彥琛沒有辦法去做手術。

他如果非要做手術的話,肯定要提前安排好一切,並且要抽出時間來,才能去安心做手術。

可是,如果他答應葉一朵的要求,根本不可能在短期內做手術。

這樣的話,她還可以拖一拖,想想辦法,說不定,約翰醫生可以用其他的辦法,讓表哥想起那些失去的記憶。

雲夢恬覺得,路彥琛現在很心疼葉一朵為了他,得了輕度抑鬱症,肯定會對她有求必應的。

她自信滿滿,覺得自己的計劃一定可以成功。

吃飯的時候,雲夢恬頂著兩個紅紅的眼睛,坐在葉一朵對面。

飯都吃了一半了,可是,葉一朵絲毫沒有開口的意思。

雲夢恬有點著急。

她在桌子下面,伸腿踢了踢葉一朵,想讓她趕緊說,這種事情,最好是當著她的面,表哥答應了朵朵,她才能安心。

結果,她踢了兩腳,葉一朵沒反應,依舊自顧自的吃飯。

雲夢恬皺眉,這傢伙怎麼這樣啊,都答應自己了,難道要反悔。

想到這裡,她的腳上力度加大了,再次踢了踢葉一朵。

誰知道,葉一朵還沒反應,路彥琛倒是皺眉看著她,冷聲道:"雲夢恬,你到底要不要好好吃飯!"

"啊!"雲夢恬長大嘴巴看著他:"怎麼了啊,表哥,我這不是在吃飯呢嗎?"

葉一朵看雲夢恬和路彥琛這模樣,一點也不像是在鬧彆扭啊!

想到雲夢恬吃飯前的拜託,她正考慮要不要開口呢,就聽到路彥琛黑著臉說:"你這是好好吃飯嗎?你好好吃飯,你踢我做什麼,一次兩次我忍了,三次四次是圖好玩嗎?"

雲夢恬一副吃了蒼蠅的表情,腦袋一歪,彎著腰看了看桌下。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