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葉一朵悶聲道:"我能有什麼事,反正他們說的又不是真的!"

2020 年 10 月 29 日

雲夢恬的聲音有些壓抑:"也不知道是那個傻逼,敢發這樣的帖子,毀人名譽,也不知道對他有什麼好處,朵朵,你最近得罪誰了嗎?"

葉一朵沉默了兩秒,說:"沒有,我除了宿舍就是教室,要不然就去找小白哥哥了,我能得罪誰啊!"

雲夢恬皺眉想了想:"既然不是得罪了別人,那就是有人嫉妒你,這麼多的照片,得蹲在宿舍樓下拍多久啊,肯定是對你嫉妒到發瘋的一個神經病,千萬別讓我找出來,看我找出來這人,不把他大卸八塊,難解我心頭只恨!"

葉一朵聽到雲夢恬自言自語一般的話,她說:"我今天不出去了,你給我帶飯就行,我想睡會,今天的課,我不想去上了,你幫我請假!"

雲夢恬站在葉一朵的床頭,愣了幾秒,她說:"朵朵,你真沒事嗎?"

葉一朵的聲音聽不出情緒:"你覺得我像是沒事人嗎?"

"我覺得你心情不好!"雲夢恬實話實說。

葉一朵有些無力:"廢話,誰碰到這樣的事情,心情能好啊!"

雲夢恬皺眉:"那這件事怎麼解決啊,你總不能一直在宿舍里吧,我去找人刪帖子!"

雲夢恬的情緒有點小激動,葉一朵轉身躺著,皺眉看了她一眼:"刪帖子管用嗎?你覺得!"

"那你說怎麼辦?"雲夢恬盯著葉一朵,有些難過。

她心疼葉一朵,明明什麼都沒有做,卻要被人這樣誣陷。

葉一朵看了一眼她:"我也不知道要怎麼辦,我現在只想靜靜!"

雲夢恬差點就要喊起來了:"現在是靜一靜的時候嗎?這樣的帖子,時間越長,發酵的越厲害,我們現在要想的,不是怎麼處理這件事嗎?"

葉一朵搖了搖頭:"不,只有這件事情鬧得越大,解決起來,才更好解決,你懂嗎?"

雲夢恬有點不明白,她的腦子有點混亂:"朵朵,我不大明白你的意思,要是真的鬧大了,這件事,不就整個南大都知道了,你以後還上不上學了啊!"

葉一朵無奈的嘆口氣:"說實話,我看到這個帖子,心情很不好,可是,動動腦子都知道,這個針對我的帖子,是有人攻擊我,可是,事實並不是這樣,只有等到鬧大了,我再拿出有力的證據,證明事實不是這樣的,這樣一來,所有人都知道,我並不是帖子中的那種人,你懂嗎?現在這種小規模的流言蜚語,我要是出去解釋,只能讓人覺得在掩飾,沒有必要!"

雲夢恬沒想到,這個時間,葉一朵的腦子還能這麼清楚。

她看了一眼葉一朵:"那這件事情,要不要告訴我表哥啊,我們讓他來處理,好不好? 獨佳閃婚

葉一朵平躺在床上,看著雲夢恬:"為什麼要告訴他,他去出差了,都夠累的了,沒有必要跟他說,只會讓他更擔心,再說了,你想讓他怎麼解決,跟全校宣布,我是他女朋友嗎?我可不想讓他做這麼抽風的事情,你就別跟他說,就對了,現在就讓他們鬧吧,鬧得越厲害越好,我本身就是豪門,用得著攀附什麼有錢人嗎?要是我真的想解決這件事,直接讓我爸出面,分分鐘把那些人打的臉疼,但是,現在還不是時機,你懂嗎?"

雲夢恬皺眉:"我不懂,朵朵,我只能聽懂你說的時機,其他的,我真的不懂,我很不明白,你願意讓你爸爸處理這件事,為什麼就不願意讓我表哥處理呢,你還是覺得,不想讓表哥幫你解決什麼事情嗎? 婚婚欲誰 還是說,在你心裡,你還沒有接受我表哥!"

葉一朵心裡的憤怒,都被雲夢恬這會弄得煙消雲散了,只剩下無力和煩躁。

她沒好氣的看著雲夢恬:"什麼啊,我只是不想讓小白哥哥太操心,他這段時間公司很忙,他很累,我不想讓他再為我的事情煩心!"

雲夢恬認真的看著葉一朵:"朵朵,這根本就不是你的真實想法,你覺得小白哥哥忙,我承認你說的是實話,你不想讓他受累,我也能理解,可是,你爸爸不忙嗎?CE集團是不是要破產了啊,你爸爸沒事幹啊,大老遠的跑南希市,給你處理這些亂七八糟的事情!"

看著雲夢恬這個樣子,葉一朵莫名的有些心慌。

她從床上坐起來:"小夢,你能不能講道理啊,他是我爸爸,他為我做這些事情,是心甘情願的,是他應盡的責任,我現在才十七歲,還沒有成年呢!"

雲夢恬胸口不斷起伏,看起來,情緒很是不穩定。

她說:"這都是你給自己找的借口,不是我不講道理,小白哥哥是你男朋友,他希望保護你,希望成為你的依靠,可是,你就是不給他機會,他怕你有什麼事情不告訴他,還特意跟我叮囑了一番,現在有人欺負你,你卻不想讓我告訴他,你覺得,你爸爸是心甘情願為你做這些事情的,那我表哥就不心甘情願了嗎?你是不是一直覺得,他對你不是真心的啊,葉一朵,我實話告訴你吧,我一直覺得,你跟我表哥的感情,有很大的問題,你一直把他擋在你的世界外面,你們倆有時候就不像是男女朋友,你懂嗎?儘管我覺得,我表哥肯定很喜歡你!"

雲夢恬說完,有些無力的轉身,背對著葉一朵。

她都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雖然有點亂,可是,她覺得,葉一朵應該能聽懂。

葉一朵聽了雲夢恬的話,沉默了。

她沉默了幾秒之後,才開口:"小夢,你說的話,我會仔細想想的,只不過,感情如果真的有問題,不可能出在一個人身上,還有,不光你表哥喜歡我,我也喜歡他,我不是那種欺騙別人感情的人,至於這件事情,如果你非要告訴他的話,你就說吧,我只是不想讓他擔心而已,如果你告訴他了,跟我說一聲,我就不讓我爸插手了!"

雲夢恬半天才轉身,等著她。

葉一朵看見她的眼睛有點紅,葉一朵的心裡,很不是滋味。

雲夢恬說:"這件事,我肯定會跟我表哥說的,不然,他估計得說我一輩子不靠譜,我也就靠譜一次,讓他改變一下對我的看法,至於你爸要不要插手這件事,你自己看著辦就好,還有,我先走了,你自己在宿舍呆著吧,我今天給你帶飯!"

雲夢恬說完,眼眶還有點紅,她胡亂的揉了揉眼睛,就向著宿舍外面跑出去了。

葉一朵對著空蕩蕩的宿舍,心裡憋得慌,她無奈的嘆口氣,這都什麼事啊! 在紀心雨流下淚水時,夏明義就猜到了紀心雨的一些心事,「每個人都有自己的過去,不面對和接受,就永遠活在痛苦裡。」

別的,她可以通過努力去改變,可是那件事,就算她怎麼接受,都是她內心世界里最黑暗的一面,夏明義沒有遭受過她的經歷,根本不懂得她為了走出那個世界耗費了多少的勇氣。

就算夏明義嘴上說把她當做正常人看,可她並不相信,這個世界上,還會有不帶異樣眼光看她的人,就在紀心雨想下逐客令時,對面的人遞了一塊紙巾過來。

把她臉上的淚水擦乾淨以後,夏明義將紙巾丟進垃圾桶,「回不回去,選擇權在你手上,你自己想清楚吧。「

夏明義走後,紀心雨自艾自憐的眼神落在茶几上。

過去,她做了那麼多傷天害理的事情,即使木兮因為趙純宇的事情,原諒了她,可她現在仍舊活的生不如死,除了夏明義,根本沒有第二個人願意用正常人的眼神看待她。

駱知秋讓她回去,不就是怕她在外面會給紀家帶來負面影響,說不定,哪一天,駱知秋為了解決她這個麻煩,還會找個願意娶她的男人,把她嫁出去,那些手段,她在紀家生活了那麼多年,早就看得一清二楚。

……

吃過早餐后,紀澌鈞帶著木小寶一塊陪木兮去醫院做產檢,做完檢查出來,口渴的木小寶先跑出去找費亦行喝水。

在醫院替木兮挂號的費亦行,等到人進去做檢查后就在門口等候,等了差不多十來分鐘,就看到他家寶少爺跑出來了。

「小狒狒,我要喝水。」

費亦行從牆上取下一個塑料杯,給木小寶裝了一些白開水。

背著手的木小寶小聲嘀咕了一句,「人家不想喝這個。」

看到不遠處走來的人,費亦行忙比噓,「待會,紀總沒看見,我就給你買好吃的。」

「嗯嗯。」木小寶點了點頭。

接過水杯的木小寶掉頭回去找紀澌鈞跟木兮。

從檢查室出來,木兮看了眼四周,「我去下洗手間,你先去一樓等我。」

「我陪你去。」

「不用啦,我很快就出來。」

為了木兮的安全著想,紀澌鈞堅持送木兮去洗手間,到了洗手間門口,背著手的紀澌鈞一臉著急,在門口來回踱步。

這出來的人,看到門口站著幾個人,各個都把他們當做怪人打量,費亦行看了眼洗手間對面的休閑座椅,「紀總,我在這裡等太太,您先去那邊坐著。」

「不用了。」紀澌鈞低頭看了眼木小寶,「兒子,你進去看看你媽咪。」

進女廁?

雖然他很擔心媽咪,可是媽咪說,他已經不是小朋友了,不能進去,不然是很不禮貌的一種行為,木小寶忙搖頭。

費亦行正好看到一個要進女廁的護士,忙拜託人幫忙進去看看,他家紀總這才放心離門口遠些。

剛剛吃東西的時候,一直沒機會說,現在只有他跟老紀,衛衛哥,在樓下沒跟過來,還能把小狒狒支走,這可是說話的好機會,木小寶拉著紀澌鈞,「爹地,我要喝水。」

背著手盯著門口看的紀澌鈞,眉頭緊皺,被木小寶拽了幾下才彎腰抱起人,「你照顧好太太。」

「知道了。」

紀澌鈞抱著人去倒水,倒完水,本來要帶木小寶回去等人的紀澌鈞,看到有護士在婦產科出入口給人講解一些東西,紀澌鈞便帶著木小寶過去了解情況。

拿了單子后,紀澌鈞坐在凳子上翻閱資料。

惡魔總裁,不可以 挨著紀澌鈞坐的木小寶,用手指著單子上的東西,「老紀,這是新爸爸課程,你要上嗎?」

「嗯。」

紀澌鈞看到周圍對這個課程有興趣的人在護士的邀請下去參加體驗課程,發現紀澌鈞有興趣的護士也邀請紀澌鈞和木小寶一道去參加。

紀澌鈞給費亦行發了信息后,就帶著木小寶跟過去。

到了體驗室,每個人面前都擺放有一張桌子,桌上有一個硅膠做成的小嬰兒,護士長在前面給大家講解一些如何照料新生嬰兒的知識。

跪坐在桌上的木小寶聽得很認真不時點點頭。

從洗手間出來,和費亦行一道過來的木兮,站在窗外看見他們父子倆認真在上課,木兮忍不住笑了,拿出手機偷偷給他們兩人拍照,拍了幾張后,站的有點累的木兮,便讓費亦行留在這裡等,她去前面找位置坐會。

「爹地,看來,要照顧好妹妹,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周二周四都要來上課,咱們來嗎?」學著紀澌鈞捲起袖口的木小寶問了句。

這些內容都是他以前未曾涉及到的,都是很重要的一些常識問題,「來這裡,不方便,讓小狒狒安排一下,所有人都在家裡學習這些知識。」

「所有人,小狒狒他們也要嗎,可是他們都不是爸爸。」見紀澌鈞在調試洗澡盆里的水溫,木小寶跟著把手伸進去摸溫度。

「這是他們必須具備的常識。」紀澌鈞說話時,看了眼台上把硅膠嬰兒放進澡盆的人。

老紀說得對,不過呢,那也得小狒狒願意才行,因為小狒狒現在才是那些人的老闆,「爹地,小狒狒這個人知恩圖報,是個不可多得的好人是吧。」

注意力都在手上的紀澌鈞,心不在焉應了一聲,「嗯。」

「爹地,如果我們能跟小狒狒親上加親,那一定更好對吧。」

明明是一個硅膠嬰兒,可是在把嬰兒放進澡盆后,紀澌鈞卻緊張到手心出汗,注意力高度集中都在學習照料嬰兒上的紀澌鈞,根本沒心思在聽木小寶說了什麼。「嗯。」

沒給小孩子洗過澡的木小寶,只給公主洗過澡,木小寶就按照這個經驗,兩隻手打了泡泡在硅膠嬰兒腿上來回擦拭,聽到紀澌鈞說親上加親也很好,木小寶激動到加大手上的力氣,「爹地,你一定很擔心小狒狒結婚的事情吧,小狒狒那麼聽你的話,如果你讓他跟誰結婚,他一定會聽你的話的。」

一隻手托著硅膠嬰兒後腦勺的紀澌鈞,看到硅膠嬰兒被木小寶用力洗腿時從他手裡推了出去直接就沉進滿是泡泡的澡盆里,「兒子,專心點。」

說完后,紀澌鈞從澡盆里撈起硅膠嬰兒。

哎呦,要上課也不急於一時啊,回家也可以繼續,「爹地,你就讓小狒狒嫁給四叔做四叔的腦公,給我做四嬸,好不好?」

被木小寶的話,震驚到,兩手用力,手裡的東西直接滑出掌心,高高拋起最後掉在地上發出響亮的聲音。

頓時,全場的目光都看向這邊。

空氣中瀰漫著一股尷尬的氣息……

站在講台上的護士長,一臉緊張,「這位準爸爸,請你不要如此粗暴的對待你手上的練習嬰兒。」

紀澌鈞本來就長得一臉嚴肅,東西不小心甩出去以後,臉色隨著尷尬一點點僵硬住,讓人看起來不止嚴肅,還有點凶,周圍的人,看到這一幕,開始議論紛紛。

「天啊,怎麼會有人把嬰兒丟到地上。」

「就是,這個人一臉兇相,看起來就是會使用家庭暴力的男人。」

「都要做爸爸了,還一臉凶神惡煞臉上沒有笑容,一看就知道婚姻不幸福,那個小孩子好可憐。」

「是啊,是啊。」

「長得那麼帥有什麼用,工作日工作時間,不去工作,帶著孩子在這裡,肯定是無業游民。」

周圍來學習的,都是一些上了年紀的爺爺奶奶,對紀澌鈞的事情不怎麼了解,更加肆無忌憚批評起紀澌鈞。

沒聽見紀澌鈞和木小寶說了什麼,只知道他家紀總一時手滑把練習的假嬰兒甩出去以後,就引來無數人的怪責,聽到那些不明真相,一味指責的話,頓時火大的費亦行沖了進去。

本來還在教訓的紀澌鈞的幾個人,看到一臉兇相衝進來的費亦行,全部都被嚇到躲開。

看那樣子,不像是什麼善茬,為了不引起軒然大波,護士長只能把紀澌鈞他們請出去。

從體驗室出來,替紀澌鈞打抱不平的費亦行,憤憤不平說道,「這種地方,咱們不稀罕,回去,我就請最頂級的嬰兒護理師來講課。」

「就是,這些人實在是太過份了,我家老紀不過是不小心把假筆鼻掉在地上,他們就扯出一大堆的話罵我家老紀,再也不要到這種地方來了。」

還不是木小寶,突然來了句讓他震驚到連東西都沒拿住的話,紀澌鈞瞪了眼這兩個罪魁禍首,「閉嘴!」

「是。」不知道自己哪句話惹怒紀澌鈞的費亦行,一臉委屈。

跟在後面的木小寶扁著嘴巴看著紀澌鈞,還不是老紀說,好,他才說的,現在又來怪他。

出來后,本想在休息區坐會,沒想到外面的人越來越多,連位置都沒了,木兮只能在周圍轉轉,看看能不能找到凳子,從婦產科出來,在旁邊的電梯口,木兮遇到了兩張熟面孔。

扶著人的卓翰危,在看到對面的人時,下意識放慢步伐。

跟著看過去的南老太太,望見是木兮,情緒有些激動。

之前發生了那樣的事情,本不想再打擾木兮的,可是木兮站著的位置剛好是離手扶梯不遠,如果為了避開木兮,這個時候去離這裡更遠的升降梯,只會顯得更加刻意。

豪門之莫少的掌上妻 就在卓翰危猶豫不決時,一旁的南老太太主動過去了,卓翰危也只能跟著過去。

見人過來了,不想再跟他們有任何來往的木兮,掉頭就走。

「木小姐……」

這個聲音,木兮記得,就是那個並不喜歡她的南老太太。

即使,南老太太叫住她了,木兮仍舊沒有停下步伐的打算。

提速去追木兮的南老太太差點扭到腳,卓翰危忙把人扶住后,又去幫南老太太追人。

「木秘書……」繞過木兮的卓翰危,在攔住木兮后立即改口,「木總,請留步。」

「不好意思,我還有事……」

就在木兮再一次要離去時,身後傳來南老太太跟以往截然不同的語氣,「木小姐,我不會打擾你很久,我有些話想跟你說。」

該說的,四個月前,就已經說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了,還有什麼可說的?

可是被這樣攔著,很容易就招來旁人的圍觀,不想把事情鬧大的木兮,轉身後看著不知道什麼時候來到自己身後的南老太太。

「不好意思,你有什麼話,請長話短說吧。」

「我沒想到,之前會發生這樣的事情,很抱歉。」

「嗯,還有什麼事嗎?」

她知道,發生了那樣的事情,再加上之前她對木兮做出那種事情,木兮是肯定不會原諒她的,「你放心,以後,南家的任何人都不會去打擾你們的生活。」最後,她還有些東西想交給木兮。

南老太太從口袋拿出一張支票遞給木兮,「這筆錢,是當初你父母為你攢下的。」 還有那個莫名其妙的傻逼帖子,到底是誰發的,要是讓她知道,她肯定把那個人打的找不著北。

金牌小助理 葉一朵胡思亂想了半天,拿出手機。

打開微信,看到路彥琛的頭像,她心裡有點悶悶的。

雲夢恬說他們不像是在談戀愛,其實,她這段時間,也感覺到不像是。

可是,她卻不知道,到底是哪裡出了問題。

按理來說,他們接吻了,路彥琛很寵著她,這不就是談戀愛嗎?

她喜歡路彥琛,他也喜歡自己,這不就夠了嗎?

為什麼總覺得缺點東西!

葉一朵深吸了一口氣,她不知道這件事情,被路彥琛知道了,他會怎麼做。

她潛意識裡,不想告訴他,不想成為他的負擔。

可是,雲夢恬的情緒很激動,她也只能妥協了。

葉一朵看著手機半天,最終還是把手機扔在了一邊。

這件事情,她並不想主動告訴路彥琛。

可能是她太矯情了,可是,她也害怕路彥琛知道這件事,會生氣。

可是,她不告訴路彥琛,估計他知道了,也不會開心。

葉一朵覺得自己很為難,她在床上翻來覆去的,連早上看到那個帖子的感覺,都被衝散了。

葉一朵不知道雲夢恬到底跟路彥琛說了沒有,總之,雲夢恬中午回宿舍的時候,表現的異常淡定。

葉一朵也猜不透,她到底是說了,還是沒有說。

只不過,想到雲夢恬早上生氣的反應,她還是索性裝成啞巴。

她剛把雲夢恬帶回來的午飯吃了兩口,雲夢恬就接了一通電話。

然後,她拿著手機出去了。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