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萬海良嘴角掛著禮貌的微笑,心裡卻想著在想著唐小芯的話。

2020 年 10 月 29 日

聽上去好像是給了意見,事實上什麼意見都沒給。

看來唐小芯跟唐秀秀他們的關係不是一般的不好,而不好到了極致的那種。

那麼唐小芯今天為什麼要答應他們來這裡呢?

真是奇怪。

唐勇銘笑容略顯僵硬,故意把氣氛搞得活躍,說:「小芯還真是給了我們很好的意見。」

「是嗎?只要是不覺得我多嘴就行了。」

「怎麼會呢!」馮小紅故意在萬海良他們面前裝出一副跟唐小芯感情還算是不錯的樣子:「要我說,等秀秀結婚了,我給你封個大紅包謝謝你。」

「那我笑納了。」唐小芯毫不客氣的應了她。

雖然她心裡很清楚馮小紅說的這話估計也是放屁,不能當真,但她還是假裝什麼都不知道一樣。

過門都是客,更何況萬海良還是有別的意思,家裡當然是做飯菜招呼唐勇銘他們,唐小芯自然也是其中一個。

在吃飯時,萬海良儒雅說道:「我聽說小芯是開滷味店的,生意還很不錯。」

聞言,唐小芯不動聲色:「萬叔叔家裡不也是做滷味生意的嗎?房子建得這麼漂亮,想必萬叔叔賺了不少錢吧!我呢,還是老樣子,賺不了幾個錢,所以萬叔叔問起來,我都覺得不好意思回答你了。」

「小芯真會謙虛,你手頭上的工廠在粵城誰不知道啊!旗下加盟店也多,我們萬家才是小打小鬧的局面,跟小芯相比較,簡直就是一個天上,一個地下。」

「萬叔叔你也太過於誇獎我,把你自己貶得太低了,萬家滷味店,我一直都有聽說,萬叔叔家的營銷策略非常好,看得我都心動,想忍不住加盟一家萬家的滷味店了。」

「小芯真是會開玩笑,你工廠和加盟店這麼多,忙得不可開交,哪會加盟萬家的招牌來做生意呢!」

「我沒開玩笑,我是很認真的。」唐小芯表情很認識的看著萬海良:「就連我旗下的加盟店,都還想著不做我席家滷味店這個招牌,換萬家滷味店了,這還不夠說明萬叔叔所做出的滷肉味道吸引他們嗎?竟然能吸引他們,自然也可以吸引別人。」

聞言,萬海良的嘴角弧度微微凝,眼中有稍縱即逝的異樣,「我也總算是知道小芯的生意為什麼做得這麼好了,你太會說話了,我要是顧客都會被你哄得什麼都買了。」

「萬叔叔太過於誇獎我了,不過,我店裡的員工個個都是能說會道,各方面都是挺好的,我也真是因為有她們,店裡的生意才會一直這麼好。」

與唐小芯坐一邊的馮小紅,一聽到唐小芯和萬海良一來一往的對話,她就納悶了,她怎麼感覺像是唐小芯來應酬的呢?而不是像兩家人坐下來談結婚的事宜。

不行,再這麼下去,秀秀的婚事沒辦法談得好,到了下次唐小芯更不可能會再跟他們來萬家了。

馮小紅沉思了一下,笑道:「要我說,你們兩個都是做生意的小能手,不過要我來說,我還是覺得萬先生更勝一籌,萬先生有經驗,而小芯剛做生意沒多久。」

對於馮小紅貶低自己,高捧著萬海良的行為,唐小芯沒有太多的意見,繼續吃自己飯。

唐勇銘趁機說道:「不如我們還是談回兩個孩子的婚事吧!」

萬海良:「行啊,現在咱們先吃飯吧!飯後再說吧!」

如何迴避的舉止,在場所有人沒瞎,都知道。

馮小紅和唐勇銘的臉上不太好看了。

千億繼承者的女人 唐秀秀雖然低著頭,沒啥表情,桌子底下,雙手攥得緊緊。

飯後

萬海良親自泡茶招待他們,第一杯茶先給唐小芯遞上。

一旁的馮小紅和唐勇銘臉上有著很明顯的難堪與窘迫。

這個萬海良到底是什麼意思呀!

明明說好了談兩家的親事,結果卻是這麼對他們。

萬雲輝將這一切看在眼裡,暗暗偷笑了。

哼,唐秀秀還想著嫁給他,現在吃癟了吧! 第二天,從北京的一個軍事機場,一架專機從中國飛往埃及。黃然他們五個人,在龍瑄他們幾個人的陪伴下,走上了出發的道路。

這次比武,雖然人不是很多,但是意義卻是重大的。黃然他們坐在飛機上,輕輕地閉目養神,心裏面卻異常的平靜,對於這次比武,黃然心裡卻充滿了信心。自己現在雖然是宗師一級,但是即使是宗師三級的人物,黃然也能戰鬥一段時間。

「太子大哥,你這次有沒有信心拿冠軍啊!」這個時候趙依依那個小丫頭看著黃然那張俊俏的臉蛋,笑著問到。

「呵呵……」黃然輕輕的笑了笑。

「呵呵,好了,大家都安靜了下來吧!一會兒就該到了……」這個時候龍戰輕輕的笑了笑,慢慢的說。

「哼……」趙依依看著龍戰,然後又看了看黃然,眼睛咕嚕嚕的轉,不知道又在想什麼。

飛機平穩的降落在埃及,龍宣笑了笑,領著大夥慢慢的走下飛機……

「遠方的朋友,歡迎你們的到來……」下了飛機以後,黃然就看到一個老頭領著一個女孩在下面等待。

「客氣了……」龍宣也慢慢的行了一個禮,然後笑了笑。

「請跟我們來吧……」老人笑了笑,領著眾人走了過去……

一群人又坐直升機飛了一個小時,終於到了這次的目的地。所有人都好奇的看著這裡,一個個露出感嘆。從空中向下看,一座巨大的神廟建立在那裡。雄偉神秘的神廟,讓大家心裡感到一陣陣安詳,而在神廟裡面,還不時的傳出聽不懂的經文,這種聲音讓大家的心慢慢的平靜了下來……

「請跟我來……」老人把龍宣他們領到神廟裡面,輕輕的說。

「你們暫時在這裡休息吧!有什麼事情你們吩咐安卡就行了了。」老人這個時候笑了笑,指了指旁邊的那個女孩,女孩二十歲左右,穿著埃及傳統的服裝,兩隻眼睛大大的,看上去非常的安靜……

「好的,打擾了……」龍宣客氣的說到,老人輕輕的笑了笑,走了出去……

「哇,這裡好漂亮啊……」趙依依這個時候看著周圍,笑著說。大家也認同的點點頭……

「大家在這裡不要亂跑,都好好休息吧!明天就要開始比賽了……」龍宣這個時候慢慢的說,黃然他們幾個也點點頭……

「太子哥哥,這裡這麼好玩,我們一會兒出去玩好不好啊!」趙依依慢慢的來到黃然身邊,輕輕的問到。

「你這個小丫頭,剛才龍叔才說過不讓亂跑,你就想著出去……」黃然看著趙依依,輕輕的說。

「哎呀,你怎麼這麼聽話啊!再說龍叔一會兒就要走了,我們出去他又不知道……」趙依依這個時候看了看周圍,然後小聲的說。

「你啊……」黃然笑了笑,然後走進了自己的房間。

「你別走啊……」趙依依看了看黃然,追了上去。龍戰看到趙依依和黃然的背影,輕輕的笑了笑。吳天和李笑也輕輕的笑了笑,然後進入自己的房間。

三界主宰 「我說你這個小丫頭,你怎麼進到我的房間裡面了,你不回你的房間……」黃然看著趙依依,輕輕的說。

「你去不去啊!」趙依依這個時候一屁股坐在黃然的床上,看著黃然問。

「不去……」黃然慢慢的說。

「哼,你不去我今天就住在你這裡,不讓你睡覺……」趙依依撅著嘴,看著黃然。

「哎,你想去你去啊!你為什麼非要拉著我去啊……」黃然看著趙依依,無奈的說到。

「就要你去,我一個女孩子,在這裡人生地不熟的,出危險怎麼辦啊……」趙依依這個時候抬起頭,看著黃然,嘟囔的說著。

「那就不出去……」黃然坐在床上,輕輕的伸了一個懶腰,然後倒在床上。

「不行,你必須陪我去,你起來……」趙依依這個時候伸手去拉黃然。

「我累了,我要睡覺……」黃然輕輕的閉著眼睛,慢慢的說。

「你討厭啦,我不讓你睡……」趙依依這個時候突然騎在黃然的腿上,拉著黃然的雙手,嘴裡還說著。

「你下來,你看你這像什麼樣子啊!」黃然看著趙依依的姿勢,慢慢的說。

「哼,我就不下來……」趙依依這個時候身體又向前動了動,騎在黃然的腰間。

「你這是什麼東西啊……」趙依依感覺到什麼東西在黃然的衣服里,這個時候輕輕的晃了晃身體,好奇的問。

「恩……」黃然這個時侯一臉的苦笑,趙依依這個鬼丫頭真是太會整人了。

「你先下來行嗎?」黃然看著趙依依,一臉的哀求。

「我就不下來,這裡還蠻舒服的……」趙依依像一個調皮的孩子,身體不停的晃著,這下黃然可遭殃了。

「別晃了,會出事的……」黃然臉上變了變,然後慢慢的說。

「你裡面裝的什麼東西啊,弄得人家不舒服……」趙依依這個時候快速的用手去抓。

「唔……」黃然臉色一變,差點喊出來,趙依依的小手隔著衣服抓住黃然的命根子,還好奇的抓了兩下。

「啊……」趙依依這個時候才反應過來,一下子跳了起來,笑臉通紅,低著頭不敢看黃然。

「你這個大色狼……」趙依依這個時候小聲的說,卻不敢看黃然。

「這能怪我嗎?」黃然一臉的苦笑,慢慢的說。

「哼,你就是大色狼,你要對我負責……」趙依依這個時候看著黃然,委屈的說。

「啊,我負什麼責啊!」黃然看著趙依依,慢慢的問。

「你,你就要負責,你欺負我,我告訴龍叔……」趙依依這個時候眼睛裡面含著淚水,哭泣的說。

「啊!你別哭啊!我又沒幹什麼啊!你別哭啊!好好,我負責,你別哭好嗎?」黃然看著哭泣的趙依依,投降的說到。

「哼,你這個大壞蛋,我以後就是你的人了,你要對人家好……」趙依依這個時候擦了擦眼角的淚水,然後輕輕的笑了笑。

「我的天啊!殺了我吧……」黃然突然又躺了下去,長長的感嘆了一聲。

「你別睡了,陪我出去玩,現在人家都是你的人了,你要疼我的……」趙依依這個時候拉起黃然,輕輕的笑了笑,臉上布滿了得意。

「我這是做得哪門子孽啊!」黃然輕輕的搖了搖頭,然後被趙依依拉出了門。

「呵呵,好漂亮啊……」趙依依這個時候和黃然走在神廟外面,神廟位於一個綠洲當中,漂亮的景色;連黃然都點了點頭。

「人家累了,你背人家……」趙依依這個時候撅著嘴巴,伸出自己的雙手,看著黃然。黃然無奈的搖了搖頭,他算是領教了趙依依這個魔女的厲害了,比張穎那個丫頭更加難纏。

「呵呵,你的背上好舒服啊……」趙依依這個時候趴在黃然的背上,輕輕的說。

「坐穩了……」黃然這個時候輕輕的說,然後運氣真氣快速的向遠方跑去……

「啊,好快啊……」趙依依這個丫頭大聲的喊著,整個空中都回蕩著她那興奮的聲音。

「下來吧……」黃然慢慢的停了下來,在他們兩個的面前,一個很優美的湖,趙依依從黃然的身上跳了下來,然後坐在湖邊,輕輕的把鞋子脫掉,然後兩隻小腳在湖裡面踢來踢去……

「你也過來啊!很好玩的……」趙依依看著站在那裡的黃然,笑著喊到。

「呵呵,你玩吧……」黃然笑了笑,慢慢的說。

「嘻嘻……」趙依依好像一個孩子一樣,繼續玩著。

「誰……」不知道過了多長時間,黃然猛地回過頭,看著遠處的樹林……

「你們好,不好意思,打擾你們了……」這個時候一個女孩的聲音傳了出來,然後一個身影慢慢的走了出來,漸漸的露出了本來的面容。

黃然看著眼前的女孩,一身古怪的裝扮,好像少數民族一樣,個字很高,身材也很好,臉蛋更是充滿了魅惑,兩隻眼睛好像充滿了神秘。臉上掛著輕輕的笑容。

「大姐姐,你好漂亮啊……」趙依依看著這個女孩,輕輕的笑著說。

「呵呵,小妹妹你也很漂亮啊……」女孩輕輕的笑了笑,慢慢的說。

「你是誰……」黃然看著眼前的女孩,好奇的問。

「你好,我來自非洲,你們來自中國吧!」女孩看著黃然,輕輕的笑了笑。

「你來自非洲,但是你為什麼會說中國話啊,你還是黃種人……」黃然看著女孩,好奇的問,這個女孩總給他一種很怪異的感覺。

「呵呵,因為我本來就是中國人,只不過在我十歲的時候就被我師父帶走了……」女孩輕輕的笑了笑,然後看著黃然。

「你們倆也是這次比賽的人吧!」女孩慢慢的問。

「對……」趙依依看著女孩,輕輕的說。

「呵呵,很高興認識你們……」女孩來到黃然面前,輕輕的伸出一隻手。

「你好……」黃然輕輕的和女孩握了握手,趕緊鬆開了。不知道為什麼,眼前這個女孩給自己的感覺總是那麼壓抑。

「呵呵,能知道你們的名字嗎?」女孩天天的一笑,然後問到。

「我叫趙依依,他叫太子……」趙依依這個時候大聲說,黃然也點點頭……

「呵呵,你們好!我叫煙雅……」女孩輕輕的笑了笑。

「呵呵,這裡的景色很漂亮,比我們非洲好看多了……」煙雅這個時候看著遠方的景色,笑著說到。慢慢的走到湖邊,輕輕的捧了一把水,輕輕的洗了洗那張精美的臉蛋。

「呵呵,煙雅姐姐,你也下來玩水吧!可好玩了……」趙依依這個時候看著煙雅,笑著說。

「呵呵,謝謝……」煙雅點了點頭,輕輕的脫下鞋子,然後慢慢的跳進水裡,黃然這個時候坐在遠方,看著兩個人的身影,慢慢的思考著,眼睛看著煙雅,想找出自己的答案……

(兄弟們,最後連三天了,大家有鮮花的就別存著了,大家衝上去,嘿嘿……) 唐小芯面上不動聲色的接過了萬海良遞來的茶杯,萬海良這麼明顯借用她來讓馮小紅他們覺得難堪,她是沒什麼損失,不過她要是表現得過了,以馮小紅的性格,肯定跟她沒完沒了,為了省下麻煩,她還是要適而可止,還有一點就是對萬家人來說,她就屬於與馮小紅他們一夥,萬海良羞辱了馮小紅,其實同樣表面上也是在羞辱了自己。

豪門甜寵:總裁千里追妻 她抿了一口茶,故意看著唐秀秀說:「你現在懷孕,不宜飲茶,你還是喝點水吧!」如果明顯的提示,萬海良應該也知道言歸正傳了。

唐秀秀嘴角勾著禮貌的淺笑,而內心卻是無比的憤怒,她覺得唐小芯說這句話就是打自己的臉,也在跟她炫耀。

一看見唐小芯的神情,她無不覺得在唐小芯像是在對她說:看吧!萬海良可以對你們不理不睬,對她就是客客氣氣的。

唐小芯不知道她是這樣想自己的,如果要是自己,她肯定會對唐秀秀翻個白眼,然後說:大姐你想得可真多呀!

將手裡的茶杯放下:「萬叔叔,我還有點事情要忙,不如你跟我爸他們繼續談婚禮的事宜吧!」這話也是表示她就不插手了。

「那行,我送送你吧!」

「不用了,萬叔叔你就留步吧!」

唐小芯剛一站起來,馮小紅就拽住了她的手臂,表面上笑吟吟,而眼睛卻是不悅瞪著唐小芯:「你之前可不是為了秀秀的婚事,特地抽空陪我們來的嗎?怎麼就有事了呢!」

她是擔心萬一唐小芯一走,萬海良他們就對婚事作罷,他們都已經忍到了這個地步,秀秀的婚事一定要敲定才行。

一觸及馮小紅的目光,唐小芯秀眉輕輕一攏,嘴角冰冷抿著,與唐小芯打過交道的人都知道她這個表情非常不高興。

「小芯!」唐勇銘也急忙喊著她。

就當是他求她了,現在這個節骨眼上,千萬不能出什麼岔子。

唐小芯淡淡的看了他一眼,她還是表示堅持要走。

馮小紅面色一陣青一陣白,她這個時候又不能直接對唐小芯發火。

平平凡凡也幸福 唐勇銘暗暗焦急,卻也不能明著與唐小芯說。

萬海良:「既然小芯是有事,那就讓她走唄,剩下的婚事事宜,我們談就行了。」

重生之逆轉仙途 都這麼說了,馮小紅不得不將拽著唐小芯的手鬆開,嘴角的笑意略微出現了扭曲。

唐小芯收回手,拿好屬於自己的東西,轉身就走了。

只是在她走到萬家的大門口時,迎面而來一個二十多歲的男孩,模樣白白凈凈,給人感覺很沉穩懂事,她不禁多看了一眼對方,她居然覺得男孩有點眼熟,腦海里快速回想了一下——她發現跟萬雲輝有點像。

又是在萬家,那肯定就是萬海良的大兒子了。

那她到底要不要跟對方打招呼呢?

就在她猶豫的一瞬間,對方停下腳步,微怔看著她:「唐小芯!」

萬雲生非常驚訝她怎麼會在這裡,略微一想,他遽然想起了他爸有跟他提了一句,說萬雲輝結婚的對象是唐小芯的繼妹,還說今天談相關的事宜。

而他自然是不感興趣,生意上還有很多的事等著他去處理。

誰知對方取消加盟萬家滷味店,他是想著回家跟他爸彙報一聲,然後再去忙。

對方都已經喊了自己,唐小芯不得不停下跟他打招呼:「你好!」

「你這是要走了?」

「嗯!」唐小芯揣測他可能有事,之後也沒多待,便離開了萬家。

而另外一邊。

馮小紅在唐小芯走後,笑容僵得令人看著都覺得尷尬。

就在他們誰都不說話的情況下,萬海良從容說:「你們女兒和我兒子的婚事,我同意了,等到挑了好日子,就過聘禮,擺酒。」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