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萬山聽說此人是個殺手,而且可能與他們正在調查的大量殺手案件有着直接聯繫,便也十分重視起來。

2021 年 2 月 3 日

長髮青年斜眯着眼,那雙眼神中充滿了嘲諷和譏誚。

“萬老哥,我看不給這傢伙一點顏色,他是不會老實的!”江風怒道。

萬山點了點頭,“嗯,你可以按照自己的意思行動,這是我們龍組成員的權力!”

“哈哈,那就多謝老哥了!”

“嗯,你這個將自己打扮得男不男女不女的傢伙,聽到了吧,要是不想受皮肉之苦,便老實交待吧!”

“呸!”長髮青年對着江風便是一口唾沫,幸好江風眼疾手快,一下子躲閃了開去。

“給我狂!”江風大怒,一個響亮地嘴巴便抽了過去,他的力道很大,只是這一下便將長髮青年那張英俊的臉打得變了形,嘴角流出血來。

“老實交待!”江風又是一個嘴巴抽在長髮青年的另一邊臉上,然後才厲聲道。

長髮青年吐出幾顆斷牙,滿嘴血污,但那張臉上卻依然掛着一抹嘲諷地笑容。“你們還是死了這條心吧!很快你們便會一起下到地獄來陪我的!”

“江風這小子嘴硬,我看還是讓專門人員來拷問吧!”萬山道。

“不用了,你們是不會從我口中得到任何東西的!”長髮青年發出一聲怪笑。

超品仙醫 你是什麼意思?”江風猛地眯起眼睛,心中有了一絲不安。就在這時那長髮青年的嘴角卻是溢出一縷鮮血出來,那張臉也一下子變得無比蒼白。

“你服毒了?”萬山拿起手機便要撥打。

“咳咳,不用了,來不及了,而且那是特製的毒藥,根本沒有解藥!”長髮青年說完,腦袋一歪便自死去。

江風上前試了一下長髮青年的鼻息,有些無奈地搖頭道:“他死了!”

萬山點點頭:“向他這樣的職業殺手自然是早已做好了自殺的準備,是我們大意了!”

“如此看來你提供的那個蔡梓的消息,可能真的與這次大批殺手涌入的事情有關!我們已經在調查他的情況了,只是此人有外國身份調查的時候有些麻煩!”

“你還是回到蕭雅那吧,他們既然已經決定動手了,肯定不會輕易收手。蕭氏集團在我們H市也算得上是個大集團,你既然在他們公司,那蕭尊仁的安全就由你負責了!”

“老哥,我知道的!”江風點點頭,結合以往的情況來看,那些暗中勢力在明刀明搶不能奏效之後,便可能要採取暗殺行動了!

H市區,一棟高檔別墅羣。

蕭雅熱情地拉過江風對着一個五十多歲的男子道:“爸爸,他就是我所說的江風,他可是一個功夫高手,從今天起就讓他陪在你的身邊做你的貼身保鏢吧!”那男子正是蕭氏集團如今的當家人,蕭雅的父親蕭尊仁。


蕭尊仁身材高大,臉龐瘦削,一雙劍眉英氣十足,不是很大的眼睛透着睿智和沉穩。歲月的風霜染白了他的鬢角,但那幾縷白髮不減他的英拔,反是襯托出他的英雄之氣。任誰看到他都知道這是一個成功的男人,這是一個歷經摸爬滾打的男人!

江風在注視着眼前的男人,心頭有些忐忑,要知道此人可是他心中思忖許久的岳丈啊!


蕭尊仁也在注視着江風,以他閱人無數的眼光,實在沒有看出江風與其他年青人有什麼不同。不高的個子,一身地攤貨的衣服,略顯猥瑣的眼睛,這樣的年青人居然會是一個武功高手?

雖然有些不大相信,但蕭尊仁還是表現出了一個成功人士的氣度和禮貌。他伸出一隻手熱情道:“歡迎你江先生,以後我這條老命可就要交給你了!”

“董事長說笑了,我本來就是公司的一個員工,能爲董事長工作是我最大的榮幸!”江風不卑不亢地伸出自己的右手。隨着功力的精進他的心性也在不知不覺中發生着變化,要是以前的他碰到這樣的上層人物,一定會激動的手腳無措,一陣慌亂了,可是如今他卻感覺一切是那麼的平常,讓他沒有絲毫自卑和窘迫之意。

蕭尊仁的眼睛亮了一下,露出一絲讚賞之色。

“呵呵,爸爸,江風是真的很厲害的,我公司任戰你也是知道的,他可都不是江風的對手哦!”蕭雅一臉熱情地介紹起來,那樣子便好似在自己的父母面前拼命地吹捧自己帶回家的男朋友!

“哈哈,老爸相信你,更相信小江!”蕭尊仁摸着愛女的腦袋,哈哈大笑起來。

“哼,或許他的手腳功夫確實有兩下子,可是做保鏢不是打架,不是會幾下拳腳功夫的便都能勝任!那這個天下便到處都是保鏢了!”一個冰冷的聲音響起。此人身着黑色西服,帶着墨鏡,一張古銅色的臉上沒有絲毫表情。

一進門時江風便注意到了此人,在他的身上江風感受到了一股強悍的殺意,這股殺甚至比那個長髮青年還是濃郁幾分。但這股殺意又不同於長髮青年的奸邪惡毒,骨子裏透着一股正義和陽剛。


“你是?”江風眯起眼睛。

“哈哈,小江啊,來我來介紹一下,這是我的貼身保鏢張仲華,仲華可是國內知名保鏢!”蕭尊仁笑呵呵介紹道,“仲華,他叫江風,是我旗下盛德服飾公司的一名保安,小江功夫不錯,但畢竟還年輕,以後你可要多指點指點他!”

聽完介紹,江風抱拳示意,可惜張仲華卻只是用鼻子哼了一聲,根本沒有搭理江風的意思。

看到張仲華那一副目中無人的樣子,江風的傲火也被點燃,冷笑一聲道:“你剛纔說會功夫的做不了保鏢,那我倒要請教了什麼樣的人才是合格的保鏢?”

張仲華回以冷笑道:“一個合格的保鏢,特別是優秀的保鏢需要很多素質,如法律知識,駕駛技術,緊急救護,無畏的勇氣,英勇獻身的精神,靈敏的警覺,老練的經驗,其次纔是精熟的格鬥技能!就是格鬥技能也包括很多方面如,自由搏擊,擒拿,冷***的使用等等!你認爲自己能具備幾點素質?” 張仲華一番解剖倒是將保鏢的這一職業的要點講的很是清楚,聽得幾人都不住點頭。就是蕭雅也不由有些膽怯地看了看江風。

江風微微一笑道:“你說的都不錯,但我認爲那些都是廢話,我認爲只要做到一點便夠了,那就是保護好僱主!其他的都是狗屁!”

“你!”張仲華那張古銅色的臉變得陰黑起來。“好笑,你說你能保護僱主,你靠什麼保護!拳頭?還是嘴巴?要知道現在的殺手基本上都使用槍彈,你會使槍嗎?你知道子彈的軌跡嗎?你能通過槍身來判斷槍的類型和距離的遠近嗎?”

江風有些愕然了,他不得不承認自己真的不具備以上的素質,至少他對槍還是一個門外漢。 掙寵II ,哪裏親手摸過。

心中暗想,等回去了一定要找萬山要把槍來玩玩,不然會被人笑死的!

“怎麼,沒話說了?我看你還是回去好好讀書,天天向上吧!保鏢這條路不是那麼好走的!”

江風不怒,反而拍了兩掌,笑道:“精彩,實在是精彩,恐怕趙括紙上談兵的本事也是不及於你啊!”

“你敢說我是紙上談兵!”話聲未落,張仲華的手上便多了一把銀色手槍,黑洞洞地槍口指向江風。

江風心中一動,張仲華的速度雖快,可是剛纔他拿槍的整個過程還是被他看的清清楚楚,他的手上早已捏住袖中的水果刀。他很是自信若是張仲華真的對自己有惡意,他的水果刀此刻已經插在了他的咽喉上。

“哈哈!仲華啊,小江,大家都是一家人,都是爲了老夫的安危嘛,何必弄的彼此不痛快呢?嗯,快都泄瀉火!”蕭尊仁大笑着打起圓場。

“哼!看在蕭董的面子上今天不語你計較!”張仲華冷笑一聲,那柄手槍便如變魔術般從他的手上消失了,除了江風沒有人看清他把槍收到了哪裏。

江風微微一笑,捏住水果刀的手也鬆了下來。

“哈哈,這纔對嘛!大家都是一家人,好今天我請客,晚上我們到‘金色年華’好好開開心!”蕭尊仁大笑起來。

其他人也忙着賠笑,只是張仲華的那張臉依然冰冷如鐵。

盛德服飾有限公司,任戰靜坐在自己的辦公事裏,他的眉頭皺緊有慢慢舒開,久久不發一語。經過與長髮青年的一戰,讓他深刻意識到了自己以前的夜郎自大,自己的一身功夫在真正的內家拳高手面前變得一文不值。

內家拳,內功!任戰感覺自己一下子抓住了什麼東西,臉上的表情變的痛苦起來。以前在軍隊的時候,他接觸過內家拳,可惜那時自己沒有機會,也沒有足夠重視。直到此刻他才深深體會到內家拳的精深和厲害。

“我的外功修煉已經達到了瓶頸了,以我現在的年齡,現在的身體要想再取得突破,已是癡人說夢。要想提升自己,真的只有內家拳一條路了!”

任戰悵然,他是一陣練家子,自然不會相信社會上的那些所謂內家拳的武校。那些武校大都只是掌握了內家拳的一點皮毛罷了,根本不懂內家拳的精髓,即使有少數人懂,也不會輕易傳授。

他記得以前在電視上見到過太極拳競技大賽,看了那場比賽讓他感到極是傷心,那根本不是內家拳而純粹是拼體重和力氣。他有信心若是讓自己上場三拳便可以將那個冠軍打趴下。

“江風會內家功夫,而且是一個真正的高手!看來只有求他了!”任戰的表情痛苦起來,他的內心在經受煎熬,要他向江風臣服,其實他是有很大心理障礙的。

首選江風是他的手下,一直以來,他就沒將江風當回事,在他以前的心理江風只是一個小跳蟲罷了。如今本末倒置,讓他臣服於江風,這讓他感到大跌顏面,實在有些困難。

其次也是最重要的便是,他知道江風與蕭雅的關係很是曖昧,而蕭雅可是他一直孜孜以求的夢中情人。從這方面來說江風是他的情敵,一個堂堂男子漢能向自己的情敵低頭嗎?

臣服於江風便意味着自己要永遠放棄追求蕭雅,放棄自己的夢中情人。武功,情人,面子,孰重孰輕?


驀然任戰慢慢擡起頭來,那一臉的痛苦在擡起頭的那一刻變的舒展起來,他長長呼出一口氣。

“什麼樣的我纔是真正的我?縱使我能得到蕭雅,從此在武道上便止步不前,我會甘心嗎?不!那不是我,不是真正的我!追求武道纔是我畢生的追求,纔是真正的我!好吧,江風以後我便是你的小弟了!”

經過一場酒宴,在蕭尊仁的調停下,江風與張仲華的關係暫時歸於平靜,無論對彼此是否滿意,至少在保護蕭尊仁這點上,他們還是達成了共識的。

爲了更好地保護蕭尊仁,江風已經從三人的別墅搬到了蕭尊仁的大房子中。儘管江風萬般不願,可是他也知道保護老丈人要緊,而且這也是自己在老丈人面前自我表現的時候,畢竟自己可是想娶人家的女兒啊!將來還要娶人家的外甥女噢!

不過讓江風感到一絲欣慰的是蕭雅和王燕妮也同時搬回了大房子,這到不是因爲她們捨不得江風,而是蕭尊仁的要求。

蕭尊仁已經感受到了危險的氣息,爲了家人的安全強烈要求她們搬回大宅子。原本有些寂寥的大宅子一下子多出許多人來,倒是熱鬧了不少,特別是王燕妮一副天生的神經大條,演繹出不少熱鬧事兒。

清晨,餐桌上。蕭尊仁露出一抹躊躇之色。

“大舅你怎麼了?你的神情好像不對哦,不會是誰欠你錢了吧?”王燕妮嘻哈道。

“你這個小妮子,沒大沒小的,小心你舅舅罰你禁閉!”蕭雅的母親郭璜,虎着臉,罵了一聲。

“嘿嘿,不怕,有舅媽你在呢!”王燕妮吐出香舌扮了一個鬼臉。

“咳咳!”蕭尊仁乾咳了兩聲,“昨天我接到一個威脅電話,他們讓我在七十二小時之內,必須將手上的股份全部低價賣出,否則便要殺我全家!”

“啊!”

蕭雅,郭璜,王燕妮都是一臉驚懼。江風,張仲華以及其他幾個保鏢都是一臉愕然。

“據我所知,被殺的陽光集團當家人楊一天在被殺前,也曾接到類似的電話。當時他沒在意,事後便是被殺了!只是那些殺手沒有遷延到他的家人!可是這次他們卻說要殺我全家!”蕭尊仁一臉憂慮和怨恨。 蕭尊仁的話破壞了整個清晨的寧靜,這時大家才切切實實地感受到風雨欲來風滿樓的意境,一股沉悶壓抑在每個人的心理。

“我與他們進行了討價還價,他們答應與我當面談判,他們保證可以在談判結果出來之前,不對你們動手。前提是我不許報警,否則他們會不擇手段殺死我們!”

“啊,爸爸你不能去與他們談判啊!”蕭雅驚叫了起來。

“對啊,尊仁,我們現在就打電話給凡兒,讓他趕快回來。我們一家人呆在家裏,然後報警,讓警察來保護我們!”郭璜也驚叫道。

蕭尊仁笑了笑道:“警察可以保護我們一時,還能保護我們一世?再者我們都回家了,三兩天還可以,難道一輩子就躲在屋子裏不出去見人?

“啊!反正無論如何你是不能去與那些人談判啊,那些人可都是吃不吐頭的暴徒啊!”

蕭尊仁沒有回答,而是看向江風和張仲華,道:“你們認爲我該怎麼做?”

張仲華的臉色依然冰冷如鐵,“據我掌握的資料,那些人應該都是職業殺手,他們這些人往往說到做到,殺手手段殘忍,而且不達目的絕不罷休!所以我認爲最好按照他們的意思做!”

“啊!那怎麼行,難道就是因爲他們的威脅,要我們送掉全部的家財?這個世上還有這樣的事?”王燕妮第一個反對道。

張仲華白了一眼王燕妮繼續道:“我的意思是暫時按照他們的意思做,不報警,去與他們談判!看談判的具體結果再確定後面的方略。要是能在談判的時候得知他們的底細,從而將他們全部幹掉更好!”

“全部幹掉他們!有這可能嗎?”蕭尊仁不由問道。

張仲華搖了搖頭,“不能說沒有可能,但可以肯定的是可能性極小,而且一旦談判不成我們還有被殺掉或者被綁架的可能!”

“那我們還要去?”

“現在的主動權完全在別人的手中,我們還有選擇嗎?難道蕭董還寄往於那些警察?”

蕭尊仁不語,又看向江風道:“小江,你怎麼看?”

江風點點頭:“我同意張仲華的建議,眼下能供我們已經沒有了選擇,只有按他們給出的牌走下去,見機而爲。”

“江風你們出的什麼餿主意,難道要讓我爸爸去涉險!那些人可都是殺人魔王啊!”蕭雅叫了起來。

“小雅,閉嘴!你懂什麼!”蕭尊仁瞪着蕭雅呵罵道。

“蕭董,如果你要去的話,我願意陪你!”江風認真道。

“嗯,我是蕭董你請來的保鏢,保護你是我的職責,我也會跟你一起去!”張仲華淡漠道。

“我們也願意!”另外兩個保鏢也同時應道。

“哈哈,好!蕭某多謝諸位的慷慨大義!”蕭尊仁對着幾人便是一揖到底。

“尊仁啊,你們不能去啊,我們還是報警吧,警察會來處理的!”

“是啊,爸爸,不能去冒險啊!”兩個女人都急的快要哭出來了。

“你們別吵了!”蕭尊仁喝道,“我們是當家人,這事必須由我去處理!這事警察也幫不了忙,只能由我去面對!你們無需多言!”

說完蕭尊仁便不再理會三個女人,而是帶着四個保鏢徑直向自己的書房而去。

關上門,蕭尊仁示意四人坐下,這才道:“請允許蕭某再次向你們表示感謝,我知道諸位願意與我一同涉險,並不是因爲金錢,但蕭某是個商人,我做事喜歡親兄弟明算賬!我現在就與諸位說清楚!”

“首先我會給你們每人買下鉅額保險,若是大家有人出了意外,你們的家人會得到豐厚的酬金,而且我發誓只要我蕭家還有一人在便不會忘了你們的恩情!其次若是這次我們能平安歸來,你們每人至少會得到兩百萬,並且從此以後便是我蕭某的兄弟,有什麼困難只管來找我,只要我能幫助的一定不會推辭!”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