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華秋林還沒有說話,一側,早已帶著玉清來到的墨玉當先驚呼出聲:「這是,雪靈果!這是煉製二階丹藥用的珍貴藥材!華坤啊,你從哪裡找來的長著這種果子的樹?那個地方還有這種樹嗎?」

2021 年 1 月 10 日

華坤看著一臉激動的墨玉,心中暗自腹誹,自己的未來丈母娘的心臟也真夠好的,好像她每次見到自己,都要驚訝驚喜半天,而且每次自己一拿出東西來,她都要一連問出好幾個問題。

「華坤是從那邊的園子里摘的,果樹也在那裡。」華坤伸手一指玉家的藥材園說道:「華坤就找到了幾顆,你別跟我搶。」


話音剛落下,墨玉也不說話,身形一閃,已經遠遠像華坤所指的方向飄去。

華秋林看著這墨玉遠去的身影無奈嘆息一聲:「她真是一個煉丹狂,只要是跟丹藥沾上邊的東西,整個人立刻就變個樣。」

而華秋林望向華坤:「不過,阿坤,你還真是我華家的福星,隨隨便便拔摘一個果子來,也能是這種珍貴的雪靈果。」

說著華秋林頓了一下,望著從遠處走來的狄嵐,招了招手,等狄嵐走到身前,他開口說道:「狄嵐,你和華坤去王家,我們華家贏的可不僅僅是玉家,王家也要陪上不少身家,你們去王家抄他們三成的家產回來!」

「好。」

狄嵐應了一聲和華坤一起去帶人離開玉家向王家而去。

……

王家。

王雄站在門口看著站立在前面的一種士兵,嘴角露出一絲冷笑,他聽說華秋林去玉家接收家產一事了,那麼接下來應該就是他王家了。現在他派軍隊前來保護自己家,看華秋林到時候還敢不敢來接收家產!

一隊隊士兵整齊的排列在王家門前,雙目緊緊盯著前方。

突然,一陣雜亂的腳步聲從遠處漸漸傳了過來,聲音越來越近,一道道人影出現。

「恩?是華坤那個傻子?」

王雄很快看清領頭之人,沒想到這華秋林竟然沒有來,難道是他猜到自己會派兵保護,怕丟人所以不來?

在王雄的對面,華家眾人看著擋在身前的雷罰城軍隊,一個個全部愣住,這王雄竟然派軍隊來了,他們可怎麼辦?他們可不敢跟軍隊抗衡。

「竟然派軍隊,難道以為這樣我就會怕你們!」

華坤心中暗哼一聲,從儲物戒指中取出黑鐵棍,托在地上邁步就走向擋在身前的軍隊。

粗重的黑鐵棍托在地上,摩擦出一串火花,和一陣摩擦的茲茲聲。

華坤大搖大擺的走到幾人面前,大聲嚷嚷道:「叔叔讓我來拿東西,你們快點讓開。」

一聲話落下,對面的士兵沒有一個人有所反應。

「讓開,讓開!」華坤大叫兩聲,看還沒有人理會他,二話不說抬手就舉起了手中的黑鐵棍,王雄想用士兵阻止自己,那好,自己就動手,看誰還敢阻止自己。

看到華坤舉起的黑鐵棍,站在最前面的幾個士兵嘴角一彎,露出一抹輕笑,他們可是士兵,華坤如果敢動手,那就是襲殺帝國的軍隊,是死刑!難道這華坤敢動手?

「滾開!」

士兵心中想法剛剛冒出,耳畔突然傳來一聲暴喝,一根烏黑的黑鐵棍舉到半空,凌空橫掃而出。

「什麼!他竟然動手了!」

幾人一驚,想要躲閃,可黑鐵棍來襲的速度實在太快,幾人只覺眼前黑影一閃,黑鐵棍一驚落下。

「咚咚咚……」

又長又粗的黑鐵棍掃下,一次性把身前五個士兵全部掃到在地,發出一串咚咚的響聲。

「華坤,你想造反!」王雄看著動手的華坤,大聲向周圍的士兵呼喊道:「快,華坤擅殺軍中士卒,他想謀反,給我拿下他。」

話音剛落,周圍的士卒還未有所動作,只見在王雄的對面,另一個聲音響起:「王雄你還真是不思悔改,我看想造反的人是你。」

這時狄嵐從華家人群中走出,手中紙扇遙遙指著王雄,怒神喝道:「你這是私自調兵,按照我帝國法典,謀反的人是你才對!」

說著,狄嵐轉頭看向王雄身側的士兵,高聲喊道:「你們私自在城內集結,我家少爺就是打死你們,你們也是白死。想來林遠治也不敢向上面告狀說我家少爺打死你們,因為他不佔理!」

「你這個小混蛋,你……」王雄看著狄嵐,一時間不知如何開口,沒錯他是私自調動部隊,本來想依靠軍隊震懾一下華家,沒想到華家前來的人竟然是華坤這個傻子。

華坤是傻子,殺人本來就不用償命,現在他有不佔理,這可如何是好!

就在王雄心中煩惱的時候,華坤再度開口:「你們快讓開,不讓,華坤要打你們了。」

華坤身前幾個士兵聞聲不自覺的後退一步,剛才那個小子說的有理,他們死了也是白死,還是先退讓一下的好,這華坤那個傻子可是能殺死半步先天高手的存在,而且那傻子什麼事也乾的出來,還是退讓的好。

眼看王雄手下的士兵,心態出現動搖,狄嵐心中一笑,再加一把火沖王雄喊道:「我說王將軍,你還不趕快讓你的士兵退下,難道要讓我華家到郡府去告你一狀,讓郡府的軍隊來抓你嗎?」

「你……」< 對面的王雄眼神狠毒,只見他冷冷盯著狄嵐,怒色突顯。直到半晌之後,好像是想明白了什麼。方才長嘆了一口氣,一揮手,說道:「你們都退下吧。」

一聲令下,頓時,聚集在王家前的軍隊快速向街道兩旁退去,看到這,狄嵐向身後的華家眾人說道:「去,去搬王家三分之一的家產回來。」

這狄嵐他的身份雖然只是華家的訟師,但是因為華坤是個憨人,他又是華坤的跟班,所以他的就代表著華坤的意思,也沒有人會有什麼意見。

華家眾人聞聲,立刻奔出,沖入王家。今天真是他們華家最揚眉吐氣的一天,先是去玉家抄家,現在那邊還沒結束,又來守城將軍府來抄家,試問整個雷罰城除了他們華家,還有哪個家族能如此風光!

一個個華家的護衛、家丁、僕人又或者是族人沖入王家,一會功夫便搬著一件貴重的物品從2王家走出來,小心翼翼的放到馬車上,然後再度返身進入王家。

看著這一個個進進出出的華家眾人,這王雄的臉色難看到了極點,他堂堂一個守城將軍竟然眼睜睜的看著人家抄他的家,還有比這更丟人的嗎!而且這抄家之人還是殺死大兒子的仇人,更可恨的是,自己雖然是將軍,可依然拿華家沒有一點辦法。

而這華家那可是有兩個先天高手的,自己根本就沒發對付他們,就是眼前的華坤,自己也遠不是他的對手,想要對付華家也只能藉助外力了。

王雄又冷冷的看了在自己家中進進出出的華家眾人一眼,反身走入王家。今天比武一結束,他就寫了封書信,詳盡兒子王陸被打死一事命人快馬加鞭向丹派送去,這楊姓老者死後,他更是又補了一封書信。

「不過,只藉助丹派還不夠,誰知道丹派會不會顧及華坤在帝都的父親不敢動手,我還要再找一些亡命之徒!趁著把那件事情辦了。」

想著王雄來到自己的書房,喚來手下管家:「你說,你發現了一直以來,在我們蒙山郡活動的那些江洋大盜的蹤影了?」

「是的,將軍,我們的確發現了他們的蹤影,昨日,他們就抵達了我們雷罰城的地界,正巧被一隊巡邏的兄弟發現,那對兄弟很機靈,沒有跟對方衝突,只是偷偷記下了對方藏身的地方。」

「好,先不要出兵圍剿他們,你偷偷去見他們一面,跟他們說,本將軍要親自見他們。」

華秋林這個先天高手親自帶隊壓陣,玉家的家主玉清被墨玉止住,五個長老全部被打死,接下來常家接收玉家的家產進行的便很順利了,整個玉家根本就沒有人敢反抗。華家那可是有兩個先天高手的存在,他們玉家的第一高手玉清上去都不夠看的,他們反抗那不是找死嗎!

半天的時間,華家還沒有完全接收完玉家,華坤殺死半步先天高手王陸,這下華家出了兩個先天高手,而且還打殺了兩個丹派先天高手的消息已經傳遍全城,一時間,整個雷罰城甚至瀕臨雷罰城的幾個縣城全部轟動!

天色漸漸暗了下來,華家接受玉家的部分家僕護院也帶著幾大車金幣回到了華家,與之一起回華家的還有玉清!他賭身家輸了,自然要來常家當奴僕。他可不是先天高手,沒有一點反抗的資本。

而華坤也帶著一眾人馬抄走了王家三分之一的家產回到了家中。

傍晚,華家大廳內燈火輝明,而這華秋林則是端坐在首位聽著手下的報告。

「族長,我們一共在玉家搜到金幣共有五千萬金幣,另外還有玉家的一處賭坊,三個街坊,七處佔地極大的房產,以及藥材丹藥古董等物品的價格暫時無法計算。在玉家,我們帶走了兩千萬金幣。」

「很好。」華秋林重重點了點頭,兩家加起來總共有七千多萬金幣了,足夠讓華家快速擴張了。

華家,大長老房間中,幾位長老正圍坐在桌子上一臉的愁容,原本他還想與玉家合作,而且玉家的使者也已經來找自己了,可是現在事情卻變成了這個樣子。

「現在我們要怎麼辦呢。」大長老臉上沒有一絲的感情,幾名長老今天清楚的看到了華秋林帶回來了多少東西,這回他們是毫無希望了。

「不,我們還有機會,那華秋林和墨玉那小娘皮,肯定是吃了丹藥才突破,只要我們得到丹藥……那玉清的境界和華秋林的境界是一樣的,只要他吃了丹藥,那麼……」二長老在此時忽然說道。

「那麼我們要去哪裡找丹藥呢?」

「恩,我想華坤那傻子的屋裡,肯定會有的,我們還是去找玉清吧。」

「好,我們現在就去。」

說到這裡,這幾名華家的長老,便朝著家中僕人居住的地方走去。這玉清是自從當上了華家的僕人之後,那是一直呆在那裡。而華秋林自然是沒有管他,雖然這是一名升華境巔峰的高手,可是他也是當了幾年的玉家族長,心中那花花腸子也是不少。

這幾名長老便是趁著沒人注意,偷偷的進入了玉清的房間,這時玉清的房中,除了他自己以外還有女兒玉玲玲在。

「咦?你們來這裡有事?」玉清看到進入自己房間的幾人後,臉色也變了變「難道你們事來看我的笑話的?還是想要欺辱於我,可是你們別忘了,我玉清可還是升華境的高手,想欺負我,你們還不夠格?」

「不,不,當然不是。我們是來找你合作的。」走在前面的大長老是直接開口說道、

「玉清,我們都知道你是恨華秋林的,而我們也是,如果此時不動手,以後就沒機會了,他是我們共同的敵人。今天我們來找你定然是有備而來,那華坤手中有凝氣丹,可以讓升華境巔峰變為先天境界的高手!」

說著大長老走近了玉清,淡淡的聲音在房中傳響。

「你說什麼!難道是絕品的凝氣丹!」玉清猛然間震動一下,一下子抓住了大長老的手:「大聲的說道,你說的可是真的?」

玉清此時聽到這大長老的話,心中也想了起來,我說這華秋林怎麼會這麼快就達到了先天境界,原來是有丹藥輔助,而且還是絕品的凝氣丹!看來自己報仇的機會也就來了。

「快,這件事要快,既然那傻子有丹藥,我們要想辦法弄出來才行。」玉清聲音有些激動。

「是,丹藥很重要,可是我們也要找夠那麼多人吃啊,那華家也有兩位先天高手……」

「也對,這王雄也是升華境巔峰的境界,我們可以找他。」

「王雄,不行吧,他可是守城將軍,我們是控制不住他的,別到最後,我們竹籃打水一場空。」大長老立即便否決了王雄的意見,他能找玉清,那是因為玉清是華家的僕人,就算是以後,他還是僕人,最多是將玉家還給他,而華家就是自己的。可是王雄就不一樣了。。。。

「哼,他是守城將軍又能怎麼樣,我可是有他的把柄在手,什麼把柄就不說了,反正他不敢亂動的。」

眾人此時也明白了玉清的話,也就不再多說。

「既然你能控制這王雄,那麼我們就去找他吧,只要我們將華秋林引出來,那麼我們有兩位先天高手就夠了,涼他也不是對手。」大長老此刻也握緊了拳頭,臉上也一陣毒辣之色。

「那麼我們要怎麼從傻子手中拿到丹藥呢?」三長老在此時問道。

「這個應該沒什麼問題,我們可以讓玲玲去,使用個美人計,想必他會上當的。」玉清此時看著玉玲玲說道,臉上是一幅狠厲。

可是就在這時,房門忽然被人打開了,隨即一個身影也走了進來。

「哼,你們不用來找我了,我已經來了,想要丹藥?只是不知道你們有那個本事沒有?」華坤站在了門前,一臉憨笑的看著幾人。< 「什麼!華坤你怎麼在這裡?」幾位長老看著一臉傻笑的華坤,心中怎會不驚?難道自己說的話都被其聽到了?

可是旁邊的玉清卻發現了一絲不同,因為他在華坤的眼中看到了一絲殺意,這絕不是一個傻子能夠擁有的,一道亮光打入了玉清的腦海,他想起了剛才華坤說話的語氣,那可不是傻子能夠說出的。

「你不是傻子!華坤,你絕不是傻子!」玉清一臉的驚異,頓時也煩躁起來。

而此刻華坤臉上那憨笑也瞬間消失,轉而是一臉的寒意。

「誰告訴你們我是傻子了?哼,你祖宗我怎麼會是傻子!」

「華坤你竟然跟蹤我們!」那幾位長老也想明白了,今天的事情都是華坤策劃的,包括幾人能夠順利見到玉清。

「哈哈哈,你們總算是聰明了,不過不覺得有些晚了么?」華坤大聲的笑道。

「你,竟然真不是傻子?竟然是假裝的?怎麼會?」幾位長老的眼中都是驚駭之色,他們可是看著華坤長大的,這華坤是什麼樣的人,他們怎麼會不知道?如今華坤竟然不是傻子,只能說明他把所有人都騙了,包括他父親。這麼說來,雷罰城最聰明,最危險的人,也正是華坤,只是不知道他是為了什麼?

「怎麼不會?哈哈哈你們就去向閻王爺問個好吧。」華坤的臉色猛然一變,冷冷的目光掃向了所有人。


接下來的一秒註定是令人震撼的,只見華坤身形一變,閃電般的身軀來到了幾位長老的身旁,並且伸出那手掌,猛然排起一股凌厲的靈氣,覆蓋著手掌拍在了兩位長老的天凌蓋上。

「碰碰。」兩聲脆響,半個呼吸間,兩位長老便命喪黃泉。

「現在改輪到你們了。」華坤冷冷的說道。在說話的瞬間,華坤的身形再次突變,眨眼間又出現在其餘兩位長老面前,在兩位還在震驚中時候,兩拳蘊含著一層乾坤勁法的力氣便來到了那長老的頭上,瞬間爆裂。

只是片刻,華坤便幹掉了幾位長老,可是直到這個時候,那玉清才反應過來,他自然清楚自己不是華坤的對手,那只有跑!

玉清瞪視了華坤一眼,雙腿一動,便要朝門前跑去,可是華坤怎麼會這麼放過他。只見他剛到門口,正待他打開門,逃竄的時候,面前多了一人,正是華坤。

「哈哈哈,你能跑掉么?」華坤冷哼一聲,體內的靈氣也旋轉到了手掌,猛然出擊一道手掌躍然天靈蓋。

「砰。」這一章蘊含了二層的乾坤勁法,直接將其腦袋拍爛,玉清的身體也直挺挺的倒下,接著他的身形便來到了玉玲玲的身邊。

「呵哈哈哈,殺人的感覺很爽啊。」華坤如同自語,又如同對玉玲玲說話一般,言畢直接轟殺。

「咦?華家的氣運又增加了一層。看來我又要出去歷練一番了,不知道這次要去哪裡?此刻華家在雷罰城也沒有了敵人,不知道在帝都的父親那裡怎麼了,怎麼會有人來刺殺我,想必那裡出了什麼事請,恩最近就去看看吧。不過走之前,還有個王雄,當初是他指使的,應該先去找他,嘿嘿沒想到他還有私生子……我呸。」華坤心中暗自想到。

華坤走出了玉清的屋子,一邊想著如何向叔叔交代,一邊想著如何去找王雄,難道要直接將其殺死?

不知不覺間華坤竟然來到了華秋林所在的院子,便猛然間聽到在叔叔的房中有僕人報道說:「族長,長老們和玉清他們,竟然都死在了玉清所在的房子中。」

「恩?他們都死了?玉清也死了?」華秋林心中自然是大驚,至於長老們他還是很了解的,實力很弱,殺死他們很簡單,可是玉清……怎麼說那也是升華境巔峰的高手,在雷罰城他實在是想不出有什麼人能有如此實力。他低頭又想了想,除了他和墨玉之外就只有華坤了,而墨玉一直在煉丹房,那麼殺死他們的,就只有華坤了。

「難道是阿坤?他為什麼要殺死他們?」華秋林擺了擺手讓那僕人下去,之後便推開了房門,先要親自去看看他們是如何死的。

就在這時,一道熟悉的身影攔住了他。

「叔叔,叔叔,華坤剛才打死人了。好可怕,那些人竟然敢騙華坤的的丹藥,他們都是壞人!。」

華坤在此時急匆匆的跑來,不高興的說道。

華秋林看著突然跑來的華坤自然是一愣,騙丹藥?會是誰?難道會是長老和玉清他們幾人?

「阿坤啊,是誰要騙你的丹藥啊?」華秋林在心中微微想了下,便出口問道。

「就是家裡那幾個討厭的老東西啊,他們比老頭師傅還討厭,竟然要騙華坤的東西,師傅說,這樣的人可以直接殺了。還有今天我們去抄家的那人,就他們幾個。」華坤興高采烈的說著。

華秋林聽完了華坤的話,心中也想明白了,那幾個老頭可能就是長老,而抄家的就是玉清了,他們想要騙華坤的丹藥,卻被華坤打死,也是咎由自取。臉色也瞬間陰冷了起來,自己還是太手軟了,竟然讓玉清有了可乘之機,還有那幾個老傢伙,竟然要和玉清勾結,幸虧是華坤打死了他們不然,後果不堪設想。他也猜想到了,這丹藥,恐怕就是絕品的凝氣丹,玉清也想要突破到先天境界!

華坤在和華秋林分別後,便回到了房中,趁著華家的氣運要好好的修鍊一番,提升境界。這次便是先天境界了,配上絕品的洗髓丹,凝氣丹還有上古仙法,靈氣蔥鬱華坤估計要不了一天自己就要突破了。

「哼,想我一代丹君,竟然還有從頭做起,還真是可笑。不過這先天境界只是一個台階,以後哼,丹帝你可要等著異世哦?差點忘了,還有那三個老傢伙,清水丹君,聚靈丹君,沫靈丹君你們三個……都要好好的等著我,玉玲瓏的所有,所有我都會回去的,等著吧,異世丹君不會就這麼消失的。哈哈哈」< 入夜時分,華坤盤坐在房中,一股股淡淡的乳白色旋轉在他的頭頂,直到將其完全包圍。


華坤的旁邊此刻正放著三盤丹藥,一盤凝氣丹,一盤聚元丹,一盤洗髓丹,在衝擊先天的過程中,他需要利用這些丹藥鞏固境界,體內丹陽之眼積聚著藥性,時不時的散發出一絲絲純碎的先天真氣。

三天之後,一陣狂吼從華坤的房中傳出,可是由於他早就下了禁制,別人也聽不到。

華坤猛然間站了起來,手掌中淡淡的先天真氣緩緩的上升著,看到這裡華坤露出了一絲笑容。

「這就是先天境界?恩。現在可以去幫助狄嵐修鍊了,不過去之前我要先變一個模樣。那就是異世丹君吧?」說著華坤臉色突變,一股先天真氣席捲全身,半刻鐘之後一位中年人模樣的人出現在華坤的房中。只見這人臉色紅潤,一副沉穩模樣,一襲白衣很有仙人風範,這就是華坤的前世,異世丹君的模樣。

此時也是入夜,想到狄嵐肯定還在朗誦九轉龍吟,華坤撤銷了禁制,身形一變閃出了房門,風動。

狄嵐房中,此刻他正在沉醉於九轉龍吟之中,認真的領會著什麼,時不時的還朗誦起來。

就在這時華坤來到其房中,自然是沒有驚動他,直到華坤咳嗽了一聲,狄嵐才恍然發現自己的房中多了一人。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