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若是走過去,還需要一點時間。

2020 年 10 月 28 日

“陌兒,我們騎着九翼進去吧!”

他怕她會走累了。

“不用,雲軒,我們先看看這裏,剛剛看着天魄城裏很熱鬧,這裏的巫師應該沒有離開,我們暗中進去看看。”

蘇紫陌能感覺得到,這裏的氣息波動強大,這股力量是真實存在的。

所以她敢確定,這裏的巫師沒有離開。

繡銀大祭司一直跟在他們夫人二人身後。

看着洛辰曦撿了一些石頭,她也以爲是寶,也撿了一些放入自己的精神空間裏。

才保持着一段距離,緩緩跟在蘇紫陌和沐雲軒的身後。

“陌兒,這裏的巫師並沒有離開,只怕也知道我們會來這裏了。”

這幾次路上遇襲,沐雲軒也知道,庚映柔已經能透過赤烏掌握他和陌兒的行蹤了。 “那又怎麼樣?反正她們都不是我夫君的對手,我的夫君可是古月夢神族,天下無敵!”

蘇紫陌挽着沐雲軒的手臂,一臉的得意揚揚。

“我的陌兒終於肯承認你的夫君天下無敵了嗎?”沐雲軒輕輕的颳了一下她的鼻尖,一臉的寵溺。

這樣的話,很少聽她說。

“那是自然的,咱們這個寶寶呀!是精元和你強大的古月夢神族的血脈,這孩子修爲也一定不凡。”

“那是,虎父無犬子。”沐雲軒的大手不由自主的摸上她的小腹。

那裏依然很平坦。

豪門蜜愛:高冷總裁甜辣妻 “陌兒,你說,還會不會像櫟兒他們兄妹三人一樣,是三胞胎呢?”

蘇紫陌一聽,身子猛地一抖。

“沐雲軒,在生三胞胎,未來十年的日子,你都別想好過了。”

蘇紫陌叫了起來。

再生三胞胎,那就是六個,那她的日子就別想好過了。

櫟兒他們兄妹三人小時候就讓她頭疼的了。

不過那個時候是累了一些,但很值得,三個孩子都非常孝順。

“陌兒,我覺得無所謂,能陪在自己的妻兒身邊,那是一種福氣。”沐雲軒是這樣認爲的,他因爲錯過了三個孩子的成長期而內疚。

蘇紫陌微微瞪了他一眼。

脣角邊微微勾起一抹得意的笑意:“雲軒,根據我的感覺,這一胎絕對不會是三胞胎的,所以你別做夢了。”

沐雲軒揉了揉她的秀髮,“陌兒,不管是一個還是兩個,我都喜歡。”

這是他和她的孩子,不管是男是女,他都愛,都心疼。

“有你這句話,在生的時候,即使是在痛,也是幸福的。”

“生孩子很痛嗎?”這樣白癡的問題,只有沐雲軒會問。

“雲軒,我怎麼聽着你覺得生孩子就像家常便飯一樣容易呀?”

其實,這也不怪沐雲軒,他壓根就沒有遇到過生孩子的事情,自然也不會知道女人生孩子會很痛!

“陌兒,我從來沒有遇到過。”

好吧!

蘇紫陌不在說話,說了也是等於白說。

看着天魄城的城門就在眼前,兩人相視了一眼。

“雲軒,看着守城門的人都是巫師。”

“嗯!”沐雲軒點了點頭。

“這裏的城主是十九級巫師,庚映柔在後來換的,所以她們纔會留下來,沒有像其他城的巫師一樣,進入磨盤山。”

這些消息是墨琰傳給他的。

“看來,她也想和我們較量一下。”

蘇紫陌有些想不通,栽在她們手上這麼多次了,她們依然不放棄。

沐雲軒眼中閃過一絲不屑,和他較量,她們還有沒有那個能力?

他現在放慢了腳步,那是因爲陌兒還需要幾個月的時間。

不過他也不會拖太久,再過幾個月,陌兒肚子大了,陌兒不宜四處走動,特別是騎着九翼,讓他特別的不放心,這也是他會親自來收城池的原因。

等藍靈他們探清楚虛實以後他就會動手。

“嗯!”突然,蘇紫陌傳來一身痛苦的的聲音。

沐雲軒快速的看向她,看着她神色痛苦,他大吃一驚。

“陌兒,你怎麼了?” “痛,雲軒,全身都很痛!”蘇紫陌拱起身子。

今日她吃了天靈赤陽果以後,還稍微修煉了一會,並沒有什麼異常,這會身上卻無緣無故的感受到了一股劇痛,這是怎麼回事?

沐雲軒一聽,不敢大意,快速的帶着蘇紫陌進入空間指環戒裏去。

“啊……!”蘇紫陌痛得雙手抱頭。

這股痛意遍及全身上下。

痛得讓她快要窒息了。

“陌兒,陌兒,一會就不痛了,你先忍一忍,你現在還感覺哪裏痛?”沐雲軒小心翼翼的將蘇紫陌放到牀榻上。

平頭哥的直播生活 卻沒有放開她,而是緊緊的擁着她。

蘇紫陌痛到無法呼吸,這會也沒有精力回答沐雲軒的話。

這痛來得太突然了。

她的身體裏,就像有蟲子在四處亂躥一樣,痛得撕心裂肺的。

沐雲軒看着她極爲痛苦的事情,眉頭緊蹙,這才一會的時間,陌兒怎麼就痛苦成這樣了。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疼痛讓蘇紫陌身子開始不安分的扭動起來。

她全身的皮膚微微發紅。

有一股驚人力量在她的體內有以驚人的速度四處亂躥。

這纔是她痛苦的來源。

“陌兒。”沐雲軒緊緊的擁着她。

緊握着她的手,突然,一道淡淡的紅光引起了他的注意,沐雲軒微微一驚,迅速認真的看着那紅光。

只見她白皙的肌膚漸漸變得透紅,皮膚下的經脈若隱若現,那一道淡淡的紅光,就像血液在流淌這一樣,那種血液循環的速度極快。

沐雲軒看着她的全身,拉起她的另外一隻手看,也是同樣的情況。

那紅光在陌兒的皮膚之下緩緩延伸,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在她的皮膚裏流動。

“啊!”蘇紫陌痛苦得大力扭動着身軀。

沐雲軒緊緊的抱着她。

他的心裏,很痛苦!

可他大概是知道是怎麼回事了。

那紅色的路紋在她的體內遊走一圈以後,漸漸隱沒在她的體內。

和他預想中的一樣,蘇紫陌扭動的身軀漸漸平靜了很多。

又過了許久,蘇紫陌平復下來,她早已經精疲力盡,還來不及說一句話,就漸漸的沉睡了過去。

沐雲軒一臉心疼的看着她。

他小心翼翼的將她的頭放在枕頭上,那動作又輕又柔,生怕吵醒懷中的人兒。

這是天靈赤陽果的力量,陌兒每日一顆,天靈赤陽果的力量很強悍。

它衝破了陌兒精元裏的元脈,這於陌兒來說,是好事?

這樣一來,玄氣就能在陌兒的元脈裏流走。

天靈赤陽果是天地間的聖果,帶着不爲人知的力量。

可陌兒要經歷這樣的痛苦,實在是讓他心痛!

七個天靈赤陽果吃下以後,陌兒的體內的玄氣就會變得很充盈,孩子有充裕的玄氣吸收,也會成長得很好的。

拉過被子輕輕蓋住蘇紫陌。

試婚老公別跑 他輕柔的爲她捋了捋耳邊散落的髮絲。

是他沒能照顧好陌兒,這一路走來,都是陌兒在吃苦。

都是陌兒在受罪。

兩世都沒能保護好她。

“陌陌,我真不是一個好夫君,總是讓你痛。”

沐雲軒自言自語地說着,目光一瞬不瞬的凝視着她。 這一夜,沐雲軒一直守在她的身邊。

時刻觀察着她的情況。

看着她呼吸均勻,睡顏安靜,他才放心。

蘇紫陌緩緩睜開眼睛,映入眼簾的是沐雲軒的俊顏。

惡魔的女僕 腦海裏的記憶漸漸回放。

撕心裂肺的痛苦過了以後,她就什麼都不知道了。

“雲軒,我又睡了很久嗎?”

沐雲軒溫柔的凝視着她,“陌兒,沒有,你就睡了一個晚上,怎麼樣?還感覺到痛嗎?”

蘇紫陌搖了搖頭。

她現在身體裏沒有任何痛意,體內的玄氣也很充盈。

“陌兒,你不用擔心,那是吃了天靈赤陽果後,天靈赤陽果打通了你全身的元脈,你以後修煉起來會更加快的。”

蘇紫陌微微驚訝!

她嬌豔欲滴的紅脣微微張開。

“這天靈赤陽果裏竟然蘊藏着這麼強大的力量,這真是太神奇了。”

蘇紫陌擡起手背,看了看手背上的天靈赤陽果的花朵,又比之前多了一瓣。

五片花瓣,已經佔據了她的半個手背,還有兩個天靈赤陽果沒有吃。

而花朵的位置也還有兩瓣。

那花朵裏的紋路,晶瑩的紅色光芒閃爍着。

紅塵籬落 шωш_тт kΛn_¢O

內部還有淡淡的金色紋理散發出淡淡的光暈。

蘇紫陌突然發現,它們愈發的漂亮了。

“陌兒,這是好事?現在孩子有足夠的玄氣吸收,你也不用再擔心了。”

他白皙的大手輕輕撫摸着她絕美的容顏。

她那如流星劃過銀河般彎彎的眉毛下,有着一雙繁星一般明亮的眼睛,閃爍着璀璨的光芒,耀人眼目。

蘇紫陌微微起身,說道:“雲軒,現在孩子還小,吸的玄氣不是很多,等四個月以後,寶寶會需要得更多,若是到了那個時候,體內的玄氣不夠,我在入定修煉。”

蘇紫陌早已經做好了這樣的打算。

沐雲軒墨黑的眸底,閃爍着溫柔的光芒。

“傻陌兒,若是玄氣真的不夠,我的可以給你,師公曾經說過,我可以每天渡玄氣給你的。”

蘇紫陌不贊同的搖了搖頭。

“雲軒,這可不行,你的修爲可是要對付巫神的,反正我也沒事,入定修煉也可以。”

“不可以,我要你陪在我身邊。”

聽不到她的聲音,他總會感覺到孤單。

“你呀!”蘇紫陌輕輕在他的胸口捶了一下。

蘇紫陌起身,自己睡了這麼長的時間。

雲軒肯定有沒有吃飯了。

“陌兒,在躺一會!”沐雲軒快速將她拉回牀榻上。

蘇紫陌斜視着他,“我要是在睡下去,你就得餓死了。”

蘇紫陌掙扎着下牀榻。

“我現在已經沒事了,放心吧,我去給你做飯。”

蘇紫陌一貫知道他的脾氣,她若是出了事,他便可以不吃不喝的守在她的身邊。

這樣的他,讓她心疼。

愛人,是緣分的融合。

在完美的人,在強大的人,一但愛了也一樣像一個孩子。

“那我幫你。”沐雲軒起身跟在她的身後。

他怕她又會突然痛起來。

“不用,你若是沒事,就站在一旁陪我聊聊天就好。” “好!”沐雲軒笑着點了點頭。

只要能看到她,只要能聽到她的聲音就很幸福!

看着她的忙碌都是爲了自己,沐雲軒的心裏更是幸福。

只有沐雲軒一個人吃飯,但蘇紫陌從來不會草草了事。

都會給沐雲軒做他喜歡的菜。

三菜一湯,必不可少!

很快!

蘇紫陌撈了魚上來刮洗。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