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舉起手給對方點了個暫。

2022 年 2 月 19 日

「說起來,凌淵你的心是真的大,天芒市剛剛經歷了那麼危險的事,你還有心情帶妹來錄音。」一邊走著,王明一邊道。

「這有什麼的,又不是帶來piao。」凌淵不明所以道。

王明一呆。

這腦迴路,甚是清奇。

很快,眾人就找到了錄音室。

凌淵讓一人一龍兩律者進去。

而自己則是去打開了遊戲頁面,台詞必須得對稱不是,不然那話不接字幕的整的和A和V一樣,老難受的了。

「我去,不是吧,你真的十天一個人將遊戲給做好了?」王明驚訝道。

「不然呢,我什麼時候騙過你。」

王明:「額,雖然這麼說,但感覺我這個策劃好像等於沒當。」

「沒事,劇情我都有,你只要掛個職就行。」

王明:「還有這好事?」

「你很快就會忙活起來的。」

王明:「???」

「咦?這個琪亞娜,是不是和她長的差不多?」

「原型,懂不?」

「哦。」

將畫面調好,對著裡面的夏苒苒做了一個『ok』的指示。

很快,在凌淵的監督下,有條不紊的進行著。

台詞可謂是一遍即過,都是按照人物的性格選的,其中兩個還是親身經歷的。

「凌淵!你快來看。」忽然,王明急匆匆的跑過來。

「看什麼?」

「你看這個!六國對島國進行制裁了!但是也損失慘重啊。」

「損失慘重?什麼鬼玩意兒,打個小日book還有損失?」

「不,不是,是這個,一個從來沒見過的東西,好像是島國最新召喚出來的。」

凌淵好奇的接過來看了一下。

這不看還好,一看就愣住了。

「我去?虛數神骸?島國nb啊,還能打開虛數之樹呢?」

凌淵看著裡面大殺特殺的虛數神骸樂了。

「什麼虛數神骸,你知道這東西?」王明急忙問道。

「沒事,被一刀兩斷的崽。」凌淵重新將手機遞給了王明。

「不是,你一點都不驚訝?」

「驚訝?驚訝什麼?」凌淵好奇的問道。

他的驚訝早就在被韓雨柔召喚拉魯拉斯和自己召喚奧菲斯磨平了。

你現在就算是告訴他召喚克蘇魯的章魚他都信。

前不久奧菲斯夢還能連接到量子之海呢,有啥好在意的。

「再說了,你在意有用嗎?你是能親自上,還是能咋地,好好準備吧,等會兒午飯也該解決一下了。」凌淵拍了怕王明的肩膀。

王明一愣,隨後點了點頭:「也是。」

不說還行,這說了他也有點餓了。

在王明走後,凌淵詢問起了自己的大光球:「系統,你搞的鬼嗎?」

「叮!不是。」

「不是你,那還能是誰?」

「是主人您。」

凌淵:「???」

系統:「您將無量塔姬子和琪亞娜兩人從崩壞世界帶出來的時候串聯了兩個世界的次元壁,加上這次島國地黃通過血祭,讓本來就薄弱的通道直接破碎了。」

凌淵平靜的喝了一口冰紅茶:「這波解釋我給你零分。」

「不是滿分嗎?」

「事是你辦的,還能留下尾巴,你想讓我給你滿分?」

系統:「.…..」

「叮!任務發布:獵殺虛數神骸虛無主義,獎勵虛數核心一枚。」

凌淵:「???」

「你辦事不靠譜讓我給你擦屁股?」

「主人,這個獎勵香嗎?」

凌淵:「……香。」

系統很是平淡的一句話,卻徹底拿捏了凌淵。

系統:「那還不快去!」

凌淵:「算你狠!!」 第二天,上午8點。

《一起去看流星雨》劇組,正式開始了拍攝的準備工作。

第一場戲,選擇的是外景,在艾利斯頓商學院的籃球場,拍攝慕容雲海與上官瑞謙的第一次見面。

所謂的艾利斯頓商學院,其實是《一起去看流星雨》中,虛構的一個貴族學院。

艾利斯頓商學院的校門,是在廈門大學嘉庚學院取景的,大門碑刻的「艾利斯頓商學院」,是臨時用布紙打印上去的。

很簡單的一場戲,算是做熱身準備。

拍完這一場,後續會將籃球場的戲份補足。

因為廈門大學的學生周一到周五上課,室內與教學樓的戲份,要等周末才能拍攝。

反光板、攝影機各種道具都陣列完畢。

身為《一起去看流星雨》製片人的鳳丹妮,也親臨拍攝現場,和導演丁仰國一起坐鎮劇組。

導演丁仰國看看鏡頭反饋效果,搭上耳機,伸手打出ok手勢。

「各部門準備,準備開始!」副導演大聲喊道。

「3,2,1,開始!」聽到副導演的指示,場記立刻打板。

只見,飾演慕容雲海的江城楓開始入境,三架攝影機三個方向拉近。

一言不發的江城楓,邁著自信、霸道的步伐,用一個冷冽的眼神,便將慕容雲海冷酷高傲的氣質,展現的淋漓盡致。

再加上,江城楓菱角分明的臉龐,足足一個高冷美男。

隨着江城楓的走近,球場邊上的女群演們注意到他,攝影師開始抓拍女群演們的反應。

女群演們的反應很誇張也很花痴,有個女群演,為了表達自己的震驚之情,還緊緊地捂住嘴巴,彷彿她們從來沒有見過這麼帥的帥哥。

以上官瑞謙為首的三人也開始停止打球,主要原因還是慕容雲海走進了他們打球的場地。

「為了耍酷影響別人打球,你不覺得很沒禮貌嗎?」

上官瑞謙心裏就是這種想法,所以看這人很生氣,但並沒有說什麼,只想等他走過去。

直到慕容雲海一腳踩到他。

上官瑞謙立馬炸毛了,在艾利斯頓學院,居然還有人敢挑戰他的威信,視他為無物。

導演丁仰國,和一旁的鳳丹妮都緊盯着屏幕。

慕容雲海和上官瑞謙的對手戲開始了。

「你踩到了我的腳。」

慕容雲海這才轉頭以居高臨下的姿態看向他,下面的腳也並未離開。

「你這是來找茬對吧?」上官瑞謙違和地笑道。

「是又怎樣?」慕容雲海腳下繼續用力,絲毫無睹上官瑞謙的憤怒。

上官瑞謙沒有說話,而是要一拳打上去。

不過,被了解他的端木磊硬生生拉住了。

而慕容雲海站在原地,藐視着上官瑞謙端木磊葉爍三人。

之後幾人言語衝突,演變成打籃球的約戰。

「咔。」

導演丁仰國喊道。

現場眾人停下表演,等待導演的安排。

「我覺得不行,太爛了。」導演丁仰國,看向一旁的鳳丹妮,故意問道:「鳳總,你覺得怎麼樣?。

鳳丹妮雖然不是導演,也沒學過表演,但也感覺剛才的表演不太好,畢竟都是新人,第一場戲發揮差,是很正常的事情。

鳳丹妮點點頭,問道:「丁導,你覺得哪些方面需要改進的?」

丁仰國坦然道:「元華演的最爛,這傢伙根本不會演戲,跟個木頭一樣,金在坤和黃展博表現得也很糟糕,他們三個,整一段表演都胯到不行。」

「這幾個主角,也就江城楓表演得比較出色,無論是他的台詞,還是肢體動作,甚至面部表情,都拿捏得非常精準。」

事實上,鳳丹妮也覺得江城楓的表演,出乎了她的意料,比她想像中好很好多,完全不像一個新人。

不過,鳳丹妮聽了導演的評價后,才清楚的了解到,原來江城楓的表演,居然如此優秀。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