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與洪荒天界毗鄰的古道天界中,儒雅飄逸的周小天正在一處虛空中盤坐,眸子中道紋遍布,身周有著一顆顆的星辰閃爍,似真似幻,正在推演著某種大陣。

2021 年 1 月 18 日

正在此時。周小天不受控制的打了個噴嚏,大道推演戛然而止。

「師父的氣息?」周小天詫異的揉了揉鼻子,雙手快速掐著,似乎在推衍天機。

片刻之後,周小天臉上露出一絲笑容,嘖嘖道:「原來師父在洪荒天界。這次涅槃聖域開啟,近百個大世界都會被波及到,洪荒天界也會有天驕進入,師父肯定能進入其中,終於能跟師父相見了……」

在遙遠的玄黃大世界中,沉穩冷漠的王昊一拳將對面一個龍首人身的大妖轟殺,同樣打了個噴嚏。

王昊那沉穩的臉頰上浮現出一絲笑容,回頭掃了一眼身後無盡的追兵,冷笑道:「不就是個七星勢力嗎?待我們師徒重聚。就算你弒天盟中有不止一尊聖主坐鎮,我們師徒也照樣掀翻!」

洪荒天界之中,方野還並不清楚三大徒弟剛剛都感應到了自己的氣息,依然寵溺的看著李玉晴。

「師父,將來我還能夠見到那三個師兄嗎?」李玉晴仰著脖子詢問方野,聲音清脆,如黃鶯出谷。

「只要你努力修鍊,一定能!」方野給出了肯定的答覆。

李玉晴再次問道:「師父。這次你來了之後,還會離開嗎?」

方野的目光遙望北方。嘆息道:「你師娘正在北斗天界,或許會有些麻煩,我不能在這裡停太久,必須要去北斗天界一趟。」

「師娘?」李玉晴的目光中滿是詫異的神色,她還是第一次聽到方野提到她還有個師娘,而且還在北斗天界!

聽到師娘可能會有危險。李玉晴也知道輕重,趕緊說道:「師父還是趕緊去找師娘吧,別讓師娘遇到了危險。」

雖說李玉晴很想讓方野留在泰恆星上,但是她也清楚事情的嚴重性,毫不猶豫的要讓方野先去找雪芊芊。

「晴兒。你有這份心,為師很高興。這座冰心塔是為師意外所得,就送你護身吧。」方野頷首微笑,順手將一座九層寶塔遞給了李玉晴。

這座九層寶塔就是冰心塔,本身是一件帝兵,乃是方野在萬滅星淵的那幾個大帝身上所得,被他設下了封印,李玉晴是他的徒弟,修為一脈相承,自有破封之法。

李玉晴尚且不清楚這座冰心塔的價值,但她知道師父肯定不會給她差的東西,將冰心塔珍而重之的收到了眉心識海之中。

方野叮囑道:「你的修為已經很高了,也是該嘗試著外出去闖蕩一番了。永遠不要以為自己的修為提升很快,你那三個師兄都非同一般,將來都有資格稱雄三千大世界,你再不努力,就要被他們甩遠了。」

有冰心塔護身,李玉晴的生命就有保障了,方野就沒有了後顧之憂。閉門造車終究不可取,方野還是想讓李玉晴獨自外出去闖蕩一番,以李玉晴如今的修為,早就可以獨自離開泰恆星了。

「是!弟子一定會努力修鍊的!」李玉晴鄭重的說了出來。

「為師這一去,不知何時才能回來,沒有為師在身旁,萬事小心!保重!」方野再次叮囑了一聲,順手撕開虛空,邁步而入。

再出現的時候,方野就到了慕陵碑所在,進入到了慕陵碑內的世界之中。

方野將慕陵大帝的屍骨取出,就見到慕陵大帝的屍骨上開始散發出熒熒光亮,一道儒雅的人影從中浮現了出來,朝著方野微笑點頭致謝,化為點點能量消散在慕陵碑世界中。

不消片刻,慕陵大帝的屍骨就已經完全光化,整個慕陵世界中都似乎多了些什麼,泰恆星上更是道韻遍布,成為一個非常適合修行的星球。

這都是慕陵大帝的功勞,方野將慕陵大帝的屍骨帶回,慕陵大帝心存感激,主動選擇了光化,一股股能量反補到慕陵碑世界乃至整個泰恆星上,讓故鄉的修士都跟著受益。

等到慕陵大帝光化結束,方野暗自嘆息一聲,離開了慕陵世界,朝著浩辰大陸的浩然星辰台趕了過去。

南荒天界的事情已經處理完了,現在,該北上了!(未完待續。。)

… 竹虛氣小七和鳳凌然殺人如麻,可看到那隻小狐狸安靜的在鳳凌然懷中,依賴的貼著鳳凌然的胸口,彷彿鳳凌然就是它安全的港灣,竹虛心中莫名的有點失落。

連他也不知道,自己究竟為何會有這樣莫名其妙的情緒?

她是狐妖,而他,是修道之人,終究無法做到像鳳凌然那般,可以不顧天下蒼生的性命,為了它,輕易的殺掉想要傷害它的人。

小七見竹虛瞅著門外主子的背影,那眼神出現了不該有的失落,小七有些驚訝,但很快,又覺得可笑。

竹虛這種修道的榆木,是不可能會喜歡上小姐姐的,一定是他看錯了。

小七搖了搖腦袋,走出了房門,主子今天只殺了一個村長,已經算的上是仁慈了,這些村民要用火燒死小姐姐,若是按照主子寒毒發作時候的脾性,這整個村裡的村民,今日難逃死劫。

小七駕著馬車,離開了村子。

婆娘回來的時候,看到村長滿頭是血的倒在井邊,她駭了一跳,丟下手中的木條,心慌的跑了過去。

「死老頭,死老頭,你怎麼樣?你別嚇我,你快醒醒。」

婆娘的淚水滑下肥胖的臉頰,雙手捧著村長的臉,不停的發顫,她平時雖然氣村長好色,沾花惹草,但畢竟兩人這麼多年的夫妻,他真的出事,她是萬萬見不得的。

年輕夫妻,老來的伴,她的老伴不能就這樣死了。


「劉大夫,你快過來,快過來看看我家的老頭子,他出事了。」

……


馬車中。

小狐狸趴在鳳凌然的懷中,身子又開始發燙了,它在鳳凌然的身上蹭阿蹭,蹭啊蹭……

「小東西,你身上癢?」

鳳凌然見小狐狸在他懷中蹭著,修長的手指扒開小狐狸雪白的毛髮,似乎在幫它找身上的虱子。

小狐狸抬起毛絨絨的狐狸臉,有些鬱悶的瞅著鳳凌然,這男人是真的眼瞎嗎?它中了媚葯,媚葯啊!不是身上癢啊!

「你想對我說什麼?嗯?」

鳳凌然似乎看出小狐狸眸中有話,他薄唇揚起一抹淺笑,溫和的問它。

狐想上你!

小狐狸直勾勾的看著他,背上,他的指尖碰到它的肌膚,宛如一滴冰涼的泉水,那麼的舒服,它想要更多這種舒服。

小狐狸難耐極了,又吞了吞口水,腦中胡亂的想著,反正它和他已經發生過關係了,再發生一次,也沒什麼關係,它為何要委屈自己,都快慾火焚身了,放著這麼個俊美的大美男不上?

小狐狸前爪動了,爬上鳳凌然的雙肩,伸出小舌頭,舔了舔他出薄唇。

美男,人家受不了了,你就和狐狸來一次吧!

現在,小狐狸也管不了那麼多了。

鳳凌然黑眸微暗,出現了波動,轉眼之間,他微暗的黑眸,又恢復了清明,抬起修長的手指,輕輕的在小狐狸的頭頂,輕啄了一下。

「色狐狸,這裡是馬車,莫要對本王動歪腦筋。」

小狐狸頭頂微疼,它抬起右爪,捂住腦袋,有些生氣的看著鳳凌然。

你丫發情的時候,變禽獸的時候,我滿足了你,現在輪到狐,你就不幹了?

真是太過分了。

小狐狸的眼睛里冒出兩團燃燒熾熱的火焰,鳳凌然,你今天休想逃離狐爪,狐不會放過你的……

小狐狸腦袋往上一竄,又壓在了鳳凌然的薄唇上。

哼哼,鳳凌然,你叫破喉嚨,也不會有人來救你的……

大約一個時辰后。

馬車駛進攝政王府,小七從馬車上下來,高聲道:「主子,到府上了。」

小七說完,看到一隻火紅的狐狸,從馬車上跳了下來,他有些詫異,這隻火狐是什麼時候上他馬車的?他竟然一點也沒有發現?

小七笑了,沒在意馬車中的主子此時,並沒吭聲,也沒從馬車上下來。

小七頓了下來,頗為有趣的看著火狐,心中想到,難道這隻火狐也和小姐姐還有蕭顧一樣,都通靈性?日後會幻化成人?

這隻火狐身上火紅的毛髮真是漂亮,幻化成人形,也是一個極美的美人,只是不知,這火狐是公還是母?

若是母,只怕主子容不下它,倘若是公……貌似主子還是容不下它。

小七對火狐伸出手,既然主子容不下這隻漂亮的火狐,那它就跟著他吧!他最喜歡漂亮的……狐狸。

火狐看了一眼小七白嫩的手指,不屑的移開目光,高傲的甩著蓬鬆的尾巴,從小七的眼前……走了。


小七嘴角抽了抽,從地上站了起來,看著火狐高傲的姿態,他雙手環胸,漂亮的眼睛隱晦不明,娃娃臉上的笑容深不見底。

小火狐,老子看你在攝政王府能得意多久?

小七頓時想到什麼?他雙手放了下來,有些奇怪的看著紋絲不動的車廂,主子和小姐姐貌似還沒從馬車裡下來,難道主子和小姐姐在馬車中……

小七猛的瞪大眼睛,捂住嘴巴,回來之前,他有看到小姐姐強吻主子……

天啊!小姐姐現在變成了小狐狸,還如此……勇猛……

小七靜悄悄的守在馬車旁,眼觀鼻,鼻觀心,秦溫走了過來,開口欲說話的時候,他對秦溫做了一個噓的手勢,手指又指了指馬車。

秦溫是個七巧玲瓏心的管家,小七一個手勢,他立刻明白,馬車中也許正在發生著……不可描述的事情。

他點了點頭,眼神對小七表示感激,靜悄悄的走了。

大約一炷香的時間。

馬車中有了動靜,車廂的后簾被一隻修長的手指掀開,鳳凌然從裡面走了出來,他懷中抱著小狐狸,玄色的寬大袖擺,刻意蓋在小狐狸的背上,不讓別人看到小狐狸現在的模樣。

小七站在那兒,像個木頭人似的,看到鳳凌然下來,他鬼使神差的朝鳳凌然懷中看了一眼,看到小狐狸蓬鬆的尾巴掛在鳳凌然的手臂上,一條尾巴的尾尖,似有粘濕水色,他瞳孔猛縮,彷彿證明了自己心中所想。

忽然。

一道幽涼的視線射來,小七駭了一跳,急忙移開眼睛,彷彿什麼也沒發現。

鳳凌然抱著小狐狸走進房中,看到懷中的小狐狸累的不清,睡的極沉,他黑眸浮出一絲寵溺之色,輕輕的把它放在床上,修長的手指有些不舍這麼快就離開它,輕點在它毛絨絨的腦袋上,手指輕微的滑過它身上的柔順雪白的毛髮。

好大一會兒,鳳凌然才不舍的收回手指,深深的看了小狐狸一眼,拉起錦被,蓋在沉睡的小狐狸身上,他轉身走出房門。

「小七。」

鳳凌然關上房門之後,沉聲道。

小七立刻出現在鳳凌然的面前,想到剛在馬車旁發生的事情,他漂亮的眼睛有些不敢直視鳳凌然幽深冰冷的黑眸:「主子,有什麼吩咐?」

「去把上官燕兒給本王帶回來。」

「啊?」

小七驚詫的抬起頭,主子和小姐姐明日就要成婚了,主子這個時候叫他把上官燕兒帶回來,這是想要……

「本王說過,她若再傷害本王的女人,本王不會再放過她。」

鳳凌然的眼底,仿若極暗之淵,心中冰冷如鐵,他已經繞過上官燕兒一次,既然她這麼不珍惜,既然她一定要傷害他的小狐狸,他還有什麼理由放過她?

「是,主子。」

小七心中一松,他還以為主子這時候找上官燕兒回來是……原來是他想多了,主子對上官燕兒沒任何感情,上官燕兒那樣傷害小姐姐,主子這次是徹底被惹怒了。

要知道,主子寒毒不發作的時候,幾乎是不會取人性命,但這次,主子卻讓他殺了村長,可見主子有多生氣?

上官燕兒這次恐怕也要在劫難逃了。

自作孽,不可活啊!

……

轉眼,到了第二天。

本該是大婚的日子,床上的小狐狸卻一直睡著沒醒,鳳凌然輕輕的搖了它幾次,也不見它醒來,鳳凌然蹙眉,心中很是擔心,叫來御醫,也看不出小狐狸哪裡不好,為何醒不過來。

鳳凌然手指放在它尖尖的鼻子邊,感覺到它均勻的呼吸,鳳凌然這才稍微心安一些。

「小東西,是不是那天馬車上,你太累了?才會睡這麼久?」鳳凌然眸中閃過懊惱,若是知道它狐狸的身子經不起,他也不會……

鳳凌然手指輕輕的撫摸著小狐狸身上雪白如絲的毛髮,幽幽的嘆了一口氣,那些沒用的御醫,連他沉睡的小娘子也救不醒,這種時候,他真的不願把身體交給紫衣。

但是為了這隻貪睡的小狐狸能儘快的醒來做他的新娘,他也只能那麼做了……

鳳凌然看了沉睡的小狐狸好一會兒,才閉上眼睛,片刻之後,他再次睜開眼睛,黑眸閃過妖色,嘴角也妖孽的勾了起來。

紫衣瞅著床上沉睡的小狐狸,手指搭在它脈搏上,笑著道:「寶貝徒兒,為師來了,這些日子,你可有想念為師?為師可是想念你的緊呢!」

頓了頓,紫衣眸中一片瀲灧的妖光,優雅的收回手指:「我還以為是什麼大問題,鳳凌然如此擔憂的把你交給本尊,本尊的小徒兒不過是進入了修鍊狀態,用不著幾日,就會自己醒來。」

紫衣手指放在小狐狸的頭上,喜愛的撫摸著,他蹲在床邊,近距離的瞅著閉關修鍊的小狐狸,越瞅越喜愛,有種親它一口的衝動。

紫衣的薄唇輕輕的壓在小狐狸的額頭,親了一下,柔軟的毛髮,讓他心中一盪,眸色飄飄,這是他的小徒兒啊!親起來感覺都這麼的好,可惜不久之後,就要便宜鳳凌然了。

紫衣指尖點了點它尖尖的鼻頭,看著它,幽幽的問道:「小徒兒,為師很想知道,你可喜歡為師?」 浩辰星域的浩然星辰台上,當方野再次來到這裡的時候,早就有著數十位皇主圓滿境界的強者等候在這裡了。


「聽聞萬道帝君想要使用跨界域傳送大陣,我等特地在此等候,希望可以幫到帝君!」遠遠就有個儒雅的中年男子喊了出來,執禮甚恭。

其他人也都向著方野施禮,口中都喊著萬道帝君的道號。

方野微微怔了下,沒想到外界送了他一個萬道帝君的稱號。萬道門就是他自己所創的,萬道帝君的名頭倒是名副其實。

至於這些人為何會在這裡等候,方野也明白,他們都是為了自己的名頭而來。

方野朝著周圍拱了拱手,淡笑道:「多謝各位了,方某此來,正是為了要借用跨界域傳送大陣。開啟大陣,只需要十位皇主圓滿的道友就可以了。」

說到這裡,方野伸出手掌,手心中衝出十道光華,落在下方十人的眉心中。

方野已經仔細感應過了,這十個人,是在場眾人之中修為最穩固的。

那十人都微微愣了下,各自探查了下自己體內,並未發現任何異常,一個個都目光疑惑的望向方野。

方野微笑道:「麻煩這十位道友出手相助下,方某已經將自己突破大帝時的感悟打入十位道友的神魂中,等方某離去,自可感悟體會,能夠領悟多少,就看各位的機緣了。」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