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與此同時,韓易用疑惑的目光看了眼其中一頭背齒狼,稍微嗅了嗅空氣中的味道,便詭異一笑,真是意想不到,居然有一頭中毒的背齒狼!

2021 年 1 月 4 日

很快,十幾名內門弟子便在擂台下邊的各個方向站定,實戰測試還未正式開始,他們便已做好了防護工作。

望著包括韓易在內通過前面兩項測試的六人,周虎心中煩躁,只想快點結束這場糟糕的內門考核,他走到宋楚面前,簡單的說道:「實戰規則:成功擊殺一頭背齒狼,便算考核通過!」

說完,周虎又陰冷的看了韓易兩眼,然後便回頭朝鐵籠走去。

韓易平淡一笑,周虎對他的敵意非常明顯,但他並沒放在心上,反正就算對方天天跪舔自己,自己以後還是要吸對方血的,畢竟,誰讓對方身上的血氣那麼濃郁,比之宋楚猶有過之呢? 「大夥聽著,背齒狼是二階妖獸,一對一我們誰也不能通過考核!」宋楚忽然說道,目光在其餘五人身上一掃而過,「我們兩人對付一頭,先將三頭背齒狼分散開來,然後另覓戰機,爭取各個擊破!」

韓易默不做聲,另外四人中一名同樣凝氣九重的弟子頓時回道:「話雖如此,但只有最後殺死背齒狼的人才能真正進入內門,而背齒狼只有三頭,我們卻有六人,怎麼分?」

話音剛落,所有人都不懷好意的看向韓易,六人之中只有韓易玄力最低,其餘五人再差也是凝氣八重,理所當然的,三頭背齒狼肯定沒有他的份!

眼見如此,韓易不屑一笑,非常不客氣的回道:「背齒狼可不是一般的二階妖獸,以你們的實力,縱然五人一起上也不見的能殺掉一頭!」

這是一實話,五名玄師,兩個凝氣九重,三個凝氣八重,如果配合的夠好,的確可以越級強殺一頭實力普通的二階妖獸,但背齒狼凶性十足,受傷越重,戰力越強!真要把它逼入了絕境,定會在瀕死的時候拉上一個墊背!因此,這五人想要擊敗一頭背齒狼或許還有可能,但最後的補刀絕對沒人敢沖第一個!

只不過,這句大實話一下子就把另外五人統統得罪了,宋楚冷冷的問道:「那依韓師弟之見,是要不戰而降了?」

「我說的是你們,但我不一樣!」韓易一時傲然的說道,然後便用手指指著鐵籠里那頭中毒的背齒狼,「看見那頭長相最凶的背齒狼沒?你們每人給我一百靈石,我就一個人拖住它!」

聞言,宋楚先是憤怒,但聽到最後一句的時候,他和其餘四人都是心中一喜,這韓師弟定是想靈石想瘋了!凝氣境玄師跟二階妖獸之間的差距可不是玄力一多一少那麼簡單,雖然不遠處就有何長老把陣,但越階挑戰仍有性命之憂!對方如果真能一個人牽制一頭背齒狼,那剩下兩頭他們五個人應付起來肯定會輕鬆不少,現在的問題是,對方會不會一衝上去就被背齒狼直接拍死?

眼見周虎已經快要打開鐵籠,而宋楚等人還在遲疑,韓易也不含糊,少點就少點,反正是白撿的靈石,他當下又道:「嫌一百太多,那就給五十!我可以保證,只要我還沒死,那頭背齒狼絕不會去找你們的麻煩!」

宋楚心中已經大動,雖然對方的這種保證並不可靠,但五十靈石就能提高一點進入內門的機會,怎麼都不虧啊!

「三十靈石行不行?」這個時候,另一名凝氣九重的弟子頓時討價還價道。

「行行行!快點拿來!」韓易立時催道。

包括宋楚在內的五人隨即便掏出靈石送到韓易手中,同時六人講定,這場實戰也由韓易第一個衝上去……

六人剛剛商定好策略,那邊的周虎已將三個鐵籠統統打開!

「實戰開始!」周虎大聲說道,身形立刻退出場外,整個擂台上就只剩下六名外門弟子,以及三頭兇惡的背齒狼。

嗚!!!

三頭背齒狼齊齊發出一聲狼嘯,倒是沒有第一時間沖向六人,它們呈環形散開,卻是打算從三個方向夾擊獵物。

「背齒狼是群居妖獸,最擅長相互配合,等它們擺好陣勢我們就沒機會了!」宋楚忽然喊道。

韓易頓時一笑,別人有沒有機會關自己什麼事?不過這些同門倒還有最後的利用價值,比如說,替自己拖住那兩頭狀態完好的背齒狼……

想到這裡,韓易頓時回道:「掩護我!」

說完,便朝那頭中毒的背齒狼急沖而去!

「吼!」

一見韓易衝來,另外兩頭背齒狼頓時大吼一聲,就要朝他左右夾擊,而在這時,宋楚緊跟其後,直接拔劍斬向左邊的那背齒狼!

叮!

劍鋒劈在狼背上,卻沒有傷其分毫,而反應過來的背齒狼頓時大怒,立刻丟下眼前的韓易回身朝宋楚撲去!

這個時候,另外幾人也跟右邊那頭背齒狼對上,雙方剛一接觸,便已殺的難分難捨……

可憐的宋楚等人還不知道,他們先是花錢讓出了唯一通過考核的機會,現在又懵懂無知的被韓易免費當炮灰使。

與此同時,韓易已經衝到第三頭背齒狼面前,然後直接揮劍刺向它的雙眼!

跟另外兩頭兇猛的背齒狼不同,這頭狼身中劇毒,一身戰力發揮不出平時的三成,眼見長劍襲來,背齒狼有心想躲,卻奈何身體實在遲鈍的不像話,只來得及把頭稍微偏移了半分。

噗!

下一刻,韓易的長劍便刺穿了背齒狼的右眼!

「呵呵,我已故意放慢了劍速,看來這頭背齒狼真被毒的不輕!」韓易心中暗笑,也不知這是誰做的手腳,本來肯定是留給某個有路子的弟子的,現在卻被自己搶了先,想必事後定會有人過來找自己的麻煩,不過,誰在乎呢?

「嗷……」

背齒狼頓時發出一聲慘叫,然後便不要命的瘋狂進攻!右眼傳來的劇痛令它凶性大發,卻也同時亂了陣腳,如果是普通外門弟子,這個時候肯定是會暫避鋒芒,等到背齒狼力竭的時候再作打算,但韓易經驗老道,縱使背齒狼的攻勢再是兇猛,可破綻就是破綻,他連出五劍,一劍刺瞎背齒狼剩下的左眼,一劍劃破對方嗅覺靈敏的鼻子,破壞了背齒狼這兩大感知系統后,又一劍刺透其前肢脆弱的關節,第四劍將其前肢挑翻,最後一劍刺穿狼心!

「嗚……」

背齒狼發出最後一聲哀鳴,然後倒地不起……

「何長老,我已成功獵殺一頭背齒狼!」韓易頓時大聲喊道。

「什麼?」宋楚等人頓時驚道,他們拼死拼活才能兩三人牽制一頭背齒狼,怎麼韓易一個凝氣七重的小角色這麼一會功夫就幹掉了一頭?

震驚之下,五人全都下意識的朝韓易看去,但這一分心之下,頓時連遭慘敗,背齒狼是二階妖獸,發起威來豈是凝氣境的弟子可以承受?只一會功夫,便將五人殺的哭爹喊娘,之前僵持的局面轉眼就成了一邊倒的屠殺!

眼見如此,原本正要說話的何厲長老一時顧不上其他,急忙出手救助。

同一時間,韓易微微搖頭,這些外門弟子比自己想象中的還要不堪,以後一定要好好指點指點他們,至於報酬,就是他們的一身精血了…… 片刻后,何厲終於成功救下宋楚五人,但這時五人已經傷勢沉重,全都昏迷了過去。

「今年的內門考核到此結束!」何厲朗聲宣佈道,然後看了眼毫髮無損的韓易,又意味深長的看向尹秋雪。

尹秋雪剛剛還在詫異,怎麼被韓易殺死的那頭背齒狼好像弱的有些過分?這時正好發現何長老朝自己看來,目光別有深意,她頓時感到莫名奇妙,何長老似乎誤會了什麼,但到底誤會了什麼,她一時也想不清。

「通過考核者,韓易!」何厲長老接著說道,他看著韓易,聲音莊嚴而鄭重,「從現在開始,你就是靈劍宗的內門弟子了。」

聞言,韓易立刻舉劍向前,用靈劍宗的標準劍禮宣誓道:「弟子明白!從今以後,弟子將與宗門同生死,共榮辱……」

等到韓易宣誓結束后,何厲這才面無表情的點了點頭,今年這場內門考核一點都不圓滿!唯一通過考核的一人還是靠的作弊!原本落幕的時候,自己還準備說一場慷慨激昂的結束語,但現在么,自己在這裡一刻都不想多呆!

「周虎,剩下的事情你安排一下,秋雪和范珍,你們隨老夫去後山調查兇案現場。」何厲說著,便躍上了他那頭妖獸巨鷹,然後朝尹秋雪和范珍招了招手,兩人隨後也躍到巨鷹背上,直到這時,何厲才低聲問道:「秋雪,剛才韓易殺死的那頭背齒狼是不是你做的手腳?」

「啊!?」尹秋雪一臉愕然。

……

望著巨鷹飛離現場,周虎再也壓抑不住心中的怒火,他走到韓易面前,臉色猙獰的看著對方道:「你怎麼知道那頭背齒狼有問題的?朱均告訴你的?」

「周師兄,我是憑實力通過考核的,難道你在質疑何長老的判斷?」韓易微笑著反問,聽對方的意思,似乎那頭背齒狼就是對方動的手腳,不過,自己是絕不會承認自己斬殺的是一頭病狼。

「好!很好!但你別以為進入了內門我就不能把你怎麼樣,實話告訴你,我很快就會讓你從這個世上永遠消失!」周虎語氣陰冷的說道。

韓易淡淡一笑,用同樣只有對方才能聽到的聲音回道:「我很期待,可別讓我失望了!」

周虎瞳孔縮了縮,忽然冷哼一聲,轉過身去,朝著台下眾人說道:「沒什麼好看的了,大家散了吧!」

說完,周虎便離開了這裡,靈劍宗一年一度的內門考核便這樣草草結束。

……

靈劍宗有三座山峰,青劍峰最小,人數最多,是外門弟子的修鍊之處;紫劍峰比青劍峰高出兩倍,這裡是內門弟子的清修之處;赤劍峰則是宗門禁地。

一個時辰后,韓易在一名內門弟子的帶領下,來到了紫劍峰峰頂的玄機閣。

玄機閣總共四層,收集著繁多的功法和劍技,是靈劍宗的一大重地,按照以往的規矩,剛剛進入內門的弟子有資格進入一層挑選一部下品的功法或是一部下品的劍技。

這個時代將功法分為兩個級別,一是凡級功法,二是仙級功法。

凡級功法有上中下三個品階,仙級功法則是天地二品,除此之外,比下品功法更拙劣的功法稱為雜品功法,靈劍宗的外門弟子修鍊的基本都是雜品功法。而仙級功法之上,更有傳說中的聖品功法,只是聖品功法太過虛無縹緲,鮮有古籍記載,韓易也不知道其中的劃分標準,因此並不能判斷冥血魔功在這個時代屬於什麼品階。

玄機閣門口站著一個七八十歲的老頭,他的目光在韓易身上一掃而過,然後望向那名內門弟子疑惑的問道:「這是今年通過考核的弟子?怎麼才凝氣七重?」

那名內門弟子臉色一時有些尷尬,他眉頭微皺的看了眼韓易,對方除了在玄力測試上表現的有些出奇外,另外兩項測試一看就是使用了不正當的手段,這要自己怎麼說明?

不過,這名內門弟子也不是笨人,他接到的命令是帶對方來玄機閣挑選功法和劍技,本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原則,他當即避重就輕的回道:「回四長老,他叫韓易,正是今年通過考核的弟子。」

守門老者點了點頭,沒有繼續深究,他轉頭對韓易說道:「你剛入內門,很多規矩以後會慢慢了解,靈劍宗有四堂三閣,玄機閣便是三閣之一,老夫是玄機閣閣主,閣中收羅的功法劍技不下千種,你此次進入閣內,可以挑選一部下品功法或劍技,但不得外借或是傳授他人,違者門規論處,知道了嗎?」

「弟子明白。」韓易立時回道,然後接著便問:「但功法劍技既有千種之多,弟子只能挑選其中一樣,不知四長老可否指點一二,弟子應該挑選何種功法為好?」

四長老剛準備打開閣門讓韓易進去,聽到這句話后頓時雙眼一亮,他停下手上動作,饒有興緻的反問:「其他弟子聽老夫講完規矩后,都是迫不及待的進去挑選自己喜歡的功法,你卻為何問我?」

韓易微微一笑,因為進玄機閣太浪費時間,有你這老頭幫忙為什麼不用?

「弟子是後生晚輩,向前輩請教自是應該。」韓易非常平淡的回道。

眼見韓易回答的如此從容不迫,四長老頓時滿意的點了點頭,年輕人心浮氣躁,像對方這種謙遜而沉穩的弟子已經越來越少了,想不到現在還能遇上……當然,如果四長老知道韓易內心的真實想法,恐怕會被氣的吐血。

想到這裡,四長老一時愛才心起,倒把那名內門弟子涼在了一邊,他頓時說道:「功法雖多,但大體分為三種,一是以攻擊見長,下品功法中首推『炎浪訣』;二是以防禦見長,『九山功』名列第一;三是以速度見長,『驚雷譜』為最!這三部功法是玄機閣一層最強的三部功法,雖然都是下品,但只要運用的好,普通的中品功法也比不上這三部,你便在這三部功法里挑選一部吧。」

旁邊那名內門弟子頓時一驚,四長老在靈劍宗是出了名的清廉,對誰都不假辭色,因此才能掌管玄機閣這種宗門重地,但讓這名內門弟子想不到的是,向來清廉的四長老現在居然會對一名通過旁門左道進入內門的弟子刮目相看!

韓易臉色平淡,三部功法選哪部都一樣,反正只是做個幌子,自己冥血魔功才剛練不久,哪有時間再修別的功法?

「弟子不喜歡與人爭鬥,就選九山功吧。」韓易大言不慚的回道,實際上,他選這門防禦功法真正的原因是不練也沒人看的出來…… 半日之後,韓易被那位內門弟子領到了紫劍峰的住處,這裡是紫劍峰的山腳。

「多謝張師兄一路引領,改天請張師兄喝酒!」韓易非常客氣的說道。

張孝頓時點頭,對方是四長老看好的弟子,自己能跟對方多攀上一些關係自然最好。

「好說!韓師弟以後在內門遇上什麼麻煩可以隨時來找師兄我!」張孝頓時信誓旦旦的回道。

韓易笑了笑,既然張孝都已經這麼說了,那自己一定不會讓對方失望的!

兩人又相互客套了幾句,張孝便告辭離去……

這個時候,韓易才開始打量自己現在的住處,這是一個不小的院落,院子里擺放著各種兵器,地面鋪著特質的黑鐵石,可以承受拓元境玄師的全力一擊!

「不愧是內門,這裡不但靈氣比外門濃郁了數倍,還有單獨的修鍊場地。」韓易頓時點頭說道,他走進院落,在兵器架上挑了一柄厚重的長刀,隨手便舞了起來。

刷刷刷……

行雲流水的刀影在空氣中快速劃過,傳出陣陣的破風聲,使了片刻,韓易忽然停下,他微微搖搖頭,將長刀隨意的扔到了一邊。

「這刀一點都不稱手,以後有空,得鑄一柄魔刀!」韓易自言自語的說著,然後過去推開房門,走進了自己新的住處。

這棟青石築成的房屋除了主卧之外,裡面還有一個單獨的修鍊室,修鍊室中布置著匯聚靈氣的陣法,可以增加玄師的修鍊速度,不過這個陣法並不如何高明,只能起到些微的作用。

進入房間后,韓易從書架上翻到本介紹宗門事務的手冊,很快看了起來……

靈劍宗有四堂三閣,四堂分別是:劍堂,丹堂,講堂以及刑堂。

剛剛晉陞內門的弟子,只有進入講堂的資格,講堂堂主是靈劍宗的六長老,但六長老很少親自來講堂授業,正常情況下,是他的幾名親傳弟子每天輪流講解修鍊知識。

在講堂呆滿一個月,可以參加劍堂或是丹堂的測試,其中劍堂是靈劍宗的主流,只有真正加入劍堂的弟子,才有機會學習靈劍宗的核心傳承,相對而言,丹堂便比較落後。

至於最後的刑堂,只是在宗門土生土長的弟子才能加入……

然而,比起人才濟濟的四堂,三閣則顯得特別清靜,青劍峰峰頂的百寶閣只住著一位長老和幾名弟子,紫劍峰峰頂的玄機閣只有四長老一人看守,赤劍峰峰頂的幻劍閣亦同樣如此。

除了四堂三閣之外,內門有兩大排行榜,一是積分榜,二是戰力榜。

積分是通過宗門發放的歷練任務獲得,只要足夠,它可以兌換宗內的任何資源!

戰力榜是為了激勵門內弟子的成長,排名越靠前的弟子,每月得到的靈石靈材也就越多……

將手冊看完,韓易對靈劍宗的內門也有了基本了解。

「內門不允許私鬥,有什麼仇怨只能在擂台上解決,我要吸血練功,最好還是去做歷練任務。」韓易淡淡說道,宗門地方太小,做起事來束手束腳,自己修鍊魔功的事情一旦敗露,恐怕跑都沒地方跑。

「丹堂可以一個月後再去,但煉丹的材料現在就要開始準備……」韓易心中暗暗想著,他現在雖然手段豐富,但因為沒有魔丹魔兵的緣故,冥血魔功的威能發揮不出萬一,以致他現在的實力只比尋常凝氣境的玄師強出數分。

這樣想著,韓易接著又搖了搖頭,揮開腦海中的這些瑣事,現在最重要的是提升自己的玄力,還有把血掌修鍊出來。

修鍊血掌需要打通手臂上的幾條特殊經脈,以韓易凝氣境的玄力想要做到這點,少說也要十天半個月,原本他是打算直接服用靈血參來解決這個問題,只是靈血參太過昂貴,憑他現在的手段,一時半會還真弄不到一株。

「資源太少,修鍊速度就快不起來,不過沒關係,這只是暫時的!」韓易淡淡說道,然後便走進了修鍊室。

這間修鍊室的隔音性能非常不錯,但卻隔絕不了靈氣探測,因此,韓易修鍊冥血魔功的時候仍舊小心翼翼,不讓自己體內的魔氣泄漏一絲。

半日之後,韓易停下正在運行的功法,他體內的玄力便已到達了凝氣七重的頂峰,再前一步就能跨越七重的界限,到達凝氣八重,只是這一步想要跨出卻也不是那麼容易,特別是他昨天才剛剛突破凝氣七重,根基還沒來得及穩固。

這個時候,韓易忽然掏出一把匕首,運行玄力在手臂上狠狠劃了一刀!

刷!

深紅的血液順著傷口流淌下來,但沒過多久,這道深可見骨的傷口便漸漸結出了痂殼。

看到這一幕,韓易微微點頭,淬血分為幾個層次,十煉為入門,百鍊為基礎,之後的千煉萬煉才能展現冥血魔功的各樣神通,而他此刻的境界,則是十煉之上,距離百鍊已不遙遠。

「接下來,就是修鍊血掌了……」韓易平靜的說道。

……

靈劍宗,丹堂。

「爺爺!那幾個外門弟子真不是我們殺的!那天我們去外門……」孫憶瑤神色委屈的說道。

坐在金玉瑪瑙椅上的老者擺了擺手,制止對方繼續說下去,他便是丹堂堂主孫傑,靈劍宗的第五長老!

「從今天開始,你們就老老實實的在丹堂煉丹,哪裡都不準去!」孫傑嚴肅的說道,剛才八長老何厲過來找他,一開口就斥責他的兩名孫女是殺人兇手,然後不等他回話,接著又拋出一大堆的鐵證,這在平常自然算不了什麼大事,別說自己兩個孫女沒殺人,就是殺了又如何?三個外門弟子而已,又不是三百個,補償一筆靈石就能打發掉!

只不過,真正讓孫傑感到棘手的是,那三名外門弟子都是被一種殘酷的魔功所殺,自從千年前的伐魔之戰以來,大半魔道人物銷聲匿跡,但卻魔患不止,每次爆發,都是一場腥風血雨!此刻宗內忽然發現魔跡,怎麼看都不是小事!

當然,孫憶瑤和孫憶芯是自己從小看著長大的,絕不可能修鍊什麼魔功!這件事一定是有人想要陷害自己!

「爺爺!」孫憶瑤任性的叫道。

「聽爺爺的話,最多幾個月,這件事情就會水落石出!」孫傑信心十足的安慰道。 十幾天後,韓易的修鍊室內,玄力在他右手不斷流轉,周圍的天地靈氣像被一隻看不見的大手牽引著,漸漸凝結成一道透明的手掌。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