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與此同時,葉立的火輪血陰熾也在這個時候轟擊在血熊的身體之上,不過意外情況也在這個時候出現了,雖然葉立能明顯感受血熊生命的流失,但是這種感覺卻給葉立帶來了一股不祥的預感,他發現事情並沒有想象中的那麼簡單,而且剛才他也聽到了血熊在臨時之前施展了一個能力,看來事情還遠遠沒有結束。

2021 年 1 月 8 日

很快,葉立這個不祥的預感就開始化為了現實,以血熊為中心點,方圓百丈內的所有空間被一股極為血腥的血煞之氣所籠罩,這突如其來的變化讓葉立心中一凜,他清楚這一下不是鬧著玩的了,這血熊臨死之前施展的能力肯定屬於同歸於盡的強大殺招,這種以生命作為代價的殺招,單是這般代價,就已經讓人面色大變了,更不用說是血宗強者級別施展出來的。

「嗎的,這個傢伙死了就死了,還要拉我下水,想要滅我,哪有那麼容易。」葉立暗罵血熊一句,也沒有廢話,他將暗月輪和暗天傀儡重新召回了自己的身旁,這一刻,葉立也沒有任何的藏拙,他知道現在是生死攸關的時刻,容不得自己半點失誤。

「暗月輪,暗月屏障,暗天傀,暗天之鎧,人傀一體!」葉立很快做出了第一個反應,就是與暗天合為了一體,並且暗月輪施展出了自己最強的防禦能力,不過這還不夠,葉立清楚現在的防禦力還是遠遠不夠阻攔對手的這一個殺招。

「邪訣,邪王甲!」葉立繼續施展能力,再自己已經有如此多的裝備型異寶下,邪王甲再一次出現給葉立增加了又一層防禦能力,而龜心鏡在這個時候也被葉立拿了出來,在暗月屏障之內又加了一層防禦能量罩,即便如此,葉立的動作依舊還沒有停止下來。

葉立手中的幽王旗被葉立猛然一揮,施展出了幽王旗的最強能力,幽王吞噬,在這股能力之下,葉立的周圍出現了一絲吞噬之力,葉立希望借用這股能力多少可以吸收一些傷害,而在血熊以生命為代價施展出來的血之領域之中,它的能力也在這個時候展現了出來。

以血熊為中心點,這個血之領域從外圍開始向內收縮,葉立在防禦能量罩之中可以清晰的看著那血色光芒的收縮,而這些血色光芒所到之處,居然將領域內的所有生物全部毀滅,彷彿就像直接蒸發了那般,不管是樹木也好,還是飛禽走獸也好,全部被消滅。

葉立見到這一幕,心中頓時顫抖了起來,可以說這是葉立到目前為止遇到過的最大危機,他現在已經開始懷疑自己的防禦能力到底能不能起到作用,就在葉立最為困難的時候,雨姐的聲音及時的出現了,讓葉立有一種想哭的衝動。

「葉立小子,你施展的防禦能力根本就沒有用,全部撤掉,解放式神之環,讓噬神龍帝的空間之力帶你逃離這個血之領域,快!」雨姐沒有任何的廢話,直接指導葉立如何處理眼前的危機,因為在異戒之中,雨姐剛才忙於解除自己的記憶封印,但當她感受到了一股極為血腥的血煞之氣后,這讓雨姐也是清楚事情的嚴重性,現在的情況,依靠葉立已經不能處理了,自己必須站出來,幫助葉立解決,而自己記憶封印的事情只能留到以後了。

葉立聽聞雨姐的指導,沒有任何的懷疑和猶豫,直接解放了自己的式神之環,而噬神龍帝也在第一時間出現在葉立的眼前,噬神龍帝略微瞥了一眼周圍的環境,很快就發現了自己的主人身處於一個極為危險的境地,而它也沒有任何的遲疑,直接將葉立頂到了自己的背部。

「主人,坐好了,我要施展空間之力,逃離這個空間,不過這個空間之力,我還不是很熟練的施展,而且施展完后,有很長的一段時間我將陷入沉睡,以後就只能依靠主人自己了。」噬神龍帝略微轉頭,瞥了一眼背上的葉立,口吐人語道。

而葉立還沒有來得及反應,噬神龍帝就已經開始施展空間之力,只見噬神龍帝的兩個龍頭的嘴巴大張,吐出了一道極為強大的光芒波動,而這道光芒波動化為了一個黑洞,撕開了空間裂縫,一股強大的吸扯之力頓時從這道空間裂縫之中傳來。

也就在這個時候,血之領域的空間收縮也來到了葉立所處的這個位置,噬神龍帝沒有絲毫的猶豫直接鑽入了這道空間裂縫,就在它進入空間裂縫的那一刻,葉立所在的這個位置也被血之領域的收縮之力毀滅,這一切發生的實在是太快了,就連葉立都還沒有緩過來。

在血之領域的空間收縮之力完全結束后,在葉立和血熊交戰的這個山脈位置,已經沒有任何的生物,哪怕是花草也是消失殆盡,彷彿這裡的位置就從來沒有存在過一般,而這股強大的波動也是讓整個無名山脈都是顫抖了起來,而二番隊的全員,不,甚至說只要是一名修為弱小的異師都能明顯感受到這股強大的波動氣息。

二番隊副隊長龍傲天自然而然的心中一凜,他與血熊交過手,他的氣息自然清楚,所以當他感受到這股強大的波動之後,臉色瞬間大變,以龍傲天的經驗,他非常清楚這是血熊施展出了禁忌血技的能量波動,可是他到底是被誰所逼得使出了這一殺招呢?

很快,龍傲天想起了葉立,那個黑衣少年是唯一一個進入山脈的人,那就說明了只有那個傢伙才有可能和血熊對上,而從剛才的波動氣息看來,血熊已經被逼得施展出了最後的殺招,不管怎麼說,血熊的實力他十分清楚,七轉血宗強者,而且還從自己的姐姐手中逃脫了性命,而且還從帝域跑到了這裡,這等實力就算是龍傲天也是感覺頗為頭疼,可是就是這麼一個血族強者,怎麼可能會被一個年紀輕輕的安域小輩逼得使出了殺招呢?

「趕緊派人到剛才傳出波動的位置進行探查,快!」龍傲天急忙轉身對自己手下的隊員命令道,他知道這個時候已經不是戒嚴的時候了,現在必須趕緊確認現場的情況。

二番隊隊員急忙領命正要準備離開前往山脈深處的時候,龍傲天再一次命令道:「對了,你們進入后給我好好探查下附近情況,看看有沒有上次那個小子的屍體,我活要見人,死要見屍,聽到了沒有!」

「遵命!」二番隊隊員們集體回應道,他們都是親眼見過葉立的人,只不過當時他們並沒有將那個小子放在心上而已,然而現在這個情況,所有人都清楚龍傲天的意思。

而龍傲天布置完任何后,也沒有閑著,他也是急忙動身,前往另外一頭的山脈出口處,他不知道為什麼隱隱有一種感覺,可以在那個出口處遇見葉立,而他也想看看到底是不是這個葉立完成了他們二番隊的任務。 隨著山脈深處傳出的距離的波動氣息,一時間,整座無名山脈也是忙活了起來,戒嚴在這裡的二番隊全員,全部開始進行山脈的探查,原先的任務計劃也全部被打亂了,這一切都是葉立和血熊大戰後,所引起的一個自然反應。

而就在二番隊忙活起來的時候,在這座無名山脈距離暗黑王國境地不遠的一片空地上,這裡原本十分平靜,可就在這個時候,一陣電閃雷鳴后,直接撕開了一道空間裂縫,而葉立的身影很快就從這道空間裂縫之中冒了出來,掉落在了空地之上。

此時的葉立處於昏迷狀態,整個人顯得十分狼狽,全身上下有多處的傷痕,不過從外表來看這些都僅僅是一些輕傷而已,而葉立的雙生異環早已經重新被封印了起來,式神之環也是如此,在剛才的那一戰後,葉立終於是九死一生逃出了險境。

空間裂縫隨著葉立的出現也是重新關閉,這裡的一切再一次恢復了平靜,不過葉立的異戒之中在此時也是發出了一道紫光,這道紫色光芒化為了一道虛影,這道虛影正在藏匿在葉立異戒之中的靈魂體,雨姐,她必須要查看一下葉立的傷勢了。

雨姐的臉色此時顯得極為凝重,畢竟剛才葉立也是遭受到了不小的創傷,即便在空間之中,葉立也是被那血之領域的能量掃中了身體,不過好在那股能量並不是太過強大,而葉立的防禦力也是極為驚人,所以這才逃過了一劫。經過雨姐的仔細探查之後,雨姐的臉色才緩緩恢復了正常,顯然在自己的探查之下,葉立的傷勢並不是太重。

「這小子的命真是夠硬的,屢次從生死險境之中成功脫險,在這種環境下成長,他的實力和心性遠超同齡人也是無可厚非的,接下來到那所謂的超級宗門還有一場硬仗要打,這小子真是比起當年的我還更加忙碌啊,呵呵。」雨姐關心的看著昏迷的葉立,喃喃自語道。

不過就在雨姐還在為葉立今後的處境擔憂的時候,她瞬間就感知到了一股強大的氣息正在靠近葉立,不過雨姐並沒有任何的慌亂,她的眼神只是略微變化了一下,暗暗笑道:「呵呵,看來是帝龍族的小子,暫且看看他想幹嘛吧,如果想對葉立下殺手的話,那就怨不得老娘了,雖說老娘以前和帝龍族的關係不錯。」

雨姐話音剛落,整個虛影再一次化為了紫光鑽回到了葉立的異戒之中,就在雨姐做完這一切后,約莫過了十分鐘的時間,那二番隊副隊長龍傲天的身影霎那間就出現在了葉立所處的這塊空地之上,此時的龍傲天見到昏迷中的葉立,神情也是陡然出現了變化。

「居然是那個小子,他怎麼會出現在這種地方?這裡距離剛才波動發生的地點可是有一段距離的啊。」龍傲天來到了葉立的身旁,面露疑慮之色,微微道。

龍傲天想了想,還是決定先探查葉立的現在的情況,所以他二話不說,直接催動體內的異氣能量開始對葉立進行了探查,不過最後的探查結果讓龍傲天大吃一驚,顯然他沒有想到葉立的傷勢居然不算太過嚴重,此時的昏迷也僅僅是消耗過度的原因,而他身上的那些傷勢也都是輕傷的程度,如此看來,難道將血熊逼成那般的不是這個小子?

「罷了,先將這個小子抬到安全的地方再說。」龍傲天在心中極為鬱悶,他現在發現目前的情況疑點實在是太多了,但是自己又沒有任何的頭緒,想了半天,他還是決定先將葉立移動到安全的地方,等他醒來,自己好好問一下情況再作打算。

就在龍傲天準備將葉立抱起的時候,葉立的眼角微微動了動,龍傲天很快就發現了這一點,他急忙停下了自己的動作,他知道這個葉立馬上就要蘇醒過來了,這個時候,自己還是什麼都別做比較好,就讓這個葉立慢慢的蘇醒過來。

葉立的蘇醒十分緩慢,他的雙眼不斷的抖動著,想要睜開,卻是一直都沒有辦法睜開,而龍傲天此時顯得極為有耐心,他盤坐在葉立的身旁,不急不躁的等待著葉立的自然蘇醒,單單這個過程就過去了將近二十分鐘的時間,葉立才總算睜開了自己的雙眼。

葉立艱難睜開了自己的雙眼,而馬上印入眼帘的則是龍傲天,這讓還處於有些精神恍惚狀態下的葉立,直接來了一個精神抖擻,很快就緩了過來,他吃驚的看著龍傲天,將自己的身體也是十分艱難的支撐了起來,但是剛才與血熊的那一戰,他幾乎消耗了體內的異氣能量,此時雖然身體好轉了一些,但是依然處於異氣能量匱乏的狀態。

「葉立兄弟,你怎麼會昏迷在這裡?」龍傲天見到葉立的狀態已經略微恢復了一下,這才急忙問道,而自己的手下則還在山脈之中進行探查,結果還沒有回報過來。

「我跟那個血族強者交戰了,那個傢伙實在是太強了,最後似乎施展了一個禁忌殺招,我也是通過了一些特殊的手段,才逃到了這裡。」葉立緩緩將情況說了出來,他知道現在的自己已經沒有戰鬥的力量,而且對手還是一位副隊長級別的異師,這個龍傲天給葉立的感覺,極其危險,比起那血熊還更加危險,所以他並沒有打算將與血熊戰鬥的事情隱瞞。

「果然是你,可是以你的實力居然能夠逼得那個傢伙施展殺招?」龍傲天聽著葉立的解釋,神情徹底動容了,他上下打量著葉立,有些不太相信,繼續問道。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秘密和自己的底牌,我葉立雖然年紀不大,但是同樣也有,這一點我倒是沒有什麼好跟你說的,至於信不信,也是副隊長大人你的事情了,我說的句句屬實。」葉立懶得和龍傲天在這個問題上多費唇舌,一副你愛信不信的模樣。

龍傲天此時陷入了沉思,他並沒有因為葉立的話語而感到有任何的情緒波動,而就在這個時候,他的手下隊員也是傳來了絡筒聯絡,這讓龍傲天面色一喜,看來他們那裡的探查結果已經出來了,龍傲天也是在第一時間接通了絡筒之中傳來的聯絡。

「副隊長大人,我們這裡的探查已經結束了,經過特殊手段的探查,我們發現剛才的波動確實是那位血族強者施展的,在此之前,他在這裡與人交戰過,現場雖然已經被嚴重破壞,但是我們通過異盟特殊的手段,也是查出了一絲蛛絲馬跡,那一場戰鬥似乎十分激烈,這裡也有殘留一些戰鬥后的氣息,如果屬下推斷沒有錯的話,正是那個獨自進入山脈的小子,只不過我們並沒有發現那個小子的屍體,而血熊的屍體我們也沒有發現,應該是在那股波動之中被毀滅的煙消雲散了吧。」龍傲天的絡筒之中傳來了自己隊員的聲音,開始彙報著情況。

龍傲天聽著絡筒傳來的情報,此時心中一凜,他用極為震驚的眼神看向了正在休息的葉立,這一刻他已經完全相信葉立所說的事情,而在他的心中也是對葉立有了一個極為深刻的印象,這個葉立真是一個恐怖的小子啊! 隨著二番隊隊員的彙報,龍傲天此時已經完全相信了剛才的戰鬥是葉立所為,能夠與一位血宗強者進行交戰,而且年紀還如此年輕的小輩,這讓龍傲天有一股做夢的感覺,最起碼眼前的這個少年應該算是自己見過最為強大的一個少年了,而且沒有之一。

「呵呵,確實實力不弱,難怪星晴那丫頭會看上你,有點意思啊,看來你比帝劍族那個小子還更強一些。」龍傲天拍著葉立的肩膀,滿意的點頭笑道。

「帝劍族?難道是那帝都四大貴族之一嗎?」葉立緩緩喘著氣,聽著這陌生又不太陌生的詞語,看向了龍傲天,微微問道。

「不錯,真是想不到在安域之中居然會冒出你這麼一個天才少年,我聽說你在火通學院修習?以你的天賦完全可以來帝域的總院修習啊。」龍傲天點點頭,繼續說道。

「帝域實在是太過遙遠了,想必你們追殺那個血族強者也耗費了不少的時間,我既然生於安域,那就安心的在這裡修習就好了,等到以後實力強大一些,再作打算。」葉立微微說道,不過他並沒有將自己的計劃說出來,畢竟他跟龍傲天並不熟悉。

「不錯,這一路上確實讓我的隊員有一些吃不消,不過我們既然身為異盟之人,那就要負起應該負的責任,葉立小兄弟,你的實力不錯,以你的條件絕對有資格進入我們護盟十五隊了,甚至通過考核,我想你拿到一個席官的位置也不會太難,怎麼樣,有沒有興趣進入我們二番隊?」龍傲天此時看著葉立,眼神之中透露出欣賞之色,問道。

葉立聽著龍傲天的話語,心中清楚這傢伙想讓自己加入他們二番隊,不過自己現在根本就沒有興趣加入什麼護盟十五隊,而且自己身上有太多的秘密,在異盟內反而更放不開手腳,所以葉立也是十分果斷的拒絕道:「非常抱歉了,副隊長大人,我在火通學院的修行還沒有結束,最起碼在參加完全院大賽之前,我是沒有打算加入到任何的勢力去的。」

被葉立如此拒絕,龍傲天的神情也是出現了一絲失望之色,嘆了口氣,他緩緩說道:「好吧,既然葉立小兄弟已經有了自己的考慮,那就依你吧,不過我們二番隊的大門隨時為你打開,要是哪一天你考慮清楚了,隨時到帝都來找我們,呵呵。」

葉立點了點頭,發現這個龍傲天似乎還算談得來,最起碼比起那個七番隊隊長米克爾心性實在是好得太多,因為龍傲天的關係,葉立多少也改觀了一些對異盟的看法,看來在異盟之中也是有不同性格不同類型的人存在,那裡還真是什麼人都有。

見到葉立點頭,龍傲天也是放心了下來,這發現了天才異師確實讓自己起了愛才之心,尤其葉立的天賦實在是太讓自己吃驚了,血熊雖然受了重傷,但是他的實力自己也是極為清楚,雖然不是自己的對手,但是他的能力也是讓自己頗為頭疼,而這個葉立居然能逼得對手施展出禁忌血技,可想而知當時血熊被葉立逼到了必須施展禁忌血技的境地。

「好了,葉立小兄弟,我還要去剛才你和血熊戰鬥的現場一趟,你自己一個人沒有問題吧?」龍傲天緩緩起身,看了一眼天色,微微問道。

「沒有問題,我只是受了一點輕傷而已,一會我服用一些療傷用的丹藥就能恢復過來了。」葉立擺手示意道,其實自己根本就不需要服用什麼療傷用的丹藥,自己的異氣氣息本來就擁有治癒屬性,此刻它們正在瘋狂修復著葉立受創的身體。

龍傲天淡淡一笑,然後用絡筒通知了守衛在這座無名山脈另外一邊的二番隊隊員,告誡他們一會如果見到一個黑衣少年一定要記得不得怠慢,而且要給他讓行之後,這才施展出了虛步遁,離開了葉立所在的空地,向著山脈深處飛奔而去。

葉立知道這龍傲天似乎看上了自己的天賦,對他的所作所為也是感到非常感激,不過以後的事情誰能說得清楚呢,不過好在血族的事情已經解決了,自己只要休息一會,應該就不會有什麼大礙了,但是唯一讓葉立鬱悶的消息,就是短時間內無法解放式神之環了。

葉立望著自己左手手腕,雖然現在只是掛著一隻異環,而式神之環被黑妮和紅妮她們隱藏了起來,但是葉立依舊十分感激著他們,這一次的戰鬥要不是噬神龍帝,自己估計就要栽在這上面了,想到接下去還要面對一個超級宗門,這一次旅程似乎不太順利。

甩了甩腦袋,葉立不再多想,這個時候必須抓緊恢復自己的身體和傷勢才是自己要做的事情,隨即也是沉寂到了冥想狀態,開始加速恢復著自己的各個機能,至於防衛方面葉立也並不擔心,在這無名山脈之中因為二番隊戒嚴的關係,現在應該沒有什麼閑雜人等,而且就算有,自己的異戒之中還有雨姐這一張王牌的存在。

葉立的冥想狀態持續了一天一夜的時間才是重新蘇醒了過來,這一次葉立算是真正的恢復到了自己一個比較理性的狀態,不過這也是葉立的恢復力過於驚人的緣故,要是換做其他人的話,根本就不可能如此短的時間就能恢復過來,如果是體質弱的人,估計還要在床上躺上個大半個月才行,這也側面說明了葉立的體質。

拍了拍身上的塵土,葉立略微舒展了一下自己的身體,畢竟這一直不動盤坐著一天一夜的時間,這身體多少也是有一些僵硬了,劈哩叭啦的骨頭碰撞響聲從葉立的全身骨骼發出,葉立這才滿意的吐出一口氣,望了一眼天色,發現現在已經到了清晨。

「時間在這裡浪費了許多,必須抓緊時間趕路了,也不知道星晴他們到了哪裡,一會用絡筒聯繫一下好了,自己也好有一個底。」葉立喃喃自語著,隨即施展出了虛步遁,消失在了這一片空地之上,他的目標現在就只有一個,前往暗黑宗。

又是一整天的時間過去,葉立也已經和星晴等人取得了聯繫,他們雖然繞了一些遠路,不過好在星晴拿出了自己家族中的令牌,也是讓他們暢通無阻,速度上倒也讓葉立十分滿意,相信他們也能在規定的時間內趕到暗黑王國,而葉立要做的只是多等他們幾天而已。 相比於星晴那邊傳來的好消息,葉立這裡則是更為順利,他幾乎是毫無阻攔的通過了這位於萬河王國和暗黑王國的這一座無名山脈,畢竟龍傲天的命令在二番隊中是除了龍傲雪之外,最有權利的,所以這些二番隊隊員都沒有為難葉立。

現在的葉立已經完全通過了這一座無名山脈,真正的進入到了暗黑王國的境地,不過要真正到達暗黑王國的話,還是需要一些時間的,而離最後約定的時間,也差不多還剩下十天左右的時間,在時間上面,葉立覺得還是足夠的,當然前提是,不要再出什麼意外了。

一路南行,葉立進入暗黑王國控制範圍境地已經一個時辰后,來到一座極高的山峰,站在山峰頂上向遠處瞭望,葉立發現這接下去的路程也不輕鬆,不過在遠處葉立還是發現了城鎮的影子,這讓葉立決定到那個城鎮略微休息一下,再繼續趕路。

葉立一邊趕路一邊幻想著雨姐的翼紋,他想到如果這個時候擁有雨姐口中的翼紋,那麼趕路起來必定事半功倍啊,可惜擁有翼紋的最低修為也要達到異皇級別,這對葉立來說,還太過遙遠,畢竟現在的他才僅僅達到了七轉異魂的修為而已。

「哎,成為強者的道路還太過遙遠啊,自己現在還是太弱了,這暗黑宗可是一個超級宗門,現在噬神龍帝陷入了沉睡,肯定是無法使用了,接下來唯一可以依靠的就只剩下雨姐這一張最為強大的底牌了,我必須趕緊讓自己的狀態恢復到最佳狀態。」葉立心中暗道。

在前行了大約三里之後,葉立突然覺得自己似乎輕輕撞破了什麼,很輕,輕得身體沒有一點感覺。葉立心裡微微沉思起來,這一來速度就更慢,一下子停下了腳步,葉立略微掃視了周圍一眼,發現這裡並沒有任何的不對勁。

這個時候,葉立突然心中一凜,他發現剛才自己撞破的應該是某一種結界,那種結界並不是攻擊系或者防禦系的結界,那是一種類似於感知系的陣法結界,看來有人在剛剛那個地方設置了感知結界,那麼這麼說,前面應該就是有什麼人在注視著自己了。

「不會吧,難道又惹上麻煩了?」葉立望著前方,他的心中有些鬱悶,暗暗道。


「沒事,繼續前行吧,那道感知結界本來就只是針對你而已,暗黑宗看來對待你十分謹慎啊,就連你的前行路線都是猜到了,不過想必他們已經在各個位置都設置了這樣的感知結界,所以不管你從哪裡進入,他們都可以察覺。」雨姐在這個時候緩緩傳音道。

「哦,原來是暗黑宗搞得鬼,那麼就無所謂了,這一次本來就是來找他們的,既然被他知道我的到來,想必時間上面也就沒有什麼可說的,他們一定會等著我。」葉立聽完雨姐的解答,也是露出了釋然之色,對於暗黑宗葉立並不懼怕。

葉立沒有任何的遲疑,繼續踏起了步伐,不過葉立除了趕路之外,他的狀態也是每天以非常快的速度恢復著,至於身上的傷勢早已經被治癒了,葉立感受著自己的身體,他知道自己體內的異氣氣息擁有治癒屬性,而從側面也反映出了雨姐當時身為治癒屬性果的異果屬性者的恐怖,那治癒屬性果的恐怖恢復能力肯定讓對手十分頭疼。

葉立此時來到了離之前看見的城鎮不遠的小山峰之上,他並沒有著急進入,而是在這裡找了一個洞穴,先是安頓了下來,因為這是雨姐的計劃,她早就感知到了城鎮裡面已經有暗黑宗的強者在活動了,所以葉立這麼進去還太過著急,現在必須在這裡恢復到最佳狀態。

在洞穴之中,葉立通過絡筒將這裡的情況告知了星晴等人,也讓他們多留一個心眼,不過好在現在眾人都已經分開了,所以暗黑宗就算髮現了他們,也不能判斷他們到底是不是和自己一夥的,這也算是不幸中的萬幸吧,看來當時的血族事件自己這一方還受益了。

而星晴等人因為接到了葉立的提前通知,所以也是做出了一些措施,眾人行事那是更加小心了,現在他們依舊還是以趕路為主,畢竟繞了遠路,所以眾人都是馬不停蹄的瘋狂趕路,希望將那些被浪費的時間彌補回來,現在這一行人似乎清楚星晴的家族背景不弱,所以一個個都開始以她為中心,甚至是火通運和斯塔諾都不敢在其面前放肆,那就更不要說思想更為成熟,年紀也是最大的龍耀陽了,他的江湖經驗已經告誡自己千萬不要惹怒了星晴。

經過與血熊那一戰後,葉立有得有失,雖然自己的最強底牌之一式神噬神龍帝短時間內無法使用了,但是他也收穫了極為寶貴的與血族強者的戰鬥經驗,這種戰鬥經驗可不是可以輕易獲得的,畢竟像血熊那般血族強者在這裡也沒有辦法遇到。

這個時候,葉立拿出了上一次離笑天給予自己的異戒,跟血熊交手之後葉立對自己目前的戰鬥手段十分不滿意,自己雖然修習的招數還算是挺多的,但是實際與強者交戰的招數卻太少了,換一句話說就是能作為殺手鐧的招數並不多,而在手中這枚異戒之中,卻是可以補充自己這一短板的重要資源,因為當時離笑天許諾給自己的交易條件之中,就是有一件元器極品級別的異寶以及一本絕義高級的異技書。

葉立心念一動,將這枚異戒之中的物品全部轉移到了自己的異戒之中,這才緩緩收了起來,將裡面的那件元器極品級別的異寶以及那本絕義高級的異技書拿了出來,仔細的觀察了起來,首先葉立先是將那件元器極品級別的異寶拿到了身前,開始進行了探查。

這件異寶乃是一顆青色小玉珠,珠體表面顯得晶瑩剔透,沒有任何一點雜質,葉立將精神力探入之後,確定了這件異寶確實是一件元器極品級別的異寶,而且品質在元器極品裡面也屬於最為上層的那種檔次,可以說就只差一絲絲就達到了靈器下品的等級,這讓葉立十分滿意,二話不說,直接進行了滴血印記,將青色小玉珠真正的佔為己有。

隨著自己與青色小玉珠進行了滴血認主后,這件異寶的名字也是出現在了葉立的腦海之中,這件青色小玉珠的異寶名為青王五變珠,是一件攻守一體的異寶,這青王五變珠的能力讓葉立大為震驚,因為它有五種變化形態的能力,可以展現不同的戰鬥姿態,不過唯一讓葉立鬱悶的是這青王五變珠施展條件為運氣,也就說變化哪一種戰鬥形態全憑運氣。

這五種戰鬥形態分別為刀,盾,槍,劍以及最強形態青王套裝,每一次戰鬥只能展現一種戰鬥形態,一天之後才能重新轉換形態,每一次使用只要將自己的異氣能量注入,這青王五變珠就會隨機變為任意一種形態,而那最強的形態青王套裝是真正的攻防一體,無論是戰鬥力還是防禦力都是這件異寶的最強能力,不過想要出現就只能看運氣了。 葉立對於這件異寶顯得相當的無語,隨機生成任意形態,我靠,這在關鍵時候怎麼弄?而且它的最強能力形態青王套裝,葉立也想看看效果怎麼樣,但是目前的情況讓葉立根本就沒有那麼多充足的時間測試,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本來對這件青王五變珠的能力還是極為滿意的葉立,就因為這唯一的軟肋導致現在對這件異寶有了一絲的失望,不過總體上也還算是認可了這件異寶,畢竟不管怎麼說自己也是多了一個手段出來了,如果關鍵時候運氣好的話,這青王五變珠也能成為一張逆轉的王牌。

再探查完這青王五變珠后,葉立將其重新收入了異戒之中,這已經是葉立在異寶之中最強的一件了,此時他將注意力就放在了另外一本絕義高級的異技書上面,這本異技書表面看起來普通至極,異技書名為:鎮魂掌。簡簡單單的三個字給葉立一股極為刺激的衝擊感。

「鎮魂掌。」葉立喃喃說了一聲,葉立望著異技書上面的這三個字,心中開始起了一絲波動,不知道為什麼,葉立僅僅就是這麼看著三個字,自己的靈魂都是彷彿出現了顫抖,這種感覺讓葉立有一些難受,很快,他收回了自己的目光。


「嘿嘿,絕義高級的異技書,僅僅是盯著就讓你小子感覺到不太適應了吧,這鎮魂掌乃是離家先祖所創,威力不會弱的,而且這種攻擊系異技,可以直接攻擊敵人的靈魂,十分霸道,不過修鍊難度肯定高過幽影術,準備做好吃苦頭的覺悟吧。」雨姐微微傳音道。

葉立將鎮魂掌的異技書收進了異戒之中,他清楚自己又要有的忙了,幽影術現在還僅僅是修鍊的一個皮毛而已,現在又來了一個鎮魂掌,而且滅道和御道二十號以上的異技也要開始修鍊了,這修鍊的工作量一下子就增加了起來,難度也是增加了許多,現在這個時候,雨姐就需要好好的來為葉立規劃一下了,她準備為葉立量身定製一套修鍊計劃,這樣的話,才有辦法讓葉立用最短的時間,將這些異技修鍊成功,以此來增加自己的實力和戰鬥手段。

「你小子就在這裡好好休整一夜吧,明天直接上路,不要任何停留,一鼓作氣直接進入暗黑王國再說,至於另外一批人馬,他們倒是安全多了,畢竟就算是那個超級宗門也沒有那麼強的手段能得知你這次出動了多少人來營救那個小娃。」雨姐繼續說道。

「嗯,好,終於進入了暗黑王國的所屬境地,現在這裡應該是附屬於暗黑王國的一個低級國而已,也是需要抓緊時間進入到暗黑王國的國內了,不過還好暗黑王國的所屬的境地並沒有火通王國那麼大,倒是輕鬆了一些。」葉立點了點頭,應道。

很快,葉立再一次沉寂到了修鍊狀態之中,這段時間他能明顯感受到自己的修為又一次的爆漲了起來,很顯然雙葵媧的融合十分順利,按照這個速度發展下去,應該能夠在到達暗黑宗之前,修為再一次提升到八轉異魂,這多少也讓葉立感到一絲的欣慰。

就在葉立沉寂到修鍊的狀態之後,雨姐也沒有閑著,她清楚那些個暗黑宗的人馬應該會對這裡進行搜索,所以也是提前在洞穴外設置了一道陣法結界,等待著暗黑宗的到來,在陣法設置完畢后,整個洞穴外的植物在一瞬間變成了幽綠色的,十分詭秘。

果然到了午夜時分,六道黑影來到了葉立所在的洞穴之外,他們六人微微望向洞穴內,發現一切都看不清楚,正準備進入洞穴的時候,雨姐所設置的陣法也在這個時候起了作用,絲絲低吟,慢慢從結界的四周響起,開始時幾乎聽不清,可慢慢的就變得大聲,變得仔細。 季二小姐的民國日常 ,刺耳震魄的厲鬼怒吼,輕柔動人的女鬼呼喚,這一切混合在一起,就變得異常的恐怖而詭異。隨著時間的推移,這聲音越來越響,越來越恐怖,讓六人完全陷入了一片羅森鬼域,心裡緊張無比,憑藉著經驗,他們都清楚自己六人陷入了陣法之中。

這個時候,六人都是面色驚駭,他們完全看不出這是一道什麼陣法,而這六人都是異王強者,畢竟葉立能夠擊敗克里斯,並且收服了他,那麼就證明他的實力不弱,所以暗黑宗上下對於這個葉立也是十分重視,超級宗門不會因為自己是超級宗門,而輕視葉立這種對手。

雨姐雖然在之前消耗了自己的靈魂之力,但是對手僅僅只是超級宗門的話,她自認還是應付的過來,甚至她的提前預判都是極為準確,她算計著這暗黑宗的一步步動作,所以在之前設下了這道陣法,這陣法名為:幽鬼懾魂陣,是一道絕義高級陣法,能力也是有一些特殊,它能吸收這陣法之中六人的靈魂之力,給予施術者補充。

身處葉立異戒之中的雨姐,此時正在冷笑著,她緩緩睜開雙眼,暗暗說道:「嘿嘿,你們六人就成為老娘的補品好了,六個異王強者的靈魂之力雖然很弱,但是也能稍微補充一下,找個機會,爭取釣一個大魚,那麼上次老娘消耗的靈魂之力就能完全恢復了。」

很快,在幽鬼懾魂陣之中的六位暗黑宗強者,被陣法所控制,他們六人的靈魂之力不斷的被抽取出來,生命的流失讓他們驚恐萬分,但是這一切他們並沒有力量進行反抗,在絕對實力的面前,他們能做的只剩下等死而已。

陣法之中,六個人的眼神開始出現了空洞般的感覺,顯然這六個人的靈魂之力已經快被抽取光了,啪的一聲傳出,六具屍體同一時間倒了下去,與此同時一股強大的吸扯之力從洞穴之中傳出,將六人的異戒全部扒了下來,捲入了洞穴之中。

葉立依舊處於修鍊狀態,雨姐並沒有打擾,而發生在洞穴外的事情,葉立也不知道,雨姐現在似乎也被葉立所感染,這殺了敵人後,總是要看看對方的異戒里有沒有什麼好東西用得上,不過這六人的異戒頓時讓雨姐失望透頂,基本都是金幣和下品異石而已,至於有用的東西還真是沒有,甚至異寶也僅僅限於寶器級別的而已。

第二天一早,葉立睜開了雙眼,現在自己經過一整夜的休整,也是恢復到了自己的最佳狀態,而當他發現自己的面前居然有六枚異戒的時候,葉立也是緩了過來,他清楚一定是昨夜在自己進入修鍊狀態的時候,暗黑宗派人到了這裡,最後這些人被雨姐給滅了。

走出了洞穴,葉立發現六具冰冷的屍體躺在地上,從他們的穿著來看,葉立馬上就認出了這六個人都是暗黑宗的人馬,畢竟葉立曾經在龍青遺迹中見過暗黑宗,心中冷笑,葉立施展出了虛步遁,消失在原地。

葉立在這個時候終於是準備一鼓作氣直接進入到暗黑王國,這樣的話,他離暗黑宗也就不遠了。 葉立這一趕路,就連續趕了五天,這五天時間,他沒有任何的停留,體內異氣支撐著自己的身體前進,加上有黑影斗篷屏蔽氣息,所以讓那些停留在之前那城鎮的暗黑宗人馬,到了葉立離開了三天之後才反應過來,原來那葉立已經走了的事實。

因為暗黑王國所屬的境地並沒有像火通王國那般大,所以葉立用了五天時間,也是在今天終於進入到了暗黑王國,至於通行方面,葉立幾乎是用自己的速度強行通關,就連守關的侍衛根本就沒有發現有一道黑影從自己的身邊飛過,這也讓葉立的前行十分順利。

此時葉立已經進入到了暗黑王國的官道之上,剛剛他再一次和星晴等人取得了聯繫,他們的速度讓葉立也是大吃一驚,此刻他們也是已經進入到了暗黑王國的所屬境地的一個附屬中級國家,不過要到暗黑王國還需要幾日的時間。

「葉立小子,這幾天時間你要略微注意一下,現在你已經進入暗黑王國了,那麼可以這麼說,這裡已經是暗黑宗的核心位置了,這裡的強者以及人數就比之前他們布置的會更加嚴密,自己要多留一個心眼。」雨姐微微提醒著葉立,道。

「嗯,放心吧,這一點我已經考慮進去了,現在我的狀態也已經恢復到了最佳,雖然式神之環現在無法使用,但是我的修為也估計在這幾天就會突破了,到時也是給自己增加一些勝算吧,尤其是雙葵媧的融合也是十分順利。」葉立微微回應道。

葉立頓了頓,突然想起了什麼,繼續問道:「雨姐,上一次你不是說要解除記憶封印嗎?現在情況如何了?怎麼這段時間沒有聽你提起過啊!」

雨姐沉默了片刻,才緩緩說道:「沒有什麼,記憶封印我已經解開了,以後再跟你說吧,當時這道記憶封印我擔心會流失,所以使用了特殊手段將它封印起來,前段時間我已經解開了,也是想起了當年我出事的那段時間,發現的一些驚天秘密,不過這些秘密你還不具備知道的資格,等你變強了,老娘自然會告訴你。」

葉立聽完之後,心中微微一凜,看來還真是有什麼事情,而且自己的實力確實太弱,有些事情也是不具備資格知道,畢竟自己根本就沒有那個實力來處理,就算知道了又有什麼用,而且葉立還發現說到這件事情的時候,雨姐的情緒有些低落,他能感受到雨姐眼神中有不忿、屈辱、無奈、痛苦和迷茫,那種複雜的情緒,葉立的神識可以清晰地感受到,有些東西,雨姐一直沒告訴他,包括雨姐到底是被誰所殺的,但是葉立能夠體諒和理解雨姐的苦衷,雨姐的心裡,肯定也藏了一些不能說的秘密。雨姐現在不說,那肯定是時候未到。

葉立想到自己的種種,其實也有很多事情想要搞清楚,比如自己的身世,如果有機會的話自己一定要弄清楚自己的身世,最起碼自己雖然是孤兒,但是自己的親生父母是誰,他們為什麼會拋棄自己,這些事情作為一個孤兒,葉立也想弄清楚。

等到有一天自己的實力足夠強大了,可以讓雨姐真正的信任以及信耐自己,那麼到時候雨姐一定會告訴自己她心中所有的秘密,而且到時候自己也有能力去探查自己的身世了,只有實力足夠強大,那麼這一切都將會實現,沒有實力的話,那麼一切都只是幻想而已。

走了幾里地,遠遠便看到一處繁華的小鎮,葉立畢竟是異師,走這麼多路也不感覺累,但是他現在既然已經進入到了暗黑王國的內部,那麼行動方面就要謹慎一些,而且他也要放慢一下自己的速度,等一等星晴他們一行人。

這個繁華的小鎮名為廣豐鎮,雖然僅僅是一個小鎮,但是繁華程度並不亞於小幽國中的一些主城,只不過面積沒有主城那麼大而已,葉立已經有過見識了,所以這一次並沒有表現出任何的驚訝,這一切在他看來都太過正常了,超級王國就是超級王國。

這個小鎮位於暗黑王國官道旁邊,很多行貨商在這裡落腳,人聲鼎沸,街上到處都是人,兩邊也都是林立的酒樓妓院,葉立的感知力全開,神識一掃,小鎮裡面的一切一覽無餘。


每到一處新的地方,葉立總是習慣性地用神識掃一遍,看看有沒有讓他注意的高手或是好東西,這也是葉立慢慢養成的一個習慣,因為這個習慣也讓他省去了不少的麻煩,不過今天他很快就失望了,這小鎮裡面最強的,也不過是一個異魂強者而已,身邊跟了很多異士和異者級別的,這些人好像是一個鏢局的,至於好東西,貌似也就是一些葉立看不上的藥草。

小鎮裡面人員混雜,除了暗黑王國的人之外,有很多甚至是來自別的國家的商人,有金髮綠眼的木黑國人,有皮膚黝黑色的異國人等等,倒讓整個小鎮多了一番異域風情,不過這一些葉立同樣沒有太過在意,超級王國的貿易方面通常是極為發達的。

既然這個小鎮上沒有高手,葉立也懶得用神識了,將神識收了起來,這個時候,葉立決定找一處酒樓好好吃上一頓,這段時間他一直都是服用精體丹來補充體力和精力,但是長久下去,葉立也感覺十分無味,人是鐵,飯是剛嘛,有時候也是需要改善一下伙食的。

葉立現在也算是一個比較有經驗的旅行者了,他知道在哪裡能找到酒樓客棧,現在的他已經不像剛剛出道時那般,什麼江湖經驗都沒有,很快,葉立就找到了一處酒樓,直接進去,他現在因為事情安排的十分合理,所以時間上面已經不著急了。

葉立一個十六七歲的少年,全身的氣息被黑影斗篷所屏蔽,不過在一眾行貨商人當中,還是顯得有些醒目的,但是旁人一看葉立的裝束,便知道葉立是某些大家族的出來歷練的子弟,尤其左手手腕之上還掛著異環,所以沒有人會主動招惹異師的。

就在葉立走上酒樓之時,遠處幾個一直望著葉立的人神色異動,有一個人飛快地跑著離開了,而這一切都沒有躲過葉立的感知,雖然在這個鎮上沒有強者,但是這也不是葉立放鬆的理由,現在自己是帶著任務過來的,一切都要小心再小心。

進入酒樓的葉立,眼神略微瞥向了剛才那幾人注視自己的位置,嘴角微微翹起,顯然一切都在自己的掌握之中,至於接下來的事情,他並不擔心。 在這個小鎮外的一處郊外宅院里,幾個穿著暗黑宗服飾的人聚在那裡,而之前觀察葉立的一群人中跑回來的那一個人也是來到了這裡,進行著彙報。

「你們看清楚了?那小子就是進入龍青遺迹收服克里斯的那個人,沒有錯?」其中一人沉聲問道,他身材高大健壯,全身都是厚實的肌肉,頭髮在腦後紮成一束,穿著暗黑宗的衣服,雖然裝扮跟身旁的人一樣,但長相卻大有不同,鼻樑高得出奇,深綠色眼睛。

「放心吧,雷旭舵主,我們絕對沒有看錯,畢竟我們幾人都是去過龍青遺迹,對那個小子記得非常清楚。」其中一人肯定的回答道。

雷旭微微頷首,繼續說道:「我這就向總部彙報,把人給我盯緊了,要是跟丟了,你們知道後果!畢竟我們暗黑宗的長老被其他人收服這種事情要是傳了出去,暗黑宗的臉面就要給丟盡了,以後誰還都可以輕視我們暗黑宗了。」

「遵命,雷旭舵主。」其他幾個暗黑宗普通子弟急忙應聲道,幾人都是額頭冒出了冷汗,對於暗黑宗的宗規顯得極為感冒,而且現在全宗對這件事也是極為看重。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