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與此同時,只聽得老爹再次開口。

2021 年 2 月 3 日

“第二,不光我的名字不能再用了,你們的也不行!江南江北這兩個名字,有不人都知道,所以出去容易出事。”

江南一時間陷入了沉思。

隨後主動的答應道:“好的,爹,那我以後隱姓埋名,用南滅霸來自稱。”

“弟弟,你也可以把江字隱了,叫北滅霸。”

江北嘴角狠狠的抽了抽,沒在舊時代生活過的人,他可能不太瞭解黑社會這個東西。

就是,南滅霸北滅霸的,好特麼中二啊……

江北一臉難受的說道:“哥,滅霸是名字,這玩意,他也是不分東西南北的啊。”

江南愣了一下,明白了不少,也是,這是弟弟的名號,他搶來用不是那麼回事。

再看看老爹,想想弟弟之前的那個意思。

“既然如此,那我就自號一聲滅絕,這就是我行走江湖的名字。”

“咳咳!咳咳咳!”

江北一口唾沫差點把自己嗆死,滅絕,哥,你也真敢起啊!

倒是老爹一臉不解的看了自己一眼,然後又轉頭看向老哥。

微微點了點頭道:“此名號可以,既不失了氣勢,又很容易給敵人造成一定的威懾。”

江南頓時很欣喜啊!這還是第一次給自己起個江湖名字!

只聽得老爹下一句話說完,就如同一盆冷水澆在身上。

“名號是不錯,出去被人家追着砍可別說我不管你倆,哼!”

江南不解,咋就有人能追着自己砍呢?

弟弟這滅霸都用了這麼久了,不也沒出什麼事嗎?怎麼到他這就不行了?

而且這滅絕好像還沒有滅霸來的有氣勢,他還覺得不滿意呢。

“一個滅霸,一個滅絕,說出了讓人家怎麼想?不知道動動腦子!”江萬貫呢刅。

江南嘴角抽了抽,這麼一說,好像沒啥沒病。

以前是老爹能罩着他倆,愛怎麼滅就怎麼滅。


“爹,那您給我們起個名吧還是,畢竟我倆也是您生的。”江北一臉諂媚的說道。

江萬貫微微點了點頭,這句話說得他很愛聽。

舔的很明白!

“很好,既然如此……”

說到這,江萬貫沉默了,從江南和江北這兩個名字就能看出來他是真沒啥文化。

現在又要起名,還得起個出去不被人砍的名字。

得好好地考慮一下。

而江北和江南對視一眼,也是有點打怵,天知道老爹能起個什麼玩意。

半晌,江萬貫終於解開了眉頭,一臉笑容的看着這兄弟倆。

“南兒,以後你就用大傻這名,北兒,你就是二愣,明白了沒有?”

“江……江大傻?”

“江二愣?”

兄弟倆懵逼了,這特麼是人名嗎?

“不錯,以後只有如此,你們出門的時候纔不能被人幹翻。”


江北當下就懵了,這特麼不行啊!說好的牛逼拉轟的江萬貫的兒子,回去了就用這名?

“爹!不行啊!這名用了不是天天被人欺負嗎!”

“老哥這麼衝的脾氣,要是被人笑話了,擡手就得跟人家打起來啊!”

江北目眥欲裂的說道,一臉的真摯。

就連老哥也是拼了命的點頭,江大傻,這名字他也接受不了!


江萬貫沉默了,這不行那不行的,這倆敗家玩意!

“那你們說!叫啥!你們不出去幹別人,又能不被人幹!” 對於起名字這個問題,事實證明,文化不行是真的要命。

一整就狗蛋,二傻這那的。

不太好。

“想不出來了!不想了!以後就江南江北了!這年頭也沒人搭理你倆!至於什麼滅霸滅絕的,不怕被人砍死就用!”

江北傻愣愣的看着起身要離開的老爹,這話讓他怎麼接?

還不怕被人砍死就用?

能不怕嗎!

“爹,要不您在想想吧,我突然覺得狗蛋也不是不可以,聽好記的……”江北弱弱的說道。

“不想了!反正知道你們名字的老傢伙也不會注意到你們!”江萬貫沉聲說道。

“繼續往下說,這第二條算是作廢了,第三,你們出去的時候給我老實點,儘量不要與人起衝突。”

這話說的就不好聽了吧,誰願意跟人起衝突?

當然,江北除外……

“爹,那要是有人要砍我,我怎麼辦?”江南一臉不滿的問道。

江萬貫愣了一下,轉而怒道:“砍你?他奶奶的,這話還用問嗎!打得過就回去弄了他啊!打不過就跑啊!這還用我教!”

兄弟倆對視一眼,明白了,老爹還是那個老爹。

“繼續說,第四,碎星城不許進。”

“爹!碎星城是哪?”直覺告訴江北,這是個好地方,肯定有很多好玩的。

“碎星城乃是星隕大陸一大主城,也是我曾經待着的地方。”

江北明白了,碎星城裏老爹的仇人可能挺多的。

心中打定主意,這地方不能去。

至於以後能不能真香一下,在考慮。

江萬貫轉而說道:“還有,碎星城周圍都不能去,那裏宗門林立,具體的範圍回去我再跟你們說。”

“爹,那我們這次要去哪?”江北這下算是難受了。

聽老爹這意思,他們不是得找個小地方苟着?

苟着我們也沒意見,不過能不能找個大地方苟着,你賣藥,我們吃喝玩樂不挺好的嗎。

非得弄得這麼嚇人做什麼?

“地點定好了,就在碎星城不遠處的雲瀧城,以你的腳力,也就一天的時間就能到。”江萬貫看着江北說道。

一天?

倒是江萬貫一臉的陰沉,要是連續兩天看不到這敗家玩意,基本就可以肯定他去碎星城玩了,到時候腿打折。

江北很難受,機智如他第一時間就明白了老爹這是什麼意思……

可是看着老爹這個意思,算了,先穩住他,以後去哪還不是自己說了算?

回去好好學學什麼藥理,哪天心情好了給他下個藥再跑也不是不行。

想到這,趕緊點了點頭,算是答應。

而江南,更是沒什麼問題,反正只要不在家憋着賣藥就行。

江萬貫嘴角勾起一抹笑容,小傢伙,跟你們老子鬥還嫩了點,還不是得給我待在雲瀧城照看丹閣!

到時候隨便弄個名頭,給這倆玩意套上,哪也不用去了!

至於萬魔宗和那海妖的事,在雲瀧城已經足夠把聲勢給擴大了!

眼珠子轉了兩圈,好像要說的也就是這些了吧……

“對了!還有最後一點!要是在外遇到了萬魔宗的弟子,切記要跑!不要惹到他們!”江萬貫一臉認真的囑咐道。

差點把這件事給忘了!

“爹!他們要是砍我怎麼辦?我不回去弄了他們?”江南一臉激動的問道。

萬魔宗誒!那可是老爹的大仇家,先搞點利息出來不是很刺激?

“弄什麼弄!以後萬魔宗要是來調查了,把咱們一家都給弄了怎麼辦!”江萬貫一臉惱怒的答道。

“沒問題!爹!咱們的原則就是苟住,慢慢找機會發育!”江北趕緊附和一聲。

從今天開始,我就是我爹的第一舔狗!

“不錯!只要苟住了,我們就還有機會!”江萬貫一臉認真地說道。

看着江北的目光也不由得轉變爲欣賞,這敗家玩意這個慫勁兒還是有點作用的。

就看他現在這樣……以後就算是讓他去碎星城,估計他都夠嗆能去。

想到這,不由得又露出了得意的笑容,自從這倆敗家玩意統一了陣線,不知道怎麼的,讓他們難受他就特別開心。

“哼!還有什麼問題嗎!”江萬貫冷聲問道。

只是嘴角這奸計得逞的笑容有點出賣他了。

江北要是看不出來這個,也不用活了,雖然知道老爹的意思,但是還真是沒法拒絕。

真是懷疑老爹也看過心理罪這種東西,這說點話還弄得一套一套的……

還改名?改名多半也是嚇唬自己,有幾個在乎他的倆剛出生的兒子的?

再加上老爹這個笑容,明顯就是一副看不慣我又幹不掉我的意思。


很煩。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