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與此同時,他左手豎立,立掌為刀,朝著紫雀神皇的指力,斬出了一刀。

2021 年 1 月 3 日

如果鄭鳴在這裡,一定會認識,這是殷紂王所揮的太陰魔刀之中的一式太陰破空,只不過現在這一刀從聞太師的手中使出,威力更加強大了百倍。

而聞太師在施展出這一刀的瞬間,他眉頭那本來隱藏的眼眸,再次睜開。

眼眸光芒閃動,飛速的落在了神主的金色巨錘上。

金色的巨錘,乃是神主所凝練的天地神禁之力匯聚而成,力量之強,可以直接將偌大的四象山直接轟成碎粉。

但是此刻,那隱含在金色巨錘上的神禁之力,在聞仲豎眼的光芒籠罩下,只是一個剎那,就快速的分散,那充滿了無邊威勢的巨錘,還沒有來到聞仲的近前,已經消散。

神主大怒,他冷哼一聲,一柄巨大的金裝鐧已經出現在了他的手中。

這兵器乃是天神山傳承多年的至寶,雖然比不上武帝的赤宵劍,卻也沒差不了太多。現而今武帝赤宵劍破損,此物可以說是神朝第一神兵。

金裝鐧掄起,兩種神禁之力,朝著聞仲直接籠罩而下。李慧卿和紫雀神皇看到神主催動金裝鐧,知道這個時候的神主,已經是動了怒意。

他們兩個人,雖然對於神主絲毫無傷有那麼一絲絲的忌憚,但是現在,誅殺鄭鳴才是要務,所以兩個人深色變換之間,幾乎同時朝著聞仲沖了過來。

「破!」

聞仲冷哼,眉心的豎眼再次朝著金裝鐧的看去,點點白光下落之間,金裝鐧上好似天生地長的大道神禁,在這一刻,出現了一種消融的情形。

就好似雪水遇到了烈陽。

也就是一個剎那的功夫,金裝鐧上的大道神禁,竟然消散了三分之一,神主雖然無比的想要拚命,但是這種情形,依舊是他難以接受的。

他不待金裝鐧再次下落,就朝著金裝鐧快速的招手,將那巨大的金裝鐧,快速的召回。

聞仲對於退卻的神主並沒有追殺,而是朝著虛空之中的雌雄雙鞭一點,這一對本來形體有些虛無的寶鞭,就直接化成了兩條蛟龍,朝著李慧卿直接纏繞了過去。

也就是一個剎那,李慧卿已經被兩條蛟龍包裹,她快速的掐動法訣,金色的曼陀羅花,在她的身外形成了一片小小的世界,抵擋著兩條蛟龍的侵襲。

這也是兩條蛟龍本是虛無演化而成,如果是聞仲手中那一對雌雄雙鞭,恐怕一個出手,就能夠讓聞仲死無葬身之地。

至於紫雀神皇,他每一次還沒有出手,聞仲的嘴中都會施展出定身術,紫雀神皇憋屈無比。

「赤龍萬里!」

紫雀神皇在從一次定身術之中恢復過來之後,眼眸中就有點發赤,他沒有立即進攻,而是手中掌印快速的掐動,無數的大道神禁之力,開始匯聚在他的手中。

三道稍微待著一絲殘缺的神禁,在虛空之中匯聚成一條長龍,朝著籠罩直衝而去。

滾滾火焰,掠過之間,萬物盡焚,而這赤紅色的長龍,更是瞬間脹大了百里大小! 赤紅色的百里火龍,可以焚燒一切,就在這長龍瘋狂成長,要橫掃萬物之時,一道凌厲的白光,卻從聞仲的豎眼之中,瘋狂的涌動而出。

破妄之眸,可破除一切神禁之法。

聞仲在看到那赤紅色的長龍咆哮之後,眼眸中動了殺意,他的目光,鋒利如刀,快速的削減著那百里長龍的威勢。

而那雌雄雙鞭,更是被聞仲收回,左手的長鞭舞動,一座無形的山峰,已經從虛空之中下落,壓在了那膨脹的赤紅色巨龍上。

可是,紫雀神皇此時不但沒有露出絲毫的慌張,反而顯出了一絲喜悅。他手掌在自己的儲物手鐲上拍動,一枚赤紅色的寶印,朝著鄭鳴閉關之處沖了過去。

這寶印,只有巴掌大小,但是下落之間,卻已經化為百丈大小,最讓人感到恐懼的,還是這寶印在下壓之間,竟然隱含著一種讓人恐懼的至尊之力。

「是皇天龍璽!」看到這寶印下落的剎那,第一個高喝的,是神主,他的話語中帶著一絲不敢相信的味道。

皇天龍璽乃是當年武帝號令天下的至寶,傳說之中,乃是和赤宵劍一起,鎮壓紫雀神朝氣運的重寶。

只是在赤宵劍消失之前,皇室就已經宣布皇天龍璽失蹤,卻沒有想到,在這個時候,紫雀神皇竟然用出了皇天龍璽。

皇天龍璽下落之間,就算是虛空的道紋,都開始斷裂,太上主祭看到皇天龍璽的瞬間,眼眸都有點發綠。

皇天龍璽威力不凡,而皇天龍璽越過於強大,對於鄭鳴而言,也就越過於危險。

「神主兄,此時不能再有保留了!」李慧卿的喝聲,在皇天龍璽下落之中,就在神主的耳中回蕩。

神主同樣明白這個道理,機會難得,所以他一咬牙,那金裝鐧再次拋出。

巨大的金裝鐧,帶著毀天滅地的力量,再次朝著聞仲砸來,而李慧卿手中金色的曼陀羅花,更是化成一片空間,朝著聞仲封禁而下。

「孽障,找死!」聞仲怒吼,他的身體,詭異的消失在了虛空之中。當李慧卿等人再次看到聞仲的身軀之時,就發現聞仲竟然出現在了他們的前方。

聞仲的豎眼,這一次放出的光芒,每一道都有三尺大小,每一道都凌厲一如神劍。

在劍光下的皇天龍璽,那浩瀚無邊的威嚴,被快速的削弱,而聞仲在這個時候,卻朝著虛無之處一抓,一座山峰,出現在了他的手中。

這山峰,迎著李慧卿和神主重重的砸落而下。

與此同時,那雌雄雙鞭再次落入聞仲的手中,雙鞭在他的手中交錯一如十字,旋轉而下,破碎虛空,重重的擊打在了神主的肩膀上。

神主想要躲避,但是聞仲的雙鞭,又豈是那麼容易躲避的?所以一鞭之下,直接就將神主的臂膀,一邊打成了碎粉。

作為一方的神禁,神主不是一個愚笨之輩,三個人和聞仲的比斗,一直都在落下風。

現在那聞仲出手之間,更是將他們最強的攻擊直接化解,三個人想要誅殺鄭鳴已經是不可能。

在這種時候,不走又能如何?因此,神主稍微沉吟,整個人就化成一道虹光,投入了虛空之中。

藉助大道神禁,神主可以幾個呼吸的時間,逃逸出千里之外,而神主的離去,對於紫雀神皇以及李慧卿二人而言,絕對是一個最大的打擊。

「走!」紫雀神皇怒喝,他已經催動了自己最強的手段,現在這神秘的老者,讓他覺得束手束腳,他唯一能夠做到的,就是儘快離開此地。

殺不了鄭鳴,自己也不能死在此地。

紫雀神皇的吼聲,是對李慧卿說的,好似是在提醒李慧卿,但是實際上,他這樣做,只是一種手段,一種將麻煩引到李慧卿身上的麻煩。

可惜的是,李慧卿同樣不是一盞省油的燈,在紫雀神皇大吼的時候,就已經化成無數的金色曼陀羅花,朝著天地四方,快速的消散。

紫雀神皇退走的最慢,而就在他招手收回皇天龍璽,準備逃逸而去的時候,卻被那聞仲催動雌雄雙鞭,朝著他的頭頂,重重的砸落而下。

頭頂乃是一個武者最重要的部位,紫雀神皇就算是神禁高手,也絕對不會任由雌雄寶鞭落在他的頭頂。

他催動禁法,整個人瞬間挪移出上百丈,可是雌雄雙鞭交替下落,不論紫雀神皇如何的躲閃,都有一個鞭子,正從他的頭頂,快速的下落。

一個躲避不及,紫雀神皇就被雌雄雙鞭的雄鞭,重重的砸在了前胸上,一條深有三尺的鞭痕,讓紫雀神皇覺得自己的魂魄,都要疼的飛起來。

但是,紫雀神皇,在這一刻,還是緊咬著牙關,只是一個剎那的功夫,就逃出了三千多里。

他知道自己留下,說不定就被那無名老者,直接給打殺。

聞仲看著離去的紫雀神皇,並沒有追趕,他眼眸閃動之間,豎眼的白光再次下落,也就是片刻功夫,那百里的赤紅火龍,就消失的乾乾淨淨。

做完這一切的聞仲,不再開口,而是緩緩的走進了鄭鳴閉關的洞口,盤膝坐了下來。

太上主祭本來還想要和聞仲交談幾句,但是看到聞仲此等的神情,他也將自己的想法壓了下去。

但是在他的心中,對於聞仲的身份,懷著滿肚子的好奇,畢竟一個他根本就不認識的人,一出手,就將紫雀神皇三人打的落荒而逃,這等的人物,實在是強悍無比。

怪不得主上堅持要溝通星辰,有這樣的無上存在坐鎮,天下間能夠破壞主上突破的人,真的沒有幾個。

輕輕的呼吸了幾口氣,太上主祭再次昂首看天,就發現,那本來明亮無比的天際,此時光芒都變得有些刺眼,一道道的光芒下落如劍,籠罩無邊的天際。

三十六顆星辰了,主上現在要溝通星辰,已經有三十六顆星辰出現在天地之間。

這三十六顆星辰,主上可以隨意的選擇一顆作為自己的本命星辰,而星辰越是強大,以後主上的成就,也會越大。

只是不知道,主上究竟選擇哪一顆星辰。

太上主祭比較了幾顆星辰,發現這些星辰,並不是那麼容易選擇的,因為他覺得幾顆星辰,每一顆都比自己溝通的強的太多,真的是難以取捨。

也就在太上主祭猶豫的時候,一道光芒,再次照亮虛空,看著那再次出現在虛空之中的星辰,太上主祭的心中,升起的是一種感慨。

還有啊!

魔戎州外,紫雀神皇落地的剎那,整個人差點就趴在地上,對於一個神皇級別的存在而言,像狗啃屎一般的撲倒在地上,對他而言,是一個巨大的打擊。

針扎一般的疼痛,從紫雀神皇的肩膀上不斷的傳來,這種疼痛紫雀神皇可以忍耐,但是有一種痛苦,卻是紫雀神皇難以忍耐的,那就是此次行動的失敗。

那個人,究竟是誰呢?

這是紫雀神皇心中瘋狂咆哮的聲音,而就在紫雀神皇思索著那出手之人身份的時候,李慧卿的身影,已經出現在了不遠處。

和狼狽的紫雀神皇相比,李慧卿的傷勢無疑輕了很多,她看著整個身子都有點顫抖的紫雀神皇,聲音之中帶著一絲擔憂的道:「陛下沒有事情吧?」

「朕沒有什麼事情,只是失手被人傷了一下。」紫雀神皇看著李慧卿,強作什麼都沒有發生的問道:「神主呢?」

「我也沒有發現他的蹤跡,想來他已經回到了天神山。」李慧卿輕聲的說道。

紫雀神皇聽說神主離去,眼眸中的冷然,更多了幾分,對於紫雀神皇而言,這一次擊殺鄭鳴,原本信心滿滿,卻怎麼也沒有想到,居然以慘敗而告終。

一道道星辰出現在天地之間,幾乎所有的神侯,都已經知道那位魔主要突破參星境。

自己出手的消息,更是瞞不了人!

現在,神主拍拍屁股走人,那麼這一次失敗的後果,就要由他這個神皇獨自承擔。

「陛下,那魔主的底蘊,比咱們想象的都要強大啊!」李慧卿看著紫雀神皇,幽幽的道:「我看,咱們不如和魔主化干戈為玉帛如何?」

就在李慧清說話之際,虛空之中,再次多出了十八道光芒,這十八道從虛空直落而下的光芒,每一道,都充斥著無盡的星輝,下落間,紫雀神朝的靈氣,更多了幾分。

「魔主和我紫雀皇族的仇恨,是難以化解的。」紫雀神皇冷漠至極的道:「別說化解不了,就算能夠化解,我紫雀神朝,也決不會給一個魔人低頭。」

說到此處,紫雀神皇朝著李慧卿重重的看了一眼道:「休怪我沒有提醒李宮主,朕平生最恨的,就是有人背叛。」

「如果有人膽敢背叛朕,那朕就要了他的腦袋。」

李慧卿輕笑一聲道:「陛下,我和陛下雖然有些爭端,但是在大事上,我還是站在陛下一邊的。」

「只是魔主此人的聲勢太大,他這般下去的話,慧卿害怕天下有變啊!」

紫雀神皇點頭,他明白李慧卿絕對不是杞人憂天,現在天空的星辰,已經到了七十多顆,這樣下去,不知道多少人要覺得鄭鳴這個魔主,乃是天命所歸。

他沉吟了瞬間,就從自己的儲物手鐲之中,拿出來一個小小的鈴鐺,這鈴鐺只有巴掌大小,但是輕輕的晃動之中,卻帶著一絲詭異的波動,消散在天地之中。

也就是半刻鐘功夫,那鈴鐺無風自動,紫雀神皇的眼眸中,頓時生出了一絲掩飾不住的喜色! 眾星如日,爭輝天地!

這等的場景,不僅在紫雀神朝之中清晰可見,就是在無盡的海域之中,同樣引起了震動。

群星落下的靈液,引得無數的水族鑽出了水面,甚至一些地方,更是被殺的血流成河。

一些強大的水族,為了得到最好的位置,直接對身邊的一些族群動手,他們瘋狂殺戮,也就是轉瞬功夫,就有成千上萬的水族屍骨無存。

不過,這些低等的水族,一個個只是吐納靈液,但是對於高等的水族,特別是七海大帝這等的人物而言,他們關注的,卻是那溝通星辰之人。

「一個人突破參星境,竟然鬧出這麼大的動靜,這個人,萬萬不可留啊!」說話之人,乃是身上背著一個龜殼的神禁強者,他的眉宇之中,帶著一絲鄭重。

七海大帝的神色有些蒼白,他的一隻手掌在緩緩伸出的時候,讓人看到的就是手掌上的裂痕。

這手掌就好似一道瓷器,說不定什麼時候,就要崩潰。

「那就殺了他!」說話間,七海大帝的手掌,重重的擊打在了自己面前的桌子上,剎那間,那桌子就在七海大帝的前方,直接崩碎開來。

背著龜殼的神禁淡淡的道:「陛下,那屬下立即過去。」

七海大帝點頭,不過就在他準備說話的瞬間,他的儲物手鐲中,突然傳來了一陣波動。

輕輕的朝著那背著龜殼的強者擺了一下手,七海大帝就從自己的儲物手鐲之中,取出了一個由翡翠做成的鈴鐺。

這鈴鐺的震動,無比的輕微,背著龜殼的強者,定睛朝著那鈴鐺瞧過去,但是最終,卻是一無所獲。

而七海大帝,卻從這鈴鐺的震動之中,好像聽明白了什麼。

「升泰你不用去了,那晉級之人有強者守護,三個神禁強者過去,已經被人趕了出來。」

被稱為升泰的背龜殼強者,臉色就是一變,三個神禁過去,都被人給趕了出來,那守護之人,該是何等的厲害?

「陛下,莫非是紫雀神皇在給那人護法?」在圭升泰的心中,紫雀神皇乃是天下最強大的神禁強者之一。

也唯有這一位神皇,才能夠將三個神禁強者的進犯,直接給抵擋出去。

「不是,出手的是紫雀神皇等人,而擋了他們的人,他們也不清楚來歷。」七海大帝說到此處,眼眸中多了一絲擔憂的模樣道:「看來,這天下,要大亂哪!」

圭升泰不吭聲,現在七海大帝並不是在諮詢他的意見,而是在感慨,在這個時候,他最好還是不開口。

七海大帝看著圭升泰道:「你跟我來一趟。」

說話間,七海大帝從座位上站起,腳步走動之間,就朝著水底神宮外的一座小山走了過去。

這小山位於水底,通體呈現出一種暗綠色,如果不仔細看,這裡和海底無數的小山並沒有任何的區別。

可是,只是眨眼的功夫,圭升泰就已經發現了這小山的不一樣,因為在這座水底的小山四周萬丈,竟然連一隻水族的身影都沒有。

普通的水族,並沒有任何的靈智,也就是這樣,讓它們可以肆意的出現在每一個水域之中。

七海大帝來到那小山前方,雙手輕輕的一推,那足足有萬丈的小山,就從中間裂了開來。

出現在小山正中間的,是一個佔地百里的祭台,原型的祭台,刻錄著無數的銘文,這些銘文因為形狀不一,乍一看上去,竟好似無數的虯龍在飛天。

在看到這些銘文的剎那,圭升泰就有一種感覺,那就是自己的修為,好似被一種無形的力量給壓制的提升不起來。

自己雖然比七海大帝差的很遠,但是自己畢竟是神禁,能夠壓制神禁的力量,圭升泰的心中不由得升起了一絲鄭重。

七海大帝看著祭台,好一會兒方才輕輕的吐了一口氣,他雙手快速的掐動,一道道手印,快速的結成在虛空之中。

這些手印,在下落到祭台的瞬間,都會化作一個個銘文,本來虯龍飛天的銘文,隨著這些銘文的下落,變成了一條咆哮在天地之間的巨龜。

而四周的氣息,在這一刻,變得更加的凝重,也更加的讓人有一種窒息的感覺。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