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與此同時,李薄霧瞬移千丈,猶如流星墜落般,直朝著姚巧巧而去,

2021 年 1 月 3 日

「一脈同生,」

姚巧巧輕笑一聲,二指在兩具傀儡身上一點,竟然施展出了木傀門的不傳絕學,

一瞬,兩具傀儡的戰力瞬間飆升,從原本的靈竅境中期抵達了後期境界,

李薄霧落地時距離姚巧巧不過丈余,一落地,便驟地一拳轟來,

那拳頭上赤焰滾滾,聚合成一個巨大的火焰拳頭,

姚巧巧立刻朝後一退,雙手齊揚間,一大蓬烏黑的毒針從袖子里飆射而出,

與此同時,左右兩具傀儡也同時後退發招,從兩面噴射出大量的毒針,

一時間漫天毒針,從四面八方罩來,

「哼,」

李薄霧冷哼一聲,一揚手間,火拳瞬間暴漲十倍,化成丈長的巨拳,繞身高速而行,將無數毒針吞納,

而這些毒針一被吸進火拳中,便立刻失了力量,紛紛掉落在地,

一破了毒針的攻擊,李薄霧接著一聲沉喝,「火拳十連擊,」

雙拳瞬動,一個個丈長的火焰拳頭直朝著姚巧巧襲去,

沸騰的火焰拖著長長的尾巴,如同火獸飆行,兇猛之極,

卻見姚巧巧小手一繞,笑道:「縫針補線,」

一縷縷氣息凝聚成針線,將火焰拳頭團團纏繞起來,隨著姚巧巧小手一抬,火焰拳頭立刻偏離了方向,撞在周邊的建築物上,摧枯拉朽般的震碎了十棟大屋,

「李大哥好功法,該小妹我了,」

姚巧巧說罷,俏臉驟然神色一沉,「千毒傀儡身,」

話落時,她和兩具傀儡身上同時釋放出騰騰的五彩毒氣,毒氣瞬間覆蓋千丈之土,周邊的雜草一瞬間枯萎下去,不止如此的是,就連建築物上都染上了一塊塊屍斑般在加速的腐朽,

正道百強這邊,並無人後退半步,

只因為世人早知十二星相擅使毒物,所以此時召集的正道人馬每一個都對毒功有著深入的了解,

「殺,」

她話一落,兩具傀儡便飆射而出,直朝著李薄霧襲去,

兩具傀儡一落地,便發動猛攻,拳腳之上都纏繞著五彩毒氣,散發著刺鼻的腥臭味,

「真是不知天高地厚,竟敢近我的身,,脈輪技·百拳護體,」

李薄霧雙目一瞪,雙掌一合之時,周身驟現無數拳影,

磅磅磅,,

兩具傀儡在瞬間被幾十拳砸中,朝兩邊倒飛出去,而氤氳的毒氣卻未曾侵入李薄霧的護身真氣中,

「好,」

白鶴樓這邊皆大聲叫好,誰都清楚對於修鍊傀儡道的人而言,傀儡遭受重創等同斬了敵人一臂,

僅憑姚巧巧一人,又豈是李薄霧三合之敵,

而就在李薄霧震飛兩具傀儡之時,姚巧巧也一瞬閃落在了李薄霧身前,

顯然,她是想藉助李薄霧攻擊傀儡所造成的空隙展開進攻,

此時李薄霧的百拳護體剛剛施完,確實也造成了一瞬的破綻,

「千絲萬線,」

姚巧巧低喝一聲,雙手一張間,無數毒針從身上噴冒而出,以一種詭異的移動方式朝著李薄霧襲去,

「天真,」

李薄霧冷冷一笑,他身上已經快消失的火焰驟然間暴漲起來,聚合成一記龐大的巨型火焰拳頭,重重轟砸開去,

這一招又快又猛,更是令人出乎預料,誰也沒想到在他施展了百拳護體之後居然還能夠閃電般祭起如此猛招,

那巨拳勢如破竹般的砸飛毒針群,重砸在姚巧巧的身上,將她震飛出百丈遠,

待姚巧巧落地,頓時大吐了一口血,

「好,不愧是薄霧兄,」

屈日影微微頷首,目光中滿是讚許之意,

「即使服用了魔血提升修為,弱者就是弱者,十二星相也著實太高估自己了,」

「是啊,修為即便提升了,武訣卻無法速成,這地兔星又豈能與薄霧大長老爭鋒,」

白鶴樓這邊,眾人七嘴八舌,皆是溢滿之詞,

芮公明和邵白石互望了一眼,都皺著眉頭,

白鶴樓的人都太過輕敵了,這絕非好事,而這姚巧巧即服用魔血提升修為,又豈是那麼容易被擊殺的,

這一點,唯有經歷過木傀門之戰的他們才深深體會得到,

就在眾人談話的當頭,姚巧巧已抹去了嘴角的血跡,滿不在乎的一笑道:「厲害啊厲害,不愧是李大哥,」

「少在那裡拍馬屁,你還有多少傀儡也一併拿出來吧,三招之內,我便要了結你的性命,」

李薄霧沉聲說道,

姚巧巧聽得一笑,一臉詭秘的道:「李大哥真是好大的口氣,不愧是白鶴樓的大長老啊,只不過,你未免太高估自己了,對付你又何需拿出其他傀儡來,」

說話間,那兩具被砸飛的傀儡已經站了起來,更驚人的則是它們身上砸出來的傷口竟在高速的復原著,

「這是……」

李薄霧眉頭一皺,

眾正道這邊也是暗吃了一驚,誰都知道傀儡屬於消耗品,所受的傷勢是無法復原的,更何況李薄霧的火系功法可以壓制百毒,對傀儡造成的攻擊會對其體內經脈造成重創,

然而,這兩具傀儡的傷口卻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復原,

「魔血,傀儡體內有魔血,」

芮公明突然醒悟過來,高聲叫道,

這一說,眾人皆不由得臉色一變,

姚巧巧便一笑道:「這位大哥倒是明眼人,沒錯,不止我服用了魔血,兩具傀儡的體內也蘊涵著魔血,要想將它們毀掉可沒那麼容易呢,」

李薄霧頓時臉色一沉,又一握拳頭道,「有了魔血又如何,魔血的力量是有限的,而且會隨著傷勢和死亡不斷的消耗,」

「薄霧兄,速戰速訣吧,」

這時,屈日影在一邊說道,

「遵樓主令,」

李薄霧沉聲應道,

此一戰不止關係到他的名聲,也關係到白鶴樓的名聲,

以他的身份地位,和十二星相的最後一位糾纏半天那必定惹天下人笑話,

「小妹,你也拿出真本事吧,四哥我今日打這頭陣,可是要讓天下正道心生畏懼,揚名立萬,」

塔樓之上,侯四喜抽著煙槍,慢吞吞的說道,

「倒是小妹疏忽了,請四哥放心,三招之內我必定拿下這李薄霧,」姚巧巧應道,



… ?「三招?毒婦竟敢如此小看老夫!——八脈境;酒鬼附身!」

李薄霧又動怒道。

話落時,他全身赤焰十倍程度的暴漲起來,在身後聚合成一個巨大的酒鬼身形,赤發怒目,坦胸露乳,一手持劍,一手持酒葫蘆。

剎時間千丈之地火氣騰騰,彷彿一瞬間進入了酷暑夏日。

姚巧巧卻是一笑道:「並非小妹小瞧李大哥呀,而是李大哥對於魔血的認識實在淺薄之極。緩慢釋放下的魔血確實只有癒合傷勢的作用,但是,高速釋放下的魔血卻能夠突破人類肉身的極限!今日就讓你開開眼界——八成力;魔血形態!」

話落,她雙目暴凸,發出一聲厲嘯聲,臉上頓時一條條青筋暴怒,一股股黑色氣息從體內釋放出來,纏繞在雪白的肌膚上。

不多時,姚巧巧便宛如化身惡魔般,全身黑氣繚繞,皮膚上呈現出一條條黑色的紋路。

就連腳下的土地也被黑氣侵蝕,宛如乾旱的大地般龜裂開來。

與此同時,兩具傀儡也發出尖嘯聲,同時進入到了八成力的魔血形態。

「不好,當時柴清泉服用一瓶魔血,緩慢釋放其力量都有那麼可怕的戰力,若然將一瓶魔血的八成力量一次釋放出來,那將何等可怕?」

芮公明心頭一沉。

眾人聽在耳中,也都是臉色一肅。

「好,我就看看你這什麼魔血形態有何厲害之處——酒鬼亂神拳!」

李薄霧暴喝一聲,一瞬閃落在姚巧巧身前,雙拳一揮間,身後百丈高的酒鬼幻影立刻揮拳狂砸而去。

姚巧巧一揮掌,小得跟竹竿似的小手居然把那龐大如磨盤般的拳頭給接了下來,更不退分毫。

「什麼?」

李薄霧直是大吃一驚。

與此同時,兩具傀儡自左右而來,拳腳上纏裹著黑色氣息大肆的腐蝕著李薄霧周邊的火焰力量。

磅磅磅——李薄霧和姚巧巧大戰在一起,眨眼就是十幾招。

雖然姚巧巧並未如她所言三招就擊敗李薄霧,但是卻和李薄霧打得不分上下。

眾人看得直是一臉訝然,甚感意外。

要知道,雖然在場有百名強者,但是強者也有修為高低之分。

最強者自然是以白鶴樓為首,而李薄霧更是其中頂尖者,比起一堆二線門派那些剛剛抵達靈竅境中期就趕來參加這場大戰的玄師們而言不知道強到何等地步了。

然而,萬沒想到十二星相的最後一人在八成魔血形態之下居然能和李薄霧硬拼。

就在這時,但聽一聲大笑,地豬星朱俊元高聲說道:「都說白鶴樓是豐州正道之首,今日一看還真是大失所望,堂堂李薄霧大長老居然連十二妹都打不過,枉他之前一路叫囂,真是讓人笑掉大牙。」

「我說豬哥哥,你可也別太笑話這李大哥了,他好歹也長我們五六十歲呢,是個長輩。」

地雞星杜落雪在一邊笑著,然後聲音一抬道,「不過,幸虧他的對手不是我呢,否則,老娘一腿就能夾死他!」

「混帳!」

李薄霧氣得破口大罵,那地雞星杜落雪原本是個淫婦,修鍊了一門采陽補陰之術,而且每每是對玄門俊俏青年下手,一百多年來死在她手裡的人不知其數。

如今被杜落雪二人侮辱,李薄霧直是心頭一口怒氣不吐不快。

而這話一落,卻已露了破綻。

姚巧巧看準機會,突而一掌拍來,烏黑氣息聚合成黑色的巨爪,重重打在李薄霧的胸膛上。

李薄霧頓時悶哼一聲,被震飛出百丈遠,落地時大吐了一口血。

「白鶴樓大長老,也不過如此啊。」

姚巧巧收手而立,輕蔑的一笑。

李薄霧何等心高氣傲,何曾把十二星相放在眼裡,在他看來即使他們獲得了魔血,也絕非自己的對手,哪知道卻被地兔星打得吐血。

如今聽得這話,更是氣極攻心,哇的又吐出一大口血來。

「換人,許玉堂,你們四人上!」

屈日影立刻做了判斷,大手一揮,身邊四長老立刻飛身而上,和姚巧巧激斗在一起。

「樓主,我還能戰!」

李薄霧連忙叫道。

「不,薄霧兄先休息,你可是要和龍昱威大戰的主力軍啊!」

屈日影沉聲說道。

「是。」

李薄霧一臉受挫,雖然屈日影這話給了他不少面子,但胸腔里一口怒氣卻是驅之不散。

諸強者更不免心生忐忑,區區一個末位地兔星就如此厲害,那排名第一的地龍星簡直難以想象。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