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致電的,便是長江集團的董事長,李誠!

2021 年 1 月 8 日

只是這來意卻是出於感謝,葉鈞不由猜測到一種可能xing,難以置通道:「李世伯,難道說那位世紀大盜動手了?李大哥沒事?」

「沒事,這都要謝謝你那天的提醒,沒想到這位世紀大盜還真朝阿鉅下手,要不是jing察提早在阿鉅身邊廣布便衣,很可能這次就要被那瘋子擄走了。」

李誠說完后,就扭頭朝身邊喊道:「阿鉅,過來,跟小鈞說聲謝謝,這次你能夠逃脫大難,可都要感謝人家小鈞。」

「小鈞,你好,這次真得要感謝你,要不是你,我很可能現在就落在不法分子手上了。」

說話的男人應該就是李誠的大兒子,李鉅。

聽口氣,確實有著一股溫文爾雅的氣度,同時還透著一股感激:「說句慚愧的話,起初我還對爸爸的安排很不高興,認為他聽信謠言,讓我少了許多ziyou。當然,那段ri子,我也曾埋怨過你,請原諒。」

葉鈞忙笑道:「李大哥客氣了,這完全是人之常情,何罪之有?再說,若我跟李大哥的立場調換,平白無故因為別人一句話而少了許多ziyou,肯定也會發發牢sao。」

「小鈞,不管怎麼說,這次確實要謝謝你。」

李鉅頓了頓,笑道:「上次你到港城來,我沒能見上你一面,下次如果過來,我一定要好好招待你。不管怎麼說,小鈞,你也算是我的救命恩人,這份恩情,我不會忘記的。」

「李大哥,你言重了。」

葉鈞也不客氣,畢竟李鉅好歹也是李誠的大兒子,儘管依著上輩子的記憶,似乎李誠對二兒子李楷的疼愛要更加過份,但葉鈞並不覺得李鉅在李誠身邊就沒有話語權。

畢竟,上輩子曾有報導指出,李鉅不僅管理著市值八千五百億港元的集團,賬面上的身價,已經遠超其父李誠,更是榮登國內富豪榜第一名!

所以,能交上這種朋友,絕對是大有脾益,最起碼以後在港城舉辦一些公益xing的活動,或者聚會,能邀請到李鉅這位長江集團大公子,也是一件倍有面子的事情。

最起碼,也能藉此讓自己提升不少在港城上流社會的知名度。畢竟葉鈞目前在港城的名流圈眼中,還不能稱得上富豪,最多也只是一個暴發戶的頭銜。所以,為了儘可能打響名氣,確實需要一些鮮花、綠葉的襯托,才能相得益彰。

掛斷電話后,董文太投來一個疑惑的目光:「小鈞,你口中的李世伯,難道就是長江集團的李誠?」

葉鈞沒想到董文太眼光如此毒辣,笑道:「是的,外公。」

「他給你打電話?這算個什麼事?」

得到葉鈞承認,董文太臉上的疑惑味更濃。

確實,由李誠專門打這個電話,確實於理不通。且不說葉鈞目前身價根本無法跟李誠相提並論,就算目前身價與李誠齊肩,依著底蘊,資歷,李誠也不可能主動給葉鈞打電話!

就算葉鈞的資本超過李誠,也不可能,畢竟身份上,無論葉鈞身價多少,李誠依舊有著一層前輩的身份。港城人注重禮節,這長幼尊卑分得極為清楚。

見董文太目露好奇,葉鈞不得不開始解釋著整件事的來龍去脈,這才讓董文太釋然。

當然,董文太沒有去追問葉鈞到底是從哪裡得到的消息,對於這個外孫,他是越看越不懂,越看越好奇。不過,好奇不代表就需要去探索,不懂不代表就需要去追問,有時候,難得糊塗不一定就是件糟糕透頂的壞事。

「小鈞,你爸爸明天就要到江陵市上任了,之後,你有什麼打算?」

被董文太這麼一提醒,葉鈞才猛然想起這事,當下微眯著眼,平靜道:「外公,若是胡爺爺還未找上我,而您又瞞著我,興許我就會孤注一擲,將江陵市這趟渾水徹底肅清。不過現在,我卻另有打算。」


「什麼打算?」

「徹底攪渾。」

對於葉鈞這個答案,董文太並不意外,只是不慍不火道:「小鈞,不管你怎麼做,都要記牢一點,就是遇事切不可衝動,他們那些人,之所以能在江陵河壩問題上作威作福多年,自然有著一些人在幕後主持大局。你以為京裡面的人就不知道這事?實際上,前幾年,國務院就有人曾到江陵視察,那一年,恰巧也是江陵歷史上發水患最嚴重的一年。」

董文太頓了頓,沉吟道:「實際上,從那以後,京裡面的人就清楚江陵的水患不可怕,可怕的是人心,是人的**。可是,之所以遲遲沒有動手,就是希望能出現一位剛直不阿的硬漢,獨挑這非常人能撼動的擔子。」

葉鈞不解道:「難不成僅僅為了這個理由,就罔顧江陵市的百姓安危於不顧?」

董文太長嘆一聲,凝視著葉鈞,緩緩道:「這就是政治,不求泥濘中掙扎,但求風雲中飄搖。」

葉鈞一時間有了層通透明悟,暗道,這,確實才是常人無法理解的政治。與千千萬萬的老百姓相比,很明顯國家的安危,才更為重要。倘若不能培養出一批接一批的接班人,致使國勢衰敗,到時候,國都沒了,豈還有家?

京裡面的老爺子們,確實是舍小家而成大家,看到的也要比尋常人更遠。或許這種做法確實不能被尋常百姓接受,可這份辛酸無奈,有一人知,便足以。

這,才是真正的政治!

這,才是權衡利弊得失后,衍生的長遠眼光!

這,才是天地為局,蒼生為棋的制衡!

大清早,陳勝斌就出現在了酒大門口,只見已經有不少年輕人聚集在門外,好奇的朝內張望。

陳勝斌對此很滿意,畢竟他可是花了不少錢,請了不少人在南唐幾十所高校大發傳單,目的就是為了今天酒的剪綵儀式!

看著這時尚的門面,以及內部頗為金屬化的裝潢設計,陳勝斌就能預見接下來會出現怎樣的火爆場面。而且,他還特意邀請了一支效仿家駒式的樂隊前來助興,當然,這種自然要放在夜晚才會一步步揭開。

因為作為一位家喻戶曉的名人,像這種場合,葉鈞自然不方便現身,只是坐在三樓,透過玻璃窗欣賞著下方的熱鬧場面。


至於徐常平、張磊、林蕭這些南唐市的紈袴膏粱,早已趕到到場,他們可沒有葉鈞的顧忌,自然站在大門口充當著門庭的擺設。

「小鈞,我覺得你肯下樓助興,肯定能刺激更多的消費者。」

房間里,從外地匆忙趕回來的方文軒手捧一杯紅酒,正饒有興趣站在葉鈞身邊,欣賞著下方的擁擠人群:「儘管我一直認為靠抽獎吸引客人絕對是不折不扣的餿主意,這就好比蝗蟲,啃完莊家后,就挪地方。但不可否認,這確實也是最一針見血的法子。」

「恩,抽獎這種活動,必不可少,適用xing大,時效xing也長。」

葉鈞點點頭,笑道:「以後ktv倒是可以推出一項不定期抽獎的活動。」

「就你鬼點子多。」

方文軒笑罵一聲,才漸漸收斂,先是放下杯中,然後嚴肅道:「聽說你爸已經到江陵上任了,原本,有些話,我不該說出來。但自從清楚你已經瞄準了江陵市的河壩問題,加上搞垮吳達央為首的吳氏犯罪團伙,我就猜到你肯定打算橫插一杠。」

方文軒頓了頓,先是掩上敞開的房門,然後才低聲道:「但這件事,我勸你還是深思熟慮,畢竟一步走錯,很可能滿盤皆輸。小鈞,你現在是名人,不可能再像以往那樣躲在暗處,我敢肯定,江陵市那些在河壩工程問題上搗鬼的蛀蟲,已經開始注意你了。」

葉鈞笑道:「文軒,你這些話,我記住了。就算你不說,我也早就聯想到這一層,並做了準備。」

「哦?」

方文軒有些意外,本以為還要大費周章苦勸一番,頓時笑道:「倒是我瞎cao心了,對了,你打算怎麼做?」

「小隱隱於野,中隱隱於市,大隱隱於朝。」

葉鈞眸子透著一股銳芒,平靜道:「以前,我一直處在小隱的立場上,這與世無爭的做法看似隱蔽,實則卻最容易被人識破。但自從被哥誤打誤撞弄了一個本省十大傑出青年的頭銜后,我就想過隱於市井,用追尋寧靜致遠的心態麻痹這些人,可說到底,依然很難騙過這些老狐狸。當從港城歸來,我就很清楚,若是能讓他們覺得我能在輿論與閃光燈下保持一份不與世爭,不與世濁的超然心境,那麼很大程度上,就會認為我根本不可能是躲在幕後搗鬼的真兇。」

方文軒露出訝異之se,好一會,才嘆道:「小鈞,沒想到你已經能將棋下到這一步,看來我之前的話,全都是廢話了。」

說完,方文軒拍了拍葉鈞肩膀,然後再次舉起酒杯,朝門外走去,在離開房間的那一刻,方文軒忽然止住腳步,一字一度道:「不管你ri後有什麼打算,文軒,依然是你認識的那個文軒。方家,也會一如既往支持你。」 本傑明搭乘的飛機順利降落,這次葉鈞沒有親自到機場相迎,畢竟身份太特殊,不宜曝光,所以就讓陳勝斌代勞。

自從酒開業后,陳勝斌就一直笑得合不攏嘴,對於這兩ri的客源爆滿,一度讓不少同行嫉妒眼紅,甚至附近的酒也不得不暫停歇業,看樣子也在思考著如何對店鋪進行一番裝裱。

「葉先生,咱們又見面了。」

下車后,本傑明也對這大換面的酒目眩神迷,不客氣的跟陳勝斌要了兩瓶啤酒,之後就小心翼翼取出包里的文檔,遞給葉鈞:「來之前,維迪克先生曾再三叮囑,說時間很充裕,葉先生可以慢慢理清思路,再行設計。」

葉鈞接過後,笑著打開文檔,瞧著上面的地形圖,以及空間內的分佈構造,思路也漸漸清晰起來。

「你先在這喝幾杯酒,別急著走,既然這次過來了,就多玩一陣子。」

葉鈞拍了拍手中的文件,笑道:「當然,我得先去完成維迪克先生的囑託,也好讓你給帶回去。」

本傑明驚訝道:「葉先生,不著急,這種設計需要的是靈感…」

話沒說完,本傑明就瞧見葉鈞自顧自敲打著腦袋,同時笑眯眯道:「靈感已經全部聚在這裡面,放心,用不了多長時間。」

目送葉鈞瀟洒離去,在台上擦著酒杯的陳勝斌笑道:「放心,小鈞既然說得出,就肯定辦得到。就說當初你看見的那些畫稿,小鈞也只是花了半天的時間而已。」

「半天?」

本傑明瞪大眸子,臉上遍布著毫不掩飾的震驚,似乎感覺到陳勝斌並非說笑,不由喃喃自語:「中華,當真是地大物博,地靈人傑!看樣子,以後得多來中華走走,見識一下這裡的風土人情。」

「你肯定不會失望。」

陳勝斌顯然也聽到了本傑明的碎碎念,先是倒了杯紅酒,然後笑道:「到時候,我如果不忙,可以給你做導遊。」

「謝謝。」

本傑明高舉著啤酒瓶,與陳勝斌的酒杯輕輕碰了碰。

儘管這時並非經營的旺季,但客源也是絡繹不絕,否則,作為老闆的陳勝斌也不可能親自披掛上陣,干著擦酒杯的工作。

葉鈞凝視著那張關於區域分配的稿件,深吸一口氣,就開始對著身前的畫板揮舞著手中的畫筆。

一小時…


兩小時…

三小時…



從白天,直到暮se降臨,再到搖滾樂奏響的深夜,葉鈞依然沉浸在忘我的投入之中。幸虧這間房的隔音效果奇佳,才沒有將葉鈞驚醒。

期間,陳勝斌跟徐常平曾數次進出房間,不過都只是站在門外,本意是想叫葉鈞下樓吃飯,不過瞧著葉鈞那股廢寢忘食的姿態,只能作罷。

他們都清楚藝術家在創作時,最忌諱受到不必要的驚擾。

呼…

葉鈞長出一口氣,當回神之際,瞧著地上泛濫成災的一團團廢紙,再打量著自己早已五彩斑斕的衣衫,苦笑道:「如果不是有著狡身這種神奇的天賦,怕完成這種份量的工作,沒十天半月,想都別想。」

當下看了看錶,葉鈞臉上閃過一絲驚訝,因為竟然已經到了破曉黎明之際。

不過,這連續工作十幾個小時,葉鈞並不睏乏,這好歹與內養天賦有關。

洗了把臉,葉鈞就這麼走下樓,瞧著趴在台前瞌睡的本傑明與陳勝斌,暗道這大冷天也虧得這兩人能這麼個睡法,不過有著暖氣,倒是不會受涼生病。

只不過,葉鈞始終覺得這種睡眠的方式不夠文雅,且毫無健康可言,更沒有任何睡眠質量。

暗道怕是這後半夜肯定兩人都醉得不輕,但也解釋了為什麼酒店的服務生沒有將這他們抬走。

「咦?你這麼早就起床了?」

聽到一聲輕喚,葉鈞下意識撇過頭去,入眼,是方璇這位大美人邊穿著衣衫,邊朝這走來。

似乎察覺到葉鈞眸子里透著些古怪,方璇俏臉紅了紅:「別瞎想,我不是那麼隨便的女人。」

「我沒瞎想。」

葉鈞敢保證,他之前肯定沒將方璇與男人開房這種事聯繫在一起,不過心虛的方璇顯然也清楚在酒過夜,還脫掉衣服,很容易就讓別人胡思亂想。

不得不說,方璇的身材確實夠辣,這要是放到十年後,隨便一張自拍,都能被網友們驚為宅男女神。

該凸的凸,該翹的翹,沒有一丁點贅肉的小蠻腰透著股嬈人的曲線,胸前的白兔似乎也不甘心遭到衣物的束縛,活潑亂跳的上下抖動,就彷彿是想掙脫一般。至於那傲人的長腿,明顯有著極品女人才擁有的質感,葉鈞絲毫不需要手測,就能感受到一股驚人的滑膩。至於那一張一合的晶瑩紅唇,無時無刻不讓男人想要伸舌探索。

「看什麼呀?」

方璇有些羞澀,畢竟葉鈞毫不掩飾的目光,多少讓她心虛。當然,內心深處,也有那麼些雀躍,畢竟葉鈞身價不菲,年紀輕輕,就名利雙收,成為全國耀眼的一顆新星,試問這種級別的男人,方璇自然不會拒絕。

葉鈞整了整情緒,當下緩步走到方璇身前,伸手勾著那誘人的jing致下顎,笑道:「窈窕淑女,君子好逑。都說大夢初醒的女人最能暴露自身的美與丑,以前我不相信,現在,卻由不得我不信。」

方璇並不反感葉鈞這種挑逗的行為,說實話,作為包廂公主,與男人打情罵俏若還扭扭捏捏,那麼下場就是每天坐冷板凳。再說了,方璇與葉鈞早就在包廂里玩過一些誘惑xing的肢體曖昧,僅僅這點暗示xing不濃的行為,還不足以嚇退方璇:「是嗎?那不妨給我解釋一下,你為何相信了?」

葉鈞伸出手,輕輕攬過方璇的腰肢,大手順勢攀上那豐滿的翹臀,感受著一股驚人的彈xing,葉鈞閉著眼,湊到方璇耳垂邊緣,先是聳了聳鼻子,然後才笑道:「素顏,漂亮的女人,睡前肯定不會再做一些補妝之類的無聊事,所以,睡醒后,才能看出這本質的自然美。」

「看來你對女人還是挺了解的,尤其是漂亮的女人。」

方璇抿嘴笑了笑,顯然對葉鈞若有所指的誇獎極為受用,當下也順勢將玉臂搭在葉鈞肩膀上,輕聲道:「老實交代,你是不是經常用這種話哄女孩子?」

葉鈞嗅了嗅方璇散發出的陣陣體香,笑道:「絕對沒有,一般我很少誇獎別人,不是我不想,也不是我嫌麻煩,而是我一直找不到合適的對象。」

「油嘴滑舌。」

方璇伸出一根蔥白的手指,然後就輕輕點了點葉鈞的眉心,jing致的俏臉透著一股慵懶。

面對方璇媚眼如絲的模樣,葉鈞兩隻手不輕不重摟住了那滑膩的蠻腰,然後俯下腦袋,就親了下去。

唔…

起初,方璇還有些躲閃,似乎不敢直接嘴對著嘴。

可面對葉鈞一次不行再來一次的海量攻勢,方璇漸漸也就放下了那毫無意義的抵抗,開始搭住葉鈞的脖子,與之熱吻在一起。

呼…

似乎聽見不遠處傳來一陣響動,被驚到的葉鈞忙將方璇壓在牆上,先是偷眼觀察了一下現場,見只是本傑明無意識碰到啤酒瓶,頓時不再搭理,開始探出手,去撥弄方璇穿著的皮裙。

感受著葉鈞的手掌已經探入大腿間的幽谷,方璇俏臉再次升起一股紅chao,想要拒絕,可感受著葉鈞大手在她套著黑絲的大腿間不斷撫摸,也是一陣無力。加上紅唇正遭到葉鈞舌槍的侵襲,根本沒空間吱聲的方璇只能以舌頭回應著葉鈞的熱情。

吱…

眼看著方璇漸漸淪陷,葉鈞已經不再滿足這種站樓梯的舉動,開始有意無意將方璇引到一間包廂里。

推開門后,葉鈞腳後跟順勢勾了勾門板,將門掩上后,就伸手摸向門鎖。

輕輕一拉,葉鈞就將門反鎖住,然後,就直接將摟著的方璇推倒,並順勢壓在這美妙無比的玉體之上。

似乎察覺到媚眼如絲的方璇有話要說,葉鈞趕緊俯下身,再次吻住那晶瑩剔透的紅唇,同時開始自顧自脫掉衣服。

漫長的纏綿,即便是xing子忠烈的女人,也要漸漸淪陷。更何況,方璇並非是那種很難弄上床的女人,不過想要品嘗這朵含苞待放的鮮花,沒身價沒本事,難,就算有,也得讓方璇看得順眼才行。

胸前的白兔被葉鈞隔著衣物搗鼓成數種形狀,儘管方璇覺得有些微疼,但還在承受範圍之中。再者,現在的她,早已是江洪泛濫,感受著葉鈞大手依然在大腿間那道幽谷外不斷徘徊遊走,同時還要忍受著一股難以抑制的如chao快感,早就憋紅臉的方璇就彷彿清晰感受到了天崩地裂一般。

暗道是時候了,葉鈞嘴角勾起一抹邪邪的笑意,當下在方璇目眩神迷的狀態下,輕輕脫掉了披在其身上的外套、毛衣,以及那薄得可憐的睡衣。

瞧著那散發黑se妖異的大尺度胸罩,葉鈞狠狠咽了口唾液,不過卻深知這不能急。脫內衣可是一門學問,尤其這種狀態下,理當先將那條皮裙褪掉,才是上上之選。

呼!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