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至於其他一些東方盈月的鐵杆粉,開始嚷著要鑒定萬毒欣那個戒指上的毒,而萬毒欣卻哼了聲,「小子,如果你這樣想污衊我的話,那我送你一句話,休想!」

2021 年 1 月 4 日

夜修想了想后笑說,「我這,有一種丹藥,叫做實話丹,只要服用后,每個人都會說實話,不知道你敢服用嗎?」

這話一出,現場立馬熱鬧了,「什麼?實話丹?那可是失傳的丹方啊。」

「可不是,這種丹藥非常難煉製,而且很少人會了。」

「這傢伙怎麼有的?」

那個萬蘭臉色大變,低聲對那個萬毒欣說道,「姐,他是煉丹師,貌似頂級八品丹師,會不會真有這種丹藥?」

萬毒欣心裡大驚,此刻她可不想冒險,萬一這丹藥真的讓自己說實話,她就丟人了,所以她哼道,「我為何要聽你的?」

夜修笑說,「那隻能說明你心虛,連實話丹都不敢用!」

眾人立馬開始站在東方盈月這裡批判那個萬毒欣,而夜修心裡暗笑,「這個實話丹,需要的藥材比較多,等回頭一定要煉製真的出來。」

其實此刻的夜修是嚇唬對方的,不過他在那個宗師的記錄內有看到過這種丹藥,所以他才會想到讓對方不打自招的手段。

至於萬毒欣此刻對夜修恨之入骨道,「反正不是我。」

說完,萬毒欣看向萬蘭,「走!」

夜修喊道,「別走啊,解藥!」

「我沒下毒,也沒解藥!」

「那用我的實話丹!」

「做夢!」

萬毒欣厚著臉皮帶著萬蘭離開,而那些人噓聲一片,至於站在那裡的東方盈月皺眉,「萬毒欣,你得把解藥給我!」

「我沒有!」萬毒欣死活不承認,而東方盈月無奈只好動手,只見她身上的寒氣更大,周圍的火焰則一閃一閃,立馬漸漸變弱。

在場的人驚呼,「看,東方盈月要動手了!」

萬毒欣看到機會來了,直接把萬蘭推到一邊,然後手中閃爍白光的劍提起來,而東方盈月那裡一道巨大的水柱打在那個劍形成的劍氣屏障上。

隨後眾人看到那些水柱結冰,而那個劍氣則猶如電鑽一樣在瘋狂旋轉,使得在場的人都驚呆了,「好可怕的兩個人。」

「她們可是被稱作六宗最強的兩位女天才。」

「嗯,據說他們還要爭奪六宗代言人。」

在眾人議論時夜修暗嘆,「一個水,一個火,還真是水火不容啊!」

至於此刻的萬毒欣手中的劍加大力度,而那白光中散發出火焰,這些火焰忽紅忽白,兩種不同顏色交替,釋放出一股強大的力量,使得那些冰柱加速融化。

東方盈月只好再次加大力度,周圍則下起了雪花,這些雪花在那個萬毒欣周圍慢慢凝結,而那個萬毒欣大驚,右手大拇指那個類似黃蜂一樣的戒指動了下。

一道微弱的黃色氣流飛出來,而夜修見狀,發現這黃色氣流直逼那個東方盈月,而夜修在那喊道,「東方姑娘小心了,她大拇指的黃蜂戒指釋放出了黃色氣流。」

這話一出,東方盈月大驚,趕緊周身一層水藍色的結界形成,而那黃色氣流打在上面,使得水藍色結界都變成黃色的。

在場的人驚呼,「真有毒啊。」

「原來這些戒指是用來釋放毒的。」

一些人想想就后怕,而那個萬毒欣怒目轉頭看向夜修,「混蛋。」

夜修卻那笑說,「我說毒女人,別這樣看著我,還是趕緊進行你的比賽吧。」

萬毒欣哼了聲,食指動了,這次又是那個蛇一樣的,而且釋放出無色氣流,夜修立馬提醒,「還是千步散。」

東方盈月大驚,因為這個千步散已經進入結界,而且無視元氣結界進入她體內,使得她原本中毒的身體加重,當場嘴裡噴了一口血。

那面紗上立馬血跡布滿,在場的人大驚失色,有人還喊道,「萬姑娘,你已經贏了,夠了。」

也有人說道,「萬姑娘,你用毒的,真是勝之不武。」

「萬姑娘,你贏了又如何?」

「萬姑娘,快住手!」

萬毒欣知道已經被人點名用毒,反正不管如何,大家都已經知道,所以她索性不要臉的哼道,「毒,正是我擅長的攻擊,難道誰規定比賽不能用毒?」

用毒,在比賽中確實也有人用,所以並不算什麼違規的事,因此大家最多也只能站在道德上去譴責,可比賽還是比賽,絲毫改變不了什麼。

可夜修看不慣了,一個飛躍,在那個東方盈月重傷加劇,正要被一股強大的火劍氣給擊中時,夜修一把抱住她,準備離開。

那個萬毒欣不甘心,再次打出無數劍氣,只見那些火紅色劍氣衝天而起,全部沖向夜修跟東方盈月,而不少人期待夜修能成功。

至於夜修施展了元氣旋轉,而此刻的元氣旋轉,夜修進入了第二境,可以形成一個元氣屏障,只見那元氣屏障一一抵擋這劍氣。

可對方劍氣還是太強,眼看屏障要破,而夜修加大力度,飛入黑暗的森林中,那個萬毒欣不甘心,一個飛躍,後面追趕。

在場的人也紛紛後面敢上,可夜修的速度非常快,尤其他可以自由低空飛行,甚至還能在複雜的地形以火雲步代替。

在夜修懷裡的東方盈月趴在夜修的肩膀上虛弱道,「你,你還是放下我吧,不然。」

夜修卻說了句,「我要救的人,誰都擋不住!」

隨後夜修來到一個山丘溜入迷宮,而那個萬毒欣本來還在空中飛行的,可夜修就好像消失了一樣,四處都沒有他的蹤跡,「奇怪,這小子還會隱身術?」

這氣得萬毒欣大罵,只好低空四處尋找,可依然無法找到夜修的蹤跡,反而夜修把東方盈月帶到有火晶石照亮的地方。

不過東方盈月此刻中毒再身,根本無法抵擋周圍的火氣流,使得她直冒汗,甚至氣虛加重。

夜修趕緊把她帶出去,在一個昏暗的地方好一些后,夜修才鬆口氣道,「你怎麼樣?」

「這個毒有點重,我恐怕,不行!」

夜修安撫道,「別急,我有辦法。」

只見夜修把對方面紗摘下,準備用自己一滴血給她,可當夜修看向她時,整個人驚呆了,因為對方實在太美了,猶如誰出芙蓉。

最主要對方此刻那蒼白和乾裂的嘴唇周圍有汗珠落下,更是非常誘惑,夜修恨不得一口吻上去,可理性告訴他,自己可不是什麼趁機佔便宜的人。

所以他剋制住自己鎮定道,「夜修啊夜修,即便對方是傾國傾城的大美人,你,你也得淡定啊!」

那個東方盈月看到夜修發獃時虛弱問道,「你,怎麼了?」

夜修這才回神尷尬道,「你果然如他們所說漂亮!」

東方盈月卻冰冷一樣的說了句,「漂亮最後還是得死。」

夜修這時手上一劃,然後擠出一滴血說道,「吃一下,就好了。」

東方盈月怪異盯著夜修,「這是什麼?」

「解藥。」

東方盈月不解,而夜修強制把手指塞到對方嘴邊,一股冰涼進入那個東方盈月體內,而那個東方盈月瞬間感受到體內那難受的毒好像再一點點被化解。

這讓她不敢相信的盯著夜修,「你,到底是誰!」

夜修本來想說出自己身份,但是一想到自己要是暴露了,以後就不好有這個身份了,於是他笑了笑,「我,你可叫我夜修羅!」

「夜修羅?」

夜修點點頭,而夜修自己都不知道,因為這麼隨便取的一個名字,後來大家都把他當成夜裡的武修羅一樣存在。

??推薦票啊推薦票啊~~

?

????

(本章完) 東方盈月看著夜修那怪異的眼神和面具后吃力的爬了起來,「我該回去了。」

夜修嗯聲,「我送你出去!」

東方盈月卻怪異的看向周圍,「這裡是什麼地方?為何?」

「哦,魔炎森林的一個迷宮而已!」夜修隨口說了句,而那個東方盈月才半信半疑的被夜修送走。

在離別前,東方盈月看著夜修疑惑問了句,「你,能讓我看你長什麼樣嗎?」

「不行。」

「為什麼?」

夜修為難道,「要是給你看了,就無法保持神秘了!」

「可是。」

夜修深怕繼續下去就一不小心把自己賣了,所以趕緊笑說,「走吧,後會有期。」

說完,夜修快速離開這裡,而東方盈月納悶的盯著夜修背影,「他為何不讓人看?」

夜修此刻已經遠離那裡后鬆了口氣,「還是保持神秘得好!」

隨後夜修依依不捨的回到了雲霧谷,並且把面具和衣服都取下后開始煉製丹藥,這次有十幾份的通骨丹藥材,而夜修卻煉製出四份。

這四份種有八顆極品,十二顆上品,剩下二十顆都是中品,這讓夜修疑惑,「為何越煉製成功率越高啊?」

不解的夜修再次把那個宗師的筆記挖出來后才發現,原來煉製不同丹藥的次數越多,成功率越高,同時煉丹水平也會得到提升。

這讓夜修很滿意的笑說,「如果照這樣下去,我煉製通骨丹成功率估計有百分之二十,加上火丹術本身的百分之十,那至少也有百分之三十吧!」

不過此刻夜修最想的還是趕緊突破修為,所以他一口氣把這些丹藥吞下去。

只見這些丹藥能量非常大,瘋狂在夜修體內爆發,使得從十七個骨氣眼瘋狂衝擊,一下就二十個。

「這麼多,才升到二十個?」

這讓夜修有點感嘆越後面越難升,不過唯一慶幸的是,他現在已經後期玄骨境,基礎元力達到了六千,而他現在可以學習第三境的火雲步以及火空掌。

所以夜修馬不停蹄的在那瘋狂修鍊,直到三天後他才停下,而火雲步跟火空掌都達到第三境界,威力都提升到三十倍。

這意味著夜修六千元力施展火空掌,可以打出十八萬元力的威力,這威力打敗普通的天髓境高手一點問題都沒有,但是夜修知道六宗的天髓境精英,如果配合一些法寶或者斗元技,肯定可以達到二十萬元力。

所以夜修心想爭取在六宗比賽前,能把修為提升到玄骨境巔峰,這樣可以讓火空掌和火雲步再更上一層。

可現在夜修急缺通骨丹,於是拿起從黑頭山購買的一個地山甲的資料轉身離開前往。

這地山甲,隱藏在深山中,而且喜歡鑽地,按照夜修所得到的資料,這個魔炎森林,有一個地方就是他們特別喜歡活動的地方。

只見夜修來到那裡后,看到四處都是岩石,而且這些岩石上沒有任何樹木生長,唯有光禿禿的存在。

看到這裡的夜修暗自嘀咕,「這裡,應該就是了!」

然而這時,夜修看到一行人,從山裡走了出來,而且他們那裡有一個籠子關著一隻地山甲,不僅如此,這些人身穿統一的鎧甲,為首的還是帶著一個鑲嵌著白色羽毛的頭盔。

這頭盔代表天龍國軍營里的一小隊長,而且這些人腰間還掛著一個腰牌,「西府射手營」。

只見他們迎面而來,當他們看到夜修時,前面兩個開路的護衛立馬嚷道,「西侯府辦案!趕緊撤!」

夜修心裡詫異,「原來是西侯府的!」

「看什麼看,信不信,挖了你眼睛!」一護衛瞪眼,凶神惡煞的盯著夜修,而夜修笑了笑讓開,至於那個護衛長冷眼看了一下夜修后,從旁邊路過。

不僅如此,這個護衛長還說了句,「不長眼的真多!」

說完,這個護衛長還呸了一聲,而夜修詭異一笑,「不打劫你們,我都過意不去!」

這些人並不知道他們被夜修盯上了,直到他們正在一個地方休息時,一顆樹上出現一個人影,這人不是別人,正是帶著面具身穿黑衣的夜修笑了笑。

眾人一抬頭,看到一個怪異的人站在那裡后,那些護衛各個戒備起來,「誰!」

那個護衛長看不出對方修為開始緊張道,「在下西侯府射手營的,請這位前輩看在西侯府的面子上,不要為難我們。」

「西侯府?很厲害嗎?我為何要給面子?」

眾人沒想到夜修竟然無視西侯府,這讓那個護衛長緊張起來,「在下白里劍,乃射手營的一護衛長,這次是給我們少公子抓一靈獸,希望前輩別為難我們。」

「那關我屁事。」

白里劍沒想到夜修依然不把西侯府當回事後皺眉,「不知道前輩想要做什麼?」

「很簡單,把靈獸留下,把你們身上值錢的東西都留下,不然我不客氣!」

白里劍大驚,「難道你是強盜?」

「強盜?沒錯,我乃魔炎森林大盜!」

這些人嚇呆了,甚至還議論起來,「大盜,大盜,難道是傳聞魔炎森林的大盜,葉秋!」

「葉秋?」

「對,傳聞實力非常可怕,連周圍的六大宗門都奈何不了他。」

「不會吧,這麼可怕。」

至於白里劍叱喝,「給我安靜!」

眾人這才稍微平靜,而白里劍鼓足勇氣,「前輩,這是我們花了一個月時間才抓到的,希望你。」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